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3.狐狸精(五)

263.狐狸精(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姐夫含恨摸了摸自己不大英俊的脸。

    心灵美不了解一下么?

    “可是如果他心怀歹意……”白蓉忧心忡忡。

    宫泽的势力这么大, 一句话都能让人闭嘴,那以后真是对她妹妹心怀不轨,她没还不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她已经嫁给有钱人了,就希望给妹妹好好儿挑一个以后能够善待她并且身家会叫妹妹生活没有忧虑的丈夫。

    宫泽这样的男人,无论从什么方面都不合适。

    “宫少不是这样的人。”李璟急忙安慰妻子,“而且还有我呢。如果他真的对小曦图谋不轨, 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能护住小曦。”

    不过虽然是安慰了妻子, 可是他还是顶住巨大的压力走到了白曦的身边, 对她微微一笑。

    “你和宫少做朋友了?”见白曦看着自己有些怯怯的点了点头, 李璟把白曦往自己的身后揣了揣, 这才对宫泽客气地说道,“小曦能和宫少做朋友, 想必和宫少有一点共同语言。她年纪还小, 以后还请宫少多多照顾。”他才不会说什么能和宫少做朋友是白曦的幸运呢。叫李姐夫眼里, 小妻妹是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和谁做朋友都不算是高攀了。

    他还觉得宫泽很有眼光了。

    宫泽秀美柔和的眼中眸光浅浅, 看着面前笑得很开心的李璟。

    他并没有反驳什么, 而是温和地说道, “能和小曦做朋友,我也很开心。”

    是吧是吧?

    他就说他家小曦最可爱了。

    李姐夫就跟被表扬的是自己似的, 脸上都要笑出花儿来了。

    见他是真的在用心维护白曦, 秀美羸弱的青年侧头咳嗽了两声, 柔和地说道, “小曦能成为李总的妹妹, 我觉得很好。”他顿了顿对李璟轻声说道,“我觉得,宫氏和李总的合作可以开展得更多,你觉得呢?”虽然李璟并不是集团总裁,不过如果能拉来宫氏的合作,明显会叫他的地位和威望水涨船高。李璟心里飞快地过了一阵,迟疑了一下却还是笑着说道,“还是要有能够和宫氏合作的合适项目。”

    他才不是为了项目就把妹妹给卖了的人呢。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商场上哪儿有那么多的好事儿,他当然会很警惕。

    更何况李总的事业心不重。

    李家在很多集团都有股份,他现在还在其中一家做着副总裁,有权有势的……还天天玩命工作什么啊。

    那些卖力工作据说半个月才回一次家的,家里一定没有跟他一样有一个可爱的老婆。

    心里哼哼了两声,自认在婚姻方面是个人生赢家的李姐夫就在优雅的青年意味深长的目光里回头,对白曦安抚地笑了一下。

    白曦却从李璟的身后探出头来。

    “是因为我才会合作的么?”她小声问道。

    宫泽想了想。

    “有一点你的原因,不过我觉得和李总格外投缘。”他深深地看了李璟一眼,李姐夫顿时浑身都不好了。他觉得后背发凉,莫名地哆嗦了一下。看看面前笑得格外优雅温和的青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心里莫名的小紧张。

    这时候他正觉得该说一点场面话,就听见寂静无声的酒会上突然传来一个男人冷淡的声音问道,“怎么这么安静?”白曦下意识地躲在李璟的身后往门口看去,就看见门口正走进来一对儿夫妻。

    英俊又带着几分冷酷的成熟男人,还有一个柔柔弱弱,婀娜纤细的病美人。

    白曦的眼睛陡然一沉。

    这不就是上一世坑死了原主的那夫妻俩么?

