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2.狐狸精(四)

262.狐狸精(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年头儿, 实话大抵都不很叫人爱听。

    宫少就觉得自己也很不爱听。

    他决定提醒一下这小姑娘。

    “那蜂蜜……你喜欢么?”

    喝水别忘挖井人啊, 想一想蜂蜜,难道不能说一两句动听的话么?

    溜须拍马……这回可以有。

    宫少用微笑的秀美面容面对眼前歪头看着自己, 摆出一副很正直肯定没打自己主意嘴脸的小姑娘。

    “喜欢,很好喝的, 谢谢你啊。”白曦急忙说道。

    “喜欢哪一种?”青年靠在了露台的栏杆上,微风吹过他额前的细碎的头发,露出他一点笑吟吟的面容来。他似乎很好奇,又带着几分笑意,白曦看了一眼就觉得这好看得好命了,不过努力想了想就小声说道, “都很喜欢。”其实她真的没吃出来蜂蜜都有什么分别。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桂花蜜, 她就说道,“不过我觉得桂花蜜最香甜可口了。”她还对眼前的青年笑了一下。

    青年微微挑眉, 苍白的脸露出几分诧异。

    “我记得桂花蜜在那些蜂蜜里并不值钱,你不喜欢其他的?”

    “其实好的坏的在我的嘴里一个味儿。”白曦又不是精致长大的,怎么可能尝得出来。

    她对宫少没有企图心, 所以很耿直了。

    “那你为什么觉得桂花蜜最好?”青年饶有兴致地问道。

    白曦抿了抿嘴角,有点儿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想了想才有些为难地说道, “从前我和我姐没有钱, 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嘛, 蜂蜜这种蛮贵的, 我也舍不得叫我姐给我花钱。你知道的, 我姐没有学历,还,还只做正当职业。”有些女孩子喜欢走捷径,因为长得好看,直接就去做一些来钱快的职业了。可是白蓉却咬紧了牙不肯做那些。她想有钱,可是却不想自己为了钱轻贱到把自己变成那样的女孩子。

    所以,白蓉能赚的钱真的很有限。

    原主虽然在感情上很傻很愚蠢,可是对她的姐姐却是心疼的,她什么都不要,懂事得不得了。

    唯一的不懂事,或许就是在她有一天高烧住院,嗓子就跟撕裂了一样疼得不得了,变得软弱娇气,第一次任性地和白蓉说,她想喝蜂蜜水。

    小小的女孩子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她的姐姐抹着眼泪拿住院之后仅有的钱去给她买了一小罐桂花蜜。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真好喝啊。那是我喝过的最好最甜的饮料。”白曦的眼睛里闪动着星光,想到那个时候女孩子第一次任性,然后看着姐姐坐在一旁安静地看着自己,明明她也没有喝过几次蜂蜜水,可是却全都留给了自己的妹妹。

    她们姐妹推让着一人一口地喝光了最后的一点甜甜的蜂蜜水。白曦觉得那是自己最幸福的回忆,是多少钱都换不到的。见对面的青年脸上的笑容变得鲜活了很多,就垂头轻声说道,“我也记得蜂蜜水落进喉咙里的感觉。真的很神奇……嗓子一点都不疼了。”

    干裂剧痛的喉咙,就真的被蜂蜜水滋润了一样,一点都感觉不到那种叫人痛苦的病痛。

    “所以,所以……我觉得你也需要吧。”总是咳嗽,大概是心肺问题?白曦不是医科生所以不知道,不过还是本能地觉得会叫他感到舒服一点。

    “所以你喜欢桂花蜜?现在你们姐妹也有钱了,高档饮品也随便品尝了。”

    “有钱了有有钱的幸福。可是那段过去,我觉得很温暖。不论什么时候,只要有我姐在,我就觉得很幸福很幸福。”

    白曦动了动嘴角,对微笑起来的青年认真地说道,“我听说你是很厉害的人,所以我没准儿多管闲事了。宫少你平时一定都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所以,如果有我冒犯你的地方,请你不要介意。就是,就是……”她扭着自己雪白的手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又觉得自己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这次来酒会就是为了感谢宫少的。她放心了,对宫少笑了笑,转身就拨开帘子想要离开。

    她刚迈出一步,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细微却不断的咳嗽声。

    白曦不由回头,却见青年已经转过身去,一只手撑着露台的栏杆,另一只手轻轻地捂着自己变得嫣红的嘴唇。

    他咳嗽起来,似乎变得虚弱,轻轻地喘息。

    白曦就觉得自己走不出去了。

    总不能见死不救是不是?

