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7.狐狸精(九)

267.狐狸精(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和白蓉逛街呢。

    因为嫁给了特别豪爽的李总, 所以, 白蓉花钱就不像从前一样斤斤计较了。

    很大方, 随便花。

    她还在给妹妹买衣裳。

    “你才二十岁,应该多穿一些新衣裳每天漂漂亮亮的才对。”见白曦一副要累死了的样子, 白蓉的眼睛里带着几分柔软的笑意, 抬手摸了摸妹妹的头, 叫一旁赔笑的店员再给白曦挑几件衣裳来换。

    这种对于衣服的追求就叫白曦撑不住了。她穿着一件刚刚换上的漂亮的蓝色小裙子就趴在了姐姐香喷喷的肩膀上, 可怜巴巴地央求,“姐, 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很累了。”

    “没见过买衣服还喊累的小姑娘。”

    白蓉觉得如果是自己, 逛一天都不会累。

    白曦哼哼了一声。

    见她真的有点累, 白蓉也有点心疼,想了想,还是决定先放了妹妹。

    “对了,你想好去哪儿玩儿了么?”

    “你们的蜜月就别带我了。”白曦举手投降, 一边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看着白蓉满不在乎地划卡,小声说道,“我哪儿也不想去, 就想在家里呆着。姐,蜜月多重要啊, 你和姐夫单独去吧。如果幸运的话, 还能有个蜜月宝宝。”如果有一个可爱的胖嘟嘟的小孩子出生, 那家里一定会更幸福的。白曦憧憬了一下, 见白蓉看着自己笑了,顿时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而且你们恩恩爱爱的,我一个人觉得特别可怜。姐,你别虐我了,饶了我吧。”

    “你赶紧也找个男朋友不就好了。”

    “男朋友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么?”白曦垂头丧气地说道。

    她竟然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追求,也是茫然了。

    说好她是一只狐狸精呢?

    “你姐夫那儿正给你挑着呢。不过……”白蓉皱了皱眉,显然李璟那里并不顺利,毕竟这标准真的很高的,要帅气有钱人又好,家庭又要把白曦也当回事儿,而不是那样刻薄的家庭环境。还有各种挑挑拣拣,李璟简直挑遍了自己集团旗下所有的精英青年。白曦也是服了这两位了,小声说道,“又不是公主挑驸马呢。凑合凑合就行了呗。”她倒是一副很恨嫁的样子了。

    白蓉忍俊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你还不是小公主啊?行了,别着急,结婚一定要慎重,你就听我和你姐夫的就行。”

    “知道了。”白曦乖巧地说道。

    妹妹这么乖,乖得叫白蓉的心里都柔软了起来。

    那是一种软软的幸福,看着妹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什么都听自己的安排,白蓉只觉得心里发热。

    “你总是这么乖。”可是她却总是很恐惧,妹妹有一天会不乖了。

    她并不在意自己被妹妹顶撞或是伤害,只担心妹妹会因为不乖受伤,会因为涉世未深,因此受骗被人欺负。

    不知为什么,这种感觉叫白蓉每一天都很担心,她看着妹妹美艳娇美的脸,忍不住轻声问道,“小曦啊,你和姐说说,你有没有喜欢谁?”

    她有些紧张地看着白曦,白曦却干脆地摇头说道,“没有!”见白蓉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自己,白曦忍不住弯起眼睛笑了,拱了拱姐姐的肩膀讨好地说道,“是真的没有的。姐,你不喜欢的人,那我也不喜欢的。我很乖,你不要担心我。”

    她似乎知道她在恐惧什么,白蓉突然觉得心里踏实了一点,露出一个笑容。

    “小曦,姐就你这么一个妹妹,你在姐的心里很重要,你懂么?”