    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世竟然这么早就会遇到这两个人。

    黑发黑眼的男人身上充满了深沉又冰冷的气息,这种气息叫他变得有些危险,锋芒努力内敛却还是露出几分冷厉,那冰冷冷酷令人畏惧,可是又莫名会吸引涉世未深的年轻的女孩子为他着迷。

    那个羸弱的,走上几步就叫头上充满了细密的薄汗的女人,那脆弱的美丽,仿佛碰一碰就会消散,在酒会的水晶灯光的映照之下皮肤几乎变得透明,纤细羸弱,楚楚动人,美丽得不可思议。

    仿佛是很被人珍惜,易碎的美好。

    白曦突然有点不高兴。

    她也知道上一世原主多少有些自作自受,可是并不代表她不会厌恶怨恨此刻眼前的这两个人。

    如果不是那个男人的引诱,原主也不会沉迷在他构建的虚伪的幸福里。

    至于这个女人……

    白曦觉得这女人绝了。

    自己身子骨儿弱不能和丈夫同床共枕,于是就默许了丈夫在外面和各种女人鬼混,只要他每一晚能回到自己身边睡觉?

    天知道当她闻到丈夫身上每天都不同的女人的香水味儿近在咫尺,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丈夫还信誓旦旦对她是真爱。

    叫白曦说,如果自己嫁给这种丈夫,早就叫这种男人有多远滚多远了好么?

    这年头儿还有“无论我拥有多少女人我也只爱着你”这种傻瓜剧情呢?

    电视剧看傻了吧?

    她倒是觉得这夫妻俩真是绝配了,小小地哼了一声,躲在李璟的身后小声说道,“看起来就不像好人。”这句话顿时就叫李璟很同意了。他倒是不在意那男人在商业上的不择手段,就是觉得这种婚姻期间无论是因为任何原因出轨的行为不是那么大丈夫。

    既然牵着妻子的手一同许下承诺,就应该不离不弃,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应该变心,或者说和其他女人在一块儿纠缠。

    妻子不能同床就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反正李姐夫觉得不舒坦。

    他不喜欢这样的作风,也不觉得这种行为值得提倡。

    要么那男人直接说忍不住和妻子离婚再娶一个能和自己缠绵的女人,要么就守着妻子过清净日子,非要闹成这样多难看啊。

    他对这种风流浪子什么的真的敬谢不敏。

    不过那个带着妻子走过来的男人的确英俊得耀眼就是了。

    李姐夫就在这份英俊之下被比成了对照组,很惨了。

    心灵美什么的……在那个英俊的男人面前不存在的。

    “姐夫姐夫,我觉得你更帅!”白曦就在她姐夫的身后窃窃私语。

    李姐夫瞬间仰头挺胸。

    白蓉走到他的身边听到了,烈焰红唇勾起,挑眉说道,“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英俊可靠的男人。你在我的心里是最好的。”不会点儿甜言蜜语,那还叫狐狸精么?

    狐狸精也是需要专业技术才能上岗的。

    李总的脸已经仰到天上去了。

    他下意识地理了理自己有些褶皱的西装。

    宫泽离得很近,听到这姐妹两个真情实感地觉得李总更帅,微微挑眉,嘴角泛起了一个有些波动的笑意。

    “阿泽。”就在他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夫妻俩已经走到了宫泽的面前,羸弱得气息奄奄,此刻眼角泛起了薄红与水雾的美丽的女人对宫泽露出了一个美好的笑容,轻声说道,“好久不见,姐姐很想念你。”她的话顿时就叫正默默诅咒渣男的白曦惊呆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双妩媚又有几分妖媚的眼睛在他们之间逡巡。

