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9.凶兽(十六)

239.凶兽(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就头疼地看着自家男人虐狗。

    大狗也不吭声, 老实温顺挨打, 似乎就是一只逆来顺受的好狗。

    白曦就急忙把饕餮给拉开了。

    “别冲动,别冲动、”

    这睚眦用心真是好险恶啊,怪不得叫人给封印了呢, 真不是好饼。

    这要是叫现在的智能手机给拍下来往网上传播一下,她家狗仔就得叫人举报啊。

    狗狗是人类最亲密的好朋友……

    如果不清楚真相,白曦看见谁敢这么欺负狗, 也得当一把正义人士玩儿命诅咒一下这些竟然对狗不好的人类。

    她心里叹气,看见大狗晃了晃自己的头,还“主人虐我千百遍, 我待主人如初恋”地蹭上来, 抽了抽嘴角脸色有些不善地警告道, “我家饕餮是只单纯的兽, 我可警告你啊,你可别欺负他。”

    她一心维护凶巴巴的饕餮, 大狗湿漉漉的眼睛里露出几分难过来, 歪头,可怜巴巴地蹲下了。凌南的车开过来,看见那只看起来很漂亮,线条流畅的大狗一副对白曦情深义重的样子,突然觉得胃疼。

    “这位是……”

    “睚眦。”白曦面无表情地介绍。

    大狗仰头,对凌南露出和气的表情。

    它一向都可会装了。

    凌师兄也捂住头开始默默地怀疑祖龙脑袋上是什么色儿。

    不过, 显然这绝对不是睚眦的原型, 就比如饕餮, 在白曦的怀里一颗胖狗仔的样子,然而在方才吞吃被睚眦的血引来的妖魔的时候,那一瞬间虚空之中出现的狰狞的兽影还是叫凌南大开眼界的。

    他纠结了一下,试探地对睚眦露出一个同样非常和气的笑容,顿了顿这才对自家特别能招惹凶兽的师妹温和地说道,“咱们快点跟上蒋家的车。不然或许会错过一些事。”他迟疑地看着突然抬爪子踩住自己裤脚的大狗。

    大狗眼神比他还和气。

    “您也要去么?”凌南一下子觉得自己懂了,温声问道。

    大狗点了点头,摸了摸凌南修长的腿。

    白曦默默地把这没节操的大狗给拉到身边,叫它可千万别祸害别人了。

    她深深地叹气,在饕餮警惕凶残的目光里揪着大狗的耳朵上了车,见这大狗悠闲地趴在自己的腿边甩尾巴,就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不觉得你人形的时候很帅气么?”

    睚眦人形的时候真是很好看了,是那种哪怕知道他很坏,却依旧会为了他意乱情迷,奋不顾身的好看。如果白曦不是已经有了饕餮,没准儿就顺着灵灵八的建议勾搭睚眦一把。见大狗抬眼对自己咧了咧嘴,白曦放弃了这个肯定的不到答案的问题,问它,“你是想去见陈莲母女的下场么?”

    这睚眦心眼儿小的,哪怕这都是当初祸害它的女人的隔了不知多少辈的后代了,竟然还要看人家倒霉。

    白曦悚然一惊,默默地数着自己有没有得罪过睚眦。

    不然没准儿以后也有一只大狗观赏自家重重孙子啥的的倒霉呢。

    大狗露出了一个善良的表情,歪了歪自己的大脑袋,抬了抬爪子。

    睚眦正密切观察密切观察,见这爪子要拍到白曦嫩嫩的小腿上,伸手就捏住了。

    “对了,你的那三滴血吧,我觉得还是不要给我家小黑吃了。都放了这么多年了,我看也没有特别的保鲜办法,没准儿都过了保质期了。”

    见大狗抬头突然呆呆地看着自己,白曦就很平常地说道,“吃坏了我家小黑的肚子可怎么办?我家小黑很金贵的。”她说得理直气壮的,饕餮一顿,突然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受到了真挚的爱惜。这样的爱惜,睚眦有么?饕餮就很得意,用狗生赢家的表情垂头看着一脸呆滞的睚眦。

    “不过血里还剩下一些力量,也很强大了,我有一个好主意。”

    白曦笑眯眯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充满期待地对大狗说道,“可以以后留着钓鱼啊……一打开水晶瓶,妖魔自动上门,我家小黑不用出去觅食了。”

    这样被爱惜的感觉,说点儿什么好呢?

