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44.学园大佬爱上我(四)

244.学园大佬爱上我(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争沉默地看着眼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漂亮女生。

    和前些天在雨夜里有些模糊却因为雨水淋湿变得有些浓艳的美丽不同, 她今天还是穿着整齐的校服,可是却白净甜美, 看起来就像一颗嫩嫩的水果。

    雨夜里的女孩子,眼底带着大大的惊恐, 却要努力露出一个不害怕的表情。

    可是她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看起来乖乖的, 甜甜的。

    什么都没有说,楚争转身就走。

    “楚争楚争。”白曦就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小小声地叫他。

    他们这样走了几步, 楚争忍无可忍,回头看她。

    白曦急忙又把小篮子举了起来,期待地看着他。

    “一块儿吃饭么?”她讨好地问道,

    就仿佛是……刚刚破壳儿之后, 看见了谁,谁就是她的妈妈……爸爸了?

    楚争冷硬的脸微微抿紧, 看着这个似乎把自己当成大好人,觉得自己的后背格外安全, 所以跟着自己会叫她很有安全感的女生。

    “别跟着我。”他不喜欢被女生跟着, 可是看着白曦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可怜样子,又第一次说不出无情的话叫她滚蛋。见白曦垂了垂小脑袋,哼哼了两声很失望的样子,楚争沉默了一会儿, 才伸手从她的手里把自己的校服给抢了过来。

    校服很干净, 洗得很仔细, 上面没有半点打架之后的痕迹,还带着柠檬的淡淡的香味儿。楚争捧在手里,粗糙的手指拂过细腻的衣料,觉得似乎是经过了这个女孩子的手,连校服都变得柔软蓬松了起来。

    他把校服抖了抖,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亲手洗的,洗了三遍,可干净了。”白曦急忙给自己表功。

    楚争头疼地看着这没断奶还来学校找爸爸的小学妹。

    “你病好了?“

    “你怎么知道我病了?”白曦急忙问道。

    高大的少年沉默了一下,转移开了目光。

    “楚争,你是担心我了是不是?”

    “闭嘴。”

    “是不是还去我们班问了?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病了呢?”白曦围着高大硬朗的少年绕圈子。

    楚争觉得自己忍无可忍。

    “你够了。”

    “我很开心。谢谢你关心我。”白曦仰头,对楚争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少年突然很想吸根烟了。

    他忍耐着,忍耐着,压低了声音皱眉说道,“不要再说那天的事。”见白曦慢慢睁大了眼睛,茫然无辜地看着自己,他转头,平淡地说道,“人多口杂。”

    他们的相遇其实并不是很美好的事,虽然英雄救美听起来很美,可是那也代表女孩子正在遭受着危机。他并不愿意因为他们之间这样相遇就被人知道,白曦那天夜里差点儿就被……心里啧了一声,他伸出大手,压住了白曦的小脑袋。

    “以后都不要说。都忘掉。”

    “你还是在担心我。”白曦奋力扑腾,挣扎着问道。

    楚争没有说话。

    他觉得自己没法儿回答这个问题。

    如果是别的女生,他或许转身就走了,才不会管她如果被人知道这些会有什么不好听的流言蜚语。

    可是面对白曦,他莫名不想叫她经历那些。

    别以为高中生的八卦就不厉害,那些流言蜚语还有一些异样的目光,都会逼死人的。

    “那你跟我吃饭,我就当做咱们在街上认识的。”要不怎么说白曦最喜欢欺负好人呢,好人这太容易被威胁了,她转着一双大眼睛狡黠又带着几分娇纵地抬眼看着楚争,看着这少年抿紧了嘴角似乎露出几分不悦,忙又举着自己的小篮子巴巴地说道,“蛋糕也是我亲手做的。这些都是!我病才好就做了这些,可累可累了。”她很习惯地如同在白二叔面前那样对楚争撒娇,楚争的目光,却落在她纤细的手指上。

    那是一双白嫩嫩的手,可是却似乎有些红痕,仿佛是因为干了活儿洗了衣服的原因。

    他也想到那天晚上,她的家长开来的那辆车,起码几百万。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小姐,是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

    他本应该离这样天真单纯,傻乎乎的大小姐远一点。

    “我请你吃饭。”他垂了垂眼睛淡淡地说道。

    “应该我请你的呀。”

    “爱去不去。”他怎么可能叫女孩子请自己吃饭。难道他是为了被请客才会救了她?看着白曦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样子,楚争心里莫名地烦躁,总是觉得自己面对她的时候变得不像自己。他也不愿去想这几天徘徊在高二的楼层是为了什么……不过是觉得救了这个女生,就叫他心里对她多了几分责任,仅此而已。他伸手从小篮子里取了几块蜂蜜蛋糕拿在手里,脸色冷漠地说道,“你请我吃蛋糕,我请你吃饭。”

    “那吃什么呀?”

    “你先去上课。”楚争揉着眼角轻声说道。

    “那你记得中午来我们班找我。”

    楚争:……

    就没见过这么会顺杆爬的女生。

    还去她班上找她。

    她怎么不上天呢?

