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6.凶兽(十三)

236.凶兽(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家伙在自己的脸上蹭来蹭去, 白曦怎么可能忍得住。

    零零发:“从了吧。”

    灵灵八:“睚眦更帅。”

    白曦眼角青筋乱蹦,抬脚,一脚踹在了这男人强壮的小腹上。

    正小声哼哼着伸出有些粗糙的舌尖儿, 满足地舔着白曦脸颊觉得这比吃的好吃多了的饕餮大人被踹得惊呆了

    “你又踹我?!”他抬起身,控诉地看着白曦。

    “滚一边儿去!”这又不是狗仔儿状态,白曦对狗仔的那点容忍完全不见了,她连环腿把男人踹到身边, 抬手把手边的床单披在自己的身上,冷酷地对那个正撑着手臂委屈地看着自己的英俊男人冷冷地说道,“滚去沙发睡!”她这为了陈英的事儿正觉得生气呢, 饕餮竟然还敢在这个时候撩拨她, 她还有心跟他舔来舔去?看见饕餮眼睛都变成兽瞳了,她冷笑了。

    “就舔舔?”她看着他精神抖擞的样子, 冷冷地问道。

    信了他才叫见鬼。

    男人在床上的话一句都不能相信!

    饕餮偏头,红着脸哼哼了一声。

    “去洗冷水澡!”白曦又踹了他两脚。

    “你, 你又踹我!”

    “我还叫你滚蛋呢!”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是谁抱着它很忠贞地说她有狗了的?

    这女人也太善变了。

    “你是不是看上睚眦了?你是不是想养他了?!”男人质问, 就跟老婆出墙了似的。

    ……目前的确是有这种危机。

    “我要是想养他, 还能把你带回来?”

    “你之前不是说……”

    “我有狗了,你现在是狗么?”白曦犀利地问道。

    饕餮沉默了一会儿,偏头小声说道,“反正我不睡沙发。”

    他英俊冷硬的脸微微涨红,可是见白曦一副很无情的样子, 垂头想了想。默默地变成了胖嘟嘟的黑狗仔, 嗷呜一声, 从松软的被子上爬到了白曦雪白的小腿边上,讨好地舔了两口。看在这是一只狗仔,白曦默默地忍了。

    黑狗仔眼睛一亮,扭着胖屁股,两条后腿用力扑腾,不大一会儿就钻进了暖呵呵香喷喷的被子里。

    白曦无语地看着被子里一颗小凸起从床尾一直拱到了床头,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从被子边缘探出来,期待地看着她。

    她揉了揉眼角。

    看在今天晚上闹得太厉害,她叹了一口气,决定养精蓄锐明天再战,还是忍耐着掀开了被子躺进去,把黑狗仔给放在了枕头上。黑狗仔缩爪忍耐了一会儿,见白曦没有再叫自己去睡沙发,小小地松了一口气,抬起毛茸茸的黑爪子,小心翼翼地去碰了碰白曦白皙晶莹的脸颊。

    它见白曦没有反对,急忙从枕头上拱了拱,拿自己肉呼呼的小身子贴在白曦的脸上,小爪子搭在她的脖子上。

    就……以后再舔舔。

    它哼哼了两声,只觉得自己幸运极了。

    不然如果遇到睚眦爱过的那种女人,饕餮大人还不叫人活吃了?

    现在呢?它是被饲养的,天天被抱着睡觉,也很幸福了。

    黑狗仔窝在白曦的脸颊边上觉得自己的狗生真的蛮幸福的,白曦却做了一晚上噩梦,只觉得梦里都是一只狗仔毁天灭地吃掉一切最后吃掉自己。她醒来的时候就见外头的天才蒙蒙亮,外面传来了嘈杂的修理房子的声音,侧耳倾听了一会儿,白曦才抱着缩成一团的狗仔儿走出了房间。

    昨天除了两只凶兽厮打了一架,并没有更多的妖魔出现,白曦本以为祖宅里的大家都会放心一点,可是她发现自己想错了。

    蒋家的人更害怕了。

    蒋家族长还好,很稳得住的样子,蒋家大少已经战战兢兢,头上都是冷汗。

    “白,白小姐。”见白曦打着哈气抱着狗仔走到餐桌边儿上,蒋家大少就觉得自己和白曦的相遇不是在餐桌边儿,就是在去餐桌的路上。这种心情可真是很复杂了。见白曦冷淡地看着自己,他忍不住低声问道,“白小姐,昨天……昨天这位大人是和谁在争斗?”

