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2.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二)

252.学园大佬爱上我(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就知道。”

    白曦顿时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马仔和马仔之间也是有阶级的。

    她是站在大佬身边最近的人!

    这就叫白曦很得意了, 看见两个男生都不敢说什么, 白曦抱着楚争的手, 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楚争抿了抿嘴角,想要叫她不要握着自己的手叫人看见不好, 可是却又舍不得叫她拿开。

    “去吃饭。”白曦就觉得那天和楚争一块儿去的那个小饭馆味道好极了,那番茄炒蛋真的太好吃了好么?她意犹未尽, 强烈建议, 楚争见她是真的爱吃, 就带着她和两个男生一块儿又去了那个小饭馆。

    两个男生可怜巴巴地看着白曦霸占了楚争的桌子, 自己两个只能面对面坐在隔壁, 一下子就觉得……这真是只见新人笑, 不见旧人哭啊!原来女孩子在大佬的面前真的有特权的。

    这种感慨, 在白曦点了番茄炒蛋之后,不管是不是七彩头发,男生们都痛哭流涕了。

    “真,真……”作为两个咸党, 这不是要他们的命么?

    楚争淡淡地看了这两个小弟一眼。

    “我喜欢甜的, 也没叫你们也一定要喜欢甜的呀。”白曦看见这两个男生震惊地看着自己, 小小地撇了一下嘴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跟以前一样儿。不过,不能在我的面前非说甜的不好吃就行了。”

    她虽然很霸道娇纵, 可是也没有颐指气使到逼着人家吃不爱吃的东西。宋宁和刘玉都愣了一下, 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那个什么……这学校里流传着太多白家大小姐感天动地欺负人的故事, 不过这么面对面的接触,似乎还真的很可爱的。

    她虽然有些娇气任性,可是却并不是不顾及别人的心情。

    “真笨。”

    宋宁和刘玉:……

    才夸完这位小公主,这马上就往人家心里捅一刀啊。

    “你这么会收他们当小弟啊。还不如我呢。”奸诈的小马仔就卖力地挑拨大佬和其他马仔之间的关系意图上位了。楚争英俊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却没有阻拦她欺负人,而是想了想才平淡地说道,“自己送上门。”想当初他刚刚上了高中,其实也不想当什么学校的老大,只想过平平静静的高中生活。只是没想到这学校里的小鬼们真的很碍眼,一个一个的……竟然敢问他要保护费……

    宋宁和刘玉讪讪的。

    他们对诧异地,用“要钱不要命”的目光看着自己的白曦惭愧地说道,“当初真没想到老大是那么生猛的人。”楚争刚上学的时候,天天穿着校服沉默寡言的,虽然高大强壮,可是这年头儿有的是看起来凶其实特别好欺负的男生。作为两个灵魂空虚就想干坏事儿的富二代,宋宁和刘玉就觉得可以试探地问这小子要点儿保护费什么的,好歹以后他们俩罩着一点这好欺负的小子是不是?

    保护费意思意思就行了,富二代也不缺仨瓜俩枣的,给几块钱也行,就是叫他们享受一下当老大,保护神的感觉呗。

    白曦急忙问道,“然后呢?”

    宋宁吭哧了一下,忧伤地拂过自己漆黑的头发。

    “那还有什么然后啊。”不就是挨了一顿胖揍,哭着抱着大佬的腿叫爸爸么?

