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4.狐狸精(六)

264.狐狸精(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样重要, 万籁俱寂的时刻,就是李总挺身而出了。

    “小曦你力气小, 我扶着宫少就好。”

    他上前一把就把白曦给拉出来塞进身边妻子的怀里,用自己比较可靠坚实的肩膀撑住了已经气得奄奄一息的秀美的青年。觉得这青年还挺沉的, 他还对宫泽侧头艰难地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 “别让小曦再把宫少你给摔了。”虽然他不是很英俊,不过也是面目周正的男子, 一笑起来还带了几分俊秀的气息。病弱的青年一双微微张开的眼睛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

    “谢谢你,我好多了。”他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 从李璟的肩膀上起身。

    “宫少可不要勉强。”李姐夫很担心地说道。

    “李总放心, 我撑得住。”宫少这笑容里就多了几分扭曲的味道了。

    “你真的没事儿了么?”白曦从姐姐的怀里探头探脑担心地问道。

    “还是心口有点疼的。没有想到今天会这样生气,准备不足。”宫泽侧头又对白曦笑了起来。

    “阿泽……”沈夫人颤抖起来。

    白曦眨了眨眼睛,想到上一世,据说眼前这个羸弱的女人出身名门, 甚至在外来往称呼都不必以韩夫人这样的称呼来代表她。她的地位和韩生比起来是相等甚至更高的。白曦就觉得这有点儿意思了。

    一般的女人, 其实更多被称呼为什么太太。就比如她上一个世界经历的楚家,楚夫人更普遍被这样称呼。可是这个女人并不是这样,这说明她还是很习惯自己不作为韩生的背景板出现的。

    嗯……

    她姐也被称为李太太,不过看起来她姐也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沈夫人大概并不是这样想?

    很有自尊心?

    白曦眨了眨眼睛,更惊讶的是就算是被宫泽这样公开地羞辱, 可是韩生竟然还在忍耐。

    这个男人从来都不知道忍耐两个字怎么写的,就是因为他霸道强势, 看起来是个硬朗的男子汉, 因此上一世的时候原主才会那样地崇拜他爱慕他。可是在宫泽的面前, 他简直就是无时无刻不在忍耐自己的脾气,看起来在宫泽的面前处于弱势。这种带着几分畏惧的感觉是上一世从未见过的。白曦哼哼了一下,觉得宫泽更像是一个英雄了。就看见那个笑吟吟的青年和煦地问道,“你还不走?想在这里气死我么?”

    “我没有!”沈夫人惊呼道。

    “宫少,我夫人很关心你,就算是在家里也一直在挂念你的身体。”

    “我要说一声多谢么?”宫泽继续微笑。

    韩生眯了眯眼睛不说话了。

    他沉默了下来,冷硬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隐忍的愤怒。

    “还有,我还是要再提醒你一次,就算你们气死我,可是宫氏的继承权,你的妻子也没份儿的。”宫泽微笑起来的时候秀美又柔和,看起来还很善解人意,看见对面韩生冷冷地看着自己,不由勾唇轻笑了一声温声说道,“不必再来试探我,就算宫氏瓦解,我也不会叫一个心怀叵测的人继承宫氏。”他摆了摆手,见白曦还在担心地看着自己,不由捂住了心口轻声叹息说道,“连头都疼了。”

    白曦就往他的方向探了探小脑袋。

    白蓉嘴角抽搐,一张美艳绝伦的脸都扭曲了,提着妹妹的小耳朵叫她不许凑过去。

    这男人……

    心疼的时候捂额头,头疼的时候反倒去西子捧心了!

    这么蠢的伎俩,这,这是狐狸精白女士曾经对李总使出来过的仙招儿。

    那时她本以为这世上也就只有李姐夫才会那么傻往坑里跳,谁知道现在身边还有一只怎么拉也拉不住的。

    狐狸精!

    这男人绝对是狐狸精!

    白蓉气得半死,只是不愿意为丈夫的公司招惹强敌努力忍耐,毕竟人家宫少什么也没有做,如果总是横眉冷对的难免看起来像是她们姐妹不知好歹。她一手牵着妹妹,一手对丈夫打了一个招呼,因为李总也被宫少羸弱的样子给吓坏了,很担心紧张的样子。白蓉心很累了,真的很想给这两个傻瓜科普一下狐狸精们的普遍招数。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继续忍耐的时候,就听见对面娇怯怯柔弱的声音传来。

    “李太太……你的妹妹真的很漂亮。”沈夫人正柔和地看着侧目看来的白蓉,微笑说道,“我叫沈清,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她善意的目光落在白曦的身上。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阿泽喜欢和哪一个女孩子这样说话了,还是更早的时候,他喜欢隔壁家里的小妹妹……那个女孩子也和白小姐一样又漂亮又活泼。”她似乎是在怀念,又似乎是在感慨什么,又似乎是欣慰地看着白曦,仿佛白曦和宫泽亲近她是十分感谢她的,轻声对也看过来的白曦说道,“请白小姐多去和阿泽说说话吧。从十年前开始,阿泽就很寂寞了。”她笑容柔和忧郁,美丽得不得了,白曦却觉得这女人真的……有点儿恶心了。

    这还是提醒她宫泽从前还有个前任么?

