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5.凶兽(十二)

235.凶兽(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黑狗仔就很忙碌了。

    一边龇牙咧嘴嗷呜嗷呜冲着大狗做威胁状, 一边还得拿爪子牢牢抱住白曦的手腕儿。

    白曦深深地想要叹气。

    这祖龙吧……她觉得有点儿可怜。

    隔壁可别是曾经住过一只犬妖啊。

    她看着面前矫健帅气,浑身充满力量的大狗,犹豫了一下, 就抱着自家狗仔抱歉地说道,“抱歉,有狗的人了。”

    她顿了顿,还是耐心地对歪头看着自己的大狗继续说道, “我喜欢胖的。”

    大狗垂头,一双大耳朵萎靡着,看起来特别可怜。

    黑狗仔凶巴巴地叫了起来。

    白曦捂脸, 才好不容易没有多看那大狗几眼, 去安慰一下。

    许久,大狗小小声地叹了一口气, 墨绿色的眼睛伤感地扫过了别墅的各处,看起来非常寂寞的样子。

    黑狗仔抱着白曦的手腕转身, 撅着屁股, 一副恨不能把他咬死的样子。

    ‘

    “你这样儿咱们没法儿说话。”见大狗敏捷地从沙发上跳下来走到自己的面前, 拿湿漉漉的鼻子碰了碰自己的手腕儿,白曦咳嗽了一声,没忍住,摸了一把这大狗的大耳朵,就见自己的手一下子就被一只大爪子给摁住了。

    她惊呆了, 看着这突然变得有些得意的大狗, 又垂头看了看一脸惊呆的黑狗仔, 真是觉得……左右为难啊。到底是大狗哼笑了一声,摇身一变变成了俊美的年轻男人,坐在白曦的身边。

    黑狗仔不甘示弱,也变成男人,挤在白曦和睚眦中间,凶巴巴地盯着自己的兄弟。

    “你这只色龙!”他大声咆哮。

    睚眦笑了笑。

    “你想问什么?”

    “我听说蒋家有属于你的东西,所以你才会叫妖魔在蒋家行凶,莫非是为了这件东西?我以为你可以自己拿回来的。”睚眦这样迂回,白曦觉得很茫然了,睚眦见她一只手轻轻地搭在饕餮的手臂上,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可是潜意识里的亲近,也是对别人不同的疏远防备。

    他微微挑眉,施施然地说道,“蒋家的确有我的东西。是我的三滴心头血。”他修长的手指覆盖在自己的心口一瞬,很平静地说道,“这三滴血里面拥有我的一部分力量,低等的妖魔吃一点,会晋升成为高级妖魔。高等的妖魔吃到,也会力量大涨。拥有这三滴血的人,曾经用这三滴血中的力量,和妖魔做出一些交易,达到她们的目的。”

    用睚眦血中的力量交给妖魔,妖魔为她们做事,这是非常公平的。

    “我的血液之中有保护的力量,只要不是她们自愿,就算妖魔从她们手中抢到这份力量,也无法吸纳。而且它虽然本能会吸引渴望力量的妖魔聚集,不过我的血,却可以守护持有它们的人。”睚眦靠在沙发里,修长的腿微微弯曲,露出几分悠闲与闲散,温煦地在白曦茫然的目光里说道,“我其实并不大在意这三滴心头血,毕竟,给了别人的东西,我不大会要回来。不过……”

    他的脸色晦涩不明。

    “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被人拿去做伤害无辜人的事。”

    当初他的血,是为了守护,而不是伤害。

    “无辜人?”白曦诧异地问道。

    “你觉得是谁拿着我的心头血?”睚眦戏谑地问道。

    白曦犹豫了一下,联想了一下吓得够呛都非常恐惧的蒋家人,莫名就想到了一个愿意为真爱同生共死的姑娘。

    那个时候她就和陈英怀疑过,陈莲并不像是会愿意为了真爱就去死的性格。

    是什么叫她不惧怕危险敢留在了蒋家?

