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60.狐狸精(二)

260.狐狸精(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青年轻轻地笑了起来。

    “你真是个善良的姑娘。”

    他的目光有些奇异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件崭新的名牌小裙子, 长得……很妖艳的年少的女孩子。

    “谢谢你,我还从来没有被人帮助过。”他柔声说道。

    白曦就第一次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秀美又羸弱, 这个青年很单薄,也没有一般男人这个年纪的强壮厚重, 他的脸色是病态的苍白,可是一双薄唇却奇异地嫣红无比, 触目惊心的好看。

    听到这人这么惨,白曦不由露出几分同情。

    “……没有人帮你拍过背啊?”

    “没有。”青年温和地说道。

    他的身上带着一点奇异的又有些好闻的药香的味道。

    白曦眨了眨眼睛, 又急忙给这个可怜的小青年拍了拍,顺便还同情地看着他。

    身后的太太小姐们都沉默了。

    零零发:“……我就说这狸猫智商不行。”

    灵灵八却坐在它的身上垂了垂自己的光团若有所思地问:“那你觉得他帅么?”

    零零发下意识地表示:“帅呆了好么!?”它突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也说不出是什么地方怪怪的, 可是灵灵八已经不吭声了。

    对于这个竟然敢端坐在尊贵的零零发老爷身上的垃圾系统, 零零发已经出离地愤怒了。它现在也非常需要赶紧回一趟空间,顺便把自己的靠山找来,把这灵灵八给剁了。心里正默默地记仇,它就听到灵灵八很严肃地说:“你说的对,他真的挺帅。”

    零零发呆头呆脑,又觉得有点得意。

    难得这垃圾灵灵八会认同自己的呢。

    “那个什么, 常常咳嗽对嗓子不好的呀, 你平时多吃点清咳润肺的东西,不要总是吃药,听说是药三分毒, 我听说食补最好了, 现在还很火呢, 你不如多吃一点这样的东西,慢慢儿调理就好了。”白曦觉得这青年可怜,这穿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可是青年单薄得几乎连西装都撑不起来,看起来羸弱得叫人怜惜。她拍打青年后背的时候发现他就不咳嗽了,顿时就更加卖力了。

    一边卖力,一边她就去关切地看婚礼台上。

    好的。

    她姐和姐夫的婚礼仪式快结束了,到时候她就鸣金收兵。

    给人拍背可累死她了。

    “你是李总的亲戚?”青年含着几分笑意,看着眼巴巴地看着台上,一双微微上挑有些妩媚的眼睛雾蒙蒙的小姑娘。

    她呆呆地转头。

    明明是狐狸精的长相,可是看着似乎……有点儿呆。

    这年头儿,傻狐狸可都是给人扒皮的命。

    “我姐姐姐夫。”白曦就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觉得满意得很,因为身后没有人在下面骂她们姐妹是狐狸精了。她努力瞪起自己一双妩媚的狐狸眼,看起来精明美艳,可是一张嘴就更天真单纯了,显然是被自己的姐姐养得很好。她就歪头问道,“你是我姐夫的朋友么?”这句话多傻啊,不是李总的朋友,难道还是狐狸精白蓉的朋友么?如果和李璟没有什么关系,鬼才会在这里参加婚礼。

    她呆呆的,就跟一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狐狸似的。

    虽然成了精,可是依旧抱着自己的胖尾巴傻乎乎的。

    秀美的青年一双微微狭长的眼弯了起来,笑了。

    整个婚礼现场,除了卖力地在台上表演的那一对新人,都没有人敢吭声了。不过这婚礼很快,白蓉和李璟很快就交换了结婚戒指。然后风情万种,这回是真修成了的狐狸精得意洋洋地挽着自己的丈夫走下来对每一位来宾致谢。

    走到了白曦的面前的时候,白蓉的眼里露出了几分温柔来,她伸开手臂微微俯身抱了抱自己呆呆的又很懂事的妹妹,侧头亲了亲她白嫩嫩的小脸儿轻声说道,“小曦,以后姐叫你过好日子。”

    “跟姐在一块儿,每天都是好日子的。”白曦孩子气地说道。

    不过那一双狐狸眼潋滟多情,这话就特别像是甜言蜜语了。

    白蓉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觉得这妹妹单纯又可爱,不叫自己护着以后可怎么办呢?