    “宫少,你还好吧?”听说这宫少羸弱多病,是英年早逝的命,白曦莫名在心里多了几分怜悯。她见青年侧头对自己露出一个虚弱却安慰的笑容,就越发在心里觉得自己方才腹诽他有点做错了,急忙看了看四周,见露台的一角还有一张小沙发,急忙对宫少说道,“要不我扶你去那里坐会儿吧。”她伸出一只小小的白白的小爪子,青年垂头安静地看了这只小手一会儿,才对白曦露出了一个秀丽柔和的笑容。

    “真是多谢你了。”他把手搭在了白曦的手臂上,虚弱地喘息了两声,将自己修长优雅的身体压在了白曦的肩膀上。

    细碎的发丝近在咫尺,拂过白曦白嫩嫩的小脸儿。

    白曦:……

    白曦差点儿被体弱多病的宫少给压得去见上帝。

    她翻了一个白眼儿,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把这青年给撑到了沙发旁看着他坐下。

    气喘吁吁的小姑娘脸颊微红,眼眶发直,就看着这位抬头对自己感激一笑,明明据说病弱可是这分量一点儿都不轻的好看的青年,终于明白了雷锋叔叔的不容易。

    她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看见宫少的脸色还是不怎么好看,想了想就说道,“要不我给你拿一杯水来吧?或者你应该回家休息?”

    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那青年撑着自己的双手抬眼看着自己面前小裙子凌乱,卷卷的头发有些乱了,艳若桃花美艳无比的女孩子,轻笑了一声,柔和地说道,“我还要再坐一会儿。你不如在陪我说说话?”他从西装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盒子,倒出两片白色的药片抿进了嘴里。

    白曦急忙从露台上走进酒会大厅,问服务生要了一杯纯净水给他。

    她突然跑掉,又捧着一杯水突然跑回来,忙忙碌碌的,头上的头发微微翘起,看起来就很呆了。

    青年看着她把水杯递给自己,沉默了一下,接过水杯喝了一口,笑了。

    “我这是第一次喝别人递给我的水。”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从前都没有人递水给你啊。”白曦就露出一个同情的表情。

    对了,听说这宫少家里都希望他赶紧死掉,那兄弟没啥感情的,的确不会充满爱心地递水给他喝了。

    看来还是个缺乏爱与关心的可怜的有钱人。

    宫少沉默了。

    他脸上的笑容飞快地扭曲了一下,点头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大概……是的吧。”他真的很同情狐狸精这个群体了。话说这姑娘是怎么混进来的?

    赶紧退群吧。

    太傻了。

    白曦歪了歪头,看着对自己柔和微笑的青年,决定给他灌输一点关于爱的心灵鸡汤啥的。

    灵灵八严肃脸:“快住口!”

    白曦:“怎么了?我这不是善良地关心一下么。”

    零零发:“……”它现在真的担心这个世界结束之后,小世界的人格会影响到这宿主的智商。这垃圾狸猫本来就蠢得不能直视,这再被影响一下……它觉得负负得正是不大能够了。叹了一口气,零零发慢吞吞地在灵灵八的光团下又翻了一个身,决定罢工一下,顺便先把自己摘出来:“这个世界是灵灵八主场。”就算是智商没了,可是也和纯洁的零零发大人没有关系。

    零零发:“不过他真帅,有钱有颜还聪明……”

    灵灵八继续:“你们真的很合适。”

    面对这两只系统的叽叽歪歪,白曦当做没听见,不过因为被打了岔,心灵鸡汤都忘一半儿了,默默地听了系统们的建议没有张嘴。

    宫少就安静地转着手里的水杯看着她。

    “那个……”白曦觉得这个青年的目光很古怪,她不安地动了动自己脚下的小高跟鞋,试探地去看了看酒会的大厅。夜凉如水的,晚风虽然柔和,可是吹在身上还真的有点冷。她穿着一件小裙子站在露台上不大一会儿就觉得冷了。正沉默着用探究的目光看着这个呆呆的女孩子的青年察觉到了什么,缓缓起身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白曦只觉得肩膀一重,还带着一点药香的男人的西装就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其实它一点都不暖和。

    从青年的身上脱下来,可是却没有一点人体的热乎气儿。

    白曦被西装上的凉意刺激得一抖。

    “还冷么?”宫少绅士地问道。

    白曦如无语地看着这病恹恹,笑容苍白却非要逞英雄把外套拿给自己的青年。

    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站在那里,衬衫的纽扣一直扣到了脖子上,看起来全副武装的样子。她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急忙挣扎了一下,把外套拿下来递给他说道,“我不用的。”

    “你在可怜我?”青年挑眉问道。

    “不是啊。不过我不要披男人的外套。不然被酒会上的人看到一定会觉得我俩有一腿。”白曦哼哼着把外套塞回这俊美的青年的怀里小声儿抱怨说道,“我姐结婚那天你坐在我身边应该也听到了吧?她们都说我和我姐是狐狸精!如果我大咧咧地披着男人的外套在外面走,她们一定就更要说我了。”那还不坐实了她能勾搭人,喜欢和男人玩儿感情游戏的流言蜚语啊。

    “狐狸精不好么?”不知为什么,青年突然心里有些不悦。

    狐狸精……

    这是这世上多么可爱的一个群体!

    “我没做过的事,就是不想被人拿住把柄莫须有。”白曦气哼哼地说道,“而且狐狸精有什么好的!我跟你讲!”她一张妩媚多情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苦大仇深来,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是什么戳中了自己的小心灵抱怨说道,“狐狸精们都可爱嫉妒了!看见谁比它们美貌,那就玩儿命欺负人家。从前我听说还会进谗言,就比如说看见谁的尾……头发长得好看,它就去使坏,叫人家变成秃子了!”

