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8.狐狸精(十)

268.狐狸精(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你的公司怎么办?他会不会找你的麻烦?”

    白蓉在气怒之后, 理智就回来了。

    她不后悔打了韩生。

    可是这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打人不打脸的, 韩生如果气急败坏和李璟作对,那可就坏了。

    “找我的麻烦?”李璟眨了眨眼睛, 在办公椅上转了一圈儿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没去找他的麻烦他就应该谢天谢地了好吧?他还要点脸么?”

    他家亲亲老婆大人, 多么善良温柔的好女人啊, 就竟然被姓韩的给气得去打他,这混账玩意儿竟然还去欺负他的小妻妹,简直罪行累累。他不给他曝光到整个商场都是担心自家小妻妹被人八卦,要不然, 他非叫□□滚出商业圈不可。

    白曦的脸还是有点吃亏。

    长得妖妖娆娆, 李姐夫当然觉得是好看得不得了,可是这年头儿,总有人会恶意地去猜测女人。

    会不会是白曦主动勾引韩生, 然后两个人起了争执, 白家姐妹一起打人?

    肯定有人会这么想。

    李璟想想都觉得心疼这姐妹俩无妄之灾了,又急忙对白蓉说道,“你回家里等我,我马上回来。”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叫她们两个单独面对这一切, 也担心会有人报复她们,因此殷殷叮嘱。

    白蓉就听着电话另一端的那个傻子一点儿都没有担心他自己, 也没有抱怨她在外面给他闹事了, 只觉得眼眶酸涩。白曦小心翼翼地在一旁听着, 听着电话里李姐夫的唠唠叨叨, 小声说道,“姐夫,对不起。”

    “小曦啊?你别难受啊,这事儿都是韩生不是个东西,你别觉得是自己的错啊。”李璟顿时急了。

    他更不放心了,想到白曦和白蓉没准儿心里得多难过呢,还上什么班,放下电话就回了家里。

    家里只有白蓉在。

    白曦已经去见宫泽了。

    她一脸不高兴地走进来,见宫泽正站在门口期待地靠着门等待自己。她踢踢踏踏地走过去,看起来精神也不怎么样,一贯神气活现的狐狸眼都蔫哒哒的了。宫泽见了微微皱眉,伸手揽在她的肩膀上柔和地问道,“怎么不高兴?”

    他的嘴角带着几分柔软的笑容,目光却在白曦的身上逡巡,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白曦的手臂上。

    白曦的手臂白白嫩嫩的,很柔软纤细,可是现在那片雪白上却有刺目的鲜艳的指印。

    宫泽突然眯了眯眼睛。

    “有人欺负你了?”

    “我遇见韩生了。”白曦就跟一只回了窝就想要告状的狐狸崽似的,见了宫泽,顿时就想要说自己的委屈。

    她刚才在韩生的面前很犀利的样子,可是现在韩生不在了,她觉得一下子就放松起来,看了看自己还有点疼痛的手臂,委屈地瘪了瘪嘴。

    就那个什么……那些被霸道总裁又是抓又是捏的,女主们真的能感受到爱么?

    她就感到疼和生气了。

    “韩生给你抓的?”宫泽的眼底陡然生出一股杀气,然而在白曦眼巴巴看过来的时候又努力露出了一个温柔善良的笑容,他拉着白曦走到了沙发边,把她拉到身边靠着自己坐下,伸手就给白曦轻轻地揉着手臂。修长微冷的指尖儿搭在她雪白的手臂上,轻轻抚动,还带着几分温柔珍惜。白曦不知怎么就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觉得浑身发麻,很不自在,又觉得有些莫名的惶恐不安。

    “别动。”青年温柔的声音叫白曦乖乖的不动了。

    “我今天在商场遇见他,他就喊我。我不愿意理他的,你不知道他多无耻,有了妻子还带着一个别的女人在外面买东西,招摇过市的。我挺讨厌他的,就想和我姐不理他回家。他就,他就用力地抓我。”