    白曦听得很有意思,顿时捂着嘴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不过其实老大也不是非要当这片儿的老大,你也知道咱们这是重点中学,那都是好学生要么就是富二代,学校旁边儿的小混混都把咱们当肥羊似的。”

    宋宁见白曦看着自己笑,就拖着凳子坐在白曦的身边说道,“我和刘玉当初收保护费其实就是图个乐子,也没想要钱。可是那些小混混不一样儿,好学生打不过他们,他们得寸进尺,总来咱们学校边儿上来干坏事儿抢钱还拉女生的手,咱们老大这才把他们都打了一遍赶走,叫他们不许在学校周围祸害咱们学校的学生。”

    如果楚争真的就是为了争地盘当流氓,那学校能年年还给楚争奖学金么。

    重点高中最不缺的就是学霸,就算楚争成绩再好,可如果是爱搞事的,一般学校都不会容忍。

    只不过是楚争确实是叫那些小混混们很忌惮,学校周围很少有事发生了。

    白曦听着听着,眼睛不由亮了。

    白曦:“那你们说的对,他真帅。”这两只系统这回的眼光不错。

    楚争没有什么表情,就跟宋宁吹的不是自己似的,只是看见两份番茄炒蛋端上来,递给白曦一盘子。

    他迟疑了一下,从自己的盘子里又舀了两勺炒蛋给白曦。

    白曦喜欢吃这个,昨天吃的时候恨不能舔盘子,他都是记得的。

    宋宁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瞎掉了,默默地拖着凳子回到隔壁,在心里默默地忧伤着。

    什么时候也叫他能捞一个美少女,他一定把炒蛋都给她吃!

    “对了,以后你在学校有什么事儿找不着老大,就来找我们好了。”敢在学校染七彩的头发还没有被教导主任给提到教导处去给剔一个光头的,当然也是很有背景的。宋宁偷看了楚争一眼,见楚争面无表情,似乎在默认,就对白曦继续说道,“你放心,这学校里敢招惹我和刘玉的还没生出来呢!谁叫你不高兴了,你就来跟我们说。”他俩说得信誓旦旦的,白曦想了想,一边吃饭一边摇了摇头。

    “我这么安分守己,当然没什么事儿。”

    “那楚靖宇……”宋宁试探地问道。

    “他和我没什么关系。”白曦果断地说道。

    见她真是对楚靖宇没啥感情了,宋宁和刘玉对视了一下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白二叔为什么和楚家交恶,他们当然也知道一点。楚家大概没有想过,白家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除了白家还有其他的合作商中止与楚家的合作。别人不知道,刘宁却知道自家老爸就是听了自己对楚家的种种鄙夷还有不信任,所以才会断了和楚家的联系。

    他也知道楚争多少能猜出来,不过也没想得很多,一块儿吃了饭,大概是因为有美少女陪着一块儿吃饭的原因,他们的饭格外香甜呢。

    终于感受到了女生的好,刘玉就怂恿白曦,“白曦,你有没有好朋友什么的啊?就……比你好看一点儿的那种?”

    白曦脸色阴沉地看了看他。

    “梦里什么都有!”她恶狠狠地龇牙,看见楚争站起来,急忙把这两个怀春少年给挤到一边儿去,围着楚争小狗儿一样乱转。这么可爱又乖巧,漂漂亮亮的小女生顿时叫两个男生羡慕坏了。他们跟在后面,看着楚争迟疑了一下,握了握白曦的指尖儿就放开,不由内心中生出对大佬无比的钦佩。

    这小美女就在身边,竟然只握着手指尖儿没说亲一口什么的……他们的大佬格外不走寻常路呢。

    “楚争,晚上我去等你下班啊?”白曦还跟着楚争问道。

    楚争垂头看了她一眼。

    “我就喜欢看你认真工作时的样子。”白曦继续甜言蜜语。

    高大英俊的少年愣了一下,抿了抿嘴角,脸色紧绷。

    “那儿又脏又乱的……”他挣扎了一下。

    “可是那儿有你在呀。”美丽的女孩子歪头,笑得充满了明媚的滋味。

    零零发沉默了一下就对灵灵八问:“知道你服务的是怎样一只渣狸了么?”这嘴甜的,人家都春心荡漾了,她其实回头没准就是说“我就把你当朋友”。

    灵灵八想到牵绊在白曦身上那神圣的一票,没吭声。

    零零发很唾弃这种虚伪,哼了一声突然咆哮起来:“还不从我的身上滚起来!”它在灵灵八的光团之下挣扎。

    灵灵八坐着零零发这颗小光团严肃地问道:“你还和我争宿主么?”