    饕餮凶巴巴的脸都红润了起来,扭了扭自己强壮的身体,侧头,冲着车窗无声地笑了。

    他哼哼着往白曦的身边拱了拱。

    “喂,你有么?”他还炫耀地对大狗问道。

    睚眦有自家这样爱护自己的饲主么?

    大狗小小地叹了一口气,大爪子交叠在一块儿,把大头枕在爪子上不吭声了。

    别人家饲主都恨不能把狗捧上天,他家曾经的饲主,往死里骗它坑它封印它。

    这或许就是运气不好吧。

    沉浸在对曾经有眼无珠找错饲主如今追悔莫及之中,大狗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了,虽然其实车子开了很久很久,然而对于呆滞的大狗来说却似乎是一转眼就到了。它跟着兴致勃勃的白曦一块儿下了车,就看见大家都站在一处非常豪华的别墅前。

    这别墅拥有着很大的前院,可是现在却被很多蒋家的车子给拥堵得满满登登。白曦抬头,就看见豪华的别墅里,正有一对儿光鲜亮丽的中年夫妻飞快地赶过来。

    显然蒋家的气势叫他们很惶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其中那个一脸温柔如水的中年女人,在看见被捆在地上哭哭啼啼的陈莲的时候,脸色顿时变了。

    “阿莲?”她惊呼了一声。

    “妈妈。”陈莲绝望地叫了一声。

    这位就是陈英的继母,白曦无声地观察,就看见这女人的确很美丽,就算人到中年却依旧风韵犹存,充满了女子特有的魅力。

    她一双眼睛雾蒙蒙的,看起来羸弱又可怜。

    “你就喜欢这样儿的?”饕餮看了一眼,觉得这女人真是特别做作,他甚至都没有多看一眼的欲望。

    大狗再次叹了一口气。

    那当初的审美就是这样儿的,也怪不了它啊。

    叫人充满保护欲的柔弱女人,就算是凶兽也会意乱情迷的。

    饕餮就得意地揽着白曦的肩膀,小声说道,“还是我的眼光好。”

    可不是当初凶巴巴要吃了自己的时候了,白曦哼了一声,没吭声。

    她只是专注地看着上一世策划阴谋要了原主的命的女人。

    “蒋老先生,这是怎么了?”陈夫人的声音柔柔弱弱的,还很无辜茫然,可是白曦看见她一双手都紧张地攥紧,显然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察觉。

    面对她这么一副无辜的样子,蒋家族长拦住了身后愤怒的蒋家人,只是平淡地说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们陈家心里有数。现在陈莲已经送回来,我和陈家说一说之后的事。”他颤巍巍地抬头,看着面前豪华的别墅露出几分冷漠。

    “陈家既然要对蒋家赶尽杀绝,就不要怪我无情。陈蒋两家的婚约就此作罢。还有,蒋家日后会拒绝所有与陈家的合作。”

    他冷冷地看着猛地退后一步的陈夫人,“既然陈家想要蒋家灭门,老头子也只好奉陪到底。”