    笃定自己不会死?

    “是……陈莲?”

    睚眦笑了笑。

    “我曾经和她的祖先有过一段感情。”他毫不避讳自己曾经的恋爱史,毕竟,这纯情到天天就知道吃,雌性的味儿都没闻过的睚眦,在凶兽之中还算是少数的。

    睚眦怀念地想了想从前,温煦地说道,“那真是一位又可爱又漂亮的姑娘。只可惜她接近我,是另有目的。只不过是为了得到我的血,来延续她家族的昌盛。”他垂目翻看着自己的掌心,轻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伙同人类的法师,封印了我。”

    这叫他有点不能接受。

    感情不和一拍两散也就算了,还把他封印,骗他的感情骗他的血!

    白曦的眼睛猛地张大了。

    这真是……相爱相杀啊!

    “为什么封印你啊?”见睚眦墨绿色的眼睛闪过一道冷厉的光,白曦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睚眦笑了起来,托着腮想了想,轻松地说道,“她封印我之后,成为那个国家最被人尊敬的剿灭凶兽的护国功臣,从此香火不绝,家族显赫延续了很多个朝代。”

    只是岁月更迭,沧海桑田,没有不灭的王朝世家,曾经鼎盛的家族也早就衰败成了庸庸碌碌的平凡人,当他从封印之中醒过来重新来到这个世界,就发现这世界早就换了模样。无论爱恨,都早就烟消云散,只留下了曾经女人的稀薄的血脉,在这尘世之中挣扎。

    白曦看着脸色温和的俊美的年轻男人,试探地问道,“那……节哀?”

    “为什么节哀?”

    “你爱的女人这样对你,还死的比你早。”

    “我的女人们都死得比我早。”俊美的男人就很客观地说道。

    哦……还不是一位两位了。

    白曦就觉得自己的同情心都喂了饕餮了。

    “这色龙情人多的是,各个真情实感,烦的很。”早年饕餮住在睚眦的窝边上,天天都得抱着耳朵睡觉。

    要不然简直细细索索的睡不着啊。

    “我一次只交一个情人,她死掉才会开始第二段感情,所以不是渣男。”

    “你还知道什么是渣男呢?”白曦觉得这睚眦真是比饕餮出息多了。

    她家狗仔就学会了天天卖萌迷惑她。

    “当然,我可是有底线的睚眦。别看我长得好看,其实我很专一的。”睚眦对白曦眨了眨眼睛,见饕餮一把把白曦按在他的怀里,哼笑了一声温和地说道,“不过我也是一个很有格调的睚眦。虽然那女人对不起我,暗算我,可是我是真的没有想过灭了她的血脉平息我的愤怒。不过,她的后裔做了叫我非常不高兴的事,所以我决定不能原谅她。”

    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他垂头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温煦地说道,“你的师妹,那个人类小姑娘。她的母亲并不是死于意外。”

    白曦先是点了点头,之后不敢置信地看着睚眦。

    “你是说……我家阿英的母亲,是被人蓄意谋杀的么?”

    “有人用我的血的力量与妖魔交换,杀死了她。你该知道,妖魔想要杀人,很容易将一切布置成一场意外。”

    睚眦看着白曦慢慢变得恼怒起来的脸,只觉得这样一心一意为朋友愤怒的样子,非常美丽。

    他喜欢这样心思单纯的女孩子。

    “只要在那女人开车的时候,妖魔遮住她的眼睛……”

    “是陈莲的母亲,那个小三吧?”白曦突然轻声问道。

    见睚眦笑了笑,她就垂了垂眼睛继续说道,“现在陈莲从她妈那里拿到了那三滴血,带到了蒋家来。她以为吸引的是无主的妖魔,只会吓唬蒋家的人,然后叫蒋家人感动她的不离不弃,那样,蒋家内部因为不喜欢她不愿意她嫁入蒋家的声音也会消失。到时候,如果谁不听话,她就用力量召唤妖魔杀人,反正都推到妖魔的身上就可以了。是么?”白曦突然想到,上一世的时候,陈英一连串被妖魔袭击,的确和陈莲的母亲有关。