    零零发:“狸猫是我的!”

    灵灵八就决定还是继续坐着好了。

    白曦听着零零发那愤怒的咆哮,默默地把这两只都塞进小黑屋,这才期待地看着楚争。少年棱角分明的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轻声说道,“如果你不乱跑,不要去修车房找我。”他竟然也知道和白曦提条件了,白曦当然没什么话说,急忙点头答应。看见这高大的男生没有拒绝自己,白曦的胆子更大了,试探了一下,就把自己的两只小手都抱在了楚争强壮的手臂上,往楚争的身边蹭了蹭。

    楚争的脸色更僵硬了。

    “老大双拐了。”刘玉突然压低了声音对自己的小伙伴儿说道。

    宋宁沉默了一会儿,同情地看着自己七彩头发的小伙伴儿,“人艰不拆,你懂么?”

    楚争霍然回头,目光冰冷地看了这两个竟然吐槽老大的家伙一眼。

    白曦也听见了,哈哈笑起来,趁着笑的机会,又厚着脸皮往楚争的身边拱了拱。

    楚争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窒息了,想要推开她一点,可是却被她抱得紧紧的……

    他,他挣脱不开的。

    白曦的力气太大了,他真的不是对手。

    所以……没办法,只能被她这样抱着了……

    “楚争。”他们刚刚走到学校边儿上,楚争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中年人熟悉的声音。他回头看去,看见楚父正带着一脸笑容地站在一辆非常豪华的私家车前面看着自己。这人到中年依旧英俊,曾经和风韵犹存的楚夫人站在一块儿的时候般配得不得了的男人,此刻西装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可是谁会能想到,当初他也是个连一双完好的鞋子都没有的穷大学生呢?

    他最贫穷,没有前途被一家子拖累的时候,他妈义无反顾地嫁给他,然后叫他一心求学,他妈妈留在家乡服侍家里的长辈。

    全心全意的付出,只不过是希望丈夫能好好儿地从学校毕业,然后一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谁能想到好不容易熬到这个男人毕业,不再需要为了他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一天天忙碌地工作,他的妈妈见到的却是另一个已经怀孕趾高气昂的女人。

    美艳年轻的女人是个城里人,是个大学生,比早就因为生活的艰难变得憔悴的女人美好无数倍。

    楚争突然抿起了冷硬的嘴角。

    “楚争啊,爸爸来看看你。”楚父的目光落在了白曦的小爪子上,看见白曦紧紧地抓着楚争,喜欢得不得了,可是楚争看起来却眉眼冷淡,嘴角就勾起了一个慈爱的笑容。他是第一次对楚争也露出这样的表情,楚争却觉得有些可笑。

    想当年这王八蛋一门心地回来离婚,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摆出一副冷酷的脸来求他妈放过他,叫他可以和心爱的女人结婚,那个时候楚争刚刚出生不久,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孩儿。

    如果真的对他还有一点慈父的心肠,这混蛋怎么会和他妈离婚,然后十几年来不闻不问。

    他看似大方把老家的破房子留给他们母子,一副两不相欠的样子,却忘记了那么多年是谁供养了他读书,又是谁照顾着他的爸妈叫他没有后顾之忧。

    现在想起他来了?

    “我没有爸爸。”楚争淡淡地说道。

    “这是什么话,这孩子……”楚父笑了起来,无奈地说道,“爸爸知道你恨爸爸当初放弃了你和你妈妈。可是爸爸是有苦衷的。”

    见白曦下意识就往楚争的怀里躲了躲,然后还担心地抬眼看着楚争,那副关心的样子,楚父觉得很熟悉啊,这不就是曾经白曦看着楚靖宇时的眼神么?他的心里一下子就透亮了,只觉得自己眼前的困局还有一切的麻烦都豁然开朗,更加温煦。

    白曦不喜欢靖宇了,是靖宇和楚家的损失,甚至如今楚氏被人排挤,都是因他那个任性的小儿子的原因。

    不过……幸亏他还有一个好儿子。

    没有想到白曦不喜欢靖宇,又看上了楚争了。

    只要楚争能和白曦好,那他作为楚争的爸爸,以后依旧可以透过楚争得到白氏。

    都说父子俩没有隔夜仇,更何况楚父就想着,楚争对有埋怨,不过是因为当初他的确冷酷了一点,决绝了一点。

    可是这世上的孩子,谁会不想要爸爸的父爱呢?