    可是她不是宫泽的女朋友啊!

    哦,她还藏着掖着没说那小姑娘到底怎么了。

    这不是等着自己问吧?

    偏偏不问,气死她!

    而且白曦才不相信从沈清的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呢。

    她只是一双妩媚的眼睛潋滟,顾盼生辉,靠在白蓉的肩膀上歪头问道,“你嫉妒啊?”

    柔美又虚弱,病恹恹却多了几分苍白美丽的女子脸上露出一个诧异的目光,呆呆地看着白曦对自己露出一个妩媚的,充满了咄咄逼人的风情的笑容。

    “嫉妒?”

    “嫉妒我能和阿泽说话,你不能呀。”白曦歪头笑得花枝招展的。

    宫泽站在一旁,突然一点儿也不心口疼头疼了,含着一点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着白曦。

    沈清沉默了。

    许久之后,她艰难地说道,“不,我是为阿泽感到高兴。因为他终于可以不再这样寂寞了。”一滴晶莹的眼泪在她的眼角悬而未落,在水晶灯的映照之下璀璨迷人。她感激得消瘦的肩膀都在微微颤抖,满怀着伤痛与柔软地看着一脸疑惑的白曦轻声说道,“阿泽能有人在身边照顾他,陪伴他,我真的很感激你。我替他谢谢你白小姐……”

    “可是你并不是他的什么人,都已经没有关系了,有什么资格替他感谢我呢?”

    白曦:“本狸猫当白莲花儿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喝奶呢!”

    零零发:“你说的对。”这垃圾狸猫智商感人,可是一旦战斗的时候顿时精神抖擞所向披靡啊!

    它真的有点儿相信狸猫也是战斗种族了。

    灵灵八若有所思:“这大概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算是被拉低了智商,可是还记得怎么欺负人。

    渣,真渣。

    灵灵八充满感慨,觉得自己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并且担心了一下。

    这垃圾狸猫这么渣,别回头晃点它,年度十佳系统给它跳票啊!

    零零发感受到了身上光团儿的担忧,默默在心中向上天祈祷,希望这狸猫可以更渣一点,不仅渣那谁谁谁,更渣垃圾灵灵八!

    两只系统同宿主异梦,竟然诡异地产生了一种很和平的安静的气息,白曦很满足了,她梗着自己的小脖子,看见对面那美丽柔弱的女人似乎已经不堪重负,还踉跄了一下眼睛里的眼泪都流出来了,不由茫然地问道,“我欺负你了么?难道我说错话了么?宫泽,你觉得我哪句话说错了么?”

    她一副单纯无辜的样子,可是实在生得太过妖娆狐媚,一双眼睛微微一瞥就带了几分勾魂摄魄,那向宫泽求证的模样,真的很像是……

    吃定了男人会护着她的狐狸精啊。

    宫泽在更加安静下来的酒会上微笑起来。

    整个酒会仿佛每一个人都在屏住呼吸,等待他的回答。

    “小曦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他没有叫人失望,很快就给出了回复。

    妖媚的女孩子笑得更加得意,艳光四射,明眸流转。

    俨然胜利了的狐狸精。

    白蓉却忍不住勾唇微笑起来。

    她觉得这一波这个宫少还不错。

    如果他不这样维护白曦,那她恐怕就要真的翻脸了。

    当一只狐狸精拥有强有力的靠山之后,那必然翘尾巴很招摇很得意的,白曦侧头看了看失魂落魄的沈清还笑了一下,之后才用自己柔媚的声音仰着头说道,“你看清楚了吧?所以宫泽真的不需要外人来担心他。就算是什么十年前开始这样儿的话,也没什么用呀。我不会去问我的朋友从前过的是什么生活,遇到了什么,如果他愿意可以告诉我我会聆听。如果他不愿意,那我也不会问的。不过我觉得……我和宫泽的友谊在未来,为什么我要计较过去呢?”

    而且……一个做朋友,要不要弄得跟天崩地裂爱一场似的?

    白曦真是服了这女人了。

    她总是用柔弱善良的面孔说着最动听又可怜的话,叫人跌入陷阱。

    上一世原主信了她,所以落得那样的下场。

    现在她又来这招儿?

    当然,如果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在和宫泽谈恋爱的话,被她这么忽悠两句没准儿还真的要很生气地去问一问宫泽从前和他在一块儿的女孩子是谁了。

    她哼哼了一声,却看见宫泽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我没有和别的女孩子要好过。”他俯身轻声对白曦笑吟吟地说道,“不过从前的确是有一个女孩子住在我家隔壁,她天天来我家登门拜访,然后……”他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十年前嫁给了我的私人秘书。”

    这就很悲催了,同样门当户对,就算是两家人都以为大小姐爱上了单薄纤弱的美少年而感到欣慰的时候,人家大小姐其实看上的是美少年身边给忙忙碌碌服侍美少年的秘书先生。这简直就是……

    白曦就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宫少。

    这在外人眼里,简直她这位宫少就是经典男二号啊!

