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48.学园大佬爱上我(八)

248.学园大佬爱上我(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二叔觉得小伙子很有前途,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他。

    还没等他张嘴给小伙子安利一下自家小公主的喜好, 白曦已经使唤上了。

    “给我再倒一杯橙汁!”漂亮的女孩子对侧头安静地看着自己一会儿, 默默地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放在自己手边的英俊少年, 继续得寸进尺地说道, “再, 再给我扒几只虾。”

    她还对楚争很认真地说道,“我最喜欢喝果汁了,咖啡苦苦的, 我不喜欢。楚争,以后咱们出去, 你不要给我点咖啡。我最喜欢甜甜的吃的喝的。”她挥着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对楚争露出一个期待的表情。

    “扒虾好麻烦的, 我不会。你多给我扒几只。”

    白二叔顿时震惊了。

    他家小曦看起来才是有前途的那一个呀!

    没等二叔出马, 自己就知道怎么安利自己了。

    楚争动了动嘴角, 看着自己面前色香味俱全的虾子, 沉默了。

    这就是普遍当下……马仔对老大的态度么?

    原来老大还是要给自己的小马仔鞍前马后的。

    怪不得这年头儿……大家都饱含辛酸的眼泪高唱“我不做大哥很多年……”了呢。

    做大佬, 真的……很苦逼了。

    他默默地忍耐着, 忍耐着, 忍耐着,伸手把眼前闻起来味道很不错的几只虾子放进自己的面前, 起身对白二叔告罪, 去了厨房洗手, 重新坐回白曦的身边, 一声不吭地, 背后挺拔, 面容冷峻地对付自己餐盘上的那几只虾子。他一边扒这几只虾子,一边抬眼安静地去看白曦喜欢的菜色。看见她就在那几盘菠萝咕咾肉什么的甜甜的菜上下筷子,又重新垂下了自己的眼睛。

    “楚争,你喜欢什么?别客气,来了这儿,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白二叔笑眯眯地看着这个爱干净,知道干活之前会洗手的男孩子。

    他的眉宇之间已经褪去了几分少年的青涩,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阳刚之气,这是白二叔在这个年纪的男孩子身上很少看见的。

    可是他又很欣赏他。

    “……甜的。”楚争抿了抿嘴角。

    “小曦也很喜欢甜食,看起来你们喜欢的都差不多啊。”白二叔笑着,也不大吃饭,只疼爱地看着白曦一边挥着小筷子,一边还时不时往自己的碗里放一些自己喜欢的菜。

    他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挑眉看了楚争一眼,显然,虽然二叔很欣赏这位小伙子,可是说起来……还是有点小嫉妒的。他家小曦对楚争这样亲近,可不是叫白二叔给嫉妒坏了么。不过见白曦还知道夹给自己,这明显是自己在她心里的位置比楚争高得多。

    白二叔心里充满了奇异的满足,就假假地地楚争笑着说道,“小曦就是喜欢照顾人。平时啊,她总是想着我念着我这个二叔,怎么说不用她夹菜都不行的。”

    他轻笑了两声。

    楚争绷着一张脸,看身边外头无辜地看他的白曦。

    ……都不知道给老大夹菜,要她有何用?

    当吉祥物么?!

    吉祥物还知道给卖个萌呢。

    “楚争,你也吃呀。”白曦在自家大佬死亡视线的威胁下抖了抖自己的身子,莫名觉得生出几分危机。她急忙夹了几筷子好吃的放进楚争的碗里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知道二叔喜欢的菜,却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没给你夹。那个……”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一下,大概这就是源自于老大的威严气场吧。见楚争嗯了一声,冷淡地继续给自己扒虾子,她托腮,看着楚争棱角分明的侧脸。

    不大一会儿,几只被扒得白白胖胖的虾子落进白曦的碗里。

    白二叔劝楚争自己吃饭。

    “小曦吃的够多的了。楚争,我家小曦就是娇贵了一点,从小儿,虾子蟹子什么的,都不会的,得叫人扒给她。还有你看她这娇气样儿,喝果汁,都要鲜榨的,放久了的都不行的。”白二叔就看见白曦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笑了笑,对楚争继续说道,“这小东西的嘴还刁钻得很,一口吃的不喜欢,绝不会碰第二口,真是难养得很。”他叹了一口气就继续说道,“她也没有住过小房子,住得不舒坦的。”

    “二,二叔……”白曦觉得白二叔这暴露了自己,真的叫自己很震惊啊。

    还没有把大佬骗到自己的船上来就暴露了真面目,回头大佬跳船跑了,不罩着她这个麻烦鬼怎么办?