    她还看着青年问道,“你说是不是很坏!”

    “……嗯。”宫少觉得这真的很正常。

    如果是他的话,不仅叫人变成秃子,还得继续使坏,叫竟然比自己的头发还好看的家伙以后都长不出比自己好看的头发。要么就……直接霸占比自己头发好看的主人,圈到自己的地里来。

    他理解地对白曦微笑,“你说得很对。”

    白曦仰头对他笑了。

    “所以……”她把外套又往他怀里塞了塞。

    这一次青年没有异议,带着几分和气的笑容重新穿上了西装,他对她微笑说道,“你可以出去了。”

    “那你一个人不会有事么?”白曦关切地问道。

    “你真是个好人。”宫少笑了起来。

    见他似乎吃了药好多了,白曦这才放心。这露台真的很冷的,白曦转身就走进了酒会里,只是她才冲着她姐的方向走了两步,却看见白蓉一转头,美艳的脸上的笑容似乎僵硬了,震惊地看向她的身后。白曦正茫然的时候,就听见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她一转头就看见秀美羸弱的青年走出了露台,简直跟自己前后脚儿的样子。他走到白曦的身边,一只手压在她消瘦的肩膀上。

    “白小姐,谢谢你照顾我服药。”

    酒会上的声音突然停滞了一下,无论是男是女的目光都落在白曦的身上。

    白曦觉得自己的脑门上大大地扣了三个字。

    狐狸精!

    “那个……”

    “你的善良和诚意得到了我的友谊。”青年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微笑。

    白曦顿时松了一口气,觉得狐狸精三个字大概可以抹掉了。

    “我是宫泽,日后请多多指教。”单薄的青年对她伸出了手。

    白曦下意识地握了握他的指尖儿,只觉得入手冰冷,只来得及回应说,“我是白曦。请,请多多指教。”她觉得这衣香鬓影的酒会都一下子玄幻了起来,那些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叫她觉得怪怪的。只不过宫泽就算是什么所谓的宫氏财团的掌控者,不过叫白曦觉得,就算是高高在上,也是也需要朋友的吧。

    她看得出宫泽眼里对自己的善意,也觉得这个人公然表示自己是他的朋友很有诚意了。

    他还介绍了自己的名字给她。

    “我们是朋友了么?”青年勾起了嫣红的薄唇笑着问道。

    “是了呀。”白曦点了点头。

    “所以……你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日后听到关于任何你的流言蜚语。”

    宫泽笑吟吟的目光面对白曦在说话,可是白曦却觉得似乎有人在酒会的各处不安地在动。

    她突然张大了眼睛。

    因为……她抱怨了,说不喜欢听到别人非议自己,所以他才会说这句话么?

    白曦觉得自己的心里暖暖的。

    “宫泽,谢谢你。”她压低了声音小小声地说道。

    妩媚得有些妖艳的女孩子,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我不是好女人”的气场,可是偏偏呆呆笨笨的,明明看起来很精明,可是其实一定很好骗。

    宫泽露出了一点细微的笑意,他的脸苍白得仿佛并不能常年见到日光,冰冷中透着几分冷硬。可是却因为秀美羸弱,又叫这种冰冷软化柔和了几分。微微俯身,伸手轻轻地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看见她的头发凌乱了起来,他就笑了。

    “怎么回事?”白蓉见不远处宫泽正看着白曦微笑,急忙拉着李璟问道。

    李姐夫都惊呆了好么?

    “没,没事儿,划地盘儿呢。”

    “说人话!”

    “就是把咱们小曦给划他地盘里去了。以后小曦归他管。”这其实是一件好事,见白蓉有些忧虑,李璟急忙劝说说道,“宫少为人还是信得过的,他朋友不多,不过对朋友一向都很尽心,从来都不会背叛抛弃自己的朋友。你不是总是怕那些小姐太太的看不起小曦被人欺负么?有宫少这一句话,没有人敢对小曦说半个不字。”他觉得这件事挺好的,有人不卖他的面子,可是没人敢不卖宫泽的面子。

    “你说他是不是对咱们小曦……”白蓉紧张起来。

    白曦那么好看,又年轻,动心了,逗弄两下也不奇怪。

    不是结婚的那种动心,而是男人对女人起了兴趣,就想要霸占一下……

    “怎么可能。听说他身体不好,为了不要发病不能动情,也不能情绪激烈,为了他自己的命也不会去喜欢女人。而且都说……”

    李璟介于不好在外面讲宫泽的坏话,不吭声了。

    据说宫泽的身体很坏了,能不能那个什么……都两说了。

    他只是感慨地看了看正被宫泽微笑着摸着小脑袋的自家小妻妹。

    这真的是……

    宫少竟然是个颜控。

    他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宫少都没正眼看过他几回呢,更别提摸头杀了。

    这,这负心的看脸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