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4.学园大佬爱上我(十四)

254.学园大佬爱上我(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出人意料的是, 楚靖宇竟然没有冲上来揍她。

    他似乎遭受了很大的打击, 沉默地看了白曦一眼, 慢慢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年轻英俊的男生白净的脸上十分憔悴,眼眶黑黑的,似乎叫人觉得……

    他一整晚都没睡觉的感觉。

    说人坏话的时候被校草当场看见了,女生们都讪讪的。

    “那个白曦, 我们先回去了。”楚靖宇的脸色太难看, 也憔悴得可怜,虽然白曦不喜欢楚靖宇,可是这个男生在学校的时候是完美无缺的。他没有任何的缺点, 当然也没有任何会被女生们讨厌的地方,此刻这个样子, 叫人觉得他更叫人怜惜了一下。白曦也知道这年头儿长得好看的男生很吃香的, 不在意地看着那几个女生用似乎想要安慰帅哥心灵创伤的目光去看楚靖宇, 她都忍不住想要笑了。

    她觉得挺有意思的。

    楚靖宇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还似乎是被她打击了一样。

    还不赶紧说一说自己的清白, 好去追自己心爱的姑娘呀。

    对于楚靖宇这么一副装模作样的样子,白曦就没有什么兴趣了。她听老师讲课,很认真地记着笔记。她也知道虽然白家有钱,她就算不需要努力学习以后过的日子也不会很差,可是不知怎么, 看到楚争那样认真努力地生活, 珍惜着自己的生命, 白曦突然不想像是从前原主那样生命里只有一个楚靖宇, 然后荒废自己最美好的光阴了。

    她希望能从现在开始好好学习,以后考一个好大学,然后努力成为有用的人。

    不是为任何一个男人变得完美努力,而只是为了她自己。

    这样突然的改变,当然也被楚靖宇看在眼里。

    他揉了揉自己的眼角,目光复杂地看着头也不回,不会再回头看自己一眼的白曦。

    抿了抿有些苍白的嘴角,他想到家里昨天母亲闹得天翻地覆,在他的面前哭得涕泪横流,想到楚父一整晚没有回家,电话不接,连去了哪里都不知道,就觉得满心的疲倦,也没法继续听课。

    他的心中烦乱,想到楚夫人给自己的那些复述只觉得浑身发凉。他没有想到原来爸爸对他早就有那么多的不满,也不知道原来爸爸的心里竟然还有楚争。如果楚争真的回到楚家,那他该怎么办?

    巨大的恐惧叫楚靖宇说不出话。

    曾经楚争母子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可是现在呢?

    会不会有一天,被放弃的人就是他了?

    他要承认楚争现在的样子?没钱,活不下去,尊严都被踩在人的脚底下?再也不是众人瞩目?

    楚靖宇的脸色苍白,想到昨晚的辗转反侧就只觉得浑身冰凉,他怔怔地看着白曦,希望得到白曦的安慰。

    如果是从前,白曦一定会叫他什么都不要担心,因为有她在他的身后扶着他,陪伴他帮着他,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和他共同分担,就算他一无所有,她也会陪着他东山再起。

    可是到了现在,连白曦都成为了楚争身边的人。这种巨大的,被楚争一样一样夺走本属于自己一切的痛苦叫楚靖宇无法忍受。他从小就是天之骄子,是被人瞩目,被人夸奖,永远都是最好的那一个。可是楚争的出现,叫楚靖宇觉得很恐惧。

    “白曦,我能不能和你谈一谈?”总算熬到了中午的时候,楚靖宇看见白曦站起来,急忙起身走过去低声说道。

    他在白曦的面前永远都是高傲施舍的嘴脸,高高在上的,第一次露出这样哀求的样子。

    “我和你没有什么可说的。”当初叫她滚蛋的时候她滚了,现在想叫她回来,做什么美梦呢?

    白曦又不是傻子,如果这个时候还能心软,那一定是脑子进了水。

    “是你说喜欢我,喜欢得不得了,一定要和我订婚,你忘了么?”楚靖宇很帅气,高高瘦瘦,现在也顾不得班级里的同学隐晦地把目光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了,他白净的脸上非常难过,黯然的眼睛落在白曦的脸上,轻声说道,“白曦,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

    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好几天都没有想到曾经暗恋的女孩子。

    曾经白曦追着他不放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心里都是自己喜欢的女生的影子,白曦的出现更叫他不能忘怀,也更加执着。

    可是当白曦退步抽身,楚靖宇就发现,原来松了一口气之后,他并没有欣喜若狂。

    他不再和从前一样暗地里跟着喜欢的女孩子偷偷送她回家,也不会在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假装不经意地看她一眼。

    他的心里满满的都被白曦填满,无论是白曦叫他恼火,还是最后的妥协,都只有白曦一个人。

    失去了那曾经叫他厌烦腻歪的纠缠,楚靖宇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生命空白一片。

    “我们把从前的不开心都忘掉好不好?”楚靖宇觉得心里很难受,一切的难过都混杂在一块儿,他甚至突然不明白自己曾经为什么会那样不喜欢白曦。

    是因为校园王子的自尊心,因为他觉得自己是被白曦挑选的那一个,还是本能地对白曦拥有的长辈无所保留的疼爱的嫉妒,他自己都说不清。他只是在想,其实他回头或许也并不晚,曾经白曦那么喜欢他,只要他回头,他们还会和从前一样。