    这回的妖魔厉害了,猖狂到夜深人静的把人家的祖宅都给打坏了,那强大的力量还有几乎是碾压似的强横,叫蒋家大少想了想,觉得自己还不够人家一只手捏的。

    他一想到这样强大的妖魔是威胁自己的存在,就觉得毛骨悚然。

    “没什么,不是被赶走了么。”白曦漫不经心地说道。

    黑狗仔从她的怀里跳出来,殷勤地给她挑了几样儿她喜欢的早餐,拱到她的面前。

    白曦伸出指尖儿,狗仔眼睛一亮,急忙凑过来舔了舔。

    给狗仔点儿甜头。

    “现在你们知道请我们师兄妹不亏了吧?”白曦见蒋家大少紧张地看着自己,把指尖儿在有些不满的狗仔的皮毛上蹭了蹭,又拿纸巾擦干净,这才开始吃早餐,慢吞吞地说道,“这样强大的妖魔,如果没有我们师兄妹保护,昨天就不止是塌那么一点儿的墙了。蒋公子,我也希望你可以少问一些关于猎妖师的问题。难道我们和谁争斗,还要来告诉你?你就老老实实地接受保护好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蒋家人之中顿时有人不满了。

    “我就这态度。不高兴,解雇我啊。”白曦有恃无恐地说道。

    蒋家顿时没人吭声了。

    人家态度是不好,不过吧……也的确很厉害。

    白曦对客户一向都很温和善良,从来没有这样不客气的时候,不过一想到蒋家大少有眼无珠,还有陈莲母女的恶心样儿,她就觉得忍不住。

    蒋家倒霉真是自己作死引狼入室,多花点儿钱也不亏。

    “凌先生……”见凌南和陈英坐在一块儿,似乎看不见白曦的骄横,蒋家族长也笑了笑。在老命和一点态度问题上,他觉得这真是好选择极了。见凌南温和地看着自己,蒋家族长轻声感慨说道,“昨天夜里的事真的要感谢几位出手相助。不过从前我们并没有预料到会是这样强大的妖魔。三位的佣金我觉得给得低了。不如这一次,我再加三千万,希望三位能将蒋家的隐患彻底拔除。”

    凌南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看向白曦。

    他们能坐在这里,不是和从前那些猎妖师一样被妖魔给赶走,都是因为白曦和饕餮的缘故。

    所以,他不会自作主张,代替白曦答应这件事。

    见他虽然是师兄,可是却没有独断专横,也没有不去和白曦商量,反而更听白曦的意见,蒋家族长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失望。

    他不再多说什么,只安静地看着餐桌上那只胖嘟嘟凶巴巴,一只小爪子一扒拉就空一脸盆点心的狗仔,又看了看蒋家大少,耐心地等待狗仔被白曦从餐桌上抱出去,这才和大家一块儿吃狗仔的残羹冷炙。

    老头儿虽然有钱,可是也明白妖魔的强大,也没有觉得被羞辱了什么。倒是白曦吃饱喝足了,就对陈英小声说道,“阿英,有件事我想和你说。”她看起来很认真,陈英正默默地吃着早餐,闻言就拿了两杯牛奶站起来。

    “怎么了?”她虽然现在能力不及白曦,可是在蒋家历练的时候,也不拖后腿。

    就比如前天晚上的时候,她一回到房间就发现有人敲自己的窗户。

    她推开了窗子,看见窗边一个只有一半儿脸的红衣女人对自己露出恶意的笑容,她也只不过是面无表情地看了看自家这所在的三楼,又看了看女人,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枚小镜子,叫那女人看看自己的尊容。只不过两秒的时间,她就听见女人一声惨叫不见了。陈英照样儿关了窗户一夜到天亮。

