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9.狐狸精(一)

259.狐狸精(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只系统刚上线就被这只狸猫的报复心给震惊了。

    至于么……

    就因为人家喊一声狐狸精, 这就恨不能扑过去咬死人家呀。

    白曦冷冷地笑了。

    狐狸精……

    这简直是对狸猫最大的羞辱!

    怎么能是狐狸精呢?这简直戳中了她心里的小伤……

    白曦突然愣了一下。

    白曦:“我怎么觉得?我以前以为自己真是一只狐狸精呢?”

    零零发顿时精神了:“你想起什么来了?”

    灵灵八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只作奸犯科的系统。

    白曦沉默了:“不过怎么可能呢。狸猫是狸猫,狐狸是狐狸的, 我怎么可能当自己是只狐狸。”

    她觉得这种想法又熟悉又古怪,又觉得零零发这八卦的热情叫自己很不高兴了, 哼哼了一声, 努力挤出一个风情万种的笑容给那几个多嘴八卦的太太小姐, 这才抬起眼睛看向台上。这场婚礼真的很豪华, 婚礼的主人仿佛是在炫耀自己的幸福还有显摆一下自己的小娇妻什么的,反正大大的会场,又是白鸽又是玫瑰的, 还有长长的红地毯和无数的漂亮的装饰。

    大大的露天场地里,大家都坐在下方,看着那个光彩夺目的新娘和……嗯, 新郎路人甲了一点,不过眼里看向新婚妻子的那不能掩饰的爱慕的目光,简直肉麻死了。

    他们正在交换戒指, 硕大的钻石戒指在阳光之下闪动着无比闪耀的光彩。

    白曦简直要羡慕死了。

    她觉得她姐真的很好看了。

    白曦:“还不把这个世界的资料给我!”

    零零发和灵灵八彼此对视了一下,开始了一轮新的战斗, 灵灵八毋容置疑地右把零零发给坐在光团下面了,飞快地给白曦传递资料。

    白曦一边接收资料一边哼哼唧唧:“不行了,要爆肝了。这个世界完了以后我得回空间里好好儿休息一下。”

    这种连轴转不人道的, 就算是为了功德拼了, 可是这真的已经很两肋插刀了。白曦最近累得够呛, 又觉得精神上也十分劳累, 就觉得还是不要这么拼命了。功德虽然很好,不过功德也攒了不少了,她一只狸猫精寿元长得很,何必这样匆匆地天天都在各个世界里转圈儿呢?

    不如回到空间好好儿睡一觉,给自己放松放松,顺便把尾巴耳朵的给修炼回去。

    灵灵八急忙给她点了一个赞。

    因为白曦无缝连接直接来了这个世界,这个……年度十佳系统的投票问题真的很严峻啊。

    零零发哼哼了一声。

    它扭了扭光团,不知道在转什么坏主意。

    不过白曦已经开始接收这个世界的信息。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世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也没有什么光陆离奇的怪现象,只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

    原主白曦从小儿就和姐姐相依为命,他们的爸妈早年烂赌,欠了很多的钱无力偿还,对于欠债又烂赌的人来说,有的父母已经没有人性。他们每天都在外面和狐朋狗友在一块儿烂赌,然后欠了很多很多的钱无法偿还,当家里的房子存款全都没有了之后,赌红了眼睛天天都希望有本钱再去翻本的夫妻两个把目光投在了两个不知道为什么,生得如花似玉的女儿的身上。

    白家夫妻都只不过是普通人,可是却生出两个千娇百媚,小小年纪就很有风情的漂亮的女儿。

    当那些债主看见了两个漂亮得叫人窒息,又无助可怜的女孩子的时候会做出什么事?