    那场造成原主死亡的袭击,就是陈莲的母亲策划。

    她之前还觉得奇怪,陈莲母女不过是普通人,怎么会和妖魔勾结。

    妖魔也看不上她们呀。

    不过上一世的时候,睚眦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这不大像是他现在想要拿回那三滴血的心情呀。

    白曦就下意识地看了看身边的饕餮。

    可别是上一世这睚眦叫饿急眼的饕餮给啃了。

    一口大概就够睚眦重伤的了。

    她沉默地垂下了头,眼底露出几分愤怒。

    “这件事,我会告诉阿英的。”

    “可以。”反正到时候死的是陈莲母女,睚眦暴露一下别人的秘密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曾经那女人拿到我的血的时候,与我立下了誓言,我决不能抢回这三滴血,除非她主动还给我。”

    “这种誓言你都同意?”

    “精虫上脑而已。”饕餮冷冷地说道。

    睚眦就发现这兄弟对自己敌意很大呀。

    感情这种事,公平竞争……这样小气多难看呀。

    他抬手叫远远等候听命的妖魔给上了一些零食来,见饕餮抓了一把,没往自己的嘴里塞,反而塞进了白曦的手心儿,这英俊凶厉的男人偏头,耳根子发红哼哼着说道,“吃!”

    看见白曦往嘴里放了,饕餮才自己也开始吃吃喝喝。睚眦俊美的脸上都是笑意,看着正抬手给饕餮擦嘴角碎末的漂亮小丫头,又看了看饕餮伸手一把一把给白曦抓零食,不由叹了一口气说道,“真是白瞎了。”

    这么可爱的姑娘,怎么便宜饕餮了呢?

    “所以,你是有意引猎妖师来,是为了……”白曦咬着零食含含糊糊地说道,“是为了把我家小黑引过来,然后叫陈莲倒霉啊?还有,如果陈莲的事情败露,那到时候她一定会被蒋家厌弃,到时候她名声坏了,就不可能再嫁入任何一个豪门了。而且,她妈的罪行一旦被揭露,陈家也会有强烈的动荡。阿英她爸无论从前知不知道阿英母亲的事,可是有蒋家的盛怒,恐怕都要把她们母女扫地出门来求蒋家的谅解。她们一旦没有了力量,又失去了陈家和蒋家的庇护,两个女人会生活得很惨。”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过惯了豪门生活,那母女怎么过贫穷的日子?

    她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汗,呆呆地看这对自己笑得更加迷人的男人。

    “你,你可真是小心眼儿啊。”

    这一连串的,到最后才图穷匕见,真是相当有报复心了。

    睚眦要的根本不是曾经欺骗自己的女人的血脉彻底断绝。

    而是……要她的血脉从此沦落落魄,打落泥土。

    曾经那女人希望自己的家族永世昌盛安享富贵,可是到了最后,却最终只成为了无法爬起来的底层。

    这或许才是会令那个女人最痛苦的结果。

    面对这种阴狠的报复心,白曦突然觉得自家饕餮那点儿小心眼儿完全不算什么了。

    这可真是一山更有一山高啊。

    “我是睚眦嘛。”俊美的男人笑眯眯地说道。

    白曦觉得自己真是重新认识了睚眦这种生物,默默点头,抱紧了自家饕餮有力的手臂瑟瑟发抖。

    “喂!你别太过分啊!”饕餮不高兴了,护着白曦瞪着自己的兄弟,冷冷地说道,“小曦可没有欠你的!”睚眦这个家伙,看起来笑眯眯的,其实就是传说中的那什么来的?英俊的男人努力想了想最近学会的一些新词,想到了,就对白曦说道,“这色龙反社会,你离他远点儿。不过,只要你天天叫我陪你睡,谁都伤不到你。”他觉得自己这句话相当有心机了。

    这回大概能叫他和她一块儿睡了。

    都睡一块儿了,那小狗……小饕餮还远么?