    “行,我知道了。高二一班白曦。”他僵硬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

    白曦这才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表情,见楚争拿着那几块蛋糕不方便极了,她急忙把小篮子又举过去了,歪头讨好地说道,“篮子也送给你。你拿着就不会脏了手了。反正你中午也要请我吃饭,回头你把篮子还给我就好了。”

    她说得美滋滋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楚争却觉得这话听起来怎么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儿呢。这怎么成了他要请她吃饭了?如果每一个英雄救了美之后还得苦逼地请美吃饭……大概见义勇为是很痛苦的差事了。

    他嗯了一声,接过了小篮子,看了看白曦,沉默地把蛋糕放进了篮子里。

    “那盒抹茶蛋糕最好吃。”白曦还卖力安利自己的作品。

    楚争忍耐着,忍耐着,继续忍耐着。

    他脸上的表情能吓死人,可是白曦却看穿这就是一只纸老虎,安利得眉飞色舞的。

    高大的少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白曦!”楚靖宇在一旁看得都要气死了。他没有想到白曦竟然是用这样的手段来报复自己。

    无视他么?

    用对其他男生献殷勤的举动,来叫他生气,折辱他?

    他已经在一旁忍着看白曦和楚争的互动很久了,见白曦对楚争这样讨好,那是从前面对自己时都没有的亲昵和信任,高挑的少年白净的脸都涨红了。

    他不能容忍白曦无视自己,羞辱自己。更不能容忍的,是白曦讨好的对象是楚争。

    楚争是他异母的哥哥,他当然是知道的,而且,从小因为楚争,在家里,他父亲母亲因为这件事,还曾经吵过架。

    甚至他的母亲楚夫人还十分紧张过,唯恐楚争回到楚家和他争夺楚家家产。

    可是楚靖宇就是不明白,当初他爸爸离开楚争的妈妈,只不过是因为彼此之间没有了感情,而且阶级不同,楚争的妈妈没有文化,又粗俗,并不能跟上他爸爸的脚步,因此感情破裂离婚,这只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却叫他和他妈成了千古罪人一样。

    不管是老家流传的楚父抛弃妻子做了陈世美,还是他的祖父祖母一直都不肯承认他们母子,就算是两位老人家死的时候,也只承认楚争这一个孙子,都叫楚靖宇厌恶楚争。

    楚争他妈摆出一副被抛弃之后就心如止水的样子来一直没有再婚,装模作样过苦日子叫所有人都同情他们,叫楚夫人不知吃了多少的委屈。

    就算他妈死了,可是老家那里,每年上祖坟,楚夫人都是不能出现的。

    无论他爸妈给老家捐了多少钱,铺了多少路,他们依旧还是不承认他们的身份。

    当然,楚靖宇也不在乎那些乡下地方的流言蜚语,可是楚争这母子两个真是太恶心人了。

    母亲的眼泪,还有父亲的无可奈何不能叫他们被老家承认的叹息,都叫楚靖宇无法忍受。

    他眼眶发红地看着拎着小篮子冷淡看来的异母哥哥。

    楚争很高大,也看起来比自己成熟很多,眼角眉梢都充斥着锐利的锋芒,看起来气势逼人。

    也对……这一片儿的老大呢,怎么可能没有气势。

    楚靖宇心里冷笑了一声。

    他站在那里,芝兰玉树一样帅气清隽,那是和楚争完全不同的帅气。

    阳光照在他的校服上,他看起来就真的仿佛是邻家的最好看的大哥哥那样好看。

    可是灵灵八这回竟然闭嘴了。

    白曦顿时诧异了:“你不觉得他帅么?”说起来楚靖宇虽然不是个东西,不过长得真好看啊。

    如果不是这样好看,原主也不会爱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是不是?

    灵灵八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侮辱:“请不要怀疑我的审美!”

    它义正言辞,看起来正义极了。

    白曦觉得自己被这垃圾系统给教训了,抽了抽嘴角。

    “你谁啊?”她打不着光团儿,顿时就迁怒面前,皮肤白皙清透,消瘦高挑的帅气男生了。

    这么一副骄傲不屑的样子,真是……很有曾经没喜欢楚靖宇时娇纵的小公主本来有的风采了。

    “你跟我来。”楚靖宇厌恶楚争,也不想在楚争面前和白曦闹得那样难堪,叫楚争听见自己家里的笑话。他甚至觉得楚争很无耻,竟然勾引白曦来打击楚家。不过,他对白曦还是很有信心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白曦冷冷说道,“我们谈谈。”

    他一向在学校里都是被女生们围在中间讨好的那类男生,虽然傲气,还总是眉目冷淡,可是女生们却更喜欢他这样傲然的样子。

    然而没了感情滤镜的白曦就很不客气了。

    “你在我的面前装什么蒜?楚靖宇,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还敢命令我?”她抬了抬下颚,更加娇纵了。

    反正……她靠山白二叔说了,想怎么欺负楚靖宇都没关系。

    楚家的生意不如白氏集团做得大,做得稳,所以,她比楚靖宇有底气多了。

    “你!”楚靖宇不敢置信地看着这突然翻了脸的漂亮女生。

    他一瞬间和昨天的楚父同步了。

    这简直就是……拔X无情啊!

