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1.狐狸精(三)

261.狐狸精(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那位宫少, 白曦也很感兴趣,也不回房间了,哼哼唧唧就在一旁绕圈子, 耳朵高高地竖起来。

    “你说他啊?”

    李璟就挠了挠头发, 有些为难。

    “宫氏财团你听说过没有?”见白蓉的眼睛顿时亮了, 显然是听说过的, 李璟就继续说道, “他是宫氏总裁, 这几年……很显赫。”见白蓉虽然明白,可是白曦一向都不大钻研这种有钱人的学问的, 李姐夫就很好心地说道, “宫氏财团的规模很大, 比咱们家强出……”他数了数, 觉得数不出来,就讷讷地说道,“反正比我们有钱出很多很多。”

    李家就已经是豪门了, 可是白曦听他的意思是,宫氏更有钱。

    “有权有势,跺一跺脚商场都要地震的那种。”见白家姐妹都看着自己,李璟咳嗽了一声。

    “不过这位宫少从小儿体弱多病,他吧……都说活不过三十岁,所以宫家当初有很多旁系的子弟就……”因为主家有了这样的继承人的问题, 特别是宫家只有这么一个继承人, 那么旁系的子弟蠢蠢欲动就是太好理解的了。李璟想到那几年宫氏的刀光剑影就不寒而栗, 有些纠结地轻声说道,“他从小到大,大家都等着他赶紧死。只是没想到你看看他病得也不轻,就,就是不肯死,还,还……”

    “宫家旁系死了不少人了吧?”白蓉突然哼笑了一声。

    李姐夫觉得自己老婆真的很聪明了。

    “你还真说着了。宫家那段时间接二连三地死人,最后有人一查,原来都是彼此互相陷害,不过我就觉得宫少大概也不怎么无辜。”

    因为这位宫少要死了,那些野心勃勃的旁支就开始互相厮杀,最后血流成河,到了最后,宫家现在就剩下了一些被当初的接二连三的死亡给吓破了胆的旁支,剩下的不是去死去死,就是已经锒铛入狱。宫少清清白白,如同一朵纯洁的白莲花儿一样儿盛开在宫氏财团之中。

    更叫人郁闷的是,这位宫少看着温柔和气,可是手段却狠辣得很,短短时间宫氏财团就成了他的一言堂。

    他身体不好,所以不大上班,不过也没有人敢小看他了。

    都觉得他叫人瘆得慌。

    更何况宫氏财团势大,他又是这么一个叫人背心儿发凉的存在,说一句不好听的,得罪他的都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谁还敢得罪他呢?

    商场上最需要谨慎小心说话的对象就是这位笑得温柔秀美的宫少了。

    偏偏看起来还像是个好人……

    白曦就听得很可怜了。

    “怪不得他说没人对他好,原来都希望他死。那些人真是太坏了,死有余辜。”她攥着小拳头愤愤地说道。

    姐夫大人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个为宫少还打抱不平的小妻妹。

    很久之后他小声说道,“小曦说得很有道理。”他不明白妻子怎么想到了宫少,只是一愣之后急忙对白曦问道,“你没得罪他吧?”

    他很担心白曦年少懵懂得罪了这位心眼儿不大的宫少,这宫少的眼里可没有男女之分。当初宫家的旁系也是有女孩子的,只要得罪了他,同样没啥好下场。虽然李璟觉得白曦不是一个爱闯祸的孩子,可是宫少的心简直就是海底针,谁知道他心眼儿小嫉恨什么啊?

    “没有,他还对我笑呢。”白曦老实地说道。

    “他对谁都笑……”李璟无语地说道。

    笑着笑着就有的没有然后了。

    “我就是听见他咳嗽了,给他拍了拍背,他是什么病啊?”

    “谁知道呢,总是从小儿七灾八难的总是进医院。”

    白蓉迟疑了一下,想到那位宫少秀美的脸,迟疑地看了白曦一眼。

    她本觉得这位宫少是个青年才俊,还似乎很有钱对白曦很温和,如果可以,不如以后试着去发展发展。

    可是听说这青年身体不好,活不过三十岁,她就有些不乐意了。

    “他的身子骨儿这样坏?”