    “这,这是从何说起啊。”陈父已经惊呆了。

    这巨大的信息量还有变故叫他回不过味儿来。

    明明不久之前,陈家和蒋家还是最亲密的姻亲联盟,以后他们会有很多的合作,帮助陈家更上一层楼的啊。

    “装傻可不好。”就有蒋家人冷笑着说道。

    白曦靠在饕餮的肩膀上,也不走近,反正论吵架这也没有她出马的时候,就看着陈父很茫然很震惊地听着蒋家的宣战宣言。

    只是她没有动,陈夫人却一下子看见了众人身后脸色冷淡的陈英。她美丽多情的脸顿时惨白一片,一边抱着哭得几乎要断了气的陈莲,一边含着眼泪对陈英说道,“阿英,你以为躲得那样远,我们就看不到你了么?你对你妹妹到底做了什么,又在蒋家说了我们什么坏话?我知道,阿莲对不起你,可是你也不要为了这件事,就对陈家赶尽杀绝啊。我和你妹妹的死活和你无关,可是你爸爸……”

    “我没有婚姻期间出轨,还叫外室和私生女登堂入室的爸爸。”陈英平静地说道。

    白曦呱唧呱唧给师妹鼓掌。

    饕餮不高兴地哼哼了两声。

    陈父却听得不顺耳极了。

    他对长女一向没有什么好感,这女儿冷冰冰,就跟欠了她似的,此刻听到这样绝情的话,顿时恼了。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人话。听不懂的话,你大概不是人。”陈英很犀利地说道。

    她已经懒得去追问自己母亲的死中有没有陈父的一份儿了,她只想叫这些畜生都去给她的母亲陪葬。

    “你!”

    “与其在这里挑剔阿英,不如来说说你们的小人行径。”蒋家族长真的蛮精明的,见陈英明显日后前程似锦,更愿意交好这样一位未来的强大的猎妖师,因此对陈父就更加不客气起来,苍老的声音在有些凉意的别墅前传来,突然有些失望地说道,“我以为陈家对阿英很好,毕竟,她是你的原配生下的唯一的女儿。就算你再婚,可是你也应该知道,身份高贵,出身名媛的原配,远远不是一个轻贱的外室能比得了的。”

    愿意给有钱人做外室的,能是什么人。

    蒋家族长虽然对男人在外包养几个女人觉得无所谓,可是骨子里,他是看不起那些女人的。

    因此,一开始他也看不上陈莲,或许就是因为这份轻视,才叫陈莲动用了睚眦的血,想要感动一下蒋家全家。

    陈夫人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在这很多人的鄙夷嘲笑的目光里脸色惨白。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被羞辱过了。

    虽然她的确曾经做过陈父的外室,可是自从再婚进门,她从前的身份就不大再被人提起,在外,大家也只会叫她一声陈夫人。

    不,不是都说,英雄莫问出处的么?!

    “阿英她妈虽然很好,可是那是家族联姻,是为了所谓门当户对的脸面,我不爱她。”陈父急忙扶住了可怜巴巴的陈夫人,对蒋家族长带着几分感慨地说道,“您应该知道我们这样的家族,婚事都不能自主因此造成了很多的人生悲剧。我不爱她,这场婚姻造成了两个人的痛苦。我现在的夫人也不轻贱。她和我是真心相爱,甚至愿意没名没分为我生下我们的骨肉。更何况,我也不觉得自己亏欠了阿英什么。”

    他好好儿地把陈英养大,对她和陈莲一视同仁,难道这样还不够么?

    难道要他把陈英当女王那样捧着,才是对陈英的疼爱?

    陈父心里觉得很失望,对着陈英摇了摇头。

    白曦都要笑出声儿来了。

    她觉得陈父这感情这样充沛,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可是你真爱害了你呀。”白曦笑嘻嘻地忍不住说道,“你还不知道吧?你真爱跟妖魔有勾结,还教唆你的爱情结晶去害未婚夫一家,被人当场给抓获了。我觉得你大概是知道的。这么相爱的枕边人,怎么可能瞒住你这样的大事呢?我说你们这心肠真够歹毒的,如果不是我们师兄妹三个天赋异禀真材实料目光如炬……差点儿跟蒋家一块儿凉了呀。”她笑得甜美可爱,蒋家族长老脸抽搐了一下。

    就……这姑娘的狗仔那么凶残,谁凉她也不会凉啊。

    不过白曦的话,说出了他的心声。

    “什么妖魔?”陈父茫然地问道。

    “你再装。”蒋家人更加气愤了。

    “我装什么了?!”