    白曦突然觉得心口酸涩得无以复加。

    “懂的。”她小声说道。

    她们姐妹相依为命好多年,她的生命里只有白蓉,白蓉的生命里也只有她。

    那是很多人都不会理解的感情。

    可是白曦却什么都明白。

    她是白蓉的责任,是她一直以来拼了命地赚钱,往上爬的动力,是她曾经那艰难的前半生里能够撑下去的唯一的支柱。或许她已经结婚有了家庭,丈夫,以后还会有她的孩子,可是白曦在白蓉的心里的地位永远都是不一样的。

    失去白曦,白蓉的坚持还有内心都会崩塌大半,她不知道上一世白蓉是怎样度过了没有妹妹的时光,可是白曦就想,原主那样惨烈的死亡,对白蓉来说一定是巨大的创伤。

    而这一世,她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咦?”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一家高档奢饰品店里倒映出的两个人叫白曦眨了眨眼睛。

    “怎么了?”白蓉也看了过去,看见对面的店里,高大英俊,气势逼人的男人正脸色冷淡地站在柜台前,一个柔美多姿的年少的女孩子媚眼如丝地趴在他的怀里,一双小手拿着一条晶莹昂贵的钻石项链在撒娇痴缠,仿佛是求他买下来。

    那女孩子看起来和白曦差不多大,小小年纪眼睛里却已经充满了世故。白蓉皱了皱眉,想到这似乎是之前在酒会上见过的那位韩生韩总,不由露出几分鄙夷。

    虽然她总是被人骂狐狸精,可是却从不会对有妇之夫下手。

    对于插足别人婚姻的女人,她本能地在心底生出厌恶。

    当然,她更厌恶的是那个韩总。

    他的妻子很美丽,不管是不是白莲花,可是那一天他们站在一块儿,那么夫妻情深,一转眼……这韩总就出轨啊。

    “别看了,脏了眼睛。”她见白曦好奇地看过去,陡然在心里生出几分紧张。

    韩生……其实白蓉莫名地觉得,妹妹会喜欢这样的男人。

    她们姐妹颠沛流离,曾经过着最艰难无助的生活,总是幻想会有人来拯救自己,叫自己从不安还有贫穷之中解救出来。

    强势高大的男人,会叫曾经过得不好的女孩子产生安全感和依赖感。

    白蓉自己很坚强,可是她却知道妹妹一向都很软弱。

    她会喜欢的类型,还真的有些像韩生这样的男人。

    而且莫名的,白蓉就会下意识地觉得,白曦会喜欢韩生这样一个有了妻子的男人,还会义无反顾。

    这种奇怪的想法叫白蓉脸色有些异样,可是为了不叫妹妹看破,她努力在脸上露出一个不在意的表情,叫一旁的司机提着给白曦买的大包小裹的衣服就要离开。

    她正拉着妹妹离开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男人冷硬的声音,“李太太?”姐妹俩一转头就看见韩生手里夹着一根刚刚点燃的香烟站在她们的身后,一旁站着一个对这对美艳无比的姐妹露出敌意的女孩子。白曦看着韩生,突然迟疑地动了动嘴角。

    “白小姐,你有话要和我说?”韩生目光慢慢地落在了白曦的身上。

    宫泽和白曦来往的事并没有瞒着人。

    短短两个月,白曦经常出入宫家别墅,并且宫泽据说最近心情很好,在和各家公司合作的时候都变得柔和了很多。

    这真是很奇异的事情。

    因为宫家的别墅已经很多年没有宫泽新的友人来往。

    宫泽的朋友不多,被允许出入宫家别墅的也不多,这些年来,白曦是唯一一个新朋友,并且是唯一的女性。

    不需要其他的亲密的表示,只到这里,就已经能够叫人明白白曦对于宫泽的那份不同。

    韩生漆黑深沉的目光微微闪了闪,专注地看着眼前年轻单纯的女孩子。

    她很漂亮,是很少见的明艳的美人,可是这样的美人少见,却并不是完全没有。

    可是偏偏只有白曦入了宫泽的眼。

    他露出几分思索,又带着几分探究地看着白曦。

    “公共商场不允许吸烟。”

    韩总的眼角微微一跳。

    白曦觉得这韩总的素质太差了,难道还觉得在商场公然吸烟就很霸道总裁啊?这不是没素质么?