    她的天赋很惊人,是和白曦的好运完全不同的。白曦天赋不行,可是有狗。

    陈英没狗,不过却有天赋。

    “怎么了?需要我做什么?”陈英坐在白曦的房间里开口问道。

    她坐在白曦房间的沙发里,不问白曦为什么对蒋家的态度那样坏,只问她,“你昨天没事吧?有没有受伤?那妖魔……会不会记恨你?”她看起来冷冷淡淡,可是眼睛里的关心是做不得假的,白曦心里觉得很满足,伸手取了她手里的一杯牛奶垂头喂给自家狗仔,见凌南也无声地进来靠在陈英的身边,就轻声说道,“昨天也没什么的。昨天出现的是凶兽睚眦,就和我家小黑是兄弟那只。”

    听到“我家”两个字,黑狗仔哼哼了一声,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

    “睚眦?”凌南不由露出几分凝重。

    这之前才说过的呀,睚眦很小心眼儿的。

    “这么说,睚眦是为了他的那件东西?”

    “就是因为这件东西,我知道了一个秘密。阿英……”白曦斟酌了一下,就对陈英说道,“睚眦遗落在外人手上的是他的三滴心头血,这血充满了力量……”她原原本本地把睚眦的血的功用给说了,见陈英漂亮的脸上露出几分茫然,轻声说道,“睚眦已经确定这三滴血在陈莲的手上。他之所以会愤怒,是因为陈莲和她的母亲利用他的血做了坏事。阿英,睚眦说当初你母亲的死,并不是意外。”

    陈英猛地抬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白曦。

    她一向是镇定的,可是却在这一刻无法维持脸上的冷淡。

    “不是意外?”

    “陈莲她妈为了害死你母亲,曾经用睚眦的血中的力量和妖魔作为交换。妖魔为她杀死你的母亲,她将睚眦血中的力量送给妖魔。所以阿英,我必须要告诉你这件事,因为我觉得,咱们应该要为你的母亲报仇。”

    这已经不是她们想象中那样一个女人被辜负,遇到了一个渣男这样简单。而是死得不明不白,必须要讨回一个公道。见陈英呼吸变得急促,一双眼睛泛红,扣着心口说不出话,白曦也知道这件事太过震撼。

    陈英厌恶那个家,不过是因为母亲刚死,外室就进门,因此感到恶心。

    可是现在呢?

    那个家,本来就是罪恶的。

    “阿英,没事。我在这里。”见陈英张了张嘴角,泪流满面,可是却发不出哭声,只是无声地汹涌落泪,凌南俯身从身后抱住她。

    他轻轻拍打陈英的肩膀,轻声说道,“我们都在你的身边。老师,小曦,还有我。”他只觉得怀里消瘦的女孩子的身体在激烈地战斗,她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可是却似乎哭都无法痛快,悲绝绝望。或许这个消息对于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太过打击。她是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真相。凌南垂了垂眼睛,把她压在自己温暖的怀里,轻轻地安慰,哪怕陈英无法做出回应。

    白曦也紧张地看着陈英。

    “阿英,你要不要告诉你爸爸?”如果陈父知道陈莲她妈是这样狠毒的女人,会不会……

    “告诉他又怎么样?他早年出轨,难道不知道枕边的女人是什么人?我妈死亡的真相,和他是不是无辜的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出轨,生下私生女,冷落我妈,我妈尸骨未寒他迫不及待娶那个女人进门,这么多年,夺走我这么多幸福,难道他就可以洗白?他也是个畜生,他们夫妻都是畜生。”陈英很久之后,声音嘶哑,在白曦关切的目光里冷冷地说道,“陈莲她妈有罪,可是这男人一样是个畜生。我都不能原谅。”

    陈父到底有没有参与她妈的死亡真相,在陈英眼里没有任何不同。

    无论如何,陈父是个人渣。

    “那就一块儿算账吧。”白曦认真地说道。

    陈英一愣。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妖魔这么多,叫他们一块儿倒霉,一块儿去赔罪呗?”

