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8.凶兽(十五)

238.凶兽(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狗仔这样得意, 白曦都想叹气了。

    这小狗得志的样儿, 简直能叫仇家气掉大牙。

    不过大家也没有精神理睬吃了一顿大餐心满意足晒肚皮的狗仔了。

    蒋家族长为首, 都冷冷地,强忍愤怒地看着僵硬着身躯的陈莲。

    他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恶毒的女人。

    “别人都是祸害外面的人, 兔子不吃窝边草。这姑娘是要搞死未婚夫全家。我说,这操作不得了啊。”白曦一手夹着狗仔, 一手还给举着水晶瓶的美少女拍了几张照片, 见美少女眼睛都红了, 就笑眯眯地说道。“拍照留念一下,省的以后你被蒋家退婚了,还要去诬陷我家阿英又抢了你的未婚夫啥的。你这么心狠手辣, 我真相信你什么都干得出来呀。”她说得很悠闲,蒋家族长的眼角顿时一跳。

    别人都这么惨了, 白小姐这么高兴合适么?

    他忍!

    “不是的, 我只是……这只是普通的瓶子。”陈莲顿时惊慌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当场抓获了。

    “你知道我们在外等了多久么?”凌南突然开口问道。

    说起这个,蒋家族长的脸色就很不好看。

    他苍老的脸上露出几分恐惧, 下意识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当他觉察到陈莲房间里的危险,等在门口看见几个奇形怪状的妖魔扑过来的时候,没吓出心脏病就真的很了不起了。

    不过更叫他无比恐惧的,是黑狗仔张开一张血盆大口, 一张充斥着獠牙的巨口撑开, 一口就将那妖魔给吞进了肚子里。他站在白曦的身边, 听着黑狗仔咔擦咔擦嚼着妖魔血肉的声音, 听着妖魔的哀嚎,只觉得毛骨悚然。感觉到这狗仔凶巴巴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只觉得自己恐惧无比,只恐怕这黑狗仔一个不高兴,把自己也给吃了。

    这才是不吐骨头的存在,他甚至能听见利齿咬碎骨骼的声音。

    抱着它的那个笑眯眯的女孩子,竟然还悠闲地给它擦嘴巴。

    蒋家族长身体晃动了一下。

    他现在就想赶紧把这件事完结,然后礼送白曦几个离开蒋家。

    蒋家有黑狗仔这么一只总是看起来很饥饿的妖魔,叫人坐立不安,甚至超过了蒋家从前出现妖魔时的恐惧。

    “陈莲,你不需要解释了。我真是没有想到,原来竟然是你。”蒋家族长中气十足地怒斥了一声,他叫几个蒋家人扶着,见陈莲急忙放下手里的水晶瓶,感觉到水晶瓶的诡异,他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警惕地看着这个竟然能够和妖魔做交易的女孩子。

    作为一个普通人,和妖魔勾结,大部分都会被人唾弃。他也没有想到陈莲这有一点小心机的小女生,这一出手就是要搞死蒋家全家。

    “蒋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蒋家族长突然阴谋论了。

    陈莲嫁入蒋家,如果以后怀孕生下孩子,就是蒋家的继承人。

    如果她有了蒋家的继承人,到时候利用妖魔送蒋家全家去死,那么蒋家所有的财富都要属于她的孩子。

    属于她,也就属于陈家。

    莫非……陈家是有意的?是想要通过这样的手段,吞并蒋家?

    这人越老,越站在高位就越心思复杂,蒋家族长警惕地看着拼命摇头的陈莲,冷笑着说道,“我家的小子瞎了眼,竟然看上了你。不过幸亏你现在也没有进门。这么说,之前的事也是你搞的鬼?你竟然还有脸说和我们同生共死?”

