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6.狐狸精(八)

266.狐狸精(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瞬间气氛的凝固, 白曦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

    “怎么了?”她歪头好奇地问道。

    看起来很呆,可是呆得叫人生气。

    宫泽努力地把脸上的笑容回归原位, 嘴角微微抽搐,轻声问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他专注地看着白曦,似乎眼里只有白曦一个。白曦就对他这样负责的精神很感动了,急忙想了想才对宫泽说道, “就像我姐夫那样儿的就行了。”她姐不是都说了么, 像她姐夫一样完美的男人已经不多了。李姐夫深以为然, 白小妹也一向都听她姐的话。她姐这么说, 她也觉得差不多了。

    宫少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一张总是变成对照组的脸。

    “……就这点要求?”

    “这要求还低啊?”

    “比他英俊些的好不好?”宫泽目光一闪耐心地问道。

    白曦捧着已经快喝完了的蜂蜜柠檬茶想了想,点了点头。

    谁不喜欢英俊的男人呢?

    宫少的嘴角勾起了一个细微的笑意, 继续温柔地问道,“比他更温柔, 更好看,更知道爱护你的男人, 你觉得怎么样?”

    见白曦连连点头,他目光扫过她白嫩嫩的小爪子, 只觉得自己的指尖儿痒痒, 努力忍耐着才继续带着几分蛊惑说道,“比他的家世更好, 更富有, 以后你不需要为生活奔波……”他就等着这小姑娘再点一次头, 就把手探过去摸一摸她这小爪子, 然后告诉她……

    他就是这么完美的男人。

    “不行啊。”白曦突然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我不喜欢太有钱的男人。”

    宫少的手已经抬起来了,又慢慢地,僵硬地收回来。

    他沉默了片刻。

    白曦又觉得四周的空气叫人窒息了。

    “为什么?有钱难道不好么?”青年垂着头,声音依旧温柔关切,白曦听见他这样问自己,耿直地挺着自己的小胸脯哼了一声说道,“有钱人都想得很多很多,就跟你似的,还怀疑我对你别有企图呢。这和有钱人一块儿生活多累啊,总是一句话反复地想好多遍才说出来,才不会被人怀疑自己是别有用心。我就喜欢简单一点的男生,每天过得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至于钱……”她转了转自己手里冰凉的杯子得意地说道,“我姐夫有钱。他说了,以后养着我和我姐。”

    “是么。”宫泽艰难地笑着。

    李总这怎么到处刷存在感?

    他有钱了不起啊?

    过分了啊!

    “可是,没钱的男人或许也会想得很多很多怎么办?”

    “至少不会叫我总是担心他在外面还有小三小四吧。”白曦纠结地说道。

    “没钱的男人也未必可靠。人品还有操守,对婚姻负责,都并不是以有钱没钱作为标准,而是这个男人本身的为人。”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显然这小狐狸精还没有被大狐狸传授各种狐生道理,才出窝的十分好骗,宫少脸上的笑容更加柔和,对白曦招了招手,见她听话地探头过来,压低了声音,俊秀的脸上循循善诱,仿佛狐生导师一样轻声说道,“挑选男人,不应该上纲上线,而是应该来看这个男人一贯的表现,就比如说我……”

    “你就挺多心的。”白曦慢吞吞地说道。

    宫少再次沉默了。

    他揉了揉眼角,觉得这小狐狸精固执得太不容易骗了。

    “我这不是多心,而是条件反射。平常总是有女人用这样的借口,因为这样的女人太多……”

    “那么多女人纠缠你,你是不是……”白曦意味深长地看着宫泽。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宫少努力地没有直接把这小东西给就地正法了,扒了她的狐狸尾巴当围脖儿。

    “不,正是因为我坐怀不乱,所以才会合理地怀疑拒绝每一个女人,这也是为我未来的妻子负责。”

    见白曦艳丽的脸上露出几分诧异,宫少觉得心平气和了,冰冷的指尖儿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轻轻地说道,“所以,你看看我。我很富有,可是却并不喜欢在外勾三搭四。你也看见我对韩生很看不顺眼,就是因为他的荒诞还有糜烂的男女关系。”这一次他似乎说到了点子上,白曦果然更专注地听了起来。

    “有钱人不是洪水猛兽,你不要因为看见过不好的人,就把有钱人排斥在外。”宫泽温煦地说道。

    “我明白了。宫泽,真的谢谢你,你真是好人。”

    宫泽虽然这次收了好人卡,不过还是在微笑,目视白曦,希望她懂。

    小姑娘果然懂了,把杯子放下,扭了扭宫少的衣袖。

    “那你给我挑相亲对象的时候,有钱人这回可以考虑一下了。”

    一瞬间,别墅里的佣人全都做鸟兽散。

    宫少脸上温柔的表情陡然狰狞了一下。

    “……怎么啦?你不愿意啊?真是小气。”白曦看见他露出不情愿的样子,就有些失望地哼哼了一声。

    “我会为你留意的,不过你要常来,不然我总是会忘记。”宫少大风大浪见过很多了,一瞬间捂住了心口轻轻呻/吟两声靠在了沙发上对白曦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来说道,“对不起,刚刚我的呼吸困难。”