    “当初,你阿姨怀了孕,我们那个时候还不如现在放得开,如果爸爸不负责,那你阿姨就活不下去,你弟弟甚至连户口都上不上。”

    见楚争一双黑沉的眼睛冷静地看着自己,楚父的眼里多了几分明亮的泪光,含着眼泪说道,“这么多年,爸爸一直都没有忘记过你,也想把你接到身边。可是你知道,你阿姨心里过不去那个劲儿,因为这件事,爸爸和她吵了很多次,想你也只能忍在心里。可是楚争啊,无论如何,父子亲情,血缘是无法抹杀的。”

    “这么久,爸爸一直在关注着你。你现在过得很好,爸爸就真的很安慰了。”

    楚父就掉了两滴鳄鱼的眼泪。

    “你觉得楚争过得好?”白曦一下子想到沉默地在修车房做着繁重工作的少年,还有他那双格外粗糙的大手。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楚父。

    楚父对白曦露出了一个慈爱的笑容。

    “曦曦你是为楚争打抱不平?伯伯知道,之前的事,叫你对伯伯很埋怨的。可是靖宇不好,伯伯心里也知道,也觉得对不住你。现在你和楚争关系很好,伯伯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没有太叫你难受了。”他很和气温馨,白曦就觉得心里的气顿时差点儿冲上来。

    她算是看明白楚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这不就是发现楚靖宇不中用,拢不住她,看见她和楚争亲近,就想要打楚争的坏主意?

    没准儿还想把楚争认回来,有便宜大儿子在,那白氏没准儿这老混蛋还能摸得着。

    “恶心!”她跳脚,拉着楚争的手愤愤道,“楚争,我们不要理他!”

    可是一下子,她却被楚争压住了肩膀。

    “我们单独谈谈。”楚争眉宇冷峻,看不出喜怒,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肃杀之色。

    白曦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就安静了,抱着楚争的手臂,躲在了他的身后对楚父探头探脑。

    “好,好。”楚父见楚争似乎回转了,顿时露出了笑容。

    “你跟我来,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不希望自己的家事被人知道。”楚争垂头看了看白曦,对上了女孩子一双真诚又无辜的大眼睛,不由露出几分无奈,叫宋宁和刘玉都回去,这才带着楚父走到了学校更远一些的一个没有人的有些昏暗的小巷子里。他站在小巷子里,看见白曦松开自己的手臂很兴奋很机灵地躲远了一点,这才把目光落在了微微皱眉,作为一个成功人士很不喜欢脏乱差的楚父的身上。

    “这里也太……”楚父觉得这地方不好,不如约咖啡厅,可是一转头,迎面就对上一只扑面而来的拳头。

    这一拳头呼啸而来,重重砸在他的脸上,楚父只觉得脑海之中轰然作响,半边脸剧痛无比,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第二拳第三拳接踵而来,楚父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只觉得自己的西装领子被一只大手揪起来,一阵拳头如同暴风骤雨,落在他身上的每一处角落,惨叫出声,苦苦央求手下留情,却发现拳头更重地落下。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半晌之后,楚争丢下手里的猪头楚父,看着他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和微微抽搐的身体,平静地说道。

    白曦眼睛亮晶晶,已经急忙探头拍马屁。

    “老大,一滴血都没有沾到,你真厉害!”

    楚争回头看着这狗腿小美女,沉默了。

    楚父……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