    “其实也不知道……那时候都说他活不过三十岁,熬日子而已。可是他现在都三十二了,虽然看着病恹恹的,可是精神还不错。早知道他能扛得住,当初宫家的旁系也不会跳出来想要和他争权啊。”这就是宫家那些旁系的倒霉之处了。

    如果继承人健康强壮,那么谁吃饱了撑的跳出来去跟人争抢宫氏的继承权呢?可是就因为继承人据说死得早,所以才会有之后一连串的事发生。

    李璟就很唏嘘了。

    活着不好么?

    为什么要跳出来作死呢?

    “你说的也有道理。”白蓉就对宫少彻底没有兴趣了。

    她看着自己美丽年轻的妹妹,眼底多了几分慈爱。

    她已经嫁到了好人家,唯一的心事就只有自己的妹妹白曦了。

    白曦生得好看,说起来虽然年轻青涩,可就是正因为这样青涩却又妩媚的美丽才更叫人心动。白蓉一直都觉得妹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子,这样美丽的女孩子,不应该得到一个男人全部的疼爱,捧在掌心么?好不容易生出的美貌就不应该被辜负,白蓉一点都不希望妹妹嫁给一个普通人。

    或许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好,可是白蓉已经穷怕了,也不想叫妹妹再过从前那些苦过的日子。

    她就希望妹妹做有钱人家的妻子,然后美满地过一辈子,再也不要为了钱发愁了。

    想到曾经姐妹两个捏着最后的一块钱去买吃的,还要纠结一下是要买两个包子还是三个馒头,最后默默地算了一下,发现还是馒头更划算放弃了包子时妹妹就算馋得不得了却依旧不会去看包子笼的样子,白蓉就觉得很痛苦。那段时间的经历叫她就算现在想到也无法承受。最艰难的那段岁月,她带着妹妹啃馒头,看着妹妹缺少油水的小脸儿瘦瘦的,看着她很懂事地说“包子不好吃”的时候,就发过誓。

    她再也不会带着妹妹过没有钱的生活。

    狭小的不能遮风挡雨的铁皮房,她们也住够了。

    “不过宫少能来参加婚礼,倒是意外之喜。”李璟轻声说道。

    “大概是看你们集团的面子吧。”白蓉漫不经心地说道。

    李璟虽然只不过是个不大管事的副总裁,不过到底也是他所在的集团的高层,想必是有些面子的。

    “大概是吧。”李璟见白蓉累了,也不再多说什么,劝她去休息。

    白曦也一溜烟儿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很大很大,自备卧房客厅,就像是一个完整的套房,白曦一进去就觉得眼花缭乱的。

    白蓉真是可劲儿地给白曦的房间布置得又好看又舒服。

    她拖着自己酸酸的小腿去洗了澡,之后就往宣宣软软的床上一滚,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舒服得不得了,一侧头就能看到很大的落地窗外绿色的枝条舒展,哼哼着说道,“怪不得大家都拼命赚钱,原来有钱了就能过这么舒服的日子呀。”她美滋滋地打滚儿,觉得她姐真的是很给力了,一转眼就叫她直接过上了好日子。举起手里的那张卡看了一会儿,到底也累得不得了,就算天还没黑,白曦还是很快睡了过去。

    她一觉睡到天亮,爬起来的时候外面正好儿是清晨。

    就算是没有结婚,可是白曦也感到结婚的可怕了,她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才走下楼去吃饭。

    白蓉和李璟早就起来了,正看着自家小妹一头微卷的长发散乱在肩膀上,摇摇晃晃地往下走。

    见她似乎还没回神儿呢,白蓉就忍不住笑了笑,给白曦推了推早餐叫她吃饭,带着一点小娇嗔对丈夫说道,“看你的大场面把小曦给累的。”这都能怪他。李姐夫憨憨地笑了,急忙给妻子倒了一杯豆浆将功赎罪。

    这简直就是公然虐狗,白曦看着都觉得饭要吃不下去了,哼哼了两声,挤出了一个鄙夷的表情,又端着早餐微微避开了这两个新婚忍不住各种秀恩爱的家伙。

    一家人正亲亲热热地吃饭呢,白曦就看见外头有人进来了。

    “先生……”一个佣人抬着两个巨大的箱子走进来,诧异地看着李璟。

    “怎么了?”

