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5.狐狸精(七)

265.狐狸精(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总是在生病, 身边没有人陪孤零零一个人的感觉……

    白曦顿时感同身受了。

    白蓉简直要呕血。

    她真是……很久没有遇见过这么会装模作样的狐狸精了!

    “那行, 宫少,以后再联系。”她对宫泽微微颔首, 轻轻一推,正站在车门边儿上咬着指尖儿很同情那个单薄消瘦青年的小姑娘就一骨碌滚进了车子里。白蓉一手摁着妹妹的小脑袋,一边对宫泽礼貌地微笑,之后上了车叫家里的司机开车走人。当车已经开离了酒会,白蓉这在看身边一声不吭的小姑娘,摸着她雪白又艳丽的小脸儿小声问道, “我不让你和他说话,你生姐姐的气么?”

    她多少带了几分紧张。

    妹妹已经长大了。

    可是她却还是像小时候那样约束她管着她,其实这是不对的。

    长大了的女孩子应该有自己的空间,自己做主,可是白蓉却总是没法儿放开妹妹的手。

    她不放心的。

    “不生气。姐都是为我好。而且宫泽怎么和姐比啊。”白曦一转眼顿时就把楚楚可怜的宫少给忘天边儿去了。

    翻脸无情,真心不过三秒。

    两只系统都沉默地看着这只渣狸。

    刚刚在酒会上是谁为宫少义愤填膺怼天怼地的?

    一转眼就……

    零零发深深地叹息:“渣狸自有天收!”

    灵灵八沉默不语,形同默认。

    可是白曦的回答却叫白蓉的脸上露出一个柔软又满足的笑容。

    “姐不是管着你不叫你交朋友,只是担心你被人骗。”特别是宫泽,骗人不眨眼的,白蓉太知道这种人的属性了,因为她就是这种人, 摸着白曦的头轻声说道,“女孩子呢, 可以大大方方的交朋友, 可是不要被人蒙蔽。就像今天你看, 宫少和你贴得那样近,叫人看着是不是会对你们的关系有些想法呢?这种事发生在男人的身上无所谓,可是对女孩子很苛刻的。”特别是白曦长了一张妖艳的脸,总是像是在勾引人似的。

    叫人说白曦的闲话,白蓉觉得会不高兴。

    “以后不要和男生挨挨蹭蹭的,知道么?”

    “别人我都离得远远儿的,宫泽是因为生病了,我才……”白曦小声儿解释。

    “宫少从前没有和女孩子交往过,不知道分寸也没什么。就是以后小曦你还要和他做朋友,注意点儿。”李璟也坐在前面回头说道,“就算是朋友,靠在你的肩膀上也有点儿过分了。以后保持距离,朋友之间的距离。”他笑眯眯地说,见白曦乖乖地点着小脑袋,一副说什么听什么的样子,那心里软得一塌糊涂,就觉得这世界上第二可爱的就是自家的小妻妹了。

    什么?

    你问第一可爱的是谁?!

    那当然是李总家最可爱最善良最单纯的老婆大人了!

    “宫少这个人……”白蓉总是怀疑宫泽对妹妹心怀不轨。

    “宫少别的我不能保证,不过女色上倒是正人君子。你知道每天想要给宫少投怀送抱的女人有多少么?”宫泽的人品乃是经历过无数美女前仆后继之后给验证出来的,那真是曾经有大美女就算是是他要英年早逝也不在乎脱光了躺在他面前也被从办公室一脚给踹出去。

    这男人呐,好坏都是经过验证的,简单有效一目了然,很有准确性了。

    就比如韩生,那女人多了去了种马一个,如果他要跟白曦做朋友,李总非把白曦给关家里不可。

    可是宫泽不一样。

    他对女人一向都很冷淡,并且拒接身体接触,很好的朋友对象。

    “如果小曦和宫少能做朋友,以后还多一个人护着她,挺好的。”李璟轻声说道。

    “既然你都说他好,那就做朋友吧。不过也不要太亲密。”白蓉对宫泽的印象其实不坏,谁不喜欢秀美温柔有权有势又有心机的男人呢?

