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3.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三)

253.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父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过久。

    反正从臭烘烘的小巷子里虚弱爬出来的时候, 他的周围也没人了。

    不孝的, 竟敢殴打自己老父亲的楚争早就没影儿了。

    竟然, 竟然就怎么把一个人事不知的人给丢在巷子里不管了。

    楚父只觉得心里气得要死,急促地喘息着, 嘴里都是血腥味儿, 只觉得自己仿佛被砸碎了重新拼接好的一样。

    一张小纸条儿从他的身上飘落,他颤抖着手拿起来,用一双被打得都模糊起来的眼睛去看这张纸条。

    上面就歪歪扭扭地,用纤细的笔触写了一句话。

    “上课了, 我们先走了。”这句话之后,还带了一个可爱的微笑的表情。

    楚父:……

    楚父觉得自己又想要吐血了。

    他心中愤怒, 用力地撕碎了手里的纸条儿,想到楚争和白曦竟然还敢留纸条给自己,简直就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也是……白二现在虎视眈眈,白家和楚家正掐得热闹呢, 白曦这明显是不怕事儿闹大啊。

    不过, 自己竟然被楚争打成这样, 楚父犹豫了一下, 摸了摸自己脸上的伤口, 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疼。他是不敢去学校告状自己被楚争给打了的, 不然一旦学校追根问底,那他这一向在商场上的形象就算是彻底保不住了。到时候恐怕他早年带着现在的妻子逼宫, 抛弃了楚争母子的事儿就要闹得人尽皆知。这难道是什么好名声不成?楚父犹豫再三, □□了几声, 扶着墙慢慢地走出了巷子。

    他挣扎着回到了车里,开车回了家。

    楚夫人正坐在家里生闷气。

    她今天本想约几个一直以来玩儿得好的太太一块儿去做保养,可是谁知道她给每一个打电话,却都说忙,出不来。这可不是从前“再忙也不能耽误和你逛街”的亲密了。想到电话另一端那很相似的冷淡还有疏远,楚夫人还有什么想不明白的?

    这些有钱人家的夫人太太的,代表的立场和丈夫的必然一致。这是因为都对付起楚家,所以她们这些女人也都开始站队了。

    更何况……她是个小三,如今在交际圈闹得沸沸扬扬的。

    虽然楚夫人觉得这其实自己并不算是小三。

    她和楚父是大学同学,两个人本来就感情好,楚父当初年少无知被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给骗了,和她离婚不过是纠正错误而已。

    而且,她这些年和楚父一块儿打拼,男主外女主内的,也算是贤内助了,和那些坐享其成,在男人富有起来之后踹掉原配坐享其成的第三者完全没有半点关系好么?他们的家已经温馨地度过十几年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说她当初错了?楚夫人就气得要死,她气呼呼地正生闷气,就看见楚父踉踉跄跄地回来了。他出现在楚夫人的面前的一瞬间,楚夫人惊呆了。

    “老楚,你这是怎么了?!”

    楚父这看起来太凄惨了。

    一张脸就跟车祸现场似的惨不忍睹,身上皱巴巴脏得很,看起来就仿佛是从垃圾堆里滚出来的似的。

    一股子刺鼻的味道,叫楚夫人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没什么。”楚父很疲倦地跌进了一旁的沙发里。他的脸上充满了疲倦还有沧桑,回家的一路上,想到楚争对自己的残忍,楚父一开始心里的愤怒已经不多没了。

    他在心情平和之后感受到了楚争的愤怒,也明白楚争是对自己当年抛弃他们母子的事很生气,可是想到如今楚争在白二和白曦面前是那样的风光,他的眼底又忍不住生出黯淡的光芒。无论如何,他必须,一定要和楚争重新弥补父子关系。

    不仅仅是因为想求白二放楚氏一马。

    而且……他亲手打下来的楚家的江山,这偌大的集团,是他这一辈子的心血。

    如果能把白氏融合到楚氏之中,那楚父这辈子就圆满了。

    “什么没什么,都这样了还说没什么?”楚夫人见他这么没有形象地坐在沙发里,昂贵的沙发上顿时蹭上了叫人疑虑的东西,美艳的脸上露出几分不高兴。这沙发八万块呢,是她精心挑选,可是却被弄脏了。只不过见楚父这幅样子,她又十分心疼,扬声叫佣人来给楚父上药,这才不高兴地问道,“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个样子,公司刚才还打给我,说你不在公司。”

    楚氏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楚父还往哪儿跑呢?