    千金大小姐和秘书先生艰难的爱情故事,男二号不是送神助攻就是黯然神伤远走天涯什么的……

    “你想多了。”宫泽这一回是真的觉得头疼了。

    “我懂。”

    白曦更同情了。

    这种自己对大小姐没啥感觉,可是偏偏叫别人给扣一个心爱的女人被秘书抢走剧情什么的……

    “她跟我提这个干什么?”

    “大概是想破坏我们的……友谊。”宫泽微笑着,一双泛起了浅浅涟漪的眼安静地看着白曦。

    白曦若有所思了。

    “还是她在提醒你,以后我也会这样?”见宫泽微微一愣,苍白病弱的脸上露出几分茫然,白曦就继续小声儿说道,“因为我也和那位小姐一样儿啊。以后我和你做朋友了,和你关系很好了,可是以后我谈恋爱了,大概他们又觉得你是个悲剧角色了。”

    看来宫少这有钱有颜什么都有的男人在外人的眼里真的是黄金苦情男配了。她同情了一下,见眼前微笑的青年突然不笑了,一双黑得叫人心凉的眼睛看着自己,突然觉得后背一股凉气冲到了头顶。

    “怎么了?”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被野兽盯住了一样,战战兢兢地问道。

    那一瞬间的异样一闪而过,宫泽又微笑起来,笑得美好脆弱极了。

    “没什么。只是想……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喜欢对我好,对我姐好,对我姐夫好的。”白曦羞涩地歪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

    “好了,你和宫少说这些做什么。”白蓉就没有把那个居心叵测的沈清放在眼里,这种白莲花是最招狐狸精们讨厌的类型。毕竟,狐狸精们想要得到什么,那些企图心都在脸上,张扬而不屑于隐藏。

    就比如白蓉,奔着嫁给有钱人,那一点儿都不遮掩,就是公然告诉所有人,自己就是拜金,就是冲着李璟的钱……和人一块儿去的。可是沈清这种,明明没有那样清高,却把自己藏在清高的外表之下,很叫人讨厌了。

    她也不大喜欢宫泽。

    宫泽如同幽深的潭水,幽冷黑暗,一眼看不见底。

    这样的男人太危险了,叫她忍不住为自己的妹妹担心。

    “也对。不过宫少你认识的人多,也帮我找找有没有合适我的男生啊。”白曦很相信宫泽的眼光。

    能一眼看出韩生和沈清不是好人,宫泽显然眼光不错。

    宫泽看着期待地看着自己的白曦笑了。

    “好。”他柔和地答应了,“我会为你留意。”

    “你真是好人!”

    宫少一瞬间觉得自己最近收到的好人卡有点儿超标。

    不过因为他们在一块儿说话,完全没有理睬韩生和沈清的意思,两个人沉默地站了一会儿,还是妥协了一样转身离开,去和酒会上的其他人寒暄。

    他们夫妻虽然和宫泽不大和睦,不过韩生在商场上也是很被人看重的人,因此和他们说话联络的人也有很多。只是虽然和很多人在寒暄约定以后的合作计划,韩生一双冷厉的眼却还是忍不住回头,慢慢地落在了那个正被宫泽和李璟夫妻围在中间,仰头笑得无比妩媚潋滟的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鲜活又娇艳,仿佛盛开得最璀璨的花朵,一颦一笑都带着叫人心里痒痒的年少女孩子的清纯还有冶艳。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被吸引的男人。

    酒会上还有很多人的目光遮遮掩掩地看着那个有着一张非常艳丽的容貌的女孩子。

    只是因为宫泽和李璟护得紧,他们没有胆子如同对待外面那些用钱就可以随意玩弄的女孩子那样肆无忌惮,甚至在白曦目光扫过的时候,因宫泽的缘故本能露出几分讨好。

    宫泽承认的朋友……

    □□英俊强势的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这仿佛是宫泽第一个承认的女性朋友。

    不过也好。

    他垂头正了正自己的领带,一双眼睛里翻涌着暗潮,微微垂眸,掩盖着眼中的那些阴影。

    白曦对别人看待自己的目光一点儿都不在意,她只是看见宫泽的脸色更加苍白,就关心地说道,“宫泽,如果你觉得累了就回去休息吧。反正酒会上有你不喜欢的人了,你为什么要勉强自己还留在这儿呢?我也想回家了。”她觉得累了,征询地看向自己的姐姐。白蓉一双眼睛笑得明艳多情,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柔声说道,“累了咱们就回家。”白蓉回头看了丈夫一眼,李总顿时表示收到。

    他和酒会的主人客气了一下就告辞,护着大小美女得意洋洋地离开了酒会。

    “白曦!”

    就在白曦开了车门要上车的时候,听见身后传来温柔却有些急促的声音。

    她一转头,就看见高挑又柔美的青年站在不远处对自己露出了一个有些黯淡的笑容。

    “我们可不可以多通电话,见见面?我一个人住在家里,真的很……”

    他动了动嫣红的嘴角,苍白病弱的脸努力微笑着。

    “很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