    他一向是病弱的,白曦见他无力又脆弱地靠在沙发上,单薄的休闲装露出一段消瘦的锁骨,整个人苍白又柔弱,微长的黑发遮住了这青年的眼睛,急忙摆手说道,“我不急的。你的身体才最重要的。而且……”

    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四处看了看,发现佣人们都不在,不由自己凑过去给宫泽轻轻顺着胸口顺气儿,小小声地说道,“而且我来你家总是说自己的事太不应该了。我应该和你说更有趣儿的话的。”

    她雪白的小手压在自己的胸口,宫泽嫣红的嘴角微微勾起,轻轻喘息的两声。

    “谢谢你,小曦。”他温柔地侧头,看着下意识坐到自己身边的小姑娘弯起了眼睛说道,“叫你为我担心了。”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白曦见佣人不在,关切地问道,“你要不要喝点水?”

    “不要,叫我靠着你,我有点累。”

    青年轻轻地将身体倾斜过来,靠在了白曦的肩膀上。

    白曦想到了姐姐的告诫,本想推开他,可是看见他秀丽的脸惨白得没有血色,又有点心软。

    “我是不是打搅你休息了?”她不安地说道。

    青年轻笑了一声,一点柔和的气息环绕在白曦的身边。

    “如果没有你在我的面前说说话,这别墅很空旷,我每天不知道该去和谁说话。”他的目光有些黯淡,对诧异的女孩子轻轻说道,“佣人们都不会和我说话。其他人也总是……或许是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我总是高高在上吧。可是一个人被丢在别墅里的感觉真的很不好过。我想拥有朋友,想要得到友情还有关心,也很羡慕你的姐夫,得到了你姐姐的真心。小曦……”他轻轻握住白曦的手垂着眼睛轻声说道,“我很感谢你能来看我。”

    他这么可怜,白曦觉得眼眶发酸。

    白曦:“莫非我就是他的光?”

    灵灵八斩钉截铁:“对!”

    白曦迟疑了:“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灵灵八更加斩钉截铁:“上!”

    零零发惊呆了。

    这可真是进击的灵灵八啊!

    多么简单却杀气腾腾的字眼。

    白曦觉得灵灵八说得对:“我的确应该和他做朋友!”

    灵灵八沉默地坐在一颗光团上,许久,叹了一口气,“继续努力。”它坐在零零发的光团上继续努力研究该怎么叫白曦“上”得更快速一点,零零发目光呆滞,白曦已经收回自己的目光轻轻地反握了一下青年的手小声说道,“你放心,我很闲的。以后我经常来看你。只要你不觉得我烦人就好了。”

    她声音软软的,还带着几分柔软安抚,宫泽微微一愣,顿时勾了勾自己的嘴角。

    ……原来她对这种类型没辙啊。

    “我带你走走。”他靠了一会儿,就起身地白曦柔声说道。

    “可是你……”

    “没关系,我虽然身体不好,不过还是能经常走走的。”宫泽似乎对自己身体不好并不忌讳,见白曦点了点头站起来,就走在她的身边待着她参观着宫家这庄园。

    他们走得很慢,温暖晴朗的阳光照在庄园的小路上,树木的倒影斑斑驳驳,空气惬意清新。宫泽走在这条平常寂静又有些无趣的小路上,今天却觉得一切都明媚了起来。耳边是女孩子惊讶又欢快的声音,她似乎什么都觉得很新奇的样子,看着道路四周的景色,哪怕一棵高高的大树,都能叫她惊叹地扬起小脑袋来。

    宫泽侧头,看着女孩子那张娇艳妩媚,却又单纯得不得了的脸。

    那张脸上的快乐还有单纯也感染了他,叫他变得更加喜欢微笑。

    “宫泽……”白曦突然回头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的青年,有些惊讶地张大了眼睛。

    “怎么了?”宫泽俯身过去,看着她的眼睛笑着问道。

    他突然不笑了。

    那个女孩子的一双漆黑漂亮的大眼睛里,倒映出了清晰的一个笑容满面的青年。

    那青年笑得没有半点阴郁与虚伪,也没有半点一贯在人前的装模作样。

    “你好像更好看了。”白曦有些不自在,觉得靠得太近了,退后了一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可是这一次,总是很温柔地应对她的青年却似乎僵硬着那个姿势,很久没有说话。

    白曦有些茫然,不明白他是怎么了。

    “宫泽,你怎么了?”她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一句话仿佛惊醒了他,青年慢慢地把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有些不安,有些担心的女孩子的身上。

    她穿着一件很精致漂亮的连衣裙,露出雪白的小腿和白嫩的手臂,修长的天鹅颈露在外面,一双漂亮的眼睛猫儿一样瞪圆了。她正担忧又惶恐地看着自己,似乎很担心是自己惹了他不高兴。可是宫泽却只是沉默地拿手探向自己的嘴角。

