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40.凶兽(十七)

240.凶兽(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软乎乎温暖的小手摸在他英俊冷硬的脸颊上。

    还被带着一点少女甜蜜香气的气息吻在了嘴角。

    饕餮脸红了。

    “就, 就算你这样说,我也不会高兴的!”别以为这样就能叫饕餮大人忘记方才还有别的狗想勾引她了。

    给点儿糖吃就以为他会忘记么?

    凶兽的尊严,是怎么容易被挑衅之后揭过去的么?

    太小看凶兽了!

    “就……看望家长生小……饕餮的那种么?”男人抖了抖通红的耳尖儿, 偏头问道, 一双眼睛努力斜着看白曦,露出几分紧张。

    一只大狗趴在他的脚下唉声叹气, 默默地拿两只大爪子把自己的耳朵给遮挡住了。

    就这么蠢的弟弟,竟然也能捞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没有被踹。

    这叫俊美多情却情路坎坷的睚眦大人情何以堪?

    哪怕是刚刚看到了一把这自家旧情人的后裔全家都倒霉, 可是大狗的眼睛雾蒙蒙的, 都很可怜了。

    它觉得白曦和饕餮真是太打击它的心,慢吞吞地,偷偷地往正十指相扣站在一块儿的凌南与陈英身边爬去。爬到了这两个人脚下, 转了转自己墨绿色的眼睛, 抬起毛茸茸的大爪子, 试探地探出去, 摸了摸漂亮女孩子雪白的小腿, 在陈英冷冷看下来的时候,它仰头,露出了一个很和善, 很忠诚的笑容。

    陈英沉默地看了它一会儿,冷冷地问道,“你想被我扒了你的皮?!”

    大狗不敢置信, 雾蒙蒙地看着她。

    虐, 虐狗?

    “再碰我一下, 弄死你。”漂亮的黑发女孩儿更加冰冷地说道。

    大狗遭受到了更大的打击,趴在地上黯然神伤,发现自己这么帅气的大狗,竟然找不到饲主了。

    它很可怜,皮毛都黯淡了,凌南抽了抽嘴角,看着这主动结缘的大狗,急忙轻声问道,“大人你是觉得一个人很寂寞么?”

    这真是一位很贴心的人类了,睚眦眼睛顿时亮了,湿漉漉的狗眼期待地看着这也很俊美的人类男子。那个什么……龙族吧,其实都没啥节操,要不祖龙咋生下来的龙子们都不一样儿呢?那必然就是因为娘不一样儿呀。

    作为龙子,睚眦显然也很良好地继承了他爹多情的毛病,并且觉得爱情面前,种族性别啥的都不是问题。它正勉强觉得凌南还不错,就见俊美温和的男人微笑了一下。

    “我们年轻人为了生计总是在外奔波,大人你跟着我们颠沛流离也很辛苦。不过我们的老师已经八十多了,退休在家,天天都很空闲,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一块儿回去见见老师,或许你可以和老师做忘年交。”他笑得如沐春风,可是大狗的眼睛顿时就直了,它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对可爱的狗都能这样冷酷的男人,嗷呜叫了一声,转身,转眼就消失在了大家面前。

    饕餮震惊地看着凌师兄几句话搞定了自家最讨厌的兄长。

    “你……”

    “开个玩笑而已,希望睚眦大人不要介意。”虽然凌南这样歉意地表示自己不是有意的,可是看着他紧紧握住陈英的手就知道,可烦死大狗了。

    饕餮动了动嘴角。

    人类们这样狡猾,真的……不愧是现在这个世界的主宰呀。

    妖魔们那么厉害,可是也苦哈哈地在人类的夹缝之中生活。

    不过,看在凌师兄这就把讨厌的大狗给赶走,饕餮决定原谅一下这些狡猾的人类。他想了想,这次没有变成狗仔,而是一副英俊冷酷的成年男子的形象去见了凌大师。

    凌大师老头儿八十多了,可是精神着呢,别看头发胡子花白花白的,可是看见白曦和饕餮亲亲热热地走进来,老头儿眼睛里就露出一抹精光。他呵呵地,慈眉善目地对饕餮笑得很柔和,在询问了饕餮的确没有仇家……

    “仇家都被我吃了。”饕餮不耐烦地表示。

    笑呵呵的老头儿沉默了一下,艰难地表示,这很好。

    只是,他对白曦和饕餮在一块儿乐见其成。

    白曦的天赋不行,在猎妖师这条路上如果没有别人的帮助,会走得十分艰难。他把她当成自己的亲孙女儿,当然会疼爱她照顾她。可是他也老了。哪怕猎妖师拥有强大的力量,可是却依旧是普通的人类。

