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5.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五)

255.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订婚其实也挺好的。”

    白曦哼哼唧唧地说道。

    可不是方才腹诽她二叔折腾人的时候了。

    白二叔就喜欢这种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像他。

    “楚争, 你呢?”

    高大英俊的男生已经陷入了沉默里。

    他说出了自己的心情, 本不过是想叫白曦知道自己的心意,其实心里很忐忑的, 毕竟白曦只不过是想要投靠个大佬狐假虎威。可是当白曦答应了自己的告白,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向着心口聚集,心口的地方暖暖的, 酸涩又温暖, 叫他忍不住想要落下眼泪来。

    他一无所有, 可是她却并不在意,愿意期待他给她的未来。

    这世上还有什么,会比这还要幸福?

    他只是动了动嘴角, 安静地将大手覆盖在白曦的小手上。

    “我会对你好。”他看着白曦轻声说道,“比任何人都好。”

    原来他一无所有, 她也愿意和他在一起。

    这样的女孩子,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样去珍惜, 只知道只要她开口,他的命都愿意给她。

    “那当然了。你是我大佬,以后必须对我可好可好了。”白曦仰着小脑袋一脸要楚争给自己当牛做马的样子。白二叔却只是含笑看着,微微点头。在他温煦的目光里楚争犹豫了一下, 这才对白二叔轻声说道, “请给我三年时间, 我会给小曦一个最盛大的订婚典礼。”

    他不想叫所有人都嘲笑白曦下嫁给一个穷小子, 只要给他三年,他一定可以成功地在这个社会立足,然后叫每一个人都羡慕白曦,不会有人对白曦说三道四。

    他现在只是一个高中生,没有任何身份。

    可是他不会永远都这样。

    “还要三年啊。”白曦就小小声地哼哼。

    “我觉得也可以。”楚争这样愿意为他们的未来打拼,白二叔笑着点了点头。

    他见白曦有些不乐意,一副急着嫁人的样子,真是女大不中留,心里感慨了一下,觉得三年时间还真的挺好的。

    不然看这小丫头的样儿,订婚之后肯定和未婚夫跑了。

    “既然你不愿意回到楚家,那也好。我家小曦是不愿意再和这些人扯上关系了。”白二叔的眼里含着温煦的笑意,楚争点了点头,他垂下的手握紧了白曦的手指,那么用力,仿佛要把白曦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里。可是白曦一点儿都不觉得疼,只是趴在楚争的手臂上,期待地问道,“楚争,那你打我主意多久了?”

    她得意得恨不得翘尾巴,楚争想了想,对白曦轻声说道,“你那个时候抓着我的衣服。”

    那个雨夜里,那个女孩子提着湿漉漉的裙子眨巴着眼睛揪住他的衣摆,眼巴巴地说要送他回家的时候,他或许就喜欢她了。

    他本以为和她不会有交集,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却爱上她。

    他看着得意地笑起来的女孩子,也勾了勾嘴角,冷硬的脸软化的一塌糊涂。

    “原来你打我的主意这么久了,真是好深的心机啊。”白曦转了转眼睛,看着楚争问道,“那我答应了你的告白,你是不是很高兴啊?”

    “嗯。”楚争耐心地点头。

    “以后我是你女朋友了。那以后你是不是得听我的了?”白曦还兴致勃勃地问道。

    “嗯。”

    “这还差不多。”以后那岂不是高中女王?白曦就很得意了,憧憬了一下君临重点高中的未来。

    白二叔听得都要笑起来了,他抹着自己的眼角觉得自家小曦可爱极了,不过他很喜欢看见楚争纵容白曦的样子,见楚争这样充满了耐心,白二叔想了想就笑着对楚争说道,“你惯着小曦也不用担心。这孩子可有分寸,就算是被你惯着,也不会做不好的事。”

    他这就充满滤镜了啊,白曦多坏一个姑娘啊,一翻脸那把楚靖宇给欺负的,现在学校里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这个被夺走了未婚妻的头上有点儿绿的可怜校草。

