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8.学园大佬爱上我(十八)

258.学园大佬爱上我(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夫人这一刀挺深的。

    至少当白曦知道的时候, 据说楚父已经进了医院了。

    还听说,那医院各种抢救, 虽然命肯定是保住了, 不过那一刀位置不怎么样,以后就算是痊愈,也总是会留下点儿什么后遗症。

    白曦就叼着自己嘴里的糖醋排骨哼哼。

    “该!”叫他非要抛妻弃子,叫白曦说, 当年楚争他妈就应该先给这王八蛋一刀。

    不然, 简直对不起这么多年为这渣渣做出的牺牲啊。

    白二叔看着义愤填膺的白曦, 微微笑了。

    “不过……他怎么突然要离婚啊?”楚父就算是不喜欢楚夫人了, 可是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呢。楚靖宇是楚夫人生的,从小儿就在楚父的身边很得楚父看重, 一旦离婚,那父子之情必然要受到影响。

    楚父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事?白曦觉得有点奇怪,白二叔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斯文温和, 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和声说道,“这种男人的眼里和心里,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他的利益才是他最关心的。”

    他的话有点儿意味深长, 白曦一时没听明白, 可是楚争却听懂了。

    他垂了垂眼睛。

    楚靖宇闯了这么大的祸, 就因为得罪了白曦, 所以白二叔往死里掐楚氏集团, 楚父焦头烂额, 必然想要和白氏和解。

    怎么和解?

    当然是不要这个坑爹的儿子和女人。

    反正儿子随便生, 以后娶了新的女人还可以有儿子,更何况楚父一门心地想要和楚争和好,既然都有了楚争这样的儿子,一则是为了叫白氏出气,一则也是叫楚争看清楚,当年伤害了他妈妈的那对母子已经受到了惩罚被他给抛弃了,楚争是不是也该消气了呢?

    只是楚争想,楚父还是没有明白他的心情。

    对于楚争来说,楚夫人这个当年插足他妈妈婚姻的女人固然令人厌恶,可是难道最无耻,最应该被唾骂永远不能原谅的,不是楚父这个混账么?

    若是男人守得住,对妻子一条心,就算外面有狐狸精,狐狸精也无用武之地是不是?

    楚父一开始就打错了算盘。

    如果当真要楚争消气,他就应该自己去死一死。

    他垂头看着白曦嗷呜嗷呜地卖力啃小小的骨头,雪白的小牙齿很利落地啃着啃着的,眼里露出几分温情。

    “不过是一个自私又无耻的男人。”他不会和那个男人一样。

    他会爱着自己的妻子,然后好好地给她幸福,叫她不会为了外面的风雨而害怕,也不会叫外面的女人敢到她的面前来炫耀嚣张。

    他只会爱着自己的妻子,别的女人……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不会多看一眼。

    “不过楚氏大概要保不住了。”白二叔顿了顿,见楚争在一旁拿了帕子,白曦转头扬起了小脸儿叫他给擦嘴角的油污,笑了笑,目光温和地说道,“既然你没有兴趣,那瓜分楚氏,白氏就不参合了。”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结果,所以对楚氏集团日后的产业一点兴趣都没有。楚父这一进医院,恐怕就再也没有精神去管理楚氏。哪怕楚靖宇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可是一个不能服众的公子哥儿……

    “无所谓。”楚争轻声说道。

    他顿了顿,皱了皱眉。

    “我希望他日后不要纠缠我。”他不希望以后还看见楚父的脸。

    “你放心,他不会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白二叔微笑起来。

    他欣慰地看着这两个孩子,并没有说自己到底做了一些什么。

    其实他也真的没有做什么。

    那个美艳又强势的女人并不是他找来的,他只不过是听说楚父和她在酒吧勾搭上,所以叫人去暗示了一下如今楚夫人的上位史,不过是点燃了那个女人一点小小的野心。可是想要和楚夫人离婚叫楚靖宇跟着滚蛋的又不是他,叫那个女人去楚夫人面前炫耀自己存在的也不是他。更不是他叫楚夫人一刀捅去了楚父的半条命,所以,其实他真的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白二叔只是心里很欣慰。