    他会好好儿对待白曦,然后不会再惹她难过。

    楚争也不会因此回到楚家,白家和楚家会更加安稳。

    他傲气,有自己的不好的脾气,可是为了白曦,他愿意努力收敛……

    “楚靖宇,我之前对你说过,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失去的是什么。”见楚靖宇看起来摇摇欲坠,白曦其实心里没什么触动。这年头儿,也不能说因为遇到一个浪子回头的家伙就喜极而泣吧?特别是这小子上辈子把原主坑得那么惨,那恨她恨得将她置于死地,白曦现在想想都觉得痛恨极了。

    年少的少年还没有当他长大后的那种残酷阴狠,可是他的心性就在那里,上一世的罪恶,难道就因为他现在没有做过就可以抹杀么?

    那原主不是白死了?

    “我不会忘记。你留给我的一切的记忆,我都会牢牢地记在心里头。那些耻辱,还有伤害……”

    “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楚靖宇突然手足无措地问道,他手忙脚乱,有些不知所措,一只手在自己校服口袋里摸来摸去,“你之前说你想看电影,可是我失约了。这回我等你好不好?白曦,我等你。一直都等。”

    “我不会去的。”

    “我会一直等你。”

    “随便。对了,之前我在电影院等你一晚上,那个时候你心疼了么?觉得自己愧疚了么?”

    楚靖宇脸色苍白地看着她,说不出话。

    “现在我也一样。就算你等死在电影院,对我来说也无所谓。”白曦笑了笑,推开了楚靖宇就往外走。门口楚争正等在那里,看见白曦出来,沉默地看了楚靖宇一眼,带着白曦就走。

    看见他要走,楚靖宇突然心里生出无比的怨恨。他看着这个夺走一切的异母哥哥,上前一步,拦在了楚争的面前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压低了声音说道,“楚争,你真是处心积虑。你骗了白曦,骗了我爸!你是不是想要叫我和我妈一无所有?”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楚争平静地说道。

    “不知道?”就算他和楚争的争端叫整个楼层里的同学都探头出来,可是楚靖宇也顾不得这些了。

    “你满意了?”他还知道不要叫人知道和楚争之间的关系,见楚争冷淡地看着自己,眼底带着藏不住的怨恨轻声说道,“我爸松口了,他说了要带你回家。爸爸说你也是他的儿子,以后楚家你也有份儿,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你都被赶出去了,现在却能被爸爸接回来,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他这才发现楚争是这样有心机的人,不过楚争却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么蠢的蠢货了。

    他目光毫无波澜,就跟楚靖宇指责的不是自己一样。

    “你爸不要脸想吃回头草,和楚争有什么关系?楚靖宇,你得反省一下你自己啊。你到底做了什么叫你爸那么失望,都要放弃你了?”

    白曦顿时冷嘲热讽,顺便问候楚靖宇他爸。

    “对了,你爸伤好了没有?真是可怜见的,昨天看见他睡在垃圾堆里,好可怜的。”白曦最喜欢的就是幸灾乐祸,看见帅气高挑的男生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也不理他,公然地拉着脸色不变的楚争去吃番茄炒蛋了。

    不过楚父这么不要脸,竟然还真的打着要把楚争给认回楚家的心,这简直太恶心了。白曦晚上带着楚争回家吃饭的时候,顿时熟练开启自己已经满级的技能。

    告状。

    “二叔,你说他爸坏不坏?简直毫无廉耻。”一般的男人抛妻弃子之后,大概都没有这样厚的脸皮回头来找管生不管养的儿子,当做没事发生啊。

    “楚争,你怎么想?”白二叔斯文俊秀的脸上露出浅浅的笑意。

    他在商场上见的恶心事儿恶心人多了去了,楚父这点道行算什么啊。

    不过,他倒是很感兴趣楚争的选择。

    “他不是我爸。”楚争垂头给白曦剔着鱼肉,一根一根十分仔细认真,头也不抬,完全没有把楚父放在心上。

    他只是专心地给自己面前的一条鱼好好儿地剔了所有的小细刺,这才放进了白曦的碗里。看见白曦嗷呜一口都不要检查一下是不是鱼刺都剔干净了,反而一边鼓着小嘴巴吃得心满意足,还一边看着自己,楚争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又夹了一块儿鱼肉给她剔下一块儿。

    “小曦你不检查一下?有鱼刺扎到怎么办?”

