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50.学园大佬爱上我(十)

250.学园大佬爱上我(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零零发已经泣不成声了:“他真帅!”

    灵灵八谨慎地表达自己对零零发的支持。

    它觉得零零发这回真的好有眼光的。

    楚争, 真不愧是年度十佳红娘系统看中的人儿呢。

    白曦仰头, 看着比自己高大了很多的楚争,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是,是为了我呀?”

    “他……”楚争没有说什么, 因为现在白家的别墅里还有别人在。

    当看到楚靖宇竟然这样无耻地站在白曦的面前, 说着无动于衷什么都不知情的话,他第一时间并没有在意楚靖宇对自己的污蔑,而是想到那天雨夜里白曦遭遇到的事。

    这世上并不是只有楚争这样见义勇为, 并且战斗值很高能将好几个小混混儿给打跑的男人的。如果那一天自己没有出现,或者说晚了一步, 此刻白曦脸上还会有这样单纯美好的笑容, 会无忧无虑娇纵却天真地对他颐指气使么?

    楚争看着白曦那张呆呆的小脸儿, 就想,自己还是更喜欢她开心起来的样子。

    哪怕是欺负人,是对别人很坏, 可是她开心就好了。

    “楚争, 谢谢你。”白曦眼睛都亮了。

    这个老大认得不亏!

    她的眼光真的不错。

    “楚争,你还是不是人?!”楚夫人抱着整个人都蜷缩在地上, 呼吸都疼得几乎断掉了的儿子, 只觉得心疼得想要吐一口血出出来。

    她和楚父只有楚靖宇这么一个儿子,平时爱这个儿子爱到了骨子里,从没有见儿子被这样殴打过。看见楚靖宇一张英俊的脸都扭曲了, 楚夫人的声音拔高尖叫道, “你还有没有人性?!你怎么可以打靖宇?你这个流氓, 无赖,没有家教的东西!”

    “就打他了怎么了?谁叫他出言不逊!我告诉你楚太太,你儿子更没家教,在别人家吆五喝六的。赶紧带着你儿子从我家里滚蛋!不然,不然我叫保安了!”白曦顿时气势汹汹地叫道。

    别墅里更安静了。

    这个……白家大小姐苦恋楚家继承人这个新闻热度还没退呢,这一转头,就翻脸无情,要把人家楚校草给赶走。

    就差蹦着高儿地喊一声“打得好”了。

    几个合作商不由目光交流,深深感慨,

    不过是白二的好侄女儿呀,都,都这么渣渣的。

    白二虽擅长的拔X无情,白家小公主,继承到了!

    “小曦,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白二叔没有想到自家小伙伴儿还敢腹诽自己,不然非先渣一渣他们不可。他的脸上还露出一个很斯文的笑容,缓缓地走到了白曦的身边,抬手拍了拍对面的楚争笑着对脸色不好看的楚父说道,“都是年轻轻的小伙子,打一架算得了什么?打不过人家楚争还叫长辈跟着出头,这太难看了,太废物了。楚总。”

    白二叔笑着垂头,欣赏了一下楚靖宇那张疼得没有血色,眼泪鼻涕都出来了的倒霉样子,满意地微微颔首说道,“靖宇这孩子啊,就是这点不好,娇气。而且方才明明是他先开口羞辱了楚争,楚争打他,这不是人之常情?小孩子的争端,咱们大人就不要插手了。”

    他说得好容易呀,楚夫人顿时惊呆了。

    “这怎么叫算得了什么?他打了我的儿子!”

    “是他先出口伤人。”白二叔含笑说道。

    “靖宇哪句话说的不对了?!”

    “他哪句话说得都不对。楚太太,我觉得楚争已经十分绅士。不然就凭你方才理直气壮地在他面前炫耀抢走了他母亲的婚姻,这就够他打你的了。”白二叔就很公正地看着楚夫人温声说道,“可是楚争没有碰你一根手指头,可见对女人,对长辈都还有一份退让的心情。”

    他表示楚争还是好男不跟女斗,也不会对长辈下拳头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男孩子,一旁,几个和白二叔站在一块儿的叔叔伯伯的,都纷纷点头,对楚父劝着说道,“这孩子已经对你足够孝顺,还知道给你留面子不打你家的太太,这真的很了不起了。”

    楚父一下子陷入了迷茫之中。

    原来……小儿子被打成废草,大儿子还是在孝顺他么?