    这种女孩子真是太叫人厌恶了。他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残酷的味道,回头看了看蒋家大少,却见这英俊的孙子正绝望地看着陈莲,显然想不到,自己曾经以为相爱的女孩子,竟然是要弄死自己的那个。

    他对蒋家大少很失望了。

    这个孙子,他栽培他爱护他,本以为他会是引领蒋家走下去的人。

    可是只从这一件事就可以叫他看出来,这孙子不行。

    一个女人的真面目都看不出来,差点儿死在这个女人的手上,以后,如果遇到更多的纷争阴谋,蒋家大少根本撑不住。

    虽然他只有这一个孙子,可是旁系却还有更多年轻的晚辈。虽然遗憾蒋家或许会大权旁落,可是比起权力,他还是更要为蒋家负责。想到这里,蒋家族长失望地垂了垂眼睛,看着急忙走上前几步怯生生的陈莲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我会和你父亲谈。陈家必须要给蒋家一二交待。”

    如果陈家敢说什么都不知道……就不要怪他不念旧情,和陈家翻脸了。他冷酷的目光,顿时叫陈莲吓坏了。

    “不是的,不是的。是姐姐陷害我。”陈莲看着对自己歪头笑嘻嘻的白曦就想明白了,之前的纷争,都是白曦和陈英想要叫她露出破绽的办法。她觉得这人心真是太黑暗了,哽咽地哭着辩解,对蒋家族长哭着说道,“是姐姐故意这样做的。我真的很冤枉。您不要被姐姐骗了。最想要蒋家人被伤害的,是姐姐才对。”她哭得语无伦次,拼命想要说明自己的清白,可是蒋家族长却更加冷漠地看着她。

    证据确凿,她竟然还想把这些推到陈英的身上。

    “恶毒。”蒋家族人之中有人低声骂道。

    这谁差点儿被弄死也会愤怒的。

    “你竟然是这样的女人。”蒋家大少不敢置信地看着哭哭啼啼的陈莲,轻声问道,“从前你都是骗我的?”

    对他的爱,原来都是假的?

    陈莲已经哭着扑过来,却被一个气急败坏的蒋家人用力推倒在地上。

    白曦正看热闹看得正开心呢,就感觉自己雪白的手腕儿上,被一只毛爪子拍了一下。

    黑狗仔翻过身来晾肚皮,很豪放地把自己的肚皮都摊开在白曦的面前。

    白曦迎着狗仔期待的目光抽了抽嘴角。

    想当初扒它后腿一下它都气得睡不着觉,现在竟然这样主动。

    “行吧行吧。”今天黑狗仔表现得不错,叫白曦很满意。她伸手就给狗仔揉肚皮,见它哼哼唧唧地眯起了眼睛似乎很享受的样子,连两只前爪都缩在了肚皮上,小脑袋一歪枕在自己微微起伏的胸口,那美滋滋的小模样儿叫白曦很生气了。

    她哼了一声,一只雪白的小手慢吞吞地给它揉着揉着,凌南正揽着陈英的肩膀看蒋家人怒斥陈莲,回头看了这一幕,笑了笑,又突然笑不出来了。

    对了……这狗仔是能变成人的!

    那白曦在挠哪儿呢?

    他顾不得什么蒋家人和陈莲,松开陈英走过来,严肃地看着白曦。

    黑狗仔掀开一点眼皮看他。

    “小曦,你这样对大人不好吧?”俊美的师兄大人是很关心师妹的,虽然白曦承认和这饕餮发展了一段感情,可是说实在的,对于这些凶兽的操守凌南还是很担心的。

    更何况白曦年纪还小,这突然有了对象,难免会被引诱做出一点什么来。凶兽大概也没什么节操,那他就更应该保护白曦,顿了顿就对白曦温和地说道,“你要记得,女孩子要矜持,知道了么?”