    从小儿,白蓉就把自己安居在长姐如母的角色上,她们从爸妈那里逃出来,一路过得很艰难,吃了很多的苦,可就算吃多少苦,白蓉也努力叫妹妹不要经历外面的不好的事。

    她把一切都承担在身上,并且并不觉得妹妹对自己来说是沉重的负担。其实如果不是为了白曦,她可以有更好的人生。她可以继续上学,可以养活自己,可以成为真正的精英,而不是如今被人笑话除了美貌什么都没有的狐狸精。

    可是白蓉看着天真单纯的妹妹觉得都是值得的。

    “宫少……”李璟被这姐妹俩的感情给感动得热泪盈眶了,正垂头拿手帕擦眼角,就看见白曦身边坐着的青年,不由露出几分受宠若惊来,上前微微俯身说道,“没有想到宫少会给我这么面子亲自过来。我真的很荣幸。”

    他伸手,那个单薄的青年柔和地微笑,却看起来没有动一下胳膊的意思,不过他的目光扫过白曦正侧头看过来,就继续微笑,慢慢伸出微冷的手和李璟握了握,温和地说道,“恭喜李总。”

    李璟惊呆了。

    这还是那位传说中那位笑脸迎人却永远都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宫少么?

    “谢谢,谢谢。多谢宫少。”李璟很满足了。

    他一张大众脸,却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宫少真是难得对人这么善良给面子啊。

    早前听说有人想要和宫少握手,这位温柔病弱的青年就温柔地对那人微笑微笑,然后……就没啥然后了。

    握手什么的都是浮云。

    不过如果不主动表示要跟宫少握手,又仿佛看不起他,都叫人愁死了。

    因此,大家就习惯了主动和宫少握手,宫少愿不愿意就随缘。

    “李总的眼光很好。”这位宫少似乎坐得久了,脸色愈发苍白,和李璟随意地说了两句话就缓缓起身说道,“这场婚礼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谢谢你李总,叫我难得……”

    他笑了笑没有继续说下去,站起来之后白曦才发现这个青年很高挑,看起来羸弱修长的身材,眉眼秀美温和,声音也温温柔柔的,还侧头礼貌地对白曦又说了一次谢谢。白曦觉得这人很不错了,就对他说道,“宫……少,你回家千万别忘了多喝一点儿水……水里放一点蜂蜜,可好喝了。”

    她从小儿物资匮乏,觉得蜂蜜水就好喝得不得了,还认认真真地给别人安利。

    李璟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小妻妹。

    婚礼现场在青年微笑之中更加沉默了。

    “好。”突然青年柔和地答应了一声。

    “什么蜂蜜都可以么?”他还饶有兴致地问道。

    白曦想了想。

    “其实我觉得桂花蜜最好喝了。”她耿直地说道。

    李璟慢慢地张大了自己的嘴巴。

    “你喜欢桂花蜜?”青年挑眉问道。

    “最喜欢了。”穿着一件很漂亮的小裙子,勾勒出年少女孩子青春又有些窈窕的腰肢,白曦仰头露出笑容,那笑容明艳夺目,艳丽得叫人窒息。这小狐狸精可真是够有手腕儿的,这一转眼就搭上了宫少,不愧是狐狸精她妹。下面有人在心里默默腹诽,可是看着青年难得竟然会愿意和一个女孩子这样认真地说话,却没有人敢说点儿什么。就听见这青年低头咳嗽了一声,笑了笑,微微对李璟示意,这才走了。

    白曦远远地看着他走到会场外,上了一辆很长的豪华的私家车,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

    “宫少是谁啊?”