    他们同意免去那夫妻两个人所有的赌债,可是却要求带走他们的孩子。

    两个美丽的女孩子落在恶徒的手里会遭遇什么,没有人会不知道。

    可是这夫妻两个却点头同意,哪怕女儿吓得痛哭,求他们不要把自己卖掉,可是他们却还是把两个女儿送到了这些恶徒们的手上去。

    那个时候原主刚刚十二岁,年幼又稚气,可是却已经有了一张叫人心动的美貌的脸。她的姐姐白蓉更加妖娆,只不过十七岁,却已经有了很好的身材还有一张就算是不笑也妩媚多情的脸。只有十七岁的女孩子抱着哭得腿软的妹妹只求这些债主给她们最后一天时间孝顺她们的父亲母亲。这不过是两个还没有成年的女孩子,债主们也不会担心她们跑掉,所以一口同意。

    那天晚上,白蓉冷静地找到姐妹两个的所有证件,然后一人一下把白家夫妻用擀面杖砸晕堵嘴捆起来,带着妹妹深夜逃离了那个家。

    白家早就没有钱了,白蓉用最后找到的一点钱买到了火车票,带着白曦远远地逃离了那个令人绝望,叫她们尝到被抛弃滋味的小城市,来到了大城市里。

    她只有十七岁,没有学历,也没有能力,还要养自己和妹妹。

    甚至……她还不能叫妹妹和自己一样辍学。

    那个时候为了攒到妹妹的学费还有她们的生活费,白蓉什么苦都吃过。或许是生活的艰难还有沉重的负担压垮了她,白蓉对钱充满了向往,在她的心里,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可以叫她们姐妹过上好日子,叫她的妹妹住进大房子,过公主一样的生活。

    为什么不呢?她的妹妹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孩子都要好看,可是当别人家的女孩子还在谈论自己喜欢的明星,还在挑选自己喜欢的漂亮的裙子和发圈儿的时候,她的妹妹却已经懂事得告诉她,她最喜欢校服,别的衣服都不喜欢了。

    白蓉觉得很难过。

    她有这世上最可爱的妹妹。

    可是她不能给她最好的生活。

    如果有钱,她们不会住在狭小的房间里,也不会被爸妈卖掉,差点万劫不复。

    所以,白蓉非常爱钱,也很擅长赚钱。

    她做过很多种类的工作,然后发现,原来成为有钱人最简单的途径,就是嫁给有钱人。

    这也很简单不是么?白蓉有一张会令男人心动的脸,那张脸美貌得无与伦比,艳色生辉,总是讨人喜欢的。可是白蓉还很谨慎,她不想做什么有钱人的情妇只吃青春饭,她希望能够得到一个真正的家庭。

    她也很聪明,不会去做第三者,因为她知道,大部分有钱人家里的太太,能坐稳那个位置大多不好惹。不是门当户对不能轻易离婚,就是白手起家利益相关。对于那些不可能的选择,白蓉拒绝浪费时间去尝试。

    她最后遇到了自己的丈夫。

    年纪轻轻的大集团的副总裁,身为好几个大集团的大股东,这个男人有权有势,并且很重要的是,他的家里父母已经过世,没有人可以阻拦他娶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

    特别是这样的家庭,没有人在一旁无事生非,那么白蓉就很可以在结婚之后,理所当然地带着自己的妹妹一块儿进入李家,然后用李家的钱养大自己的妹妹。

    到时候,她的妹妹再也不需要懂事,也不需要只穿洗的发白的校服。明明是学校最好看的女孩子,却因为贫穷,因为吝啬舍不得花钱,总是在大家一块儿去喝奶茶或是看电影的时候借故逃掉被人笑话她。

    她可以在李家的大别墅里招待自己的同学,带着她们在李家别墅的花园里冒险,然后得到所有人的喜欢还有羡慕。那才是她的妹妹应该有的生活。为了这个理想,当那位李总被白蓉锁定之后,她就开始行动。