    白曦还翻着自己的眼睛娇纵地说道,“就……不惯着我的,那还是我的男朋友么?”她知道自己是被楚争喜欢着纵容着,所以有恃无恐。

    白二叔想到她从前在楚靖宇面前的小心翼翼,看着现在小脸儿红扑扑的女孩子,都觉得心里酸涩不已。

    他拿下眼镜下意识地擦了擦眼角。

    “看我这高兴的……”

    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一种酸涩无比,叫自己压抑而痛苦的东西,从白二叔的心里在慢慢地消失。

    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因为他的生活没有半点不顺心,可是从前的很长的时间里,他都无法这样真心实意地笑出来。压抑在他心里的是惶恐还有痛苦,甚至午夜梦回,白二叔总是惊醒,仿佛失去了自己最心爱,捧在手心儿的小公主。

    白曦都不知道,她生病的时候,白二叔几乎也不能睡觉,一整天一整天没日没夜地陪着她,握紧她的手。她病好了,去上学了,可是白二叔却还是不能安心。

    人到中年却依旧斯文俊秀的男人每每从梦中惊醒,总是要去自家小曦的门口徘徊很久,然后确信那房间里他的小曦还在安静地睡着,没有失去她。

    那种沉甸甸的重负几乎压得他透不过气,也并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白曦鲜活地在对他微笑,他却总是很害怕会失去这个孩子,似乎她这一刻对他笑,可是下一刻就会失去呼吸闭上她漂亮的眼睛不再醒来。

    或许……是他在兄嫂的墓前发过誓,一辈子把白曦当成女儿一样疼爱,爱护她,庇护她照顾她,叫她一辈子都平安喜乐。

    他为了白曦,没有结婚,也没有生下孩子。

    因为他知道一个人的爱,永远都不可能均匀地分成几等分。

    总是会偏心的。

    如果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到时候小曦怎么办?

    他偏心小曦,那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都并不公平。可是如果他偏心自己的妻儿,那他从小儿疼爱,已经没了爸妈的小曦又该如何自处?

    她连他都失去,那生活该怎么过下去?

    他自认不是一个能够调和这些矛盾的人,既然这样,那就把爱只给这个兄嫂留下的唯一的孩子。这么多年他养着她,早就把她当做自己唯一的孩子。那种爱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所以他纵容她的任性,满足她的一切的希望,只要孩子喜欢的就捧到她的面前。

    哪怕知道楚靖宇或许并不如白曦那样深爱着她,可是白二叔就想,只要这个男孩子对他的小曦好,他要拿走白氏也无所谓的。

    他就是这样一心一意希望白曦幸福。

    楚靖宇不行,现在的楚争,叫白二叔的心里变得轻松又满足。

    他眼角微微湿润,看着现在年轻却又坚定的男孩子,就知道白曦找到了真正值得她喜欢的人。

    “二叔……”白曦看着白二叔眼角发红,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她不知道上一世的时候,白二叔是怎么度过了失去原主之后的痛苦的人生。

    她二叔把所有的疼爱都放在原主的身上,甚至除了原主,身边一无所有。

    多么寂寞啊。

    没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把原主当成唯一的孩子,这样全部的爱,当原主不在,他该怎么办呢?

    白曦的眼眶热热的,本想要劝她二叔也快点结婚,然后叫他的身边热闹起来,就算她离开他的身边可是他也不会寂寞。

    可是最终白曦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她怔怔地看了白二叔一会儿。

    如果她的二叔真的愿意娶妻生子,也不会这么多年孑然一身,身边干干净净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

    就算她劝了,白曦想以她二叔的脾气,也只不过是含含糊糊地答应,然后糊弄过去而已。

    这个男人的生命与快乐,都加注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想要叫白二叔幸福,就要努力叫自己变得幸福,然后拼命对他好。

    “虽然我和楚争准备谈恋爱了,可是我可不想早结婚呢。家里把我照顾得好好的,我才不急。”白曦对白二叔眨了眨眼睛撒娇地说道,“二叔你不要急着赶我走,叫我又订婚又结婚的。我想在家里过几年轻轻松松的日子,你只要别烦我就好了。”她一副央求的样子,白二叔愣了一下,眼角泛起了一点点细密的鱼尾纹,脸上更加柔和,对白曦柔声说道,“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小曦。你要留在家里多久都没有关系。二叔很高兴。”

    “结婚以后我们可以住在这里。”楚争垂着眼睛轻声说道。

    白二叔一愣。

    “住在白家?”