    直到这青年走了,她才想起来得问这么一句。

    李姐夫默默地看了这傻人有傻福,看起来精明美貌,可是一个照面儿只怕就已经被宫少给打出原形了的小姑娘,吭哧了一下,没有说话,含含糊糊地说道,“回家再说,咱们继续吧。”

    他们继续感谢着到场的宾客,李璟很顺手就捞着自家小妻妹走在自己的身后,在和每一个到场的宾客道谢的时候,总是会把她们给推出来,认真地,仿佛是宣告一样表示,“这是我的妻子白蓉。这个小姑娘是我的妹妹白曦。”

    他认真地把妻子和小妹妹介绍给每一个交际场上的人。

    很正式地在宣告她们的身份。

    白曦不可能自己的姐姐姐夫的婚礼现场捣乱,装出一副淑女的样子来,一点儿都没有方才气死那些太太小姐的刁钻轻狂样子。

    因为李璟在场,他也很认真显然很重视这对姐妹,李家在商场也有几分威望,因此,大家对白蓉姐妹都客客气气的,没有当面排斥嘲笑。

    这一整天就把白曦给累的……

    她脸都要笑僵硬了,不过她觉得自己对谁笑,如果是女人,就总是对她露出嫉妒不喜,如果是男人……就总是有女人在一旁警惕地看自己。

    就跟她真是狐狸精的。

    真是够了!

    这,这年头儿,就算是狐狸精也要挑人的好么?

    真以为自家那都四十多岁儿子都跟自己一边儿大的老男人能得到狐狸精的青睐啊?

    狐狸精都喜欢没主儿的,帅气的,可靠的好么?

    “姐,幸亏你一辈子就这么一场婚礼,要不然我肯定要累死了。”白曦回到家里,顿时就摊成了一张狐狸皮在沙发上。她哼哼着抱着一颗软软的抱枕在沙发上打滚儿,就看见自家妩媚妖娆的大姐正脱了一双高高的高跟鞋,一双优美的大长腿搭在沙发上,她姐夫正卖力地给捏来捏去,殷勤得很呢。

    看见白蓉眉目生春靠在一旁,白曦好嫉妒了。不过李姐夫就很警觉了,一边更加卖力地给妻子捏着酸涩的小腿,一边急忙对白曦说道,“没事儿,你放心,啊!你姐这辈子也真就这么一场婚礼了。”

    白曦捂着嘴咯咯地笑了。

    她早就和白蓉搬来李家的别墅了。

    这别墅很大很豪华,就算是一个小房间也是从前她和白蓉住的房子的两倍大,她觉得一下子进入了天堂一样。

    “蓉蓉,你说呢?”李姐夫好紧张地问道。

    “我也觉得婚礼累人,算了,便宜你了。”白蓉慢条斯理地哼了一声。

    李姐夫顿时放心了,美滋滋地继续给白蓉捏小腿。

    “对了小曦。”白蓉正翻看一些杂志,见白曦看过来,笑了一下才把杂志递给白曦。白曦就看见这似乎是一份很厚的旅游杂志,大多都是世界各地的美景。

    她正觉得这些图片都很好看,就听见白蓉轻声问道,“我和你姐夫准备去度蜜月,你觉得哪里好?”白蓉迟疑了一下,摸着自己光洁尖尖的下颚若有所思地说道,“你们小孩子都喜欢去什么地方?去欧洲?还是去澳洲?”

    “为什么问我?”白曦茫然地问道,顿了顿,她突然诧异地反手指了指自己,“我也去?!”