    灵灵八深深地发出了感慨:“你二叔真帅。”

    白曦沉默了。

    灵灵八:“你就是这么养大的,难道为了一个穷小子就要委屈自己?难道不应该是穷小子为了叫你继续过现在的生活奋发图强,早日成为精英?”

    白曦没听明白。

    大佬还要养自己罩着的小马仔么?

    灵灵八恨铁不成钢,不过为了自己宝贵的一票,忍了:“你二叔不会把你交给没有本事,只知道吃软饭的男人。如果他不能强大起来,怎么保护你?还是要没羞耻心地借着白氏起来,就和楚靖宇一样,占你的便宜?有尊严的男人,只会努力往上爬,往上走,然后成为配得上你的……”它刚刚说到这里,就听到有悲苦的哭声传来,一颗胖嘟嘟的光团,跌跌撞撞地出现在它的身边。

    白曦顾不得灵灵八的奇怪言论了,震惊了:“零零发!”

    零零发抽噎着滚到了白曦的面前:“我好惨呐!”

    白曦和灵灵八都不吭声了。

    都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零零发拿了不知道是谁的好处,然后似乎差点儿叫人家翻了船……被打真的理所当然的呢。

    不过,本着宿主爱护系统的博爱精神,白曦还是关切地问了一句:“你还好么?”

    零零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扭了扭光团:“差点儿报废了啊!”它想到自己苦逼的统生,想到自己哭着要把好处还回去,可是人家根本不要,就要自己继续给那人干活儿,顿时痛不欲生,在白曦的面前滚来滚去,整个统都陷入了悲痛欲绝之中。

    它觉得自己的统生后半辈子恐怕都要跟这垃圾狸猫捆绑了,见白曦还白白胖胖的,看起来很惬意,想到自己在医院里被翻来覆去研究治疗,顿时心中更痛。

    如果真的还好,它能赶不上这个世界的开头么?

    它哽咽着在白曦的身边转了一圈儿,看见大家似乎都在吃饭,还有几个这个世界的剧情人物,看了一眼,又哭了。

    零零发:“那小子真的帅,太帅了!你看那漆黑如同星辰倒映星光与深情的眸子,看看那鸦羽一般漆黑如墨的发丝,看了看那强壮有力的臂膀,宽厚的胸膛,哦……你就是我那遍寻不到痛彻心扉的爱人呐!”说完,光团趴在白曦的面前,哭得更可怜了。

    白曦:……

    白曦偷偷地:“这是已经报废了吧?”

    灵灵八谨慎地:“还需要继续观察。”

    白曦迟疑地看着自家垃圾零零发,努力转移话题争取叫它不要犯病:“不过在医院多住两天也有好处,你看,你不是都胖了么。”

    在医院养得胖嘟嘟的,这光团明显比灵灵八大上了两圈,白曦一颗善良的狸猫心想着拯救一下自家垃圾系统,谁知道零零发沉默了一下,仿佛水做的统儿一般,更加嚎啕道,“被,被打肿了啊!”这垃圾狸猫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是拼命地往统的伤口上撒盐啊!

    白曦不吭声了,许久一声长叹:“发发啊!”