    看啊……曾经叫他的小曦伤心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楚父算计白曦,楚夫人嫌弃白曦,楚靖宇差点叫白曦万劫不复,在那个雨夜里看见白曦苍白的脸还有她对他说再也不会原谅楚靖宇之后,中年男人的心里就再也没有半点迟疑和为难。

    他也不会再告诉白曦,当那个雨夜里看到楚争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要怎么收拾楚家的那群混账。他一步一步,善待楚争,给他更多的好处和帮助,不过是叫楚争能够成长为楚父能够看在眼里的杰出的年轻人。

    如果没有白曦喜欢上了楚争,白二叔会扶持楚争成为这个城市的新贵,然后亲眼看着楚父也如同如今一样,抛弃楚夫人母子,回头想要得到楚争的友谊。

    可是那些利用,在他的小曦喜欢上楚争之后就再也没有存在过。

    他现在是真心想要帮助楚争,而不是从前……把他当做对付楚父的一枚棋子。

    当然,就算是旗子,他想,他也并没有亏待楚争,甚至还帮助他为他妈报了仇。

    白二叔一双含着柔和的眼隐藏在金丝边眼镜之后,楚争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垂了垂眼睛。

    白二叔对他的那些心思并没有隐瞒他,他也并不觉得自己是被利用。

    他只是感激他。

    不仅感激他对自己的无论是怀着什么目的的帮助,也感激他最后愿意把自己心爱的小公主交给自己,相信他对白曦的感情。

    至于那些两个男人之间心照不宣的一切,又何必叫白曦知道呢?

    楚争只知道他们是一家人,所以,什么都不必在意。

    伸手摸了摸白曦的头,楚争微笑起来,再也没有把楚父和楚家放在心上。可是之后的动荡白曦还是听说了的,毕竟楚父突然进了医院,还是被妻子一刀送进去的,这件事引来了无数记者的采访。

    楚夫人伤了人,当然过得不好,不过楚家还是很有钱的,楚靖宇冷静地花钱把楚夫人给捞了出来,并且作为证人表示他母亲并不是故意的,而是母亲拿着刀子想要给楚父切水果,却一不小心撞在了楚父的身上。

    白曦就觉得吧,“切水果”比较冤枉了。

    楚父倒是叫嚣叫楚夫人坐牢的,不过他住在医院里,听说被楚靖宇请的几个看护看得牢牢的,并且楚靖宇似乎对他发了狠话。

    他现在大病,如果父亲要叫他妈去坐牢,那就鱼死网破,他现在就把楚氏给毁了。

    他或许不能守成,可是想要败坏一个公司却是轻而易举,楚父被儿子给威胁到了,更加愤愤。

    “畜生!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他恨不能从病床上跳起来给楚靖宇一个耳光,愤怒得仿佛一头野兽,楚靖宇早就没有了在学校时的清爽和高傲,他的眼睛赤红,看着对自己露出了厌恶还有憎恨的父亲,只觉得心痛无比。

    在不久之前他还是人人羡慕的校园王子,眼高于顶,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仗着父母的疼爱,无论做什么都很任性。可是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

    高挑的男生脸色苍白。

    是因为报应……

    因为他伤害了最爱着自己的那个女孩子,所以他才会变成这样。

    慈爱的父亲面对自己如同面对敌人,他的妈妈……被丈夫抛弃,夫妻之情断绝,直到现在都无法释怀,浑浑噩噩。

    他去了几趟楚氏,楚氏已经人心浮动,那些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盘算,也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根本就使唤不动这些公司里的人还有股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楚氏最后被人撕碎,直到拿着一笔钱被从曾经的楚氏赶了出去。