    他们都病弱不堪,又都是很好看的人。

    “你们是一家人么?”白曦突然小声问道。

    不对吧……她记得这女人不姓宫的呀。

    “领养的。和我没有关系。”宫泽侧头对白曦温柔地说道。

    他用这世上最温柔的表情和语气,说着这世上最冷酷的撇清的话。

    只不过是这一句话,顿时就叫女人摇晃了一下身体,美丽的脸上露出苦涩与受伤的表情。

    不过没有人敢管宫氏内部的这一团乱账。

    “所以,没有血缘关系的那种?”见白曦歪头问自己,宫泽挑了挑眉。他发现白曦似乎对眼前这对男女充满了兴趣,招了招手叫她从李璟的身后蹭出来一点,摸了摸她的头发含着几分笑意轻声说道,“只不过是不相干的人。”他虽然看不上眼前的女人,可是李璟想到这对夫妻在商场上也有一席之地,就在一旁对白蓉介绍道,“这位是天宇地产的□□,韩总。这位是韩总的夫人沈太太。”

    他又笑着对□□夫妻说道,“这是我的妻子白蓉。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他没有介绍白曦的意思。

    □□在女人这个问题上一向名声都不怎么样,而且没什么道德感。

    白曦还小,李璟太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憧憬什么样的男人。

    强大英俊神秘又对感情游刃有余带着几分冷酷,女孩子就喜欢这一款的。

    “你好。”沈夫人对白蓉细细弱弱地微笑了起来。

    她笑起来的时候眉宇之间都仿佛笼罩着一股朦胧的哀愁,雾蒙蒙的,叫人觉得有些可怜无助。

    李璟身边的白蓉却妩媚妖娆得如同一团烈火,刺目的美丽能够灼伤一个人的眼睛。

    一个美得如水,一个美得却多了几分妖气,这看起来的确沈夫人更像是一个淑女。

    白蓉莫名地不喜欢这位沈夫人。

    这种感觉很奇怪,明明不过是第一次见面,她和沈夫人从前也没有往来与仇怨,可是看见眼前这对夫妻的时候,她却只觉得恨意顿生。

    如果不是从前谨慎没有谈过恋爱,白蓉都差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从前渣过自己的渣男了。

    “你好。”白蓉没有和沈夫人握手,只是很冷淡地点了点头。

    这是一种很无礼的举动,或许会引来□□的不满,还有之后的很多麻烦,不过白蓉却依旧举动无法忍耐。

    李璟诧异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看妻子,之后仰头看天,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形同默许了妻子的无礼。

    废话……不护着自己老婆,难道还去护着别人的老婆啊?

    □□会不满?

    那不满去呗……又不能弄死他。

    沈夫人美丽病弱的脸微微发白。

    她从小到大,哪怕是和宫泽反目,都没有人敢这样对待她。

    □□正无声又冷淡地站在一旁,一双冰冷藏着几分黑暗的眼睛扫过了美得刺眼的白蓉,正想要说点什么,却见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爪子突然求助一样地扯了扯宫泽银灰色的衣摆,他从未想过宫泽竟然还会站在那里仿佛是默许了一个人触碰自己,微微挑眉顺着看过去,就看见了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年轻娇艳,小小年纪却已经露出了几分风情的妖艳的女孩子。

    她抓着宫泽的衣摆,还摇了摇。

    宫泽侧头,还对那个女孩子笑了一下。

    真是有点儿意思。

    □□感兴趣的目光忍不住流连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

    刚才他就看见她了,不过他没怎么把她放在眼里。

    直到现在,他才真正地把她的面容给认真看清楚。

    她很美,美得却并不端庄,而是妖娆,眉眼之间的那种妩媚风情,也看起来随时随地都在引诱男人。

    可是她的身上却偏偏还带着青涩又懵懂的感觉。

    仿佛是懵懵懂懂地开始展露出自己的那份无法掩盖的美与风情而不自知。

    □□的眼睛微微一动。

    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热。

    他的确最近正在迷这个类型的女孩子。

    不过在宫泽的面前,他显然不大好露出什么,飞快地转移了目光扶住了自己的妻子。他看妻子的目光充满了深刻的感情,宠溺与温柔,怀着深爱,仿佛他的眼里只能看见自己的妻子。

    那是上一世他对原主永远都不会有的感情。白曦眨了眨眼睛,就感到自己的小爪子被一只冰冷的手握紧了。她抬头,就看见宫泽对自己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顿时鼓足了勇气踮起脚尖来小声说道,“不要叫他们欺负我姐姐姐夫呀。”