    几天前还含情脉脉地对他说,什么都听他的,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呢。

    这感情来去匆匆,比清风还来的没有半点痕迹啊?

    这白曦的爱情保鲜期这也太短了!

    想必那些甜甜蜜蜜的情话和告白……没走心吧?

    “白曦,你要想清楚再和我说话。如果你真的一定要这样,以后我不会再理你。”楚靖宇很受伤了,没想到竟然遇到一个说没感情就翻脸不讲旧情的渣渣,努力地,顽强地威胁了一句。

    “就当我稀罕你似的。”白曦笑了,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可爱了,在少年慢慢变得愤怒的目光里微微抬起了下颚,就跟看垃圾一样地冷冷地说道,“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啊?本小姐从前看你长得帅,勉强觉得你还能让我开心。不过楚靖宇,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我也不会浪费什么心思在你的身上。这世界上长得好看,还比你知道讨好我的男生多了取了,我为什么偏要你这么一个……”她眨了眨眼睛,歪头,露出一个很讨喜的笑容。

    “小三儿的儿子?”

    “你说什么?!”

    “你可别大声嚷嚷啊,不然整个学校都知道你是小三带球上位的,以后你还怎么当校园王子啊。”

    白曦压低了声音,露出一个险恶的笑容,对突然气得眼睛发红的少年轻声说道,“以后少惹我。也少纠缠我。还有,走廊里班级里看见我的时候知道怎么办么?侧身,叫大小姐我先走。以后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不然,我可不保证我在学校说出什么来。啊我就说你真是配不上我。作为小三的儿子,你看起来还这么没羞没臊觉得自己是大少爷,一点儿都不觉得你妈可耻么?你妈还敢到处走?我都觉得和小三一个饭桌上吃饭恶心。”

    她又退后了几步,对楚靖宇歪头,很可爱地笑了起来。

    楚靖宇已经摇摇欲坠,白净的脸都惨白一片。

    他本想今天来质问白曦到底和他爸妈说了什么,叫他爸妈那么生气,逼着他来找白曦道歉,还叫他妈在他面前又哭了一场。

    他也想质问白曦,白家到底是不是想要逼良为娼,因为得不到他,所以,白氏最近都开始打压楚家。

    这明显就是为了逼楚家就范,叫他不敢再怠慢白曦,所以白二叔才会出手整治楚家。

    怀着满腔愤怒地等在学校门口这么久,好不容易看见白曦,忍耐着想要问她这些,可是楚靖宇真的没有想到白曦这抬手就放了个天雷给自己。

    白曦竟然什么都知道了?

    想到如果白曦在学校里乱传谣言,楚靖宇都觉得不寒而栗。

    哪怕他的心里他妈并不是小三,而是因为和他父亲在一起学习工作有了感情,可是难道面对大家的流言蜚语,他要一个一个去解释么?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恶毒的人!”他觉得自己真是看错了白曦了。

    “……你才知道啊。你的心里大小姐们不都是这样儿么?既然你觉得我恶毒,那我就更恶毒给你看啊?”白曦上上下下地打量这个帅气高挑的男生,这个时候的他还带着几分为没有经历过社会洗练的青涩和稚嫩,也没有之后的狠绝,可是却依旧有了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最残酷的一面。

    他就算是因为要去目送心爱的女生从补习课上回家,无声地保护她的安全,在她的楼下站着直到她的房间打开暖暖的黄色的灯光,也不愿意去见原主一眼也无所谓,可是为什么不能给原主打一个电话,反而关机,叫她傻傻地在那里等?

    她遵守约定,见不到他就不敢离开,唯恐错过他。

    可是他却觉得她很烦。

    白曦抿了抿嘴角,目光有些冰冷。

    他不会恶毒到希望原主遭受到伤害,可是难道就因为这样,就不代表他其实一样有罪了么?

    “我已经和二叔说了,二叔也同意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冒犯了我的尊严,所以我不和你订婚了。”

    白曦顿了顿,看着楚靖宇挑眉说道,“楚靖宇,我听说从前有一个词叫下堂妇。其实你也差不多,下堂夫都不算……就……”

    “白曦,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你就难看了啊。别一副死不要脸非要巴结本小姐的样子。”白曦眼睛都不眨一下地说道。

    楚争提着自己的小篮子,看着站在自己前头,方才软软一颗大眼睛湿漉漉的小姑娘,摇身一变尖酸刻薄。

    他又看了看对面,被白曦给气得俊脸通红,火冒三丈却被她威胁不敢碰她一下儿的楚靖宇,勾了勾嘴角。

    这小姑娘……

    站在他的面前骂楚靖宇他妈是无耻的小三,觉得那很下贱应该被人唾弃的时候……

    很可爱。

    可以请她多吃几顿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