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7.凶兽(十四)

237.凶兽(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时候,就算是叫爷爷也没用了。

    白曦抱着黑狗仔, 躲在后面笑得前仰后合的。

    凌南无奈地伸手弹了她的小脑袋一下, 抬脚走出去,走到了陈英的面前。

    陈英脸上已经不只是厌恶了。

    她简直不能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这样无耻的男人。

    “和你竟然订过婚, 真是我这一生之中最后悔的决定。”她见陈莲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微微抬了抬下颚冷淡地说道,“自己找的男人自己收好,别什么货色都放出来丢脸。”

    她冷笑了一声,看都不看蒋家大少就走,就听见陈莲在她的背后呜呜地哭着问道,“姐姐, 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知道,从前我妈伤了你的心,从你妈妈那里抢走了爸爸。可这都是上一代的恩怨,你为什么要报复在我的身上?”

    黑发少女哽咽着, 捂着脸哭着说道, “我只是和蒋哥哥相爱。你明知道我爱着蒋哥哥,可你却偏偏要抢走他。你就这么恨我么?就这么喜欢看到我痛苦么?”

    “虽然我觉得阿英不需要对犯贱的男人有什么交待, 不过我觉得更不应该看着你往她的头上扣这么一个屎盆子。喂, 阿英不喜欢辩解, 你就以为我们都是死人啊?”

    白曦施施然地抱着目光凶残的黑狗仔走出来,悠然地走到了陈莲的面前笑了笑, 轻快地问道, “难道当初不是你先抢的阿英的未婚夫?你就这么贱, 天底下没有男人了,你要从自己的亲姐姐手里抢男人?那个时候你怎么不说阿英是你姐姐了呢?现在抓不住男人的心了,你不恨变心的男人,你来抱怨被你抢走未婚夫的姐姐?我说……你也很不要脸了。”

    “我,我和蒋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呀!蒋哥哥和姐姐没有感情,订婚也不会幸福的!”陈莲急了。

    她早就觉得白曦的口齿伶俐,总是叫自己吃瘪,更何况,白曦这声音很大,蒋家祖宅这不是正重新修葺呢,人多眼杂,这该听见的都听见了。

    白曦捂脸,更着急地叫道,“可是你蒋哥哥不是这样说的呀!”

    她哈哈地笑了起来,那小模样儿叫黑狗仔觉得心里热热的。

    它又想舔她了。

    “蒋哥哥,蒋哥哥你为我说句话。”陈莲简直被气得要晕过去了。

    早年她在陈家的时候,总是温温柔柔,被爸爸喜欢。陈英却总是一副讨债鬼的样子,就算是有什么不公正也不喜欢辩解,因此陈父并不喜欢陈英。她抢走了陈英的未婚夫,陈英也没有说什么,痛痛快快解除了婚约,把男人给了她。因此,陈莲总是觉得陈英永远都不会反驳自己的。

    可是现在却真的不一样了。

    陈英依旧冷淡,可是她这身边的白曦真是不好惹。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白曦就挑眉问道。

    漂亮的女孩子抽噎着,眼底的眼泪滚落,楚楚可怜地看向目光游移的蒋家大少。

    “蒋哥哥,你说呀。你不是说过最喜欢我的么?你说姐姐不苟言笑,总是冷冰冰的叫人觉得无趣得很,你说和我在一块儿的时候很开心,你总是很快乐。”

    陈莲哪怕心里都要恨死这个男人了,可是也知道自己必须要紧紧抓住蒋家大少。他是自己能够得到的最好的男人,蒋家是岭东有名的豪门,家资巨富,如果错过了蒋家大少,那她之后只怕再也找不到这样合适的人选。

    更何况,她已经和蒋家大少订婚,一旦蒋家大少不喜欢她,想要吃回头草,那她岂不是成了弃妇?

    别的豪门怎么可能还对她有什么兴趣?

    还有……陈家那里,如果知道陈英重新得到了蒋家大少,那陈父恐怕也要改变现在的态度,更偏袒陈英了。

    她只觉得仿佛是一夜之间,蒋家大少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她都和他共患难了,可是蒋家大少却想要回去找陈英?

    “阿莲,你听我说。我对你只不过是一时的意乱情迷。那时候阿英对我总是很冷淡,你天天陪在我的身边,对我很好,对我示爱,对我说就算我和阿英结婚你也不在乎,只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没名没分都无所谓。你对我太好了,所以我很感动,一时错觉,觉得你的感情不能辜负。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还是想要和阿英结婚。阿莲,你是个好女孩,我也知道,你当初因为爱我甚至喝酒喝得住医院……”

    “哦哦,还有这种操作,姑娘,你可真行。”白曦觉得自己学习到了一套追男秘籍啊。

    她眼睛都亮了,用充满敬佩的目光看着手脚发凉的陈莲。

    陈莲也想不到蒋家大少这么实惠,这些往事也都说出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真爱,原来是你死皮赖脸,结婚了还要跟着你姐夫?我说,你母亲当初没名没分当个外室吧,至少也找的是没有关系的人。可是你就不一样了,姐夫你都下得了手,你真的不怎么挑食啊。”白曦发出了深深地感慨,垂头摸着自家胖嘟嘟凶巴巴的黑狗仔温柔地说道,“你看见了?以后离这些女人远点儿,不然没准儿被骗走给吃了。对了,我记得之前你还想抢我的狗?”