    “不管你是不是知情,不过这件事一定要说清,免得日后有人说蒋家狠毒。”蒋家族长看着一副无辜模样儿的陈父,笑了笑冷淡地说道,“你的妻子和你的爱女合谋,用妖魔之物妄图灭了蒋家满门,想要夺走蒋家的家业。夺我家业,就是蒋家的死敌。日后,谁和陈家联盟,就是和蒋家作对。你好自为之。”见陈父霍然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妻子,又似乎完全不相信的样子,他指了指自己苍老却光芒内敛的眼睛。

    “我亲眼所见,没有任何人陷害她们俩。”

    “你的女儿交还给你,以后和蒋家再也没有关系。”

    老人退后了一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陈父在茫然了一瞬之后,怔怔地看着抱在一块儿的妻子和女儿。

    “你电话是多少?”白曦突然问道。

    陈父呆呆地看着白曦,觉得很迷茫,却还是下意识地报了一串儿号码,看见那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拿着她自己的手机,似乎是在操作什么。

    他的手机在同时也响了,看见手机里传来了几张彩信,狼藉的房间,凌乱又阴暗,一个美少女一脸狰狞地举着一个看起来泛着诡异红光的水晶瓶,看起来很邪恶的样子。

    “照片就是用来干这个的。”陈夫人母女还想推锅?抱歉,狡辩什么的大概也做不到了。

    白曦为自己的聪明点了个赞。

    有图有真相的,陈父的手都在颤抖,想到蒋家族长之前的那几句话,目眦欲裂。

    这不是陷害,而是陈莲母女真的作死。

    不仅作死了自己,还作死了陈家。

    蒋家势力很大,一旦蒋家露出了赶绝的姿态,那陈家一点儿活路都没有了。

    他想到日后陈家会被蒋家逼迫,再也没有人敢和陈家交好,陈家很快就会被蒋家赶尽杀绝成为历史,一切的财富或许都要失去,就呼哧呼哧喘起了粗气。

    巨大的绝望,叫他透不过气来。

    他人到中年养尊处优了半辈子,本以为守着家业会度过美满的一生,可就是他美满的,真心相爱的另一半,成为坑死他的人。

    “蒋老先生,我,我真的不知道!”他急忙对蒋家族长求饶。

    那副突然变得软脚蟹没有半点骨气的样子,叫蒋家族长更加看不上。

    说来奇怪,陈父这样的货色,竟然会生出陈英这样的好姑娘。

    “放过陈家,我蒋家吃的亏和危险谁来赔?”蒋家族长又想到这几天餐桌被狗仔支配的绝望,苍老的脸更加憔悴了几分。

    他摆了摆手,半点儿没有打砸抢或是叫陈父一家人直接去死的意思,施施然地带着家里人走了,就跟大张旗鼓地来这一趟,就是为了送还人家的败家女儿似的。

    “蒋老,蒋老!”陈父惶恐地叫了两声,见蒋家人头也不回冷酷地走了,不由战战兢兢,手足无措。

    白曦就从兜儿里翻出水晶瓶,在陈夫人惊恐的目光里摊开雪白的手心儿把玩了一会儿,又揣回自己的兜儿里去。

    睚眦的血拿到,陈夫人再也不可能兴风作浪,那么上一世的妖魔的伏击,想必也不会发生。

    她和陈英的死别,也从根子上被掐掉了。

    心里松了一口气,白曦觉得压在自己心头的唯一的危机都不见了,懒得去看陈父那难看的样子。

    “行了,看完戏了。很开心是不是?”

    见饕餮哼了一声,白曦仰头,心情愉悦,没有嫌弃他没刷牙,亲了亲他的嘴角。

    她伸手,握住了饕餮修长的手指。

    “和我回去见家长。”

    狗仔这么草木皆兵,还是给他个名分保平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