    他看着用同样笑容劝说自己的几个曾经的合作伙伴,竟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还要合作呢,怎么能说“你们说得不对!”这样的话呢?

    楚父可不是这样冲动的人。

    “难道我还要谢谢他不打我的恩情么?!”白二叔一副开了恩似的恶心样子,楚夫人顿时觉得受到了精神上的强烈打击。

    “那你希望他打你么?”白二叔犀利地问道。

    楚夫人看着楚争那大大的拳头,突然露出几分畏惧,不敢吭声了。

    如果她喊一声希望,那这小子顺势就给她两拳头怎么办?

    “楚争,你真的,真的没有人性的。”既然打不过人家,就只能嘴上沾沾便宜了,楚夫人红着眼眶,看着这许多合作商都在围观,就知道一定不能叫楚争从泥潭里爬起来。

    一旦楚争真的被白二叔扶持,被这些合作商赏识,以后,以后一定会靠着这些人回来和楚靖宇争家产的。如果真的被他的阴谋得逞,那么到时候她和楚靖宇可怎么办?要把楚家拱手相让,叫她这个曾经战胜了楚争母亲的胜利者,十几年之后重新一败涂地么?

    她和楚靖宇已经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奢华的生活,一旦被楚争夺走,那怎么过?

    “你讨好曦曦,还在大家的面前害你的弟弟,你为什么这么狠毒啊!”

    “再狠毒,也赶不上您方才显摆自己小三儿上位啊。”白曦凉凉地说道。

    “曦曦,你别被他骗了。他一无所有想要报仇,所以就想骗你这个涉世未深的大小姐……”

    这母子两个的论调儿一模一样儿,白曦耳朵都听得长茧子了。

    “想要骗我这个大小姐的不就是楚靖宇么楚太太?”白曦想到上一世楚夫人劝说不情不愿的楚靖宇先糊弄白曦的那些话,嘴角勾起了一个不屑的表情,从楚争的身边探出头来小声说道,“难道不是你说,白曦一个大小姐懂得什么呀。好儿子,你就对她好一点,叫她以为她喜欢你。反正人人家里都有外面的女朋友的。你先和她订婚,等以后把白家拿到手里,你愿意娶谁就娶谁,妈一定不会叫你和你不喜欢的人在一块儿。”

    她似模似样地说着,楚夫人美艳的脸惨白了起来。

    白二叔和他的小伙伴儿们脸色就很异样了。

    说起来,这年头儿有钱人也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就比如说白家只有白曦一个继承人,这在别的有钱人家里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儿。

    就方才看中了楚争的那位胖总裁,家里也跟白家似的,一根独苗苗,是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

    这样继承人只有一个女孩子的家里,对于未来的女婿,其实都非常的慎重担心。

    毕竟,如果遇到一个心怀叵测的,那自家女儿是斗不过的。

    正担心呢,楚家就活生生演绎了一把心机母子图谋人家家家产的故事,这叫大家心里是什么滋味呢?

    反正以后谁家闺女都不可能再去考虑楚靖宇了。

    “我没有,我没有这么说过!”楚夫人顿时颤抖了起来,她这些和楚靖宇私密的话,从来都没有在外面露出过半点痕迹,她都想不出白曦到底是从哪里听说了这一切,还在这么多合作商在的时候说了出来。如果她承认这是自己说的话,那自己的形象就全完了。这种恐惧叫她不寒而栗,也知道,如果楚家这样算计,那以后名声坏了,商场上也没法做生意了,顿时大声否认。

    白曦笑眯眯地垂头看了楚靖宇一眼。

    “你儿子不是这么说的呀。”她歪头天真无邪地说道。

    楚夫人一双美艳的眼睛震惊地看着疼得满头冷汗,攥紧了自己的裙摆说不出话的儿子。

    她儿子……不会这么蠢吧?

