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7.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七)

257.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为确定了自己的真爱, 白曦很满足了。

    她美滋滋, 因为都被教导主任放过了, 更得意了。

    “注意影响!”大魔王回头怒吼了一声。

    白曦默默地松开了自己的小爪子。

    楚争:……

    这就是他家白曦的真爱程度啊?

    无奈地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楚争不由叹了一口气。

    “就……炫耀幸福什么的, 多叫人羡慕嫉妒恨呀。”白曦这也算是早恋了,不过这是有家长同意的早恋,因此格外地理直气壮。不过在学校里确实得收着点儿,不然给别的同学做出坏榜样影响学习怎么整?白曦就很老实地保持在学校好好儿学习,放学之后拉着自家恋人的手一块儿去打工然后回家吃饭的节奏了。

    她觉得自己的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却不知道这一天楚争就被单独拦住了。

    单薄的,脸色苍白的帅气少年站在楚争的面前。

    “楚争。”楚靖宇忍耐了一会儿, 叫了这个异母兄长一声。

    楚争沉默地看着他。

    他高大, 英俊, 轮廓坚毅可靠,肩膀宽厚, 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气势,叫楚靖宇一下子就想到曾经的梦里,就是这个脸色平静的男人, 最后击垮了楚氏,将自己组建的公司推上了巅峰。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又去卑躬屈膝地讨好楚争, 甚至对外表态楚争是他的儿子, 想要用舆论逼迫楚争认回他这个父亲。毕竟, 现在的社会舆论本就是无论父母做错什么, 子女也应该无条件地原谅然后接纳曾经做过错事的老人的。

    可是他看着楚争完全没有理会外界的那些话。

    他用沉默的姿态面对每一个的咄咄逼人, 然后时间久了,叫这件事慢慢地过去了风头。

    楚氏垮了,白家和楚争在之后联手,完完全全地击败了楚氏。

    偌大的集团在楚靖宇被白二叔坑得一蹶不振之后,彻底成为了历史。

    他们都被从大房子里赶出去,然后仓皇地回到了老家,用楚父仅剩下的一点钱买了一个小房子。

    然后楚争成为电视上才能看见的人。

    楚靖宇的梦做到这里,只记得楚争在梦里一直都没有结婚,外界纷纷扬扬,都是他各种奇怪的传言,甚至有人说他和他的两个助手宋宁和刘玉……

    “楚争,我有话要和你说。”楚靖宇苍白俊秀的脸上闪过一抹薄红,见对面的男生挑眉看着自己,突然开口轻声说道,“请你把白曦还给我。”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方才艰难地说道,“你把白曦还给我,然后我把楚家交给你。”他不会相信楚争接近白曦毫无动机,最大的可能,就是楚争想要通过白曦讨好白二叔,然后得到白二叔的支持,从未能够对付楚家。

    他不想要那个未来必然会垮掉的楚家,只要白曦就足够了。

    哪怕……他们会从头再来,会一无所有的开始,可是楚靖宇都相信,白曦会愿意陪着他度过那艰难的生活。

    就算一开始彼此扶持会很辛苦,就算白曦会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没有钱的人家的媳妇,可是她会陪着他打拼,重新拥有一切。

    而且还有白二叔,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白曦吃苦呢?

    “我真的很喜欢她。楚争,看在我愿意把楚家都给你,你可不可以把我喜欢的女孩子还给我?”

    “你不喜欢她。”楚争平静地说道。

    “我只喜欢她!”楚靖宇的表情突然变得激烈,“我只剩下她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个女人和白曦一样。

    他已经后悔了,所以……

    “如果你爱她,就不会不顾及她的心情,用她来和别人交换任何东西。对我来说,她是唯一不能和人做交易的存在。而且……”楚靖宇沉默了片刻看着楚靖宇轻声说道,“你用楚家全部换她,然后想要和她白手起家?你怎么舍得叫她陪你吃苦?”

    他请白二叔给他三年的时间,就是为了在这三年能够积攒出第一份财富,然后叫白曦依旧过轻松又富足的生活。可是楚靖宇怎么敢说得那样理所当然,就那样毫不在意地说要白曦陪着他吃苦呢?

    楚争觉得困惑。

    喜欢一个人,不是应该叫她过这世上最幸福的生活,叫她可以每天都开开心心,不必有任何生活上的烦恼?

    “她本来就是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陪着人吃苦?”楚争这是真的不明白,于是决定不耻下问。

    “你!”