    只要是人类,哪怕努力勉强,可总是会有一天老去,死亡。凌大师不愿意去想自己死去之后白曦会过怎样的生活。哪怕他知道,凌南和陈英绝不会丢下白曦不管。

    可是被老师庇护,和被师兄庇护,日后乃至于被师兄的学生庇护,是不一样的。

    白曦有了饕餮,凌大师觉得自己就很放心了。

    可是他还是想要问最后一个问题。

    “大人,您是神兽。”见饕餮哼了一声有些不耐地看过来,现在已经很少会露出当年叱咤风云的强势模样的老者颤巍巍地轻声问道,“可是小曦,她却是人类。”

    从前,并不是没有人类和妖魔相恋,可是带来的结果却并不美好。人类会老去死亡,会变得憔悴,可是妖魔却将自己的完美定格成了永恒。无论是当人类老去妖魔变心,还是妖魔忠贞地守着自己心爱的人类直到死亡,这样的结果,都会令人难过。

    就算是妖魔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延缓人类的衰老,可是就算是神兽,是龙子,也无法抵御人类的生老病死。

    不然,睚眦为什么会经历过那样多的感情?

    因为前一个会叫他深爱的人的死亡,叫他辗转着去寻找下一次的幸福。

    饕餮动了动嘴角,握紧了白曦的手。

    “我和她一起死。”他冷淡地说道。

    凌大师震惊地看着他。

    “一起死?”

    “我不会活在没有她的世界里。”英俊的男人一双凶巴巴的眼睛,变得柔软了一些,侧头,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只有她能把我抱在怀里。只有她可以和我睡在一起。我只会睡在她的枕头上,只会叫她给我捏耳朵。我不是睚眦。”

    他不是睚眦,可以在一次次经历过爱情的痛苦之后,还不知道教训,想要去寻找下一段的幸福和爱情。人类其实非常残忍,在短暂的,脆弱的生命里给有着漫长生命的妖魔留下最美好的回忆,然后不管不顾地凋零。

    他可以经历任何痛苦,可是却不愿意再像别人一样,爱上下一个,或是对另一个女人许下自己的承诺。

    白曦微微怔忡,仰头看着他。

    饕餮哼了一声偏过了头去。

    他红了脸,却还是小声哼哼着说道,“反正,反正我是不会变心的。不过如果你变心了……”

    他就看着总是肖想别人家的狗的白曦,“我就吃了你!”

    别以为他都忘了,这女人……这女人摸过睚眦的大耳朵!

    他的耳朵不可爱么?不柔软么?不毛茸茸么?为什么要去摸别人?

    “不,不会变心的。”白曦嘴角抽搐,觉得这威胁很给力了。

    饕餮大人说要吃了谁,大概是真的要吃了谁的。

    她既然都发誓不会变心,饕餮就很得意了。他继续小声儿哼哼,越发把自己强壮的身体挨在白曦的身边。凌大师心里也没有什么忧虑了,反而对这样的结果乐见其成。

    他心满意足地又见到凌南和陈英来自己的面前报备,知道陈英已经忘记过去的一切愿意和凌南开始真正的爱情,他笑了起来,欣慰地看着两个最小的学生。他在询问了陈家之事之后,微微颔首,轻声说道,“这也是陈家罪有应得。”

    无论是陈父,还是陈夫人抑或是陈莲,都并不无辜。

    凌大师虽然看起来很慈祥,可是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他做了这么多年猎妖师,为豪门世家清理妖魔,自然有属于自己的人脉。

    很多世家与豪门都欠了他人情,并且也希望能够和凌大师保持更长久的友谊。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本就因蒋家而风雨飘摇的陈家,一夜之间就倒塌了,脆弱得不堪一击。

    白曦透过凌大师的嘴,听到了很多陈家之后的事。

    无论是陈父一家在落魄之后被赶出了曾经的别墅,身无分文地在城市的底层挣扎,还是曾经养尊处优的男人不得不去寻找工作,可是却发现很多有些名气的企业都不愿意招收自己,不得不去打一些零工。

    还是陈夫人手无缚鸡之力,甚至连家政都做不了,因此不得不留在家里花陈父辛辛苦苦带回来的一点薪水,还是陈莲哭哭啼啼想要去和蒋家大少复合,却发现蒋家大少已经被蒋家族长赶去了国外,并且不许他再回到这个城市。