    看来,作为系统真的不能走错路,不然,零零发就是前车之鉴啊。

    灵灵八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在年度十佳系统的道路上走下去的决心。

    真是零零发一只统,唤起了千千万万人的精神。

    零零发迎着垃圾狸猫和垃圾灵灵八静默的表情,哭着自己滚到了小黑屋里,面对前途未卜没有明天与光明的统生,陷入了“反正都黑暗了就当白夜行往下走着没准儿哪天出了头”的侥幸与幻想里。它这来去如风的,除了贡献了大把的眼泪和白曦的感慨没有其他任何卵用,白曦个没良心的,唏嘘了一下转眼就把零零发给丢到了脑后,就看见自己身边,高大英俊的少年正轻轻点头。

    “她值得最好的。”

    这样养尊处优,从未吃过苦的女孩子,谁舍得叫她吃苦,经历外界的风吹雨打呢?

    白二叔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如果楚争方才对他的话露出半分嫌弃,那楚争和白家的关系,也仅限于今天这一顿饭了。

    不过看见面前挺拔英俊,又带着几分沉稳的少年,白二叔含笑喝了一口桌上的红酒。

    杀天刀的楚老贼,竟然能生出楚争这样的儿子……这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还是怎么地?

    不过他不会迁怒,反而更笑着叫楚争吃吃喝喝,看见楚争不卑不亢地吃饭,时不时就去照顾一下娇气的白曦,白二叔也不管这两个小的了,垂头吃自己的晚饭。

    这餐桌上顿时安静了起来,白曦偏头看见楚争又给自己扒了半个蟹子,就看着他那双黑色的眼睛,想到了一下零零发对楚争的赞美。她突然不自在地扭捏了一下,压低了声音对楚争小声问道,“你喜欢什么菜啊?下回来吃饭,我叫佣人做给你。”

    还有第二次呢?白二叔微微一笑,当做没有听到两个小鬼头在说话。

    楚争看了正关切地看着自己的女孩子。

    “咕咾肉不错。”

    “可是你刚才没吃那道菜。”白曦犀利地指出。

    楚争摇了摇头,“我知道它很好吃。”白曦喜欢的菜,都很好吃。白曦喜欢的果汁,也很好喝。她喜欢的东西,也都很有趣,她喜欢的人……

    楚争面无表情地想到了楚靖宇那张骄傲帅气的脸。

    白曦踹了楚靖宇,这操作可以给一百分。

    “我也喜欢。不过,我觉得你喜欢的菜不应该和我的一样儿啊。”女孩子才喜欢酸酸甜甜的东西,白曦扒拉了一下楚争的手臂,见他抬手仿佛是安慰一下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小小声地说道,“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下回我叫佣人做一大盘子,够我们……三个人一块儿吃的。”她虽然娇纵任性,可是其实也总是很贴心的。白二叔目光柔和地看了一眼正捏着楚争的衣摆说话的女孩子,心里柔软一片。

    楚争也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

    “嗯。”很久之后,他才嗓子眼里闷闷地发出一个声音。

    一向都行事很干脆的少年,不知道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说一些什么话。

    他只是又重新拿起面前的蟹子来给白曦剔出更多她喜欢吃的蟹肉来,轻声说道,“只能吃一个,这东西性凉,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三个!”白曦竖起一根白嫩的手指。

    楚争忍耐了一下,看着这翘着尾巴往自己头上爬的小马仔。

    “两个。”

    “两个半!”白曦今天也依旧努力要爬到自家大佬头上作威作福,“两个也可以。不过明天你还要吃我带给你的蛋糕,也不可以给别人。”她还拿这件事当做自己的退让条件,仰着小脖子的时候可骄傲了,也就是手上拿着蟹子,不然楚争真的想要掐一掐这小马仔的脸。他嘴角飞快地勾起一瞬,又努力压平做出一副冷淡的样子来点了点头,手里忙着给白曦开始认真地扒蟹子。

    白曦捧着小碗儿,眼巴巴地看着他。

    白二叔看得都要笑死了。

    他摘了金丝边眼睛,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又柔和地看着眼前两个孩子。

    这样安静温馨,静静地一块儿吃午饭很轻松地说话,打从小曦喜欢上楚靖宇之后,似乎就再也没有了。

    曾经骄傲的小公主变得疑神疑鬼,变得充满了紧绷,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紧张兮兮,可是楚靖宇给她一个好脸色,她就总是会变得很开心。

    喜欢一个人就会牵动自己的心情,白二叔是过来人,当然懂。

    可是他还是觉得心里很难过。

    他的小曦,不是应该被男人捧在手心儿上好好儿地宠着护着爱着,怕她不开心,把她当个宝?