    “对。”楚争点头。

    “那可不好。会有人说闲话的。”白二叔温和地说道。

    如果楚争娶了白家大小姐还住在白家,那不就跟吃软饭的入赘的似的?

    楚争一个大男人,如果真的有本事混得功成名就,那还有这样的传闻,实在是太不好了。

    “无所谓。这里是小曦的家,也可以是我的家。”楚争这从小儿在底层打滚儿出来的男孩子什么白眼和冷言冷语的嘲笑没有听过,还会在意这种小小的嘲笑?

    更何况白家别墅挺好的,如果白曦愿意,他并不介意住在哪里。都说了,楚大佬是难得的博爱党,不仅咸党甜党无所谓,就连房子也没什么所谓,管是谁家的呢,能住得开心就行了呗。他是无所谓的,白曦顿时惊喜了。

    “真的可以么?”

    “你住在家里更自在。而且会更快乐。”白曦舍不得白二叔,楚争当然看的出来。

    他不愿意看到白曦不开心,更何况,家里有白二叔一心一意疼爱白曦,他更乐意的好么?

    还可以以后……叫白二叔帮着带孩子……他跟白曦继续二人世界……

    不愧是很有心机的楚大佬了,已经决定了数年之后如何奴役白家二叔。

    “楚争,你真是叫我意外。”楚争的坦荡还有心胸都叫白二叔刮目相看,也突然松了一口气。

    对了……以后如果都住在白家别墅里,他还可以给小公主带孩子呢……

    白二叔想一想未来或许会有圆滚滚的胖团子滚在自己的身边奶声奶气地喊“叔爷爷”,就觉得这生活太幸福了。

    他脸上的笑容都要绷不住了,用叫白曦都不寒而栗了的目光满足地看着楚争,那眼神儿……看亲儿子也差不多了。

    白曦抖了抖,觉得自己都有点儿害怕这种眼神,可是楚大佬完全没有影响,看见白曦手边的杯子空了,还淡定地给她倒果汁。

    不过楚争做再多给白曦倒水检菜的活儿,都不如方才他那一句愿意住在白家来的叫白二叔喜欢他。这一天一向都斯文又沉稳的成功男人对楚争爆发了无与伦比的热情,如果不是楚争再三拒绝,白二叔都恨不能亲自开车送他回家了。

    见楚争要回家,这天天大晚上的来回奔波,白二叔心疼死自己未来的侄女婿了,目光疼爱,声音温柔,叫楚争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握着他的手叹气说道,“楚争,二叔真是舍不得你。”

    楚争默默地忍耐着,忍耐着,继续忍耐着。

    “不然,你现在就住到白家来吧?”白二叔热情推荐自家别墅的客房。

    楚争艰难地拒绝,“不了。”

    “为什么?你不想每天和小曦一块儿上学放学么?”

    “如果被人知道我和她住在一块儿,会有人说她和男孩子同居,闹得学校沸沸扬扬,会有难听的话。”

    楚争也想和白曦住在一块儿,反正他不觉得住在白家没名没分有什么丢脸。

    可是现在的高中生真的很八卦,对男生女生之间的事格外敏感。

    谈恋爱是一回事,可是如果住在一块儿,如果以后有夸大了的流言,那真的会伤害到女孩子。

    “你考虑得很周到。”白二叔笑了,拍了拍楚争坚实的肩膀,看见白曦哼哼着捏着楚争的衣摆蹭人家的胳膊,这两个孩子黏黏糊糊的,不由好生欣慰。

    他虽然答应了他们暂时不订婚,可是一个中年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孩子谈了一段可靠的恋爱的心情是无法压制的。他不过是短短几天,就炫耀得叫他的小伙伴儿们很痛苦了。这商场上大家都知道了,白二未来的侄女婿那叫一个孝顺懂事啊……

    不仅孝顺,还张得帅!