    白曦挥着一只白白的小手跟宫泽告状,一旁一个无声地站在宫泽身后的清秀青年恍惚地就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狐狸崽在跟大狐狸咿呀咿呀告状似的,那眼巴巴的小模样儿……

    清秀的青年继续沉默。

    白曦告状告得爽了,正在满意地哼哼了一声回头,就看见了这个很清秀的,一脸禁欲风不苟言笑的青年。

    她漂亮的狐狸眼瞪圆了。

    灵灵八激动了:“我就说!宫泽的身边肯定有好男人!他真帅!”

    零零发一脸大难临头。

    宫泽正在微笑倾听,突然发现小姑娘不吭声了,探头探脑去看那冷淡的清秀青年,微笑都僵硬了。

    这一个一个的……难道更好看的不是他么?

    他目视青年。

    青年冷哼了一声。

    白曦觉得自己方才像个小告状精,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就去戳宫泽的手臂,压低了声音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宫泽,你,你叫我来是相亲的呀?”

    宫泽真是一个好人,她这请他为自己留意合适的相亲对象,宫泽这么快就找到了,找到的对象看起来还很好看呢。抖了抖自己的小耳朵,白曦急忙看自己身上的衣裳,觉得今天穿得很好看,又去飞快地整理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这才一双小爪子扒着沙发的边缘,对清秀的青年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青年:……

    他沉默地看着脸色微微扭曲,用仇恨目光看着自己的宫少。

    躺着也中枪,还能不能行了?

    “不,不是。”看见这小姑娘很害羞,宫泽挤出了一个笑容,想了想对白曦温和地说道,“给你们介绍一下。白曦,我最好的朋友。这是我的私人秘书,小曦,你还记得么?”

    秘书先生面无表情地看着这倒霉宫少连个名字都不给自己。

    他眯着眼睛没吭声。

    “记得什……啊,就是那位秘书先生啊!”白曦顿时明白了。

    这莫非就是那位隔壁家的大小姐天天来看宫少最后却叼走了人家秘书先生的主人公?

    真的……大小姐很有眼光了。

    “他今天来是跟我汇报一些工作,很快就会离开。你明白的,恩恩爱爱的小夫妻俩,总是不愿意分开,想要天天腻在一块儿。”宫泽在秘书先生更加鄙夷的目光里充分地感慨了一下大小姐和秘书先生完美的婚姻生活,见白曦听得连连点头,就一边用微笑的目光去看自家秘书。

    清秀严肃的青年不吭声地看着宫少胡说八道,在他的目视之下,沉默了很久,才冷淡地说道,“我走了。”

    “你们可以去度个假。”宫少还很贴心地说道,“不要总是忙着工作,多陪陪你太太。”

    不具名秘书先生懒得跟他说话,扬长而去。

    “他好像生气了。”

    “没有,工作忙,压力大所以看起来严肃了一点。”宫泽悠然地觉得还是别墅里只剩下自己和白曦两个人最安全了,把白曦揽在怀里带着几分笑意地说道,“他从小和我一起长大,一直都是我最信任的人。”就算是他娶了别人家的大小姐,不过这份友谊还有默契都并未改变。他的眼里带着几分笑意,白曦看见他的笑容就知道那位秘书先生一定是他很喜欢的朋友了。

    “原来是这样。”

    “不说他了。”宫泽对秘书先生还是很警惕的,关切地对白曦问道,“韩生还对你做什么了?”