    她知道他没有恋爱对象,也知道他是个很安分守己的人,知道他还会给慈善机构捐款,知道这个男人的品行很好,就混到了这家公司里去。

    白蓉没有学历,并不能给人家做秘书什么的,可是做一个前台还是绰绰有余。

    她很轻易地就吸引了年轻男人的眼球,然后很快就成为他的恋人,完全没有阻碍地答应了他的求婚。

    她是个狐狸精,也是个爱钱的女人,甚至嫁给他也是为了钱,所以这些参加婚礼的人都没有说错。

    白蓉的心里最重要的先是妹妹,然后是自己,之后才会是这个愿意娶她的男人。

    不过白曦知道,白蓉的心里还是喜欢她的丈夫的。

    不是真正的喜欢,白蓉又怎么会笑得那么艳光四射,就算她告诉自己都是为了钱,可是白曦却看得出来,她姐姐的眼里充满了幸福的光彩。

    这是一门很好的婚事,一下子就改变了原主姐妹的命运。

    如果可以一直下去,那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个家庭。

    男人对白蓉很珍惜,对原主这个拖油瓶也很好,他虽然没有很英俊的面容,可是却是一个很温和的男人。没有有钱人家的男人那些坏习惯,不会去那些不好的场合逢场作戏,每天按时上班下班回家吃饭。

    他会记得她们姐妹的生日,会在每一个节日都记得送她们礼物,会任凭她们姐妹无所顾忌地花钱,从来都很纵容她们。原主没有见识过这样有钱人的世界,看着自己的姐姐幸福,就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幸福的路。

    原来想要幸福,不要回到曾经贫穷的那种生活,嫁个有钱人就够了。

    她耳濡目染,所以觉得姐姐是自己的榜样。

    她们的阶级已经和从前不同,从前只能在电视上见过的有钱人,现在触手可及。

    只要去什么酒会,或是宴会,或是一些有钱人的私家聚会,总是会遇到很多从前遥不可及的人物。

    原主在那样的场合遇到了一个很完美的男人,他很有钱,很英俊,也很有威严,哪怕原主的姐夫已经是有钱人,可是那个男人却更有钱有势。三十多岁的男人,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男人的致命魅力,原主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一见钟情,从此坠入爱河。她还年轻,觉得自己遇到了自己的真爱,这样英俊又有钱的男人简直拥有了她所有的幻想,完美无缺。

    她一开始应男人的要求瞒着自己的姐姐姐夫,可是时间久了,被姐夫看出了不对劲。

    他一向是爱回家和老婆腻腻歪歪的男人,就敏锐地看出原主的魂不守舍,时常抱着电话似乎等待什么。

    他瞒着白蓉偷偷地去问原主,知道了这件事,劝告原主不要和这个男人来往。

    那男人已经三十多岁,怎么可能没有结婚,他的妻子是他最爱的女人,哪怕是个出了名的病美人,可是这个男人无论外面有多少女人,他也不会离婚。

    他睡了那么多的女人,却总是会回到妻子的身边去,睡在她的身边。

    白蓉的丈夫李璟希望原主明白,那是一个危险的玩弄感情,并不会认真的男人,在他们交际的圈子里一向都有薄情的名声。他或许对原主的美丽与年轻感兴趣,可是这段感情不会有任何结果。

    男人不会爱上她。

    而原主却是在插足别人的婚姻,无论这婚姻之中是不是男人主动出轨。

    他知道原主想要嫁给有钱人,这没什么……因为如果不是他有钱,白蓉也不会嫁给他是不是?他有钱他自豪,并且并不觉得想要嫁给有钱人是一件很可耻不能说出口的行为。难道就因为想要过好日子,就要被唾弃么?只要不插足别人的感情,不要做卑鄙的事情,不去伤害其他无辜的人,那么李璟就觉得,想要嫁给有钱人无可厚非。

    他一再劝告原主,许诺以后给她找一门好婚事,可是原主却已经被男人迷住了心。

    她不听话,还指责李璟对自己不好。

    李璟不得不把这件事告诉妻子。

    白蓉什么都没说,只是把自己的妹妹给关了起来,收走她的手机叫她不要再和那个男人有半点瓜葛。

    她不会允许妹妹做不道德的事,而且白蓉经历得更多,更加明白,那个男人在外曾经有过很多的女人,可是就这样儿了还不和妻子离婚,这种男人决定不是妹妹能够撼动的。

    原主第一次被姐姐打了一个耳光,绝望地哭泣,然后突然有一天趁着家人不在跑去见了自己喜欢的男人。

    男人的妻子也在。

    那真的是一个很单薄苍白,病恹恹的女人,没有原主的年轻鲜活娇艳,看起来苍白得仿佛一阵风都能吹碎了她。

    她很和气,也很温柔,拉着原主的手叫着小妹妹,然后告诉她,她知道她和丈夫之间的关系,并且默许他们之间的交往。她病得这样沉重,只希望保留在男人身边的位置和他妻子的名分,然后可以把男人交给她。这样宽容的女人叫原主动容了,她不顾一切地和男人在一块儿,和他如同夫妻一样生活,和他抵死缠绵,度过每一天拥有男人的日子。她死心塌地,默认了这种奇怪的模式。