    “我知道。我和它清清白白的。”白曦急忙说道。

    黑狗仔用力地,记恨地看着师兄,磨牙似乎想要吼叫一声,被白曦一把掐在肚皮上,顿时泄了气。

    “不许对师兄瞪眼睛。”白曦知道凌南是关心自己,严厉地看着黑狗仔。

    狗仔不甘心地踢了踢自己的后腿。

    不,不瞪就不瞪。

    这女人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竟然还敢掐凶兽的肚皮。

    “回去要和老师说,在家长面前过了明路才是正经的谈恋爱。”凌南觉得自己为师妹操碎了心,另一头蒋家族长已经叫人去把陈莲给扣下了,预备一会儿就去陈家把陈莲这件事解决。他面对普通人的陈莲的时候还算是强势,可是面对危险的妖魔之物,就实在不敢动手了。

    那藏着三滴睚眦心头血的水晶瓶横在地上,看起来很安静,可是源源不断的邪恶与恶意凶厉的气息,却叫人不敢去触碰它。

    白曦施施然地上前,捡起水晶瓶扣好盖子,把它揣进了衣兜里。

    别看睚眦看起来多么俊美,温文尔雅,这三滴心头血的气息真是暴露了他。

    这家伙肯定不是啥好饼。

    “这玩意儿会引来妖魔的觊觎,留在蒋家,对蒋家的后患很大。我带走处理了。”白曦笑了笑,对蒋家长老温和地说道,“我们可是非常为客户考虑的猎妖师。”

    她吹了一把自家的敬业程度,蒋家族长也觉得感动了。哪怕是岁月沧桑一颗老心已经冷硬,可是面对白曦善良的笑容,蒋家族长也忍不住微微点头,感激地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白小姐。蒋家会再出一千万作为处理这件东西的费用。”

    这样的东西留在蒋家后患无穷,不如一劳永逸,都交给这三个年轻人解决。

    “您真是客气。”白曦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蒋家族长慈祥地微笑,目光忍不住落在了陈英的身上。

    陈莲是这样的一条毒蛇,连他都看走了眼,如今他其实还是更想要把陈英留在蒋家,就算陈英骄傲,不会回头吃蒋家大少这回头草,可是蒋家优秀的年轻人很多,她也可以挑选别人是不是?

    他是真的对陈英很感兴趣,因为白曦和黑狗仔的力量,叫他看到了另一个充满了令人战栗又觊觎的世界。只是他想得挺美的,正对陈英笑得颤巍巍的,就见凌南走到陈英身边,两个人十指相扣。

    蒋家族长老脸僵硬了。

    他看了一会儿陈英,又看了一会儿凌南,许久之后轻叹了一声。

    这年头儿,好姑娘永远都剩不下来,他就知道!

    “老爷子,你放过我吧。”陈莲见蒋家族长要把自己拖回家里去,顿时惊慌起来,被捆在地上却还是扭动着尖叫,“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可是我没有想过要害人的。那些,那些妖魔不是没有伤害你们么?!”

    她再也不柔弱,而是大声地哭了起来,看起来可怜巴巴的。然而陈英怔怔地看着在地上痛哭的这个异母妹妹,只觉得心里生出莫名的悲愤。她方才举着水晶瓶要妖魔和自己做交易的时候,那扭曲和兴奋,在陈英的眼睛里变换成另一张和陈莲有几分相似的脸孔。

    同样心怀恶毒,然后杀死了她的妈妈。

    “我要回陈家一趟。”陈英突然开口说道。

    “我陪你。”凌南柔声说道。

    “我也跟着去见见世面。”白曦就想去看陈莲她妈的下场。

    上一世,原主也算是死在那个女人的手里了。

    无论是原主,还是陈英和凌南,其实都是那样的无辜。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努力地生活着,努力地想要成为最好的猎妖师。可是却因为陈英继母,本来充满希望的未来与幸福全都粉碎。

    白曦想到上一世对未来充满美好憧憬的原主就觉得心疼无比。她还年轻,还有很长很长的时光要过,或许没有陈英和凌南的惊才绝艳,或许在猎妖师中也只不过是很庸碌的一个,可是她却还是可以过得很好很好。

    未来她会喜欢上另一个好男人,然后幸福地度过一生。

    可是最后,她却在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里逝去,充满了遗憾,也叫爱着的人充满遗憾。