    “我给了他一瓶喷雾剂。”白曦又觉得自己得意了起来,从兜兜里摸出那瓶喷雾剂对宫泽晃了晃。

    宫少就僵硬地看着手持凶器对自己笑得很开心的女孩子。

    “你……天天把这个随身携带么?”他艰难地问道。

    宫少现在很庆幸没有付诸行动把这小姑娘就地正法了。

    不然挨了这么一喷雾,他没准儿真的要英年早逝。

    “女孩子的兜兜里都应该有这样一件防身的东西,现在的社会多乱呀。”白曦先装模作样地感慨了一下这令人担忧的社会安全问题,这才对宫泽很老实地小声说道,“是我姐叫我拿着的。我姐说我长得太好看,总会有坏人欺负我。”

    她一副听姐姐的话吃饱饭的样子,宫少脸上笑得温柔,可是心里一下子就感受到了来自白蓉对自己的深深的恶意。他的额头泛起了一点冷汗,轻声说道,“你姐姐做得对,不然你看,今天你就差点吃亏。”

    “我也没想到他的胆子这么大,还是在公众场所呢,就敢对我动手动脚的。”白曦懊恼地说道。

    宫泽嘴角的笑容露出几分凉薄与冷酷。

    “你放心,他碰了你哪里,哪里就别想要了。”

    “我还担心他找姐夫的麻烦。”白曦沉默了一下就小声说道,“虽然姐夫电话里都说没事儿没事儿的,还安慰我和我姐不要担心。可是宫泽,”她揪了揪宫泽的衣袖垂着小脑袋小声说道,“我担心姐夫的。他就是一个副总裁,公司的规模听说也比不上韩生,如果韩生报复他,说因为他的原因就要对他们公司出手,那姐夫在公司会不会被人排斥责备啊?宫泽,你能不能帮帮我?”

    她没有回家,却直接来了宫家,也是因为想要找宫泽帮忙。

    宫泽的目光却柔软了起来。

    “你遇到麻烦能第一时间想到我,还愿意说出口找我帮忙,小曦,我觉得很高兴。”看见白曦的眼睛用力地瞪圆了,他一手揽着她的肩膀,一手摸了摸她白生生的额头微笑说道,“因为在你的心里我一定会帮助你,所以你才会开口来找我。我很感谢你的信任。小曦,以后也要这样,遇到这样的事,不要去给你姐夫打电话。直接打给我,我都会为你处理好。”

    他微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柔,秀美绮丽,白曦被他这样看着,心里不知为什么突然乱跳起来。

    “可是,可是你不会觉得我总是很麻烦么?”

    “你怎么会是麻烦。”宫泽不由失笑。

    他叹了一口气,对白曦循循善诱。

    “既然都知道你姐夫才是个副总裁,你给他打电话有什么用。以后别找他了,直接来找我,记得了?”他很有心机地洗脑这土狐狸中。

    明艳美貌的小姑娘呆呆的,看着对自己微笑的青年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有困难,找宫泽,对么?”

    “对。”宫泽奖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的心里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见白曦露出几分疲惫,就哄她喝饮料,一边目光闪动,手指点在白曦身边的沙发上。

    “还有你看见了?这世界上坏男人特别多,还有一类人很会骗人,看起来是个精英很优秀,其实骨子里是个大坏蛋,很有心机的。”有心机的宫少就在白曦埋头小口小口喝水时对她继续轻声说道,“李总的眼光很好,不过我想,想要攀附他的人,总不会在他的面前露出自己坏的一面,你说呢?”见白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宫泽飞快地勾了勾嘴角,嫣红的薄唇压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只有我才会对你很好很好。”

    “你对我是很好的。”白曦公正地说道。

    她和宫泽交往的这段日子,宫泽一直都对她很好。

    这样温柔又秀丽,善良又总是耐心的青年,她心里也是很有好感的。

    这个朋友看起来没交错啊。

    顶着原主的智商还能交到这么靠谱的好朋友为自己两肋插刀,白曦觉得真的很难得了。

    “以后会对你更好的。”宫泽笑了起来。

    他收回自己的手臂和白曦坐在一起两个人说着漫无边际的话,就仿佛宫少方才排挤了一下未来的李总给小妻妹挑选的相亲对象是不存在的一样。

    到了晚上,他和白曦一块儿吃了饭。

    大大的空旷的别墅里,白曦坐在宫泽的身边,大大的桌子上都是很丰富的菜肴,可是桌子很大,只坐两个人总是很安静。她不坐在宫泽的对面,而是和之前一样捞起椅子坐在他的身边。似乎有人靠近起来,这安静的餐桌上都带了鲜活的人气。