    不过,这也真的能够解释为什么白曦对楚靖宇的态度大变。

    这明显是因为受了刺激的原因。

    楚靖宇有苦说不出,白净的脸上都是冷汗,眼前一阵阵发黑,想要叫母亲不要听白曦胡扯,可是疼得都说不出来。

    “我,我……”

    “楚家原来还有这样的雄图大志,真是白家失敬了。”其实白二叔并不觉得意外,这年头儿,一个臭着脸不情不愿的小帅哥却还是要捏着鼻子和自家侄女儿订婚难道是为了爱啊?他只是笑了笑,很平和地说道,“其实如果靖宇一直善待小曦的话,我不介意把白氏给他。”白二叔知道楚靖宇不喜欢白曦,可是他的小公主那么喜欢这个小子,喜欢得离了他就活不下去,那白二叔还有什么办法?

    他的底线其实很低很低,哪怕楚家想要白氏集团也无所谓,只要楚靖宇善待白曦。

    就算没有爱情,就算只有亲情和友情,只要楚靖宇能叫白曦开心给她后半辈子平安喜乐,集团他可以给他。

    可是楚靖宇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他的小公主不喜欢他了,那在白二叔眼里,楚靖宇还不如一条狗来的有价值。

    狗还可以叫白曦开心呢。

    “请吧,楚总。”

    楚父就在一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看着心爱的小儿子被大儿子打得差点儿没了气儿,竟然都没有发出指责。

    白二叔眯了眯眼睛,就看出了楚父眼里的一抹算计,冷笑了一声,抬了抬下颚。

    楚父见他一副不预备留客了的样子,努力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来对白二叔道歉说道,“我太太情绪激动了一点,不过也都是为了靖宇这个孩子。白总,今天我们真的是打搅了。”他一副很客气的样子,楚夫人简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可是楚父只是握了握她的手,俯身,撑起了双腿发软直到现在还不能直起腰的儿子,侧头看了站在一块儿楚争和白曦一眼。

    “曦曦,今天吓到你了,楚伯伯和你道歉。”

    “您不用道歉,我早就想打楚靖宇这王八蛋了。楚争打了他,我今天很开心的。”白曦娇纵地扬起了自己尖尖的小下巴。

    “还有,既然大家都在,楚总,你也叫楚靖宇以后不要在我们班上烦我。他真的很烦,我也不希望大家误会我和他之间有什么。”

    白曦说着这渣上了天际的话,说一句始乱终弃也差不多了,楚父抽了抽嘴角,却好脾气地笑了笑,拉着气急败坏恨不能挠白曦一脸的楚夫人慢慢地离开了白家。他们刚走,白二叔身边的几个小伙伴儿就心有余悸地凑上来,对白二叔说道,“这可真是……如果不是今天凑巧,咱们还不知道姓楚的竟然是这种人。”

    抛妻弃子,然后还想教自己的儿子娶个大小姐拿到好处之后再抛妻弃子一把……

    这简直就是人渣啊。

    这种过河拆桥的人,谁敢和他合作?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白二叔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道貌岸然地说道。

    小伙伴儿们都沉默了,安静地看着这最衣冠禽兽的家伙。

    “就……你说的对吧。”在白二叔微笑的善良的目光里,胖总裁吭哧吭哧地说道。

    见大家都觉得自己人品好,白二叔也很满意,他笑着把楚争和白曦拉到自己的身边,对几个自己多年来最好的商业伙伴笑着说道,“现在我要重新介绍一下这两个孩子。白曦,白氏的继承人,以后,白氏都会交到她的手上。还有楚争,这小子有血性,也不鲁莽,眼光也很敏锐,还很有志气风骨,我很看好他。这小子是小曦的学长,他们一个学校的,平时走得很近的。”

    他这个介绍,就比方才叫人重视很多了。

    白曦继承白氏这是从前大家都默认的事,不值得一提。可是白二叔对楚争的看重,叫人眼前一亮。

    “白二都说你不错,那就真的很不错。他的眼光我们还是很信任的。”