    他的妻子体弱多病,并不能满足一个成年男人的欲望,与其叫他在外和很多很多的女人在一起,那还不如只有原主一个。

    而原主也觉得这样很好,除了名分她其实什么都有了,她也相信男人会分给她一点点爱。

    可是她想得太简单。

    他的妻子连孩子都不能生,所以男人找到她,只不过是想要生一个漂亮的孩子。

    她跟他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男朋友,比外面他逢场作戏的女人纯洁无数倍,这样的孩子才会叫他满意。

    原主怀了孕,然后却在幸福地憧憬他们的未来的时候听到了男人的电话。

    他或许是在和妻子联系,声音温柔得不可思议,然后叫妻子再等一等,不需要担心。

    “她的血型和你的一样,以后孩子不会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孩子。你不要担心。”他柔和地对电话另一端的妻子温柔地说道,“等她生了孩子,我就把她送到国外去,她一辈子都不会回来。舍不得?傻瓜,”他温柔地说道,“除了你,我不爱任何女人。她算什么,如果不是想要一个孩子,我怎么可能会要这么一个女人。”

    他的冷酷叫原主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她一边听着里面的电话一边踉跄着退后,一不小心从楼梯上跌了下去,一尸两命。

    她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之后就躲在这个小别墅里不出去,是为了躲避自己的姐姐和姐夫,那男人把她送到医院就走了,顺便通知了他们。

    找她找得快发疯的两个人在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闭上了眼睛。

    男人回到妻子的身边,依旧是恩爱的夫妻,想必也不会记得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为他失去了生命。

    白曦沉默地揉了揉眉心。

    原主这姑娘……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明知道男人有妻子,还插一脚这不对吧?

    而且……心给妻子身体给她这种模式如果是白曦,早一耳光抽在这两口子的脸上了,还同意了?

    她经历了这么多的世界,头一次深刻地感觉到这姑娘死的不冤。

    就是可怜她姐了。

    灵灵八严肃地表示:“所以才叫你给她姐幸福。”给功德的是原主她姐,当然是希望她姐幸福,而不是原主幸福。

    原主干的事儿没眼看,连灵灵八都看不下去了。

    虽然年少受骗的确可怜,可是……灵灵八说不上来,就是觉得原主倒霉这事儿不冤。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灵灵八:“你可别再犯傻。”

    白曦大怒:“你不相信我的智商么?!”

    灵灵八沉默了。

    原来这狸猫还有智商这玩意儿。

    白曦哼了一声。

    反正她对那对夫妻没兴趣,以后见着踩一脚也就算了,这辈子她就老老实实地守着她姐过,安安分分当个乖孩子,不叫她姐受伤伤心就好了。

    而且她姐夫那么有钱,她还嫁什么有钱人?

    真爱生命,远离有钱人。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咳嗽声。

    她被打断了思绪,下意识地转头,就看见隔壁座位,一个消瘦苍白,秀美得不可思议的青年无力地靠在一旁,咳嗽得透不过气。

    她姐在上面结婚,下面咳嗽起来多不好啊,打搅了婚礼怎么整?

    白曦急忙去给这青年拍打后背,貌似关切:“没事吧先生?需要水么?”

    座位里的那些窃窃私语突然消失了,所有人都聚焦在了她拍打青年的那只白嫩嫩的小手上,目光惊恐。

    青年露出几分诧异,转头看着她,看见她眼里都是……单纯的担忧?轻咳了几声,露出一个柔和纯美的笑容。

    “那就……麻烦你了。你真是个好人。”

    好,好人卡……

    白曦的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在这青年澄清的目光里干笑了一声。

    “为,为人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