    白曦一想起陈莲的矫揉造作,就觉得心里憋不住一股火儿。

    真是奇怪了。

    狗仔又没有被陈莲抢走。

    可是白曦就是觉得很生气。

    “蒋家大少一个人满足不了你了,你还想抢别人的狗仔儿?你不也是变了心么,现在去抱怨男人对你无情无义,不觉得自己很无耻么?”

    蒋家大少霍然看向陈莲。

    “我之前只不过是为了蒋哥哥,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可是我家小黑一点儿都不稀罕你的献身来的。它对你说过,要你服侍它才保护蒋家人么?小姐,蒋家是付了钱的,就算没有你献身,我们也是要保护蒋家人的。更何况我们也不是第一天来蒋家,从前你没说献身,看见我家小黑长得帅了,你就愿意了?”白曦笑了笑,见陈莲瞪圆了一双漂亮水润的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挑眉微笑,温和地说道,“虽然他的确很帅,不过他是我的。你没戏啊。”

    她一下子揭穿了这么多,陈莲已经踉踉跄跄,站立不稳,一旁的蒋家大少也怀疑地看着她。

    “她说的都是不是真的?”之前,枉费他还在为她愿意为了自己献身妖魔而感动。

    “不是的,不是的……”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你们之间的事儿,跟阿英没什么关系。蒋公子,你不要担心自己的安全非要巴结阿英。我都说过,蒋家付了钱,我们一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这件事一解决,你安全了,到时候恐怕你就还是更喜欢有趣儿的,温柔的,愿意没名没分跟着你的海誓山盟的姑娘了。我师妹对你没感情,还挺讨厌你的,所以你也别惦记了。她不会和一个曾经变了心的男人在一块儿。破镜重圆这句话很多人说,可是我还听说过一句话,叫覆水难收。你洗洗睡吧,啊!”

    白曦侧头,对陈英笑眯眯地问道,“我说的对么?”

    “对。”陈英点头说道。

    她沉默很久,冷冷地说道,“我最厌恶勾三搭四的男人。”

    “阿英,我……”

    “你真是叫人恶心。”陈英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修长温热的大手握紧,侧头,看见凌南对自己温柔地微笑。

    她想要挣脱,可是却见一只雪白的小手压在她的手上,不让她甩开那只大手。

    白曦抬眼,真诚地看着她。

    “这是我家小黑,我和它谈恋爱了。”

    她举着吧唧吧唧啃糖吃的黑狗仔,抖了抖,对微微一愣的陈英轻快地说道,“所以,我以后不是单身了。你们也要快点解决个人问题呀。”她多少知道了陈英的顾虑,所以,在和饕餮有了约定之后,就希望第一时间叫陈英知道,叫她不要想那么多,把很多很多的感情都憋在心里面。

    见陈英怔怔地看着自己,白曦就对凌南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道,“师兄,以后你不需要照顾我了。以后多照顾阿英吧。”

    “照顾她也不会耽误照顾你。”凌南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陈英还是沉默着。

    “蒋公子,以后请不要再骚扰我的师妹。而且,我正在追求她。你知道的,对于情敌,我一向都不愿意手下留情。”

    “追,追求?”蒋家大少磕磕绊绊地问道。

    他是觉得凌南和陈英之间有点儿什么,可是凌南这样直白地说出来,就太刺激了。

    “我只是希望不要日后有什么误伤。”凌南俊美温柔的脸上充满了柔和的笑容,可是这笑容在蒋家大少的眼里大概会很可怕。他也并不在意,含笑说道,“阿英值得这世上最真诚没有半点污秽的感情。蒋公子,你给不了,所以,请不要在阿英面前碍眼,叫她对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失去信任。我却不一样,我愿意把我的爱情都交给她。这一生,我只爱她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她,我不会再叫任何一个女人站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的妻子。也不会叫任何一个女人,会睡在我的身边。”

    他柔和地说着平淡的话。

    白曦只觉得眼眶酸涩。

    因为这并不是随口随随便便说过的誓言。

    上一世,凌南是真的再也没有爱过别的女子,也没有和别的女子在一块儿。

    他一个人孤单而寂寞地走完了后半辈子的路,哪怕和他们的老师一样桃李满天下,成为猎妖师之中有名的强者,可是他的爱人不在身边。

    他和陈英天南地北遥遥相望,却始终没有再相见。

    那是令人难过的遗憾,可是他用上一世的一生来证明了如今的誓言。

    “师兄,你是在告白么?”白曦抹了抹眼角,歪头问道。

    凌南微笑起来。

    “虽然很不浪漫,也没有玫瑰,可是这是我的真心。”

    陈英咬着嘴角,沉默地仰头,看着对自己露出浅浅笑意的男人。

    她回头去看白曦,看见白曦脸上满满的都是为自己的开心,又转头看着对自己笑起来的凌南,轻轻点了点头。

    “我很无趣,也不温柔,甚至还总是……”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喜欢你。”