    她觉得上辈子原主大概真的瞎了眼,竟然会爱上这么一个装模作样的男人。因此,当韩生露出几分诧异的时候,她已经很不爱看他了,拉着白蓉的手小声说道,“姐,咱们走吧。”她对韩生的不喜欢,叫白蓉的心里猛地就轻松了起来,美艳的女人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韩总沉着脸慢慢地把香烟给夹灭了。

    “多谢白小姐的提醒。”他推开了身边努力要缠着自己的女孩子。

    只不过是一个陪着他几天就想要上位的女人,他见多了这样的女孩,因此并不放在心上。

    能叫韩生有兴趣的,只有能给他的野心带来利益的女人。

    比如白曦,又比如他的妻子……

    “是小曦多嘴了。”白蓉转头对韩生微微一笑。护着身边的妹妹,看见男人一双眼黑沉,充满了神秘还有内敛的气息,皱了皱眉,缓缓地说道,“不过韩总既然和朋友出来逛街,那我们就不打搅了。”她觉得沈清也真的有意思,难道作为妻子真的不知道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可是那天沈清却对韩生充满了感情的样子。这或许就是上流社会的爱情,在外表现得恩恩爱爱,可是私下里各玩各的,各自开心。

    或许这没有什么不好。

    可是白蓉却不习惯。

    如果换了是她,李璟在外有了女人……他又怎么会呢?

    白蓉心里不由生出几分满意。

    “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韩生冷静地说道。

    “韩总。”那女孩子顿时娇气地叫了一声。

    “这不是韩总需要和我们解释的话题。”白蓉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去和沈清告状。

    她想要离开,可是韩生却抬脚站在她们要离开的路上。

    “韩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不想两位误会。”韩生顿了顿,目光落在白曦的脸上一瞬,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努力平和的表情轻声说道,“我太太身体不好,因此不能陪我出席商业往来。我身边的这位小姐只不过是我的助手,能够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他正在解释的时候白曦就接到了宫泽的电话,她接通,听到里面传来宫少那羸弱又脆弱的声音,不由露出几分担心,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韩总,压低了声音对白蓉说道,“姐,我想去看看宫泽。”

    “你去吧。”这真是万事都有对比。

    白蓉本来对宫泽充满了警惕,可是当见到韩生这种婚姻期间出轨得理所当然没有半点羞愧的男人之后,她突然就觉得……

    宫少简直就是天使的好么?

    她觉得更喜欢妹妹和宫泽往来,竟然还露出了一点笑容来。

    姐姐难得这么支持自己,白曦的眼睛亮了,懒得和韩生多说什么,快步穿过他的身边。

    “白小姐!”男人猛地在她走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伸手,用力攥紧了她纤细白嫩的手臂,带着几分不容拒绝的强势。

    这……很霸道总裁了。

    如果再一个转身,扣住手臂往怀里一拉垂头吻上去,差不多就是一集连续剧。

    白曦面无表情,也不慌乱,另一只手在衣兜里摸出一个小瓶子来,对韩总利落地喷了几下。

    霸道总裁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一贯威严冰冷,不动声色的英俊的脸扭曲成了一片,单膝跪地,用自己最后的意志力在努力撑着自己不要露出丑态。

    可是防狼喷雾的力量真的很强大,韩总已经狼狈得没眼看了。

    “小曦!”白蓉气得浑身发抖,没有想到这个韩总竟然在她面前就敢欺负自己的妹妹,哪里还顾得上这王八蛋是什么身份,一边翻看了白曦带着一点浅浅痕迹的手腕,一边忍耐不住,尖尖的八厘米的高跟鞋顿时就冲着韩总的身上踹了过去!