    她也不会不叫妹妹二十多岁了却不和男性往来。

    只不过想到宫泽的身体白蓉就觉得胃疼。她知道妹妹是个死心眼儿,喜欢谁,哪怕知道那个人很坏,或者并不是良配也会义无反顾地去喜欢,哪怕遍体鳞伤。宫泽身体好的时候倒是会很快乐,可是如果真的有一天……巨大的阴影叫白蓉无法承受。

    她妹妹会伤心的。

    “最近你多帮小曦找找优秀的男孩子,咱们小曦也到了结婚的时候了。”白蓉对李璟吩咐。

    “行,包在我身上。”李璟顿时领命。

    他在商场上打滚儿这么多年,也就是在白蓉面前傻了点儿,在别的时候都蛮犀利的,当然不会看错什么人。

    更何况商场上这家那家到底是个什么人品,他揣摩了这么多年也有了大概。

    他现在就扳着手指头说道,“花心的不要,自私的不要,家里难缠的不要,言而无信的不要,对咱们小曦不用心的不要……”他数了数,顿时有点儿贫血了,就觉得自家小妻妹的婚姻有点儿艰难啊,上哪儿找这么完美的男人去呢?白蓉沉默了一下,就嘴角抽搐地说道,“你总结得很到位了。记住,一定要找到最好的。”她伸手,摸了摸前方哼哼了两声的丈夫微笑说道,“照着你自身的标准找就好。你就是最好的了。”

    李总回头看着自家亲亲老婆大人,眼睛亮晶晶的,恨不能亲一亲拱一拱。

    白蓉目光潋滟,纤细的指尖儿挑了挑波浪长发,嫣然一笑。

    李总恨不能从前面爬过来。

    白曦很痛苦了。

    这种天天近距离被虐狗什么的……

    这两口子还想叫她跟着去度蜜月?

    还有没有人性了?

    “姐啊……”白曦奄奄一息,服了她姐姐姐夫了。

    “别担心。”白蓉一边对丈夫风情万种,一边笑眯眯地对白曦安慰说,“小曦你放心,姐不会害你。”

    “我信。”白曦蹭了蹭她姐的肩膀小声儿说道,“我什么都听姐的,都不叫你们担心。乖乖的,我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这一世她再也不会如同原主那样不听话,闹得家里鸡犬不宁,最后叫最爱自己的家人伤透了心。这个世界上为她流泪的也只有她的家人,那些伤害了她的坏人也只不过是转身就走了。想到白蓉和李璟上一世流的眼泪,白曦哼哼了一声就往白蓉的怀里拱。

    与其被虐……不如她先虐虐她姐夫吧。

    她姐的怀抱看得见拱不进来,很绝望了吧?

    这么坏心的小姑娘李姐夫真是从未见过,他呆呆地看着拱在白蓉怀里还对自己弯起眼睛笑的小妻妹,沉默了一下。

    可爱的小妻妹的狐狸眼里怎么有一种炫耀的感觉?

    怎么可能,一定是看错了。

    一向在商场上目光锐利的李总今天依旧充满了滤镜。

    不过显然白蓉的提醒被白曦听到了。她更加注意和宫泽之间的交往的距离,就算是通电话玩笑的时候,也绝对不会有半点暧昧。宫泽和她通了几天电话就把话题兜兜转换到了吃食上,当他听说白曦把他送给她的那两箱子蜂蜜短短几天都吃掉了,顿时沉默了下来,很久之后方才含着笑意问道,“你很喜欢蜂蜜么?”他饶有兴趣,白曦躺在家里的软乎乎的大床上打滚儿,抱着电话想了想。

    “因为太好吃,我忍不住。”

    “没有自制力?”宫泽含着笑意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充满了优美的磁性。

    “就,就是馋了。”白曦有点不好意思。

    “我这里还有。”宫泽不动声色地说道,似乎感觉到白曦想要拒绝,就笑眯眯地说道,“你可以来看看我么?我家里很冷清。”