    “对啊。”白蓉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她姐竟然还点头……

    白曦就很无力了,本来婚礼就累得够呛,一回家竟然还有这样叫人心累的事儿。

    “姐,这是你和姐夫的蜜月旅行,你不觉得三个人有点儿挤么?”叫她去做什么啊?当电灯泡啊?白曦算是服了她姐的异想天开了。

    不过更该佩服的是她姐夫的异想天开,就见她姐夫已经震惊地看着她,不是非常英俊其实也很端正清秀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可怜来,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曦央求道,“小曦,你得带上我。就,就叫姐夫给你们提包包也是好的。”他太可怜了,需要同情一下,白曦就觉得自己才需要同情。

    “我是说你们两个去,没说不让你去,姐夫,你忘了?这是你们的蜜月。”

    “可是你还没有出国玩儿过呢。”白蓉皱眉说道。

    “以后有的是机会,反正姐夫有钱。”白曦已经开始习惯抱她姐夫的金大腿了。

    “其实你去也挺好的。”李姐夫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笑着看了白蓉一眼温和地说道,“国外虽然并不一定比国内好,可是出门就当长见识了。你这不是正放假呢么,不如跟咱们一块儿出门散散心,多玩一玩儿照些相片回来,回头给你的小朋友们带一些礼物,一来二去的,你和同学们的关系也会更好。”他扶着白蓉坐在沙发里,脸上带着笑容,见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眨了眨眼睛。

    “而且你姐说你的英语很好,不如出去和外国人多说一说,锻炼一下自己。”

    “我不想当电灯泡。”

    “这叫什么电灯泡,这叫家庭游,全家出动出去玩儿啊。”李璟笑眯眯地说道。

    他也知道白蓉和白曦从前的生活条件不好,别说国外,白曦最长的一段奔波,或许就是跟着白蓉从老家跑到这个城市。

    年轻轻的小姑娘,是要多见见世面,以后遇到什么才会不怯场。

    “你一个人在家我们也不放心。”白蓉见白曦迟疑起来,急忙说道。

    “那我再想想。”白曦心里生出几分陌生的雀跃,开心得不得了,又忍不住有些小害臊。

    她红着脸站起来,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有些不好意思,踢踢踏踏地就要跑回房间去。

    “等一下小曦。”李璟突然对她招了招手,见白曦一脸疑惑地走过来,就笑着把一张漂亮精致的卡片放进她的裙子的小口袋里,温和地说道,“你今天叫我姐夫了,这是改口费。”

    他看见白曦捏着那张小卡片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笑着看了白蓉一眼说道,“我和你姐都觉得你以后是大姑娘了,手里应该有自己的卡。别不舍得,使劲儿花。以后多买买衣服看看电影喝喝咖啡,请同学吃吃饭,开开心心的。”

    他温和地笑起来的时候,白曦觉得心里暖洋洋的难受。

    这个男人是用一颗真心对她们姐妹很好很好了。

    她想到了之前见到的上一世的回忆,他看着原主躺在医院,明明悲痛欲绝,却还是要含着眼泪去安慰失声痛哭的妻子。

    或许是妹妹的不懂事,叫本该很幸福,波澜不惊的家庭都充满了悲痛。

    “谢谢姐夫。”白曦没有推辞,拿着这张卡小声说道。

    李璟的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惊喜。

    “随,随便花,知道么?你姐夫有钱!赚钱就是给你姐和你花的!”他美滋滋地说道。

    作为一个男人,能给心爱的女人花钱,这是多么充满成就感和幸福感的事情哟!

    李姐夫荡漾了。

    白蓉看着自家的傻老公,抽了抽嘴角,看着白曦小脸儿红扑扑地高兴起来,不由也笑了,不过看着妹妹一派涉世未深的样子,她不由想到了婚礼时那位很秀美温和的青年。

    很好看的青年,仪态挑不出错,可是总是叫人觉得……就算是微笑着,也叫人觉得冷。

    那青年的黑眼睛里是一片的寒气,叫她看一眼都觉得畏惧。

    她皱了皱眉,拍了拍丈夫的手。

    “今天那位宫少……你似乎对他很客气啊?他是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