    “混账,无耻!”

    她一脚就把韩生给踹得倒在地上,男人从来没有受到过女人这样的羞辱,就算此刻感到生理性的难受,可是还是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吼声。

    “你敢欺负我家小曦!”然而暴风雨一样的连环脚已经踹在他的身上了。

    白曦敬畏地看着她姐那跟钉子似的鞋跟还有能踢死人的尖尖的鞋子,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韩生带来的那女孩子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转身跑了。

    白曦:……

    这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连夫妻都不是,所以这是跑路得更快了?

    看来这两位还真的跟韩总方才解释的一样,关系一般,就是普普通通的出轨关系。

    不然有点儿感情的也不能在她姐彪悍的连环踢下抛下韩总自己跑了啊。

    “你!”韩生一向是个有身份,又充满了威势强悍,为人畏惧的强大的男人,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一个疯女人这样踢打。他浑身疼得厉害,就算是身强力壮,可是小看了什么都不要小看了女人的高跟鞋。

    那完全就是一件凶器的好么?被踢得浑身剧痛,韩生努力捂着自己流泪剧痛的眼睛挣扎着靠在了商场一旁的墙壁上,他的视线模糊几乎看不清人,却依稀能看见白蓉还抓着手里昂贵的名牌包包劈头盖脸往他的头上砸。

    就……包包上还带着钉子……

    现在的奢饰品真的很过分了。

    给女人做奢饰品骗钱也就算了,一个个整得跟凶器似的到底什么意思啊?!

    韩总第一次感受到这些奢侈品对男性的不友好了。

    如果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韩总头一个就叫这些无耻的奢侈品店破产!

    “下一次,下一次你再敢碰小曦一下,我绝对叫你吃不了兜着走!”白蓉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在愤怒什么,她只知道当韩生的手握住白曦的那一瞬间,自己的理智都崩溃了。如果不是妹妹拉着自己,她一定会杀了他。

    她此刻的心里都还有着无法排解的怨毒,仿佛恨不能讲韩生给碎尸万段。她的情绪很不对劲儿,她自己也知道,可是却不能控制自己。再一次把自己的包甩在韩总已经被砸出刺目血痕的脸上,她才气喘吁吁地骂道,“宫少真说的没错!无耻之徒,道貌岸然,简直是个畜生!”

    她气势汹汹,拉着白曦就走。

    白曦就没来得及自己动手呢,韩总就已经被抽得差不多了。

    他笔挺的西装上都是脚印,西装凌乱狼狈,脸上四五道长长的刺目血道子,看不出方才的精英样子,还有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冷酷强势。

    当然,因为她给他喷了一点可爱的烟雾,他也不是那么英俊了。

    “这就是告诉韩总你,别大马路上就拉人家可爱的女孩子。霸道总裁爱上我看多了吧。”她只好冷嘲热讽了一下,得意洋洋地跟着姐姐走了。

    “不会给姐夫惹麻烦吧?”韩生的势力不小的,他经营的公司也很强势,在商场上很有地位,上一世的时候白曦就知道了,原主崇拜韩生也有他的公司比李璟的公司规模还要大有关。她露出几分担心,唯恐韩生会迁怒李璟,白蓉想了想,哼了一声,拨通打给李璟,还带着几分怒气地对电话另一端的丈夫说道,“我把韩生给打了!”她的脸上还带了几分大动干戈之后的激烈。

    白曦紧张地竖起了耳朵。

    李姐夫果然震惊了。

    “你打了韩生?!”天哪,他紧张得不得了,急忙追问,“蓉蓉,他伤到你没有?!你吃亏了没?”

    “……没有。你是不是应该担心点别的?”白蓉沉默了一下。

    这重点不对吧?

    “没有就好。”

    电话的另一端,李总猛地松了一口气,露出几分欣慰,美滋滋的。

    他老婆大人没吃亏,那还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