    “你没有佣人啊?”白曦这一世的智商是不怎么够,之前还因为宫泽的几句话就心软得一塌糊涂,可是这几天她在姐姐的身边待着,顿时智商又回来了。想到就连李家这别墅里的佣人园丁司机的都七八个人,她就觉得宫泽家里的人只怕会更多了。如果有那样多的佣人,还算什么冷清呢?只是她的问题似乎叫宫泽有些沉默,很久之后他才轻叹了一声说道,“他们都不会和我这样轻松地说话。”

    白曦不安地抱着电话捏了捏自己被子。

    “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她听李璟说过,宫氏的本家只有宫泽一个人了。

    “没什么,习惯了。”宫泽柔声安慰说道,“你不要放在心上。是我叫你为难,对不起。”

    白曦顿时觉得自己更坏了。

    “那,那我还是去看看你吧。”

    “不会麻烦你么?“电话另一端的声音隐隐多了几分雀跃,不过宫泽柔和的声音还是贴心地说道,”还是算了,太麻烦了。“

    “朋友之间有什么麻烦!今天就去!”白曦顿时跟打了鸡血似的。

    零零发听到这里深深叹息:“还是躺平吧。”

    灵灵八:“这波不亏。”

    零零发顾不得理垃圾狸猫了,茫然在光团之下挣扎:“你说个啥?”

    灵灵八严肃脸:“宫泽很帅,躺平不亏。”

    零零发:……

    零零发觉得这只年度十佳系统有点毒。

    灵灵八继续严肃脸:“还可以看看他家还有没有帅气的男生。”

    零零发深深地对这只博爱党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恐惧。

    它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灵灵八严谨而专业地扭了扭自己的光团。

    年度十佳系统只是开始,年度十佳红娘系统才是更远的目标。

    有梦才有明天!

    零零发已经不敢说话了,它默默地,有点敬畏地祈祷赶紧回空间,叫自家靠山赶紧为统除害啊!

    它觉得垃圾狸猫这回要完,不过白曦显然顾不上零零发的什么想法了。她很快地换了一件漂亮的小裙子,又给白蓉打了电话,得到了白蓉的许可这才叫人开车把自己送到了宫家。

    宫家的房子就在不远处的另一个非常森严的别墅区,一直往里面走的一号别墅就是他家了。占地很广的别墅,里面郁郁葱葱的,看起来也很有年头了的样子。白曦的车一直开进了里面,一打开车门走下来,就见宫泽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自己。

    他穿着一套很修长干净的休闲服,看起来没有在酒会上的笔挺,多了几分柔和的居家的感觉。

    阳光照在他的眉眼之间,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阳光的痕迹。

    “小曦,你能来我很高兴。”他对白曦微笑说道。

    白曦也笑了一下,四顾好奇地看这大大的庭院。

    作为一个跟她姐一块儿嫁入豪门的小可怜儿,从前没见过这么大的的庄园啊。

    “好大啊。”她的狐狸眼在发亮。

    “以后你可以多来逛逛,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宫泽就如同主人一样走在白曦的身边礼貌地带着她走进别墅。他很绅士,甚至比在酒会上时更加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距离,虽然声音很温柔,态度也很柔和,可是却注意到不会和白曦有更亲密的接触。

    这样的宫泽叫白曦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她把自己带来的礼物送给宫泽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来得太仓促了。我姐夫叫我拿了他珍藏的红酒给你。他说下班以后过来接我,叫我好好儿在这里玩。”

    这说明她来这里家里人都知道。

    宫泽看着这明显是李璟和白蓉隐晦的提醒的红酒,勾了勾嘴角,接过来道谢。

    “很好的红酒,李总真是有心了。”

    这么护着小妻妹的商场中人,他还真的少见。

    如果是别人家,发现自己对小姑娘感兴趣,早就忙不迭地默许他把小姑娘给吃干抹净了。

    这瓶红酒很贵,不过也不会被宫泽和李璟这样身份的人放在眼里。

    叫宫泽侧目的是,李璟还要过来接她。

    如果心怀叵测,李璟就不会再叫白曦回去了。

    “你姐夫对你很好么?”