    “她就应该过好日子,我以为你知道。”

    原来,楚靖宇对白曦的喜爱也不过如此。

    所谓的浪子回头,所谓的后悔,原来也只有这么一点程度。

    楚争觉得没意思了。

    他没有什么和楚靖宇好继续说下去的话,越过了脸色苍白起来的少年,抬脚冷淡地走开。

    与其在这里听楚靖宇废话,还不如去多打打工,然后攒点钱等高考结束就去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小生意。他心里想着这些事,突然在楚靖宇的不远处停住了脚步,见那个少年飞快回头看着自己,脸上带着屈辱和被羞辱过的痕迹,显然是觉得自己虚伪,楚争动了动平静的眼睛不在意地说道,“还有,我从来没有想要回到你的那个家里。就算我想要钱,也不会要畜生的半毛钱。你不需要担心我,也不需要试探我。”

    他转头走了。

    楚靖宇双手颤抖,愤怒地看着楚争的背影。

    楚争不屑一顾的,都是他觉得最重要的,爸爸,楚氏集团……可是楚争却用这些来羞辱他。

    他心里恨死了,然而想到梦里的一切,却又感到不寒而栗。他觉得很害怕,又觉得很惶恐,想到楚父对自己曾经露出过的眼神,他迫不及待地请假回家想要和楚父挽回。

    他会对楚父说,自己会把白曦给找回来,到时候有了白曦,楚父也原谅他之前的任性,幸福的生活还是和从前一样,而不是有此刻楚争出现后的困局。可是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刚和楚夫人说了一句话,就听见佣人有些仓促的脚步声。

    “太太,外面有人拜访。”

    “谁啊?”楚夫人正陪着楚靖宇一块儿骂楚争这小王八蛋呢,看见佣人脸色不对,不由露出几分好奇。

    佣人正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了一个高挑窈窕,风姿妖娆的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件大红裙子,高高的酥胸挺拔白皙,腰肢纤细,一颦一笑眼睛里仿佛带着钩子,烈焰红唇,令人心动。她身上扑面而来的都是昂贵的定制香水的味道,楚夫人一愣,却见这红玫瑰一样明艳妖娆的女人已经笑吟吟地走进来,目光旁若无人地扫过了楚家这别墅里的每一处装饰,之后才不屑地把目光落在了一脸茫然的楚夫人的身上,娇笑了一声,花枝乱颤地问道,“楚太太,你好啊。”

    她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来。

    “你是谁?”这明显看起来不是良家,楚夫人心里咯噔一声,却还是摆出了一副冷静的样子来。

    “我是楚总的女朋友,今天过来,是想看一看楚总的太太,想着到底是怎么样的黄脸婆,叫楚总天天在我那里烦得关手机,也不想听她的电话,不想回来见她的脸。”这妖娆的女人不在意地收回手,声音慵懒之中透着几分风情,可是楚夫人却来不及欣赏,脸色顿时变了。

    这段时间楚父一直没有回家,所以她就天天都给楚父打电话的,可是电话总是响很久都不会有人接听,甚至电话打频繁了,楚父的电话还会关机。

    她一直都很忐忑,去过楚氏集团,可是都说楚父不在。

    正在这个时候,有个女人找上门,说楚父在她那里?

    “女朋友?!”楚夫人的声音一下子就拔高,变得尖锐了起来。

    什么是女朋友?

    这不是说明楚父背叛了她么?

    “当然,楚总和我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见楚夫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女人笑了一声,悠然地翻看着自己涂着非常艳丽的指甲油的手指,那副完全没有把楚夫人放在眼里的样子简直把楚夫人都要气死了。

    她却很平常,笑着说道,“之前我还担心,楚总以后会不会离开我。虽然他说喜欢我,对家里的黄脸婆早就没有感情了,可是我还是很担心呢。现在看见你这么一副样子,我也放心了。楚太太,你比我强的地方,也不过是你现在有个儿子而已。”

    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楚夫人已经惊呆了。

    这是……不要脸的外室来自己这个正室的面前逼宫来了?

    这种被外室炫耀到脸上,有恃无恐甚至登门“拜访”,楚夫人莫名觉得……好熟悉啊。

    那种种的炫耀还有得意,炫耀男人在她的床上,炫耀男人喜欢的人是她而不是家里的黄脸婆,炫耀自己的优越感还有笃定男人会更偏心自己……

    仿佛是……多年之前,她曾经在另一个女人面前炫耀过的样子。

    那个时候的她年轻美艳,一个照面儿就把对面那个被生活几乎压垮憔悴又不好看的女人给打败,并且得意洋洋地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的说辞也是差不多的。

    “你为什么还缠着他不放呢?他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那个年轻的自己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在那个女人绝望的目光里居高临下,以一个胜利者的身份对她说,“他以后都不会离开我的,因为他爱上我了,对你没有感情了。你这么一副样子,什么地方配得上他呢?你不就是生了一个儿子么?可是我也能生的。你得知道,每个女人都可以生孩子。”

    她用自己最得意的一切恩爱来打击那个女人,叫她从那个家里离开,然后登堂入室。

    那是她最得意的时候,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依旧会回味一下自己抢走那个女人的丈夫时的得意。

    可是到了现在,另一个女人也来她的面前炫耀了?

    “不可能,我不相信!”楚夫人的脸苍白一片,看着那个对自己露出一个娇艳笑容的女人,用力地摇头,只觉得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她一直都笃定自己的丈夫不会背叛自己,因为他们是从年轻的时候一块儿走过来的呀。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丈夫却去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块儿?她那副不敢置信的痛苦的样子,红裙女人完全没有放在眼里,突然嗤笑了一声板着手指不在意地说道,“这有什么不相信的。楚太太,我听说当年你也是外室上位,也是挤走了楚总的原配,所以,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可能呢?”