    “是楚争给我挑的,我最相信楚争了。”白曦认真地说道。

    白二叔眼底露出一抹无声的笑意。

    楚争跑不了了。

    果然,楚争嘴角飞快地勾起了一瞬,看向白曦的目光带着几分温情。

    零零发叹了一口气。

    这年头儿,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叫人家当牛做马,当牛做马之后还得谢谢她,这渣狸真是丧尽天良啊。

    特别是以后明显还要奴役人家一辈子……

    灵灵八很感动了,深深感慨:“这都是因为爱啊!”它一副世界传播爱的大使似的,零零发和它话不投机,哼了一声,趴在地上被灵灵八坐着装死。

    两只系统感慨的时候,白二叔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一副衣冠禽兽循循善诱的表情对楚争说道,“其实你现在是最合适回到楚家的时候。楚家现在乱成一锅粥,楚总忙着想要和白氏修复关系,也乐见其成你和小曦走得近。你回到楚家,他会把你供起来。楚靖宇都得靠边儿站。不过是虚与委蛇几年,先把楚氏拿到手里,到时候你愿意怎样报复都无所谓。更何况,楚靖宇也不是你的对手。”

    “我恶心他。”楚争继续拒绝。

    他当然知道现在给楚父几个冷脸,虚情假意叫几声爸爸就能够得到很多东西,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挤掉楚靖宇得到楚氏。

    可是楚争觉得想叫他对楚父露出原谅的姿态还有虚伪的感情,都太恶心了。

    那个混蛋,连他的虚情假意都不配。

    “我可以打败他,却不会继承他。”楚争沉默了一会儿,好把自己面前的那块鱼肉里的小细刺给挑干净,仿佛是他眼前最重要的工作了。甚至他突然觉得白二叔好聒噪很烦啊,这么不停地和他说话,叫他忽略了鱼刺伤到白曦怎么办?

    他一声不吭,粗糙的大手有些笨拙地捏着筷子谨慎地挑着细细的小鱼刺,很久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把鱼肉喂进白曦的嘴里,这才抬头看着白二叔认真地说道,“楚家再好,我也不会忘记我的母亲受到的伤害。”

    回到楚家,代表他忘记了母亲曾经被抛弃,如果连这都忘记,那他算什么?

    今天为了钱忘记母亲的痛苦和伤害,那以后为了钱他还要背叛什么?

    “你相信自己以后会有楚氏的成就?”白二叔却笑了,满意地看着楚争。

    楚争是一个有底线的人,这叫白二叔很欣赏。

    只有这样坚守这一切的男孩子,才可以长成为可靠的男人,然后无论风雨,都岿然不动,守住自己想要守住的一切。

    “我可以。”

    “可是那要等很多年。”白二叔目光落在埋头喝果汁的白曦的身上一瞬,意味深长地看着楚争。

    楚争只觉得自己在白二叔并不锋利的目光之下,自己的心事无所遁形,许久之后,垂了垂眼睛。

    “不会很多年。”他突然下定了决心,黑沉的眼睛泛起了最美丽的光彩,在白二叔温煦的目光里轻声说道,“我会努力,就算……”他紧张地抿了抿嘴角方才轻声说道,“就算我不可能会累积到富可敌国的财富,可是我会努力赚钱,买大房子,带花园,可以每天很悠闲地坐在花园里赏花。也可以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住在那房子里的人,我不会叫她吃一点苦。她从前过什么样的生活,我只会叫她和从前过得一样甚至更好,也不会叫她受委屈。”

    他鼓起勇气说出这些话,只觉得心跳如同擂鼓。

    他爱上这世上最不好养的千金大小姐,本应该放弃,或者知道自己不能给她好生活,就放开她叫她嫁给门当户对的男人,能够幸福安稳一生。

    可是楚争这几天的纠结挣扎,却还是无法把这个女孩子交给别人。

    那些所谓远远地看着她就会很幸福,她安稳快乐就满足……

    她那么娇气任性,那么单纯可爱,他怎么舍得把她交给别人?

    如果还有别的男人看中她的身份,居心叵测娶了她呢?

    她叫他一声老大,他就要保护她一辈子。

    怎么保护她一辈子?

    不如叫她嫁给他,有他在,没有人能够伤害她,他也不会担心她被别人伤害。

    这多么好……

    “我不会一辈子都只是个穷小子。”楚争轻声说道。

    白曦突然觉得自己被果汁噎住了。

    这真是……这是说给她听的吧?

    一言不合就告白?

    大佬很厉害了啊。

    特别是……

    “你怎么才告白啊。我都等了好几天了。”白曦还得便宜卖乖。

    这漂亮白皙的小姑娘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明明高兴得不得了,却偏偏还要恶人先告状,说人家告白的速度太慢。

    白二叔都沉默了。

    “小曦,这么说,你愿意的么?”他觉得楚争比楚靖宇靠谱多了,这个高大的男生的眼里一眼就能看到对白曦的认真还有真挚,完全不是敷衍,也没有半点的虚伪。白二叔心里是满意的,也不在意楚争目前还只是一个穷小子……以后知道赚钱养家就行了。

    他微微笑着,欣慰地看着正对楚争傻笑的白曦,想了想,露出一个很斯文的笑容,“那你们要不要订婚?”楚争这样的男孩子以后一定有前途,先盖上他家小曦的戳儿,稳当点儿。

    白曦突然抽了抽嘴角。

    ……她觉得再次接到白家订婚请柬的宾客心情一定是崩溃的。

    订婚,取消订婚,再订婚……把人家遛得很开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