    听说很能干,很沉稳,很上进还当着学校的大佬呢。

    那这就把大家伙儿给羡慕的,都恨苍天无眼,白二这么坏,竟然还能捞着这么靠谱的侄女婿。

    只是既然商场上传开了,楚家当然也知道了,当楚靖宇知道白曦答应了楚争的告白,两个人约好过几年就订婚,顿时受到了打击。

    他这天晚上正和憔悴苍白的楚夫人吃饭呢,因为楚父连续几天没有回家,楚夫人看起来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就算是吃饭也仿佛是在梦游。

    她从来都没有和楚父有过这样激烈无碍调和的争执,就算从前吵架,可是楚父却总是会先低头哄她的。这一次楚父这么多天连家都不回了,楚夫人的心里总是觉得不安和忐忑。这种战战兢兢的感觉,突然很像别的好友说过突然无力掌控丈夫的那种惶恐。

    更何况她从从前的朋友那里知道白曦和楚争的事,想想更加慌乱委屈,突然吃着饭就哭了出来。

    “靖宇,白曦那个水性杨花的,和楚争好上了!”

    楚争和白曦也没有说谈恋爱就公布于众,还是该怎么上学怎么上学,不然公然发布谈恋爱的事儿,这的确爽了,还不得叫教导主任关小黑屋啊?

    楚靖宇还不知道这件事,听到他妈提起这个,顿时脸色一白,只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他眼前发黑,年少的年纪本来就经历不了这么多的打击,摇摇晃晃起身饭了不吃了,对楚夫人挤出一个笑容。

    “我上楼去了。”他快步回了自己的房间,捂着自己的嘴无声地靠在床上,这一天什么书本都看不进去,只是赶紧睡了。也不知是怎么了,这一天,楚靖宇做了一个叫自己感到真实得恐惧的梦。

    那个梦里,他同样看见了一个追着自己不放,眼睛里充满了喜欢与爱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去做,然后他看见另一个自己肆无忌惮地伤害她,无视她的感情,毫无怜爱地冷待她,只执着于另一个女生。

    楚靖宇觉得这或许是自己的另一段人生。

    因为他知道,如果白曦没有甩掉他,对他那样冷酷没有回头,他真的不会知道她已经成为自己心里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

    他就安静地看着他们长大,看着他对白曦越来越厌烦,恨不得她死掉算了,然后对自己暗恋的女孩子告白,他们快乐地在一块儿。

    当心爱的女孩子远走海外,他把自己的怨恨于憎恨都加注在白曦的身上,然后用了无数的狠毒的办法,将她置于死地。

    当她死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他看见那个成熟又变得冷酷的男人脸上没有半点舍不得,反而如释重负去了海外找回了自己离开的爱人。

    再也没有任何人夹杂在他们之中,他们破镜重圆。

    在海外历练得精明干练的女子顶替了白曦的位置,成为他的左右手,作为他订婚后的未婚妻,得到了他所有的信任。

    他把一切都交给她,就如同当年白曦把一切都交给他一样。

    然后有一天,突然风云突变。

    转眼之间,他的身上背负了和当初白曦一般无二的商业罪名,整个公司一夜之间收到了挤兑还有众多不合格产品的控告。

    不敢置信的英俊男人看着在白曦死去之后一夜白发的白二叔走进来,身后跟着面无表情的自己的未婚妻,那个变得消瘦的男人优雅地拿给他的爱人一张巨额支票,然后那女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我答应她,只要帮我做事,就给她一生都享受不尽的富足平静。这笔钱,足够她在海外和她的男朋友过安稳的人生。”

    帅气的男孩子站在成年了的自己的身边,一同惊恐地看着露出一个阴郁疯狂表情的中年男人。

    “靖宇啊,”他还像是曾经在白曦面前那样慈爱地叫他,“被爱人背叛的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