    而且,楚争方才给楚靖宇的那几拳头,确实很让人欣赏。

    楚争侧头看了白二叔一眼,见他微微颔首,就对眼前对着自己露出慈祥表情的几位长辈微微行礼。

    “楚争当然最好了,我的眼光也很好的!”白曦急忙在一旁说道。

    她一副也要求表扬的样子,白二叔忍俊不禁,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是,我们小曦的眼光最好,和楚争做朋友,我们小曦真的很厉害啊。”

    白曦顿时翘尾巴,得意洋洋,抱着楚争的手臂不撒手。

    白二叔的小伙伴儿们看她这么一副护食的样子,都叹了一口气。

    都说了,白家人都渣渣的,还都喜欢霸占好人儿,这楚争进了白家大小姐的嘴,大概也跟她二叔似的,不预备给人吐骨头了。

    更何况,看起来这个高大英俊的少年很享受被霸占的感觉啊。

    心中哀叹了一声,至少胖总裁就想到自家闺女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也霸占一个楚争这样品性很好,还很帅气,看起来也很能干的小伙子回来继承家业。

    不过看着白曦和楚争这样好,他们心里多少都对楚争刮目相看,一块儿到了书房研究之后的发展方向的时候,虽然白二叔嘴里说叫楚争也发表一些自己的想法,可是楚争却并不是一个轻狂的人。他明白自己和这些商场上的精英们的差距,因此只是默默地听着,努力吸收他们的宝贵经验。

    白曦靠在他的手臂上,小脑袋一点一点,勉强撑着跟着学。

    她还有上一世原主的商业记忆,所以虽然本心很不耐烦,可是却听得很轻松。

    一侧头,看着楚争认真的侧脸,白曦觉得……

    白曦:“认真的男人真帅。”

    两只系统急忙给她点赞,拼命怂恿她。

    零零发:“佳人……帅哥难再得啊!”

    灵灵八:“这波不亏,先霸占着,以后有好的再换。”

    零零发沉默了一下,回头和垃圾灵灵八扭打在了一块儿。

    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都要打死!

    白曦目光无神,只看见两颗光团在自己的面前滚来滚去,头疼欲裂。

    “累了?”一只大手压在她的额头上,很粗糙,充满了生活艰辛的感觉。

    白曦抬头,急忙摇头小声说道,“我觉得大开眼界。没有想到商场上还有这么多学问。”她还一副崇拜的样子去看白二叔,白二叔的心里顿时充满了满足,嘴角勾起了一抹斯文的笑容,更加使出十八般武艺给自家小公主看看自己是多么叱咤风云的一代商业精英。他的小伙伴儿们被恶心得受不了了,又敢怒不敢言,只能迅速地在白二叔意犹未尽的目光里结束话题,纷纷告辞。

    白二叔看着他们快速走掉的背影,眯了眯眼睛,记住了他们每一个人。

    不过,今天也的确很晚了,他要留楚争在白家住下,可是楚争却没有同意,白二叔就叫人开车送楚争回去。

    “楚争楚争,”他坐在车子里,看见摇下来的车窗外,娇纵又可爱的女孩子追着慢慢开动的车,夜色之下,眼睛里倒映着星光,“明天你要在校门口等我!我做早餐带给你吃!”

    楚争觉得自己的喉咙被堵住了,坐在车子里,看着她。

    车子很快开得快了起来,那女孩子成了辉煌又奢华的别墅与庄园里最美丽醒目的影子。

    少年安静地回头看着她的身影直到看不见,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里。

    小小的房子陈旧又清冷,仿佛从天堂重新回到人间。

    这才是他所在的世界。

    他走进门,坐在了床边,侧头看着书桌上一个有些陈旧的相框,相框里是一个充满了生活沧桑痕迹却慈祥微笑的中年女人。

    高大的少年脱了外套,拿起了这张相框,眼里露出挣扎与认命。

    “妈,我……爱上了一个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