    “我去找楚争了。”楚父闭着眼睛叫人给包扎,很平静地说道。

    楚夫人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哦了一声,之后转过弯儿来,顿时炸了。

    “你找楚争干什么?!”楚争这小子把她的儿子给打得差点儿进医院,如果不是楚靖宇硬撑着一口气绝不肯叫楚争看自己的笑话,那楚夫人是一定不能让儿子去上课的。甚至她都想要去学校揭发楚争对同学动手造成楚靖宇这样严重的伤势了。她就不相信,如果学校看到楚靖宇这样被打,楚争还会平安无事。可是楚靖宇却挣扎着拦住了她,儿子比她更聪明一点,知道如果她一去学校闹开,那校园王子立马就得变成过街老鼠。

    孩子们的世界单纯却又天真,充满了对这个世界最耿直正义的想法。

    他们不会在意当年她和楚父之间的经历,只会把楚靖宇当成是第三者的不道德的产物。

    楚夫人想到那样,哪里还敢去找楚争的麻烦。

    可是她没想到,楚父劝她不要去找楚争的麻烦,可是他自己却去了,看那样子也不像是给他们儿子讨回公道的。

    “楚争也是我的儿子。”楚父微微抬眼,见楚夫人美艳的脸微微扭曲,完全不知道体贴自己如今的商场不易,只觉得满心疲倦。

    妻子就像是一团烈火,明艳骄傲,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每一天都仿佛风风火火的感觉。从前年轻的时候,烈焰玫瑰当然是自己的心头好,毕竟年轻人的感情来得汹涌激烈。可是这人到中年,再看见这样不懂事,总是在别人面前说错话的妻子,楚父难免觉得有些疲惫。

    他心里是埋怨妻子的。

    如果楚夫人没有对楚靖宇说那些不着调的话,什么先糊弄白曦以后再把白曦甩了这样的话叫白曦知道,白氏还稳稳地和他强强联手呢。

    更何况,他现在也顾不得楚夫人的感受了。

    他已经被白二给整得恨不能丢盔卸甲跪地求饶了,就想求白二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叫自己别彻底跨掉。

    这个时候,没有人比自己半生心血来的要紧,厨夫人也是。

    他这么多年和她夫妻情深,也算是对得起他们母子了。

    心里这样冷酷地想着,楚父微微张开的眼睛里透出几分冰冷,见楚夫人还在不依不饶地拉着自己问楚争的事,不由带着几分不耐烦地说道,“你也够了!这么多年,我顾虑你的心情对他们母子不闻不问,难道你还不知足?!就为了你们母子俩,楚争这都快高中毕业,我一分钱都没有给他花过。可是他是靖宇的哥哥,靖宇有的,他从没有。我心里觉得对不住他,想要去见见他怎么了?难道我去看我自己的亲儿子都不行?!”

    楚夫人被这一番说辞给惊呆了。

    她张着嫣红的嘴唇,张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

    “你,你说什么?!”她本来就不是一个隐忍温柔的女人,听到这话还了得,声音顿时尖锐了起来。

    “我说,楚争是我的儿子,是靖宇的大哥!以后这家里,也有他的一席之地!”楚父霍然起身,身上疼得跟被卡车碾过一样,却还是冷冷地说道。

    “一席之地”四个字,叫楚夫人摇摇欲坠。

    她呼吸急促,用力揪着自己的衣领,赤红着眼睛看着面前的英俊的男人。

    她半生的幸福还有光彩,都在于自己的丈夫还有儿子。那些总是和自己相约一块儿逛街的太太们最羡慕的就是自己夫妻感情好,儿子也出息,一家人亲亲热热,很团结幸福的生活。

    可是这一转眼,她的丈夫说,前妻的儿子也在这个家里有一席之地?这把她置于何地?如果丈夫以后真的对楚争改观,真的把这死小子给接回来,不提楚争和楚靖宇争夺家产,就是那些太太们之中,那得怎么笑话她?

    好不容易挤走了人家的前妻霸占人家的丈夫,本以为楚家继承人是自己的儿子了,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十几年之后,前妻的儿子回来了!

    那她的地位岂不是很尴尬。

    “他算是你什么儿子?靖宇才是你的儿子,才是你的继承人!”楚夫人好不容易把这口气给呼出来,尖锐地看着更加不耐烦的楚父,脸色扭曲狰狞,完全没有了美貌,一下子就扑上来抓着楚父的衣领大声说道,“靖宇才是陪在你身边的儿子!那个,那个小畜生算什么东西?他早就和他妈被扫地出门了!姓楚的,你还有没有良心,我对你还不够好么?你为什么要把那小畜生给认回来?!”

    “你太过分了!”这女人左一个小畜生右一个小畜生的,楚父是楚争他爹,岂不是也成了老畜生?

    他怒吼了一声,却叫妻子一把给推到了沙发里。

    那一瞬间疼得楚父……半天没说出话来。

    “我不管!当初你们离婚的时候,你已经给过他们房子,仁至义尽,恩断义绝!那个小畜生想来抢靖宇的这份儿,没门儿!”