    这笔钱一部分给楚父当了医药费,更多的一部分却被痊愈了的楚父抢走。楚靖宇很麻木地坐在从前的别墅里,看着楚父得意洋洋地告诉他,他还是要和他妈离婚。

    那个男人的眼里还带着东山再起的野心还有对他竟然守不住楚氏集团的痛恨。

    楚靖宇突然想要笑起来。

    “就算你和我妈离婚,可是也不可能只给我们一件小房子。”他冷静地看着楚父,轻声说道,“这都是夫妻共同财产,你要离婚,可以。可是你要和我妈平分。”

    他的梦里面,自己也曾经成为很成功的商人,虽然他没有得到梦里的那些商业操作,可是如果那真的代表着他的未来,他相信自己以后也会成为那精英又成熟的样子。只要有钱,他完全可以自己创业,然后努力成功。

    可是楚父却看着他笑了。

    “靖宇,你说什么傻话,爸爸怎么可能有钱。咱们家都没钱的。”他温煦地看着还年轻,还不明白一个男人如果狠下心到底会狠心到什么程度的儿子。

    他当然知道离婚会叫楚夫人分走自己很大一笔钱,可是如果他没钱呢?

    “就连这栋别墅,爸爸也都卖掉了。不过钱就真的没有。”想要转移自己的财产,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楚父太知道怎么操作。当然,他看着楚靖宇不敢置信的绝望的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竟然会做到这样无情的地步就觉得很可笑。他的眼底带着几分冷酷,冷冷地说道,“想要分走我的钱?不孝的小子,看来我叫你滚,真的没有做错!”他是这样翻脸无情的人,仿佛曾经慈爱地叫他好儿子的脸孔就在眼前。

    楚靖宇双手冰凉,眼看着楚父和楚夫人离婚,然后搬去了楚父留给他们的那个房子。

    很旧的老房子,也没有什么装饰,很落魄,只不过是一个勉强遮风挡雨的地方。

    他回到学校的时候,只觉得恍如隔世。

    楚氏被收购拆分的新闻已经在报纸上闹的沸沸扬扬,学校里的同学都知道,他再也不是那个有钱优雅的校园王子。

    虽然同学们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可是巨大的落差叫楚靖宇承受不住,也无法面对同学们隐隐同情的目光。

    他卖掉了老房子,带着最后一笔钱,和痛哭流涕的楚夫人一起登上了其他城市的火车再也没有出现。

    临走前,他只不过是远远地看见白曦笑得阳光灿烂,扑到了楚争的宽厚的背上撒娇,默默地落下眼泪来。

    这个世界上属于他的一切他都失去了,慈爱的父亲,富足的家庭,还有……最最爱着他的女孩子。

    他已经一无所有,甚至无法再留在这个城市。

    白曦没有看见楚靖宇流着眼泪离开的背影,只知道有一天楚靖宇没有再来上课,然后才知道他已经转学离开了这个城市。他暗恋的那个女孩子也只不过是怅然了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有关注这个离开的男生。

    年少的少男少女的好感总是这样,热烈的时候如同一团火,可是一旦不再见面,也只会慢慢地平息然后成为一段回忆起来或许会笑一笑的回忆。她陪着楚争参加了高考,然后看着高考之后的恋人去打拼他的事业。

    楚争说到做到,很成功地在三年之后成为一家利润丰厚的科技公司的经营者。

    或许他还没有白氏集团那样强大,可是他还年轻,未来的道路还有很长很长。

    白曦当然会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

    他们订了婚,然后楚争搬到白家的别墅,当了上门女婿。

    白二叔很满意了,顺便心情好,透露了一下楚父的最后。

    他为了转移财产,所以把自己的钱先放在了自己的外室的手上。

    这个男人似乎有巨大的自信,相信每一个女人都会心心念念想要和他结婚做楚夫人,相信每一个女人都会对他一心一意不会背叛他。

    这种相信叫他跌了一个大跟头。

    那笔钱被那个美艳妩媚的女人拿到手里,为什么还非要和一个年过半百,已经抛弃了两个妻子的没良心的中年男人在一块儿呢?