    “什么?!”

    “一个男人能变心一次,抛弃妻子一次,那当然就可以变心第二次,抛弃妻子第二次。”

    红裙女人看着自己的手下败将,笑了,露出一个胜利者的表情。

    “你也是从别的女人手里抢到的楚总,所以……我从你手里再抢一次,这很公平啊。”

    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还有无所忌惮的炫耀,叫楚夫人顿时红了眼睛。

    “你这个贱人,我和你拼了!”她一头撞向这个红裙女人。

    然而年轻的女人却轻而易举地躲开了她,一把把她推倒在地上,轻轻地笑了。

    “我要是你,就不要闹得太难看,也给自己留最后一点尊严。”见楚夫人抬头怨毒地看着自己,女人看了看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之后上前来搀扶楚夫人的楚靖宇,笑了笑,拧着纤细的腰肢风情万种地说道,“而且,你也不要想去楚总面前告状。今天我敢来这里,就说明我不担心楚总会知道。楚总不会生我的气的,不然,我叫他今天晚上回来亲自对你说。”

    “还有,以后对我客气点。现在你儿子是继承人,可是以后我的……”她摸了摸自己没有变化的小腹笑了起来,“如果以后我能给楚总生个孩子,你儿子又算得了什么。生孩子谁不会啊。”

    她仿佛就是为了炫耀,炫耀完了,耍了威风叫正室知道自己的存在,就妖妖娆娆地走了。

    因为她那副狐狸精的样子,佣人们都相信这肯定是自家楚总的外室了,竟然不敢拦住她。

    明显现在是外室正得宠,她们拿的是楚总的薪水,当然不会惹楚总不高兴。

    见这些佣人竟然跟红顶白,楚夫人尖叫了一声,披头散发地捂着脸大哭了起来。

    她疯狂地给楚父打电话希望得到楚父的回应,可是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听,到了晚上的时候,本来都已经想要去捉奸的楚夫人却看见楚父一脸不好看地回家了。

    他的脸色铁青,楚夫人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脸上正露出一个惊喜的表情,却听见楚父已经劈头盖脸地质问道,“你发生么疯?!为什么要骂人打人?!”他回来竟然是为了外室质问自己的,楚夫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楚,你……”

    “行了,我够烦的了。”楚父站在餐桌旁,看见楚夫人和楚靖宇还没有吃晚饭,就冷哼了一声。

    “爸。”楚靖宇脸色苍白地站起来。

    “你怎么这么个鬼样子。”楚父这两天对楚争示好,楚争一个眼神都没留给他,简直都要郁闷死了,看见楚靖宇那副魂不守舍病弱弱的样子就来气。

    他是真的后悔了,甚至时常在心里想,如果没有楚靖宇,如果自己处罚了得罪了白曦的这对母子,那么……白二是不是就能够原谅他了?只要伤害了白曦的罪魁祸首们被他赶走,那白二的气儿消了,想必楚争也会看出自己的诚意。

    更何况……楚夫人这个疯婆子,他也觉得受够了。

    曾经的明艳娇俏,如今都成了叫自己烦心的尖锐。

    就比如现在,这疯婆子又歇斯底里地冲过来质问自己外头有没有女人。

    “有又怎样?商场上谁没有外室?你都四十多了,难道我不能再安置一个?”

    楚夫人被楚父的嘴脸给震惊了。

    “你,你说什么?”

    “我觉得你真是很烦。”楚父哼了一声,突然用冰冷的目光看住了她,甩给她一张纸。

    “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咱们离婚。儿子归你,从前我们结婚时的那个套间儿也给你。”楚父冷冰冰地看着楚夫人说道,“剩下的都是我这么多年打拼而来,都是属于我的。你也没有资格拿走。不过那套房子有八十平,也足够你们住了,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他觉得自己对楚夫人已经足够好,因为自己当初留给楚争母子的老家的房子,才六十平而已。

    他觉得自己无比的大方,可是楚夫人傻了。

    她抢回来的丈夫,要跟她离婚,被另一个女人抢走,叫她成为弃妇么?

    巨大的绝望和痛苦几乎压垮了她。

    她浑浑噩噩地拿着离婚协议书,浑浑噩噩地走到一脸绝情不过几天就没有了温柔的丈夫的面前,浑浑噩噩地拿起餐桌上的餐刀,浑浑噩噩地把它送进了丈夫的身体里。

    楚父正满心不耐,只觉得小腹剧痛,颤抖着垂头,却只看见了一根刀柄银光闪烁。

    他震惊地捂着自己的小腹看着妻子,慢慢地倒在了地上,听到耳边传来佣人们刺耳的尖叫声。

    眼前闪过当年自己对那个憔悴又苍老了的女人的话。

    他请她放过他,因为他爱上了更娇艳的玫瑰。

    玫瑰……真的扎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