    狗仔侧耳倾听,默默记下。

    白曦觉得这话肉麻极了,抖了抖自己的小身子,回头去看呆滞了的蒋家大少。

    大少这回算是神助攻,没有他,凌南和陈英大概还得墨迹个没完。

    所以,她这回感谢他。

    “蒋公子,这儿没你什么事儿了。”卸磨杀驴说的就是白小姐了。

    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蒋家大少竟然觉得自己无话可说。他失魂落魄,只觉得自己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那曾经是他不大放在心上,甚至丢开的时候松了一口气的。可是当他发现,自己不在意的却是比自己更加完美的男人的心头好,他终于发现,原来那个女孩子的身上充满了叫人无法转移目光的光彩。

    可是他却已经出了局。

    蒋家大少觉得很难过,默默地退后了一步,看着陈英欲言又止,却还是转身走了。

    他最后的目光叫陈莲觉得心都冷了。

    他走的时候甚至忘记自己,就叫陈莲明白,就算陈英不要蒋家大少了,可是他也不会喜欢她了。

    仿佛是一转眼的功夫,自己想要的一切都付诸流水,都是拜这两个女人所赐。

    陈莲只觉得心中恨意顿生,她死死地忍耐着自己心中的恨意,无声地捂着脸飞快地走了。

    “走走走,鱼上钩了。”

    白曦兴致勃勃地看着陈莲纤细的背影,眼睛都亮了。

    她一边说,一边满足地摸着自家狗仔的小脑袋,充满感情地说道,“希望她这回多引来一点儿,喂饱了你,她就是大好人。”有人帮自己养狗,叫白曦太感动了。

    这样的大主顾白曦舍不得丢掉,远远地跟着陈莲,凌南和陈英却去直接找蒋家族长了。她一路跟着陈莲,看着她回到了房间。就觉得本来没有什么不一样,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普普通通的房间,在一瞬间,突然爆发透出一种叫人觉得恐惧的力量。

    房间里,陈莲也刚刚打开了一个非常古朴,贴着一层层封印的匣子。

    匣子之中只有一个陈旧的水晶瓶,里面是各自独立没有融合在一起的三滴血。

    那血液之中充满了凶厉与暴戾,打开匣子的一瞬间,仿佛有一头凶兽扑面而来,择人而噬。

    陈莲颤抖地将这水晶瓶给拿了出来,脸色惨白,可是眼底露出一抹狠毒。

    她带着这个宝物来到蒋家之前,她妈告诫过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打开水晶瓶引来妖魔和她做交易。

    虽然这三滴血可以保护她,可是和妖魔交易,总是充满危险。

    不过她现在是真的忍不住了。

    陈英和白曦欺人太甚,如果她不报仇,那都要叫她们给欺负死了。

    反正蒋家最近妖魔们闹得厉害,如果有妖魔出现杀死白曦和陈英,她们不过是技不如人,死了都丢脸。如果陈英和白曦死掉,那蒋家大少的心就还是会回到她的身上来。

    想到这里,陈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颤抖着轻轻拔起了水晶瓶的盖子。

    那一瞬间,一股粘稠的,充斥着杀意冷酷的粘稠的血腥杀戮气息骤然扩散到了整个房间。那其中的恶意,叫陈莲这么一个小小地普通人感到透不过气来,整个身体缩成一团。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她妈给她这宝贝的时候眼里也充满了恐惧,显然也是畏惧着这强大却并不是善意的力量。她不明白,为什么传说中的妖魔的血液会被自己家族得到,可是她却还是感到庆幸。

    因为这件宝物,她和她妈都得到了她们最想要的东西。

    当血腥气充斥房间的时候,整个蒋家祖宅之外,也变得阴冷晦暗,森然的气息将整个蒋家的祖宅都压制在其中。

    呼啸而充满邪恶的气息,在祖宅之外徘徊,显然是那些被三滴血吸引而来的妖魔。

    陈莲眼底露出几分兴奋,顾不得畏惧,猛地站起身来,把手中的水晶瓶高高举起。

    “谁能够杀死……”她刚刚要叫出自己的条件,却只见一声巨响,她惊诧转身,就见自己的房门竟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颤巍巍,脸色暴怒的老头儿,拄着拐杖,冷冷地看着她。

    美少女举着水晶瓶的动作僵硬了。

    “原来是你!”蒋家族长厉声喝道。

    白曦从老头儿的身后探头探脑,看见陈莲猛地阴沉,似乎要不顾一切要引来妖魔杀死自己的目光,歪头笑了。

    “多谢你啊陈小姐。”

    她举了举自家一脸心满意足,更加油光水滑的黑狗仔,对她道谢,“谢谢你引来这么多妖魔。我家小黑……难得吃了一顿大餐。”

    她话音刚落,凶巴巴挤出一双三角眼的黑狗仔,对美少女露出一个恶意的冷笑。

    它翘起了尾巴。

    叫她敢和白曦抢狗。

    这不就引来白曦的愤怒之火了么。

    冲冠一怒为饕餮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