    女人带着钱远走高飞,留给楚父一个空荡荡的租来的房子。

    楚父的钱全都被卷走,疯狂报警,可是又有什么用呢?钱是他自愿打给女人的,那代表这钱就是女人的了,人家为什么不可以带着钱离开呢?

    楚父在那个时刻一无所有,什么都失去了,他想要去找楚争,可是叫白二叔的人给打得差点儿断了腿,再也不敢找楚争的麻烦,又去找自己另一个儿子。可是楚靖宇早就带着他妈卖掉房子离开,再也没有音讯。他曾经有过两个妻子,两个儿子,可是到最后却什么都没有留在身边。这个城市他根本待不下去,因为就算他想要东山再起,可是商场上谁不知道他的底细?都不会给他东山再起的机会。

    楚父最后不得不回到了老家,厚着脸皮住到了亲戚的家里,每天都默默地忍耐着亲戚的打骂还有嫌弃。

    曾经踌躇满志想要东山再起的心,在一天天过去之后变得消沉,他再也不是意气风发的楚总,而只是一个有一口饭吃就觉得很满足了的没有用了的男人。

    老家的人给楚争打了电话,叫他安心地留在大城市,不用担心楚父还会回去祸害他。

    他们很干脆地就把楚父给扣在了老家,给他一个住的地方,一口随随便便的饭吃,却盯着他不叫他离开他们的这个小镇。

    白曦觉得……楚争的老家的人真的很好。

    她也听楚争说起曾经他们母子在老家受到好心人的帮助,然后和楚争在他们有能力之后,给他的老家修了很漂亮的学校,还开了一个小工厂,不是很累,可是给大家一个轻松又薪水不错的工作。

    她和楚争一直感情都很好,这个男人信守了少年时的承诺,一辈子都对她很好很好。他们有很多很多的回忆,白曦的家里摆放着很多很多的家人的照片,最大的一张照片上,白二叔笑容满面地坐在椅子里,怀里抱着两颗和他很亲密,小身子软软贴着他不肯放开连老爸老妈都不理的胖嘟嘟的小团子。

    这两颗团子同仇敌忾,挤开了照片上嘴角僵硬的年轻美貌的妈妈大人,霸占了叔爷爷可靠又温柔的怀抱。

    白二叔在镜头前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大宝贝和小宝贝们的争宠的战争,真是没有一刻停歇啊。

    白曦每天都和自家的团子们战斗,闹得白家鸡飞狗跳,可是白家却变得更加鲜活了起来。

    她就这样热热闹闹地过了一辈子。

    直到白曦觉得很累了,她才最后闭上了眼睛。

    这辈子她很满足,也很幸福,也努力带给她二叔幸福,已经衰老的男人握紧她的手,在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轻轻地说,“小曦,二叔很幸福。”

    那仿佛是释然,又似乎是解脱,白曦就算是在时空转换的时候也觉得很难过。

    她想到这么多年二叔的疼爱心里微微刺痛,想要回到空间里好好休息一下……最近不知是因为什么,她在各个世界里转换,很久没有回到空间里休息一下了。

    垃圾系统简直把狸猫当成超人来使唤!

    怀着愤愤的心,她张开了眼睛,眼前是一场非常奢侈豪华,一看就花很多钱的婚礼,台上,一个美貌艳丽,妖冶又风情万种的女人穿着昂贵的婚纱,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白曦眨了眨眼睛,看着台上那个得意洋洋美艳得妖娆的女人。

    她姐。

    台下不远处,有太太小姐的在窃窃私语。

    “这狐狸精!仗着自己好看……竟然还真的嫁给了李总……听说才高中学历……也就一张脸能看了……”

    “她还有个妹妹……看,就是那个……一看也是个小狐狸精!”

    白曦沉默了。

    她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凭什么骂她是狐狸精?!

    ……她明明就是一只单纯可爱的狸猫精!

    她霍然回头,看着那几个对自己指指点点的夫人小姐,突然嫣然一笑,妩媚生辉。

    “人美,就是简简单单嫁豪门。”

    不服咬她姐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