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4.凶兽(十一)

234.凶兽(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呆滞的时候, 饕餮已经一声怒吼,猛地向着她的方向扑了过来。

    “睚眦!”

    他发出了愤怒的吼声,指尖儿闪动着冰冷的黑芒, 用力地探向虚空之中。

    白曦身边的空间扭动,一道修长的身影从其中跃出,在月光之下,那人的脸异常清晰。

    这是一个同样非常年轻的男人, 穿着墨色的衬衫,一头及腰的长发柔顺飘逸,在身后松松地系了一根飘带。

    他的眼睛带着墨绿色的光彩, 俊美的脸微微勾起一个非常叫人心慌的笑意。

    灵灵八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就知道好货色在后面。他真帅。”

    零零发顿时跳脚:“丑八怪一个!饕餮更帅!”

    灵灵八:“他帅。”

    零零发:“饕餮帅!”

    就在此刻饕餮咆哮着冲向那个年轻男人的同时, 白曦耳边两只系统也开始激烈地争吵了起来。

    白曦就觉得头疼死了,到处都是战争, 还没等叫这群在大晚上也不消停的家伙都老实点儿,就听见一声激烈的碰撞的声音, 她就见身边黑影一闪, 自家饕餮就撞进了身后的墙壁里。

    墙壁微微颤抖了一下, 龟裂,粉碎,在白曦呆滞的目光里,整片的墙壁都开始倒塌,不仅窗户墙壁的都往院子里掉, 整个楼层都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她就看着自家饕餮撞上的那片墙向着自己的方向砸了过来。

    “这可不行。”她的耳边传来陌生男人的一声轻笑, 腰间一紧, 就凌空被带出了整个祖宅,悬浮在了空中。

    祖宅的这个楼层,就顿时少了一半儿了。

    白曦瞠目结舌。

    “怎么能叫可爱的姑娘受到伤害呢?”她的耳边还传来男人悠然的声音。

    那轻描淡写的悠闲,可比正艰难地从倒塌的墙壁里爬出来,一身狼狈的黑发男人好看多了。

    白曦陷入了沉默。

    “白曦,是么?”男人轻轻吹了吹她的耳垂,带着笑意自我介绍说道,“我是睚眦。”他见白曦侧头嘴角抽搐地看过来,俊美白皙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那双墨绿色,带着几分妖异却叫人不能转移目光的眼睛倒映着月光,带着令人着魔的魅力。

    他揽着白曦高高地悬浮在半空,却游刃有余,并没有吃力,那凌风而立,雍容俊美的样子叫白曦沉默了一下,突然抬手,一把就挠向这男人英俊的脸。

    “你敢打我家小黑!”

    混蛋啊。

    她家狗仔最不听话的时候,白曦也没舍得往死里打啊!

    这睚眦竟然敢打她的狗仔,能忍得了的必须是死人!

    一双张牙舞爪的小爪子就抓向男人俊美的脸。

    睚眦露出几分诧异,仿佛没有想到自己的魅力不好使,一个没防备,就被挠了两把。

    他一只手揽着白曦不要叫她掉下去,一手艰难地阻拦着愤怒的攻击。

    说来奇怪,明明就是一个没有多大力量的人类姑娘,这彪悍起来……睚眦都怕啊。

    “你可别还手啊!不然你就不多情公子了!”白曦一边去挠人家,一边还挤兑人家,睚眦白皙从容的脸此刻都是错愕,那方才“一切尽在掌控中”的表情是再也没有了。

    他飘了一会儿,正无力反抗这些人类母老虎,就见饕餮已经灰头土脸地冲上了半空。见饕餮来了,白曦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一把就掐在了睚眦的腰上,反手还顺着这男人有力柔韧的腰线使劲儿摸了两把。

    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睚眦摸了她,她当然也得摸回来。

    正打成一团的两只系统同时静止了。

    零零发:“狸渣!”

    灵灵八:“狸渣!”光撩不娶的,都是渣渣。

    不过,干得好!

    “你!”睚眦显然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在凶兽的腰上动土,只觉得手里发软,一阵酥麻,手中顿时一松。

    白曦从这男人的怀里滚落,往地上掉落。

    俊美的男人似乎反应过来了,急忙伸手去捞她,只是比他更快的是饕餮,黑发黑衣的英俊男人瞬间出现在白曦的身旁,把白曦抱了个满怀,警惕地看着睚眦。

    “我就知道是你。你这头色龙!”他的声音咆哮巨大,充满了强烈的差点儿被劫走自家饲主的愤怒。

    睚眦高高地站在天空之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肢,若有所思。

    白曦就听着巨大的怒吼,再看看此刻祖宅再一次被惊醒,这回惨啊,整个楼层塌了一半儿,也是很残破了。所幸没有伤到人,想来这两只凶兽还是有保留地争斗的。她听着下方人声鼎沸,就揉着眼睛头疼地问道,“两位,你们这是准备叫大家围观么?”这强大的破坏力,她都听见祖宅里有女人的哭声了,显然是被妖魔之间的争斗吓得够呛。听见她说话,睚眦挑眉,突然笑了笑。

    他转身飞向远处,饕餮英俊的脸上扭曲了一下,哼了一声。

    “我是被封印才落在下风。不然,他不是我的对手。”可别叫自己的女人觉得自己不行。

    白曦摸了摸他满是灰尘的有些过长的额发。

    “这什么情况?”

    “你不用理他,这就是一只色龙。”饕餮哼哼了一声,垂头,见白曦专注地看着自己检查自己身上的伤口,想到自家女人方才为了自己还敢上手去挠睚眦,顿时一张英俊的脸就红了,有些别扭地偏头小声说道,“你,你的手指没事吧?下回注意自己的安全,不用担心我。”

    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他的心里却忍不住想要笑出声儿来,勉强忍耐,不要叫白曦太得意了,不然以后他在家里还有地位么!

    现在都只能混枕头睡了,那以后还不定给塞到哪只狗窝里去呢。

    “我太弱了。也没伤害到他。”白曦伸出白生生的小手儿来无奈地说道。

    说句时髦点儿的话。

    她压根儿就没法给睚眦破防。

    “不是你弱。是他的脸皮厚!”饕餮为了女人,也算是插兄弟两刀了。

    反正这兄弟讨债鬼,插两刀也不心疼。

    白曦为这深深的兄弟情震撼了。

    “你说的就……挺有意思的。”白曦只是没有想到,明明是传说中比饕餮还要暴戾可怕的凶兽睚眦,明明凶名在外,可是看起来却是一个温文俊美的人。他都叫自己的手招呼到了脸上,也没有露出愤怒的表情来把自己一口吃了,甚至没有什么被自己冒犯的恼怒。

    这就和抱着自己的这家伙完全不一样儿了啊,这家伙从狗仔儿时期心眼儿就小得可怕,她动了动嘴角,觉得睚眦真是完全不睚眦。

    相反,饕餮正默念“这回绝对饶不了他!”。

    白曦叹了一口气。

    “去见见你这兄弟。我觉得他是来找你的。”

    硬朗英俊,带着几分凶厉的黑发男人冷笑了一声。

    “看我这回不吃了他!”竟然敢摸他饲主的腰……

    他还没摸过呢!

    因为太过恼怒,他也不去在意那些蒋家哭哭啼啼仰头看着自己的普通人类,反正睚眦都跑了,蒋家暂时不会有任何危险。他追着睚眦留下的气味儿,一路一直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同样非常豪华的别墅里。

    这别墅看起来和蒋家的祖宅