    她第一次对朋友做出请求。

    女孩子吐气如兰,香香甜甜的呼吸都喷薄在他的耳边。

    宫泽莫名觉得心绪有一瞬间的错漏。

    “有我在。”他不动声色,只是柔和地说道。

    似乎得到他的保证就叫白曦很满足了,她的心一下子就安稳了起来。

    李璟在家里都说过了,宫氏财团很强大很厉害,很少有人会敢冒犯宫氏。

    她捂住了嘴角,心里其实还没有决定拿这夫妻俩怎么办。

    说起来,她不预备走从前的路,也不预备和这对夫妻再有任何瓜葛,只想好好儿守着白蓉夫妻俩做个乖孩子,然后叫他们不为自己操心,幸福地过一辈子。

    至于这对夫妻……如果他们不来招惹自己的话,她也不准备对他们做什么。

    既然沈夫人那么宽容地愿意丈夫身边多几个小妖精还不嫉妒,觉得丈夫的心给自己就好其他随意,那就继续呗。

    往后几十年,她都要看着丈夫宠爱别的女人,并且不止一个。

    谁心里痛苦谁知道。

    至于□□,夜路走多了迟早遇见鬼,又不是每个女人都像原主那样天真好骗自己就死了的。

    看这个夫妻模式白曦都觉得这夫妻俩吃枣药丸。

    两只系统就同时给她点了一个赞。

    白曦若有所思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仿佛这两只系统最近同步的频率很高了啊。

    也不知道是谁影响了谁,真是作孽啊。

    “阿泽,你瘦了很多。”沈夫人这还在努力跟宫泽搭话。白曦看见她不再理睬白蓉,而是把温柔关切的目光都落在宫泽的身上,那副关怀备至的样子,如果白曦不知道她到底是个什么人没准儿都相信了。她目光融融,看着单薄的弟弟轻声问道,“你的身体怎么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的身体成了这样,本应该我来照顾你。”

    宫泽笑容不变地看着她。

    “你想多了。“

    “阿泽……”

    “沈太太,宫氏当初领养你,只不过是为了慈善。你的身体机能太弱,如果在福利院很快就会死掉,所以宫氏才会收养你,出钱给你治病。该享受的一切你都已经享受到,你结婚的时候,我也没有亏待你。不过我希望你能搞清楚。从你结婚并且得到了大笔嫁妆之后,你就和宫氏没有任何关系。宫氏已经解除了和你之间的领养关系,而且你姓沈,不要在我的面前摆出一副家人的样子。”

    秀美又柔和的青年的声音温柔缱绻,仿佛说着最动人的情话。

    “你应该知道,我的家人……现在都在哪里。”

    姓宫的现在都死得差不多了。

    沈夫人陡然苍白了脸色。

    “阿泽,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她紧张地问道。

    似乎过于激动,她歪在了丈夫的怀里几乎不能呼吸。

    她面前的青年却只是柔和地微笑,水晶灯光洒落在他白皙的脸上,氤氲出一份圣洁来。

    “你想多了。”他温和地说道。

    顿了顿,他又把目光落在了正紧张地扶着她低声安慰的□□的身上。

    “我只是恶心你们夫妻而已。”

    他在□□忍耐的目光里挑了挑眉尖儿。

    “道貌岸然装腔作势,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宫氏因你们蒙羞。”

    单薄又病弱的美青年伸出优美的手扣在额头上,一歪,歪在身边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身上。

    “气得心口疼。”他虚弱叹息,比便宜养姐羸弱十倍。

    肩膀一沉哼哼了一声的小姑娘一双妩媚的狐狸眼瞪圆,横眉冷对这两个把宫少气病了的人。

    “坏蛋!”她气愤地控诉。

    沈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