    宫泽只觉得白曦在的那一侧更温暖,他忍不住侧头,看着在自己身边没有察觉,一边吃一边还觉得什么好吃的给他夹菜的白曦。

    他记得第一次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小姑娘就下意识地给自己夹菜,看见他诧异的目光,还很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我觉得这个好吃,就想夹给你尝尝。”

    “你很喜欢给人夹菜么?”他记得自己那样问。

    两只脸颊鼓鼓的小姑娘偏头想了想,露出了一个很怀念又很幸福的笑容。

    “从前我和我姐一块儿生活的时候,我姐总是喜欢给我夹菜。她总是把好吃的都夹给我。然后我再偷偷夹到她的碗里去,还用饭给盖上。”她觉得自己和白蓉斗智斗勇的时候很幸福很快乐,哪怕她们那个时候很穷,可是依旧觉得温暖得不得了。她总是被白蓉气急败坏地敲额头,可是下一次还是“屡教不改”,还是会把姐姐夹给自己的好吃的偷偷塞回她的碗里去。

    想起从前的事的时候,女孩子的眼睛总是亮晶晶,漂亮的和星星一样。

    就像是现在,她很习惯地给自己夹菜,眼睛也很明亮。

    被人夹菜,被人惦念,吃到什么好吃的也会想到自己,宫泽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非常新奇。

    或许连宫家的佣人都会觉得这样做傻乎乎。

    宫泽什么没有见过吃过,这还是在宫家的别墅,做的菜宫泽怎么可能没有享用过。

    可是白曦还是会把自己觉得好吃的菜夹给宫泽。

    “这个很好吃。”宫泽一边吃白曦给自己夹的菜,一边笑眯眯地说道。

    “是吧是吧?我就觉得可好吃了,就想给你尝尝。”白曦仰头得意自己的品位。

    宫泽忍不住又想笑了。

    “你尝尝这个。”他第一次生疏地给人夹菜,把一筷子新鲜的小菜夹给白曦。

    白曦愣了愣,歪头看着微笑的青年。

    “宫泽,你对我真好啊,就跟我姐一样儿。”维护她庇护她,还对她很好很温柔,之前对她摸头杀,现在连夹菜都学会了。

    宫少默默隐忍着,突然觉得习惯了之后,就不是很气了呢。

    “你喜欢就好。”他又给她夹了几筷子。

    他们不是第一次吃饭,所以白曦就发现,宫泽是个很细心的人,每次来宫家吃饭,宫家的饭菜都是自己喜欢的菜色。

    不过……因为从前家里没钱,吃什么都觉得是奢侈,所以白曦是个难得的博爱党。

    她什么都爱吃,不过是最近被养叼了胃口,变得有点挑剔。

    宫泽就顺着她挑剔的口味改变着宫家的菜谱。

    他们吃了这顿饭,白曦才心满意足地上了家里的车子准备回家。

    “小曦,韩生的事你不必担心,你也不需要为李总担心。”

    宫泽看见白曦感激地扒着车窗看着自己,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发顶。

    “我饶不了他。”他很温柔很温柔地说着叫人觉得骨头发凉的话。

    可是白曦却觉得心里突然踏实了。

    她没有再对他道谢,只是叫司机开车回家,天已经黑了,月色朦胧,不知为什么,她突然转头去看车子后面。

    变得昏暗又寂静,只带着一点点寂寞灯光的庄园门口,那个单薄又病弱的秀丽青年站在那里,仿佛一座雕像,向着她离开的方向,一动不动。

    他一直在那里,直到车子开远,白曦再也看不见宫家的别墅。

    白曦不知怎么有些难受,又有点心疼。

    他是真的……很寂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