    “把我家小黑引来,你不是要叫小黑吃掉那三滴血吧?”

    “我的血中的力量会延缓饕餮的饥饿。”睚眦善良又温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很友好慈爱的兄长。

    白曦却觉得看透这小心眼儿的玩意儿了,笑了笑,挑眉问道,“你是嫌弃那三滴血被那女子家族保管无数年,不愿意回收,所以处理给我家小黑吧?”

    俊美的男人露出柔和如同月光一般美丽的笑容。

    “我是睚眦嘛。”他温和地说道。

    白曦就什么都懂了。

    她觉得心累,又觉得陈英的母亲很无辜。

    “我……想我要感谢你。”见睚眦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白曦抿了抿嘴角轻声说道,“多谢你告诉我阿英母亲的事,不会叫她死得不明不白。真相永远都不会嫌迟。阿英知道这些事,无论如何,她母亲也没有稀里糊涂地死去。”至于陈莲母女,白曦心里生出了一个很不错的主意,不过还是想叫陈英配合。

    她见睚眦笑眯眯地靠在沙发里,修长的手臂搭在沙发扶手上,认真地轻声说道,“谢谢你没有隐瞒这些事。”

    “一句谢就没了?”睚眦挑眉,修长的手指探出,似乎是要去挑白曦雪白的下颚。

    “吃了你!”饕餮一把拍开他的手,凶光四射。

    睚眦侧头,问道,“你的封印冲破了么?”

    这人太讨厌了,饕餮磨牙,转头,把白曦往自己的怀里揣了揣,一根头发丝儿都不给睚眦看见。

    他抱得太紧了,白曦都要翻白眼儿了,她用力地掐了一把这男人的腰,却见他猛地抖了一下,突然微微推开了她一点,控诉道,“你掐我。”

    他突然红了脸,有些色厉内荏地叫道,“女人!你竟然对饕餮大人做出这样的事!你知道这不可饶恕么!?”他抖了抖通红的耳尖儿,白曦抹着嘴角看着这貌似纯情的男人,忍耐着没有揭穿他。这家伙狗仔的时候里里外外什么地方没有被她见过,没有被她捏过。

    不过是捏了一下腰……

    “她也摸过我。”睚眦善良地说道,还怀念了一下,“真是个温柔的姑娘。”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他。

    “我目前单身。”睚眦还在推销自己。

    他真的很俊美,是与凶厉暴躁的饕餮完全不同的柔和又充满睿智……好吧,都被女人骗去封印,也没啥睿智了,不过饕餮就很紧张了。他拦腰抱住了惊呼一声的白曦,突然一跃而起,抱着白曦就冲出了别墅。

    回头看了看灯火通明的别墅,他冷哼了一声,真的觉得很有危机感了。垂头看了看讨人喜欢的白曦,英俊的男人飞快地回到了蒋家祖宅,也不顾蒋家现在正在连夜修整祖宅,抱着白曦回了他们的房间,把白曦丢在了床上,凶巴巴地向她扑了过去。

    “喂!你发什么疯?!”白曦差点儿被这家伙压得去见了祖师爷。

    饕餮一声不吭,埋头给她脱衣服。

    “没有老师的同意,我不会和你做那种事的!”

    白曦可是一个本本分分的小姑娘,拒绝一切超出目前状况的行为。

    “我知道。咱们还没培养感情,不生小饕餮。”

    男人说得正气极了,可是手里的动作却更快了,短短时间,白曦被扒干净了。

    雪白细腻的皮肤裸露在外,白曦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胸口,目视这个胆大包天,竟敢不听话了的凶兽。

    黑发男人呼吸急促,一双黑色的眼睛,陡然化作了一双兽瞳。

    “我,我就是留点气味,叫别的兽知道,你是我的饲主。”

    他努力压制着心里的灼热,在白曦无语的目光里垂头,蹭了蹭她的脸颊,小声说道,“就……舔舔。”

    白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