    每一个女孩子都应该是男孩子手心里的宝。

    可是在楚靖宇的面前,她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为了这所谓的爱情,她失去了多少?

    现在,曾经又娇气又可爱的小曦回来了。

    真的很好。

    或许,他应该感谢楚争也说不定,真的很感谢他,把他的小公主从楚靖宇的手里给拉出来。

    就冲着这件事,他就觉得楚争很合适白曦。

    穷小子怎么了?

    穷小子就不能有爱情了?

    更何况,只要为了心爱的人,穷小子也会努力地工作,好给自己珍惜的女孩子更好的生活,这就足够了。

    白二叔心满意足地微笑,享受着此刻久违了的温馨与家的温暖,就听见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他的温馨与轻松被打破,顿时露出几分不快,微微皱眉,就看见楚父带着楚夫人与楚靖宇一块儿走了进来。楚父的脸上带着几分焦虑还有疲倦,见白二叔竟然好整以暇地在吃饭喝红酒,想到这几天自己在公司打地铺的日子,楚父心里苦得跟黄连似的。可是脸上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

    “白总。”

    他回头,用力地瞪了一眼脸色不好看的楚夫人母子。

    “楚总,你这是不速之客啊。”白二叔平静地放下手里的红酒杯,很衣冠禽兽地推了推金丝边眼镜。

    他看起来很平和的样子,可是想到他在对付楚家时的凌厉的手段,楚父恨不能捂着心口直接骂一声禽兽。

    他和白家的合作停了也就停了,反正白家跟楚家有龃龉自然是不可能继续合作,可是白家要求和白家亲近的几家公司一同中止和楚家的合作这是什么操作?

    “我知道白总不想看见我。可是……白总,你是不是太狠了?楚家的合作项目,为什么你唆使大家与楚家断绝合作?”

    白二叔顿时笑了,眼底露出几分怜悯。

    “楚总,在商言商,利益为先,你认为和白家交好的集团公司,会因为我们之间的交恶,不由分说就站在我这里?”他微微抬了抬下颚,温和地说道,“谁会枉顾自己公司的利益还有收益,去为了交情义气就站在白氏这一方?与其在这里怀疑我,不如想想楚氏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叫人觉得,楚氏不合适合作,或是与楚氏合作得不偿失?”他的眼底带着几分冷意,楚父一愣,继而看见了白曦身边坐着的楚争,脸色顿变。

    楚争怎么在白家?

    这小子是不是……说了当初的事,因此白二叔才会说这样的话?

    几个合作商觉得他抛妻弃子,人品不好?

    巧了,楚夫人看见楚争后,也是这样想的。

    “楚争,又是你,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啊!”楚夫人最厌恶的就是楚争,因为他代表了自己并不是楚父的第一任婚姻,此刻咬着牙,美艳的脸都扭曲了,冷笑问道,“怎么,你要报复我和你爸爸么?!因为你爸爸为了我,为了靖宇,他都不要你这个儿子,不许你进楚家家门,以后楚家也不会交给你,所以你败坏你爸的名声,想叫楚氏一败涂地么?!”她更加尖酸刻薄地看着楚争说道,“别以为你是你爸的长子就了不起。现在的楚夫人不是你妈,是我!”

    白二叔推着眼镜的手指顿时停了停,诧异地看住了骄傲美艳的楚夫人。

    不必别人哄骗套话,自爆家门来历的小三……

    楚夫人真的是很有勇气啊。

    白二叔笑了,对脸色难看的楚父微微颔首,示意他往后看。

    “楚争什么都没有对我提过,我还不知道楚家原来还有这么多爱恨情仇。多谢楚夫人的表演。咱们圈子里很久没有这么有趣的八卦了。”

    楚父心道一声不好,僵硬地回头,目瞪口呆。

    门口,几家商场中经常见到,并且和楚氏有商业往来的合作商,同样目瞪口呆。

    原来……你是这样的楚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