    “外头来了人,说是宫家的人,还送来了这些东西。”这佣人把箱子放在了李璟的不远处,打开了,露出里面很多的漂亮的瓶瓶罐罐。白曦探头就看见那里面都是颜色深浅不同的粘稠的糖浆。似乎是蜂蜜的样子。

    她呆了呆,不由蹲在地上看了看,就看见一个一个很精致漂亮的瓶子上贴着标签,都是蜂蜜的种类。其中有一些就很眼熟了,什么枣花蜜桂花蜜啥的,可是另一些却是各种外国文字,白曦迟疑了。

    “宫家的人?叫他们进来。”李璟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人已经走了,不过他说替宫少给曦小姐带个话儿,叫她都尝尝这些蜂蜜哪种好吃。”佣人很纠结地说道。

    这突然送来好多蜂蜜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呢?

    佣人不知道,李璟就更不知道了。

    只有白蓉想到了婚礼的时候,白曦和宫少说的那几句话。

    她的眼角微微一跳,露出几分凝重。

    这宫少……别是看上她家小曦了吧?

    她家小曦这样好看,漂亮艳丽,就算是在美人里也是拔尖儿的,更何况天真可爱,怎么可能会有男人不喜欢呢?

    被人偷偷爱慕追求一下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不过这位宫少虽然很好看很有钱……他的身体可不怎么好……

    “这原来都是送给我的么?”白曦顿时感动了,她就是随口一说,真是没有想到宫少还记得自己的话,竟然还知道送给自己一份。她倒是觉得这件事很好理解的,大概就是巨有钱的宫少一句话就说想要吃点蜂蜜,那那些属下还不天南海北地玩儿命给他张罗啊?

    这么多的蜂蜜堆在面前一个人也吃不完,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吃友”希望一块儿分享,这多么正常。白曦不由摸着箱子里散发着甜甜味道的小瓶子们喃喃地说道,“真的要好好儿谢谢他。”

    佣人欲言又止。

    “又怎么了?”李璟皱眉问道。

    他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又说不出来。

    “宫家的那个人走以前说了,如果曦小姐说要感谢宫少,那宫少还有一句话带给她。”

    “是什么话?”白蓉紧张地问道。

    如果是情诗告白什么的,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佣人的脸扭曲了。

    “为,为人民服务……”这宫少简直有毒……

    李璟和白蓉目瞪口呆。

    “为,为什么?”

    “为人民服务。”佣人把头垂下了,坚决不去看自家先生太太那两张扭曲的脸。

    “活雷锋啊!”白曦更加感动了。

    零零发简直绝望了:“她的智商呢?”

    灵灵八冷静地:“你忘了。这个世界的原主智商也就这样儿了。”不是脑子不好使,上辈子也干不出那些蠢事来。就算再机灵的姑娘一旦融入到这个身体和世界里,智商也是被影响的。因此灵灵八并没有觉得什么,倒是零零发已经习惯了被垃圾系统坐在光团底下,很悠闲地在地上摊平成一个更舒服的表情若有所思地想了想:“我倒是觉得……这才是狸猫真正智商。”

    灵灵八飞快埋头,运笔如飞。

    零零发警惕了:“你在做什么?!”

    灵灵八忙得不抬头:“你的观察报告。污蔑宿主,罪加一等。”

    零零发沉默了。

    很久之后,它艰难地表示:“我这叫恨铁不成钢。”再之后,它默默道歉:“再,再也不敢了。”

    灵灵八严肃收笔,光团威严:“我会盯着你的!”

    零零发就万分迫切地也希望赶紧回到空间里去了。

    看它靠山来了的!

    它默默地在心里含恨,就看着白曦已经美滋滋地蹲在地上数瓶子了。说起来,长了一张狐狸精风情万种的脸,做这么天真无邪一二三数数儿的举动,真的是很暴殄天物了。

    大概真正的狐狸精们也想不到这世上有这么一害群之马不想去祸国殃民,就整天为了一点儿吃的就美滋滋地能把自己给卖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狐狸精中的败类吧。深深地感慨了一下,两只系统同时陷入了沉默,都不吭声了。

    白曦也不在意,挑了两瓶儿还要送给李璟和白蓉。

    “我不爱喝这东西,你自己喝吧。”白蓉嘴角抽搐地看着捧着蜂蜜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妹妹。

    她这么好看的妹妹,不是应该美人如玉,端着一杯红酒撩拨世人么?