    楚夫人凶神恶煞,看起来非常强势。

    “你,你……”楚父被楚争给打得现在还浑身剧痛呢,这看见楚夫人就跟个疯婆子似的,气得半死。他终于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生出了几分无法忍耐的厌烦,霍然起身,摇晃了一下大声说道,“我的财产,爱给谁都没有关系,不用你管!还有,别一口一个小畜生的。楚争比你儿子出息多了!”见楚夫人双目赤红,含着怨恨看着自己,楚父想到楚争现在的样子,不由自主露出几分满意。

    他早年对这个儿子关注不多,也不怎么在意,只知道是学校的老大,听起来是个混混似的难免失望。

    可是因为白曦的原因,他昨天叫人特地查了查楚争这么多年,顿时感到了意外之喜。

    和傲气却不知道审时度势的楚靖宇不同,楚争沉默寡言,可是却很有手段。

    楚父这才知道,楚争这在学校威风凛凛被人畏惧,身边的伙伴也都是富二代,比如宋宁,比如刘玉,这都是楚父商场上交际的那些合作商家的小辈。

    就在没有人觉得刻意的情况下,楚争已经无声地拉拢了这样的一个关系网出来,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他现在还和白曦关系亲密,如果不出意外,看那样子他大概会和白曦交往,甚至……结婚。

    “你敢看不起靖宇?!”楚父那语气明显楚争比楚靖宇强,楚夫人什么都能忍耐,就是忍不了这个。

    “难道我说错了么?看看你儿子!”楚父反正有两个儿子,当然会欣赏能够给自己带来更大利益的那一个,见楚夫人歇斯底里,头发散乱,不由更加冰冷地说道,“而且,当初如果不是你非要闹着叫我离婚,楚争现在有我的扶持,会走得更远!他现在和白曦感情很好,我看白曦什么都听他的,很依赖他,这就是他的本事!看看你儿子,一手好牌叫他打得稀巴烂,还连累他老子我!”

    楚父也怒吼出声。

    对楚靖宇的恼怒早就憋在他的心里头了。

    如果这世上有一个坑爹排行榜,楚父一定奋不顾身把楚靖宇给推上榜首!

    太坑爹了有没有?

    明明知道白二疼白曦疼得恨不能要天上的星星都给摘下来,楚靖宇对白曦好点儿能死啊?冷落白曦,对白曦那样坏,白二一怒之下不灭了楚家就奇了怪了。

    坑爹货连他的赔钱老娘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还敢在他的面前大小声!

    “我怎么会离婚娶了你!”楚父这话是气话,不过也不知道算不算心里话。

    如果他没有离婚,没有抛弃那个女人,那么现在……就看在楚争的份儿上,白家对楚家一定好得不能再好了。

    可是现在呢?

    楚父忍耐地闭了闭眼睛。

    楚夫人顿时踉跄了一下。

    “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闭嘴吧!不然,我一毛钱都不会分给你儿子!”楚父懒得再和她说话,哼了一声,走出了这个叫他窒息的家。他茫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本想回公司去,可是想到公司那些业务就觉得头疼极了。

    身上疼得厉害,心情也烦闷,他烦躁地坐在车里只觉得心里憋闷得厉害。想当初楚争的母亲再没有文化,再不怎么好看,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对他大声说过话。

    她觉得他是大学生,是有文化的人,所以看他的目光仿佛是在看自己最崇拜的人。

    可是楚夫人呢?和他是大学同学,倒是有共同语言了,可是却天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嘴脸。

    想到妻子对自己的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楚父冷哼了一声,开车去了酒吧。

    酒吧里可多得是作小服低的女人。

    他在酒吧里浪了一晚上,就连楚夫人都不知道,更遑论白曦呢。

    白曦昨天又眉开眼笑地把楚争拉来了家里吃饭,到了快晚上的时候叫家里人送了楚争回家,觉得这小日子过得很快活的样子。所以,当第二天她听了楚争的话没有自己早起,而是带了佣人做的点心来给楚争做早餐,心满意足地坐在座位里捧脸偷笑,就看见几个依然八卦的女生又围了过来。那亮晶晶的眼神,叫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抬手拒绝说道,“没有壁咚啊。”

    “谁问你这个了。白曦,我们之前都不知道,你和楚校草差点儿订婚啊?”

    “谁说的?楚靖宇?!”白曦脸色顿时就不高兴了。

    “不是。是别的班级传出来的风声。”白曦和楚靖宇当初都广发订婚请柬了,之后又突然取消,当然闹得沸沸扬扬的,只不过是学生们都单纯,知道得不多。可是都是这个圈子里混的当然都知道。白曦觉得无所谓,就坦然地点了点头。她的目光又忍不住落在前面楚靖宇暗恋的女生身上,看见那个女孩子突然停住了笔,虽然没有转头,可是却似乎在安静地听着,挑了挑眉梢儿。

    “竟然是真的啊!你,你连校草都舍得不要啊?!”

    “因为我喜欢的是比他好一万倍的人呐。”白曦骄傲地仰着小脑袋美滋滋地说道。

    女生们停顿了一下,顿时捂脸尖叫。

    白曦这话岂不是承认她喜欢楚争了?

    “可是楚校草长得帅啊。你真的不动心啊?”楚靖宇白白净净,好帅气清爽的,成绩还总是很好,篮球打得好,多么难得啊。

    楚争虽然也很帅,可是……

    白曦笑了。

    “光帅有什么用啊。”

    她的目光落在了正脸色阴晴不定地走进门的楚校草的身上,托腮,漫不经心,又带着几分不屑一顾。

    “乏善可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