    “我姐夫可好了。他对我姐一心一意的,也对我好。”白曦美滋滋地说道,“我姐很有眼光的,我觉得我姐夫也有。”她其实很感激李璟。那样地爱着一个外面人都说是为了他钱来的女人,而且也能够分辨出她姐那些虚伪之下对他的真心。包容她纵容她,甚至还要为了她不省心的妹妹操心。她对了对手指想了想就对请她坐到沙发里的宫泽小声说道,“我以后都可乖可听话,姐姐姐夫不喜欢不开心的事,我都不会做。”

    “这么说你来这里也是他们同意的?”

    “姐夫说你人好,是正人君子,是可以交朋友的人。”

    宫泽叫人上了一杯饮料,递给白曦。

    “蜂蜜柠檬茶,你尝尝。”

    他看着白曦道谢之后乖乖地喝了,笑着问道,“这么说,如果他们不同意你和我交往,你就不会理我?”

    “怎么可能。你人这么好姐夫姐姐怎么会阻拦我们来往。”白曦狡猾地说道。

    她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可是其实已经什么都回答了,宫泽笑了笑,双手搭在一起,撑着下颚看白曦喝水。

    “好喝么?”他温和地问道。

    “好喝,怎么有一股桂花味儿?”

    “你喜欢桂花蜜,当然这用的就是桂花蜜。你说的话我都记在心里的。”宫泽突然咳嗽了两声,看见白曦关心地看着自己,笑了笑摆了摆手,还是自己从怀里取了两个药片抿进了嘴里。

    他看起来很单薄,白曦不由下意识地把手里的杯子放在了桌面上。她漂亮的狐狸眼里都是紧张,宫泽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因为他们之间的谈话而生出的气闷都烟消云散。他的笑容更柔软了一点,突然开口说道,“我要对你道歉。”

    “道歉?”

    “之前在酒会,我怀疑你出现在露台上的用意,是我不对。”宫泽温和地说道。

    “没什么啦,你们有钱人总是想得多。其实也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对你们有企图心的。”白曦没有想到宫泽竟然会为了这件事道歉,呆了呆就爽快地说道,“不过你的道歉我接受。以后不要再随随便便猜测女孩子的心意了,多不好啊。”

    她看起来一副很宽容的样子,不过却捂着嘴开心得不得了,显然是因为自己没有被宫泽看轻而高兴起来。宫泽的目光更加柔软,抬了抬手探向白曦搭在桌上的手指,然而顿了顿,却慢吞吞地收了回来。

    这小丫头看起来风情万种的,其实胆子很小,碰一碰,没准儿回头就跟兔子似的跑了,再想骗进宫家就难了。

    宫少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

    他本来生得就很好看,这样柔和真诚,叫白曦的心里很舒服。

    “我记得了。”他还点头一副受教的样子。

    “不过,也是因为之前遇到过这样的女孩子……”

    “女孩子想要引诱你,这有什么不对么?”白曦突然疑惑地问道。

    “嗯?”

    “你希望自己无人问津么?有人想要‘偶遇’你,不正代表你在女孩子的眼里是优秀的人么?”

    宫泽忍俊不禁。

    “你是在狡辩吧?”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好了。

    “不,我是在拍你的马屁。”白曦耿直地说道。

    俊秀的男人笑了起来,靠在沙发里,含着璀璨的笑意看着眼前漂漂亮亮,可是却又机灵古怪的小姑娘。

    “你今天怎么嘴这么甜?”可不是那天怼得他哑口无言的时候了。

    发现他的好了?

    “我是要讨好你啊。”白曦顿了顿,就更加耿直地说道,“不是还得求你给介绍对象儿么。”

    找对象得广撒网,不仅得靠她姐夫,还得靠更多的人,宫少之前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白曦当然投桃报李。

    说漂亮话又不会额外花钱,狐狸精们……别管是不是乡下来的土狐狸,都很喜欢了。

    迎着这小姑娘期待而真诚的脸,宫少突然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