    蒋家大少在自己还没有明白原因的时候就被放逐。

    而显然,蒋家族长见到孙子事到如今还不明白,也不愿意多解释了。

    继承人的家族内部竞争其实也很惨烈。

    蒋家大少就这么一个智商,以后未必会有好下场,还不如把他赶到国外,去做一辈子不能接触蒋家权力,却丰衣足食的闲散的富家翁。

    因此,陈莲来到蒋家的时候就发现一切都变了样儿。

    和她海誓山盟的男人早就消失不见,而她看见的,看着她落魄还很满意地羞辱着她,看她的笑话的,都是蒋家那些痛恨她到了极点的人。

    她仓皇地从蒋家逃回了自己在平民区只有几平米,曾经还不够她一个衣帽间的小房子里,看着变得斤斤计较并且为了钱市侩小气的父亲和母亲因为陈夫人多吃了一碗皮蛋瘦肉粥都要吵得天翻地覆。

    曾经美丽优雅的女人短短时间就学会了泼妇骂街,并且非常强悍,叉腰张嘴,就可以叫陈父都无法抗衡。曾经那样相爱的夫妻两个互相指责,陈父再也说不出陈夫人是自己的真爱,甚至还在怨恨这个女人。

    没有这个女人,他还和曾经的原配幸幸福福地生活,然后他们拥有天赋惊人被凌大师还有蒋嫁都喜爱的陈英,他会成为上流社会人人羡慕的幸福者。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陈夫人被打破了。

    陈英永远都都不会相信她母亲的死亡和他无关,就会永远怨恨他,永远不会原谅他。

    而他就算是想去找女儿求饶,可是现在却连女儿的面都见不到。

    他怨恨现在的妻子,和她争执吵架,陈莲缩在角落里看着他们扭打,突然有一天,陈夫人带着她,席卷了陈父积攒了好几个月的钱,离开了那个破房子。

    陈莲当然会跟着更有手段的母亲离开,因此当陈父一夜之间醒来才发现,自己被曾经深深疼爱过的妻子和女儿抛弃了。

    他不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变得絮絮叨叨,变得神情恍惚,可是陈夫人母女却都不会在意这些。

    她们去了曾经和陈夫人有过契约的妖魔的所在。当年杀死了陈英母亲的妖魔,在得到了睚眦力量之后就完成了那场约定从此和陈夫人无关。可是陈夫人还是想要尽力去试一试曾经的“旧情”。

    她想要用曾经和这妖魔契约过的经历,来求妖魔再一次出手,去杀死叫自己母女变得落魄并且不堪的陈英。只要陈英死了,那些为了陈英而出手的人只会去哀痛陈英的死亡,就会把她们都给忘掉。

    妖魔蹲在自己的老巢里,看着重新打扮得干干净净,见妖魔之前特意洗了个澡表达自己的尊敬的陈夫人母女,表示很满意。

    他在她们惊恐哀求,充满对死亡恐惧的表情里嗷呜一口把她们吞到了肚子里。

    送上门来的美事,不吃白不吃。

    没有睚眦鲜血的保护,他为什么不能对两个普通的,亲自送到嘴边的食物下嘴呢?

    妖魔满足地回到自己的窝里,继续睡了。

    他并没有看到,当他吃掉了这两个女人,就仿佛当初杀死了陈英的母亲那样轻松,在休息之后,一条大狗无声地从阴影里走出来。妖魔天生对人类的态度都叫妖魔对杀死人类毫无愧疚,可是大狗歪头想了想白曦和陈英对于陈英母亲的死亡,磨了磨自己的爪子,点了点那妖魔,封印了他身上曾经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力量。妖魔的境界跌落,惶恐不安,又觉得恐惧,大狗哼哼了一声,转身走入了夜色里。

    它来到凌大师的住所,看着笑眯眯迎接自己的白曦,嗅了嗅她身上的味道。

    “你们睡一块儿了?”大狗化作一个俊美的长发男人,对白曦微微一笑。

    不远处的别墅的草地上,一只胖嘟嘟的黑狗仔正叼着一个很漂亮的红色小飞盘,吭哧吭哧撇开粗粗的小短腿儿闷头往这边跑。

    它来到白曦的面前,得意洋洋地蹲好。

    饕餮大人接飞盘可快可好了!