    她的眼底多了几分冰冷,陈英微微一愣,伸手握住白曦没有抱狗的那只手。

    “我们一起去看。”她侧头看着白曦轻声说道。

    那一瞬间白曦身上的悲愤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可是陈英却莫名地觉得自己是了解这份痛恨的。

    她握紧了白曦的手,看着她抱着突然抬爪,两只胖胖的前爪探出抱住了白曦纤细的脖子拿毛茸茸的小身子蹭她脸的黑狗仔,突然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在松动。

    那是一种很压抑的,仿佛是遗憾,又仿佛是后悔的东西。她总是觉得自己抢走了白曦的一切,觉得自己曾经深深地伤过白曦的心,所以,就算是现在答应了凌南的告白,可是她却不肯在白曦的面前,和凌南那样亲近。

    她舍不得……

    白曦总是在对自己笑,可是陈英恍惚的时候却总是觉得,自己似乎见过白曦一个人孤零零地流眼泪。

    她强忍着心里的酸涩单纯又真诚地看着他们在一起,可是陈英却隐隐地觉得,她似乎明白白曦心里的痛苦。

    “好用力啊。”白曦软软地叫了一声。

    陈英这才惊醒过来,松开了白曦雪白的手,抱歉地看着白曦。

    “小曦,你是真的喜欢它么?”她看着胖嘟嘟的狗仔轻声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怪怪的,不过大概一般人也的确接受不了普通人和凶兽在一块儿吧,白曦垂了垂头。

    黑狗仔急忙紧张地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我是真的喜欢它。”白曦突然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垂头,亲了亲黑狗仔的大脑门儿。

    黑狗仔顿时炫耀起来,尾巴疯狂摇摆,直起小身子就去亲白曦的嘴唇。

    这家伙刚刚吃了那么多妖魔都没刷牙,白曦再真爱也忍不了叫它亲自己嘴上,顿时翻脸无情,一手推开了狗仔儿。

    狗仔的脸被推得偏过去,狗眼瞪圆了。

    刚才还说真的喜欢它……

    这女人也太会翻脸无情了!

    说!是不是惦记别的狗了?!

    就比如那只特别会勾引人的睚眦!?

    它嗷呜叫了一声,突然变身成了英俊高大的男人,气急败坏地站在白曦的身边一把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气得直哼哼。

    这样突如其来的转变,叫蒋家族长哪怕从前见过,此刻也觉得很受不了了。他简直不敢去看那个浑身充满血腥味儿的英俊妖魔,急忙带着人就捆着哭哭啼啼喊救命的陈莲上了蒋家的车子。蒋家几乎倾巢而出,所有人都愤怒地想要去陈家砸场子。这浩浩荡荡的规模叫白曦震惊了一下,回头就跟陈英很悲痛地说道,“阿英,陈家这回大概一根毛都剩不下来了。”

    “活该。”陈英冷冷地说道。

    “哦,阿英你竟然会吐槽了。”白曦震惊地说道。

    陈英飞快地勾了勾嘴角,叫凌南去蒋家要车一块儿去看陈家倒霉。

    看陈家那对无耻的,恶毒的畜生被蒋家打落地狱,陈英就算是爬也要爬着去看。

    白曦也想去看大仇人的下场,只是没有想到,想要当观众看陈家倒霉的,真不是一个两个。

    一只威风凛凛,强壮的,浑身皮毛发亮,矫健帅气的大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施施然地走到了白曦的身边,抬爪,人立而起搭在白曦的肩膀上,伸出舌头热情地舔了舔白曦的脸颊。

    就……求包养。

    它一副很期待要跟白曦一块儿去看乐子的样子,白曦捂着自己的脸,不吭声了。

    英俊的饕餮呆滞了一下,爆炸了。

    他咆哮了一声,一把抓住这大狗的两只油光水滑的前爪,用力把大狗揪着尾巴压在地上,拼命往死里打。

    遇见试图挖墙脚抢饲主的狗怎么办?

    这么无耻的狗届公敌,当然是人人得而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