    蜂蜜是什么鬼。

    “我觉得一定都可好喝了。”白曦还露出幸福的表情。

    她还拿雪白的小脸儿在瓶子上蹭了蹭。

    白蓉露出一副不能直视的表情,侧头摆了摆手叫她把蜂蜜给拿去自己的房间。见他们都不要,白曦就美滋滋地抱着蜂蜜上了楼。她一上楼白蓉就露出几分担忧,只是这种担忧却说不出口,因为人家宫少也没说什么,不就是为人民服务了一下么?

    她强压着心里的忧虑,还是叫李璟留意外面的酒会,当知道那位宫少要去参加一个大集团的周年庆,她就也带着白曦一块儿参加了这个酒会。

    她希望妹妹和宫少当面道谢,然后再看看这位宫少的态度。

    如果不过是觉得白曦一个小姑娘很有趣也就算了,如果还藏着别的心事,白蓉就不能同意了。

    白家姐妹花最近在交际圈正红。

    一无所有的美貌女人带着妹妹嫁入豪门,这太励志了,也太叫人嫉妒了。

    李璟虽然不是很帅气,可是也不是没有人想要嫁给他的。

    一下子却被个空有美貌的女人给截了胡。

    这样两个千娇百媚的美人一块儿出场,顿时就吸引了酒会上很多人的眼球。

    李璟觉得自己非常幸福,挽着妻子,带着小妻妹,那脸上都恨不能放光了。

    他努力不想炫耀自家妻子,可是却一副憋不住想要天天炫耀,这种类型简称暴发户。

    大家都被这李总没见过世面的暴发户形象给惊呆了。

    是没见过美女还是怎么地?怎么就嘚瑟到这个份儿上?就跟除了他媳妇就没有美女了似的。

    “我的天哪。”哪怕李姐夫受到了很多人的鄙夷,不过他的身份在那儿呢,酒会上大家都口含一口血看着他臭显摆,还得微笑围在他的身边表示一下他太太真的确实是大美女。白曦都被那些虚头巴脑的给憋死了,偷偷儿从人堆儿里钻出来,就走到了一个露台上。她鬼鬼祟祟地把露台上的窗帘给拉了拉,把自己的小身子躲在窗帘里不叫人看见,正忙忙碌碌,就听见露台上传来一声轻笑。

    白曦一转头,惊呆了。

    单薄又秀美的青年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在月色的映照之下,清隽优雅,美好得不可思议。

    她一双小爪子还抓着帘子,呆呆地看着他。

    “宫,宫少……”

    “里面气闷,我身体撑不住。”青年垂头咳嗽了两声,抬手,微冷的指尖儿碰了碰白曦雪白艳丽的小脸。

    “你看见我来了这里?”他笑眯眯地问道。

    只是他一双暗色的眼睛里泛起了细微的寒意和危险。

    这种假装邂逅的手段,他真的是见得太多了。

    “不是啊。露台这么多,这个有人了,我非要和你抢什么,换一个空的多好,还不挤。”白曦敏锐地发觉了这份警惕与排斥,眨了眨眼睛诚实地说道,“不过我很高兴看到宫少你呢。我刚才还在找你。”

    “找我?”青年不动声色地问道。

    他的眼前,艳丽夺目的女孩子突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感激的笑容。

    “我要谢谢你送我这么多的蜂蜜。宫少,我要当面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做人要有来有往。

    他送她一张好人卡,现在,她还给他!

    顺便,她真是服了这些有钱人的疑心病了。

    他们是不是觉得每一个和他们邂逅的女人都是007,到处监控追着他们跑?

    迎着她那双幸福得眼睛里只看得见蜂蜜完全没有自己的漂亮的大眼睛,宫少沉默了。

    其实……他比较喜欢听奉承话的。

    他秀致的脸上满满露出一个温柔缱绻的笑容。

    “你真是诚实得可爱。”

    白送这破孩子那么多蜂蜜了。

    好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