    那里还残留着一点方才真切的笑意的痕迹。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轻松又愉悦,不带任何虚假地微笑,可是目光却慢慢地柔软了起来。

    “我没有什么,只是想要感谢你。”

    “感谢我?”白曦疑惑地问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轻松,什么都不必想,不必伪装却能够自然地笑出来。”

    宫泽沉默了一会儿,看着面前还是有些不明所以,不明白有钱人家的大少爷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却孩子气地对自己笑了的女孩子。

    “虽然我听不懂,可是如果你是因为我才会开心,那我很高兴叫你开心了。”

    原来这年幼的小狐狸精不需要指导,就天然学会甜言蜜语了。

    宫泽却觉得这感觉很不坏,嗯了一声,牵住了白曦的手。

    “我想和你这样走走。”他第一次没有骗她,轻声说道。

    白曦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虽然觉得这距离有点儿近了,不过想到宫泽方才的笑容,还是默许了他的举动,和他手牵手一块儿走在这段小路上。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宫泽似乎今天很有说话的兴趣,见白曦侧头看过来,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柔和的表情,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那时候我很喜欢在这里玩耍。也曾经有过天真的,希望宫家和睦的想法。”

    他想到曾经的天真,见白曦还是安静地听着,勾了勾嘴角继续轻声说道,“那时候我有很多的堂兄堂弟,他们都围在我的周围对我和气地微笑,可是我本能地不喜欢他们。直到有一天,我被人压进游泳池……”

    他不知道到底是谁,可是那个人想他死的心,他感受到了。

    他拼命地挣扎,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母亲来寻找他,或许溺死在那里也说不定。

    从那以后,宫泽就知道,他的存在本就是被人嫉恨的焦点。

    他的母亲有很严重的心脏病,本来不能生育孩子,可是为了父亲能有一个继承人,她拼命生下了他。

    这次生育几乎要了母亲的命,甚至就算是母亲挣扎着活下来,可是也严重地伤害了她的健康。

    她很早就过世,也是因此有关。

    宫泽和白曦找到一块草地,也不在意那些草屑和泥土随意坐下。

    白曦默默地听着,觉得心里有些难受。

    “你不安慰我么?”宫泽停顿了一下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安慰你。可是我觉得我可以陪着你。你想对我说什么都可以,因为有我在呀。”白曦小声儿说道。

    她漂亮妖媚的眼睛里闪动着一点点星光。

    宫泽微微一愣,不由无声地笑了。

    他叹了一口气,握紧了小姑娘的手。

    这世上什么狐狸精杀伤最大?

    白蓉那样精明厉害得不得了的不算什么,锋芒外露,一眼就能被更精明的打出原形。

    可是就是这种,看起来懵懂又天真,呆头呆脑的狐狸崽,才最要人命的。

    “那你要经常陪着我。”他认命地温柔地说道。

    “好的呀。”白曦点了点头,顿时就答应了。

    见她懵懵懂懂还对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宫泽脸上笑容更加深邃,只能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仿佛这样就能圈养了她一样。

    不过什么圈养画地为牢那都是宫少做梦,还不到太阳下山李璟和白蓉就已经上门来带白曦回家。夫妻两个走进宫家别墅的时候正看见白曦坐在一个笑吟吟的宫少对面,正卖力地挖着一颗奶油冰淇凌球在吃。

    她还往上面淋了很多的蜂蜜糖浆。粘稠又甜蜜得不得了,美得恨不能翘尾巴了。白蓉见他们之间的距保持得不错,心里叹了一口气,又觉得对宫泽另眼相看。她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误会了宫泽了。

    因为担心妹妹,她多少防备宫泽,可是却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白曦如果愿意交朋友,她也是很开心的。

    “小曦真的麻烦宫少了。”见白曦吃吃喝喝的,白蓉客气地说道。

    “不会。她在这里,别墅都变得很热闹。”宫泽柔和地微笑,站起来对白蓉客气地说道,“我和小曦是朋友。朋友之间说这些话有些生疏了。”

    他的眼睛里带着融融暖暖的光,白蓉觉得这位宫少似乎和第一次见的时候不大一样了,愣了一下,也露出了一个艳丽的笑容。

    “那我不和宫少说谢。”她把白曦拉起来,和宫泽告辞,带着白曦回家。

    感觉到白蓉对自己态度的缓和,想到白曦对自己说只听她姐的话,宫泽突然有一种慢慢地攻略掉白蓉的感觉,他觉得凭借自己的和气,白蓉慢慢会更加软化,甚至……

    没什么可是的了。

    这一天,宫少沉默地听着私人秘书冷着脸的报告,说李璟最近很忙,天天和一些未婚又为青年接触,忙忙碌碌,跟快过冬努力掰庄稼的仓鼠差不多了。

    秀美羸弱的青年扯了扯自己的衬衫领口,露出了一个深思的表情,片刻,在秘书鄙夷的目光里拨通了电话。

    “小曦么……”他靠在沙发上,黯然神伤,弱小无助又可怜,“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