    “可是……”

    猎妖师一向都是正直正义的代表,如果和妖魔联手去报仇,会不会……

    陈英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正确的。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就说是和妖魔联手,也没有说咱们去叫妖魔弄死他们。不过揭露一下他们的罪恶,然后看他们自己去死就行了。而且阿英,咱们是站在正义的一面的来的。你想想,陈莲她妈和妖魔联手害了人,不也需要公平的审判么?正义……”白曦握了握自己雪白的小手儿,对怔忡地看着自己的漂亮女孩儿眨了眨眼睛说道,“永远都不算迟到。”

    她很认真地说着这样的话,陈英觉得眼眶酸涩无比。

    她还记得,那个时候自己坐在老师的身边,也是眼前这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开开心心地对她说。

    “阿英,以后我们做好朋友吧。”

    无论是好还是坏,都陪着她走下去的好朋友。

    “小曦。”

    “诶?”

    总是很冷淡的女孩子突然对她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泪光的笑容。

    “谢谢你。”

    黑狗仔正埋头在喝奶,突然小身子一抖,嘴巴上一圈奶白也顾不得,警惕地看着对面的陈英。

    它一只小爪子踩在了白曦的手背上,觉得不保险,又拿细细的小尾巴圈住白曦的手腕儿,这才嗷呜一声。

    该死的人类!白曦是它一只狗的!

    白曦迎着凌南和陈英复杂的目光觉得很抱歉了。

    “这狗心眼儿小。跟睚眦是兄弟来的,师兄,阿英,你们懂的。”

    她挠了挠这狗仔的肚皮,见它还是凶巴巴地看着凌南和陈英,揉了揉眼睛就对陈英说道,“睚眦说了那三滴血现在是在陈莲的手上。她就是想用这个来得到蒋家人的喜爱,能够顺利地嫁入蒋家。不过我想吧,她可是也算把蒋家给害惨了。”不说这妖魔作祟,简直吓死个人,就说打从黑狗仔来到蒋家,蒋家的食物储备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明明每天食物很多,可是蒋家人都面黄肌瘦了。

    更何况引来妖魔入侵蒋家,这性质太恶劣了,引狼入室说的都是轻的。

    “你想揭发她这件事?”陈英轻声问道。

    一旦陈莲被揭发,那蒋家人是绝对不会原谅陈英的。

    “她不承认怎么办?”

    “那就叫她干坏事儿的时候被蒋家人捉住好了。”白曦笑了笑。

    陈英一愣,继而慢慢眯起了眼睛。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一天,就难得地有兴致在蒋家的花园里逛了逛。

    只逛了一分钟,她就和蒋家大少不期而遇了。

    英俊苍白的男人仿佛是找到了救世主一样看着脸色冰冷的漂亮女孩儿,嘴唇颤抖,声音之中带着紧张和脆弱。

    “阿英,我能不能和你说一句话?”他觉得在陈英的身边是安全的,不过陈英虽然就是来钓鱼的,却没有假戏真做的意思,她对这位蒋家大少无话可说,冷淡地说道,“不能。”

    ……花园里就很尴尬了。

    蒋家大少所有的话都被堵住,瞠目结舌。

    “阿,阿英……”

    “你真是恶心。”陈英继续说道。

    她看见不远处躲在花园角落的白曦已经探头满意地对自己露出大大的笑容,知道自己钓鱼成功了,转身就走,没有停留的兴趣。

    蒋家大少见前未婚妻说走就走完全对自己没有留恋,顿时惊慌起来,几步上前拦着陈英紧张地问道,“阿英,你真的对我没有感情么?可是,可是我还爱着你!”他在这最危险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到底爱的到底是哪一个。陈莲叫他很开心,可是也只不过是开心而已。当他需要支持,需要力量的时候,觉得两个人能一块儿携手互相扶持走下去的,只有陈英。

    “我们的婚约不要取消好不好?以后我不会再和阿莲有半点联系,我们重归于好,好不好?”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陈莲崩溃的哭声。

    “蒋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