    看着骄傲地挺着小胸脯等待表扬的黑狗仔,白曦一点都不脸红地俯身把它抱起来给它擦脑门儿上的汗,对睚眦笑眯眯地说道,“等以后有了小饕餮,你可得预备大礼呀。”

    她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被睚眦调侃,睚眦看着凶巴巴瞪了自己一眼又探出毛爪子去扒拉白曦肩膀撒娇晾肚皮的黑狗仔,笑了笑,轻声说道,“也不知道是它这样幸福,还是我这样子幸福。”他不会把自己的爱情全部投在一个爱人的身上,爱人死亡,就会开始寻找下一个爱人。

    饕餮和他不一样。

    他不知道,生死与共的爱情,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

    他只是将陈夫人一家的事告诉了白曦,叫白曦去转告陈英,曾经策划杀死她母亲的女人,已经湮灭在了妖魔的口中。

    至于陈英要不要去找那只妖魔寻仇,就不是他能够插手的了。

    他留在了白曦和饕餮的身边,想要看一看他们的结局。

    白曦和饕餮其实过得很幸福,他们一块儿度过了漫长的人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饕餮是神兽充满力量的关系,白曦陪伴了他百年,面容却依旧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白曦没有病痛,就在有一天在睡梦里再也没有睁开她的眼睛。

    已经白发苍苍的凌南和陈英无声地痛苦,依旧俊美优雅的睚眦,站在白曦的床边,安静地看着那只依旧趴在一颗松松软软的大枕头上的小小的狗仔。

    它变得瘦巴巴的,很虚弱无力,皮毛干枯,仿佛还是当年遇到那个一脸诧异,在月色之下对自己微笑的少女时的落魄的样子。

    它对睚眦带给自己的妖魔的血肉视而不见,明明是永远都无法停止进食的凶兽,可是却再也没有吃掉任何的食物。

    睚眦默默地陪在它的身边,看着它衰弱下去,最后闭上了眼睛。

    饕餮是永远都在饥饿,在饥饿到了极点甚至会发狂吃掉自己的凶兽。

    他的兄弟,自己饿死了自己。

    一滴眼泪从睚眦的眼角流下来,他俯身把已经变得瘦巴巴的狗仔放在了白曦的棺材里,径直离去,再也没有回头。

    他从此不再涉足人间界,混迹在只有永恒生命的妖魔的世界,只有这样才会觉得不会伤心。

    白曦却只觉得自己仿佛经历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境,她头疼欲裂,只觉得自己的眼前晃动着无数的画面,破碎分离,努力想要留住,可是似乎有什么在飞快地将它们清除。

    她趴在肮脏的街道的角落,天色漆黑看不见多少光亮,下着大雨,眼前人影晃动,不远处就听到有拳头砸在人身上的沉闷的响声还有人叫骂声还有求饶声。

    她下意识地收了收自己的怀抱,只觉得她的怀里,本应该充实地有着什么。

    温暖的,胖嘟嘟沉甸甸的,却叫她很安心的……

    一道闪电从天空之上劈下来,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摇摇晃晃起身,就看见有几道狼狈的人影慌慌张张地跑掉,之后一个十八九岁,有些青涩却已经开始有了硬朗线条的高大少年,脸色冷漠地向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的脸上带着一些方才打架的伤疤,一双眼又冷酷又漠然。白曦垂头看了看自己被撕扯得有些凌乱却完好无损的校服裙子,一下子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这个少年……救了她。

    她心有余悸地站在大雨里,看了看这无人僻静的街道,心里哆嗦了一下,急忙去看救了自己的大英雄。

    如果没有他,她真的就要万劫不复了。

    “那个……”

    她声音嘶哑地张开嘴,怯生生地捡起地上的书包想要说什么,却看见一头短短的,似乎很扎手的短发的少年看都不看她一眼,和她擦肩而过。

    “那个……”白曦下意识地抓住了他带了一些打架之后血迹的衣服。

    “撒手。”少年转头冷冷地说道。

    看见白曦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他硬朗又冷酷的脸上带着几分不耐地说道,“这是我的地盘,他们越界了。不是为了救你。”

    这些娇气的女生,就喜欢英雄救美什么的,在他看来都是蠢蛋。

    长发湿漉漉地搭在单薄的校服上的女孩子一愣,之后不好意思地垂头,耳尖儿红了。

    “不,不是的……我就是想问问,夜深人静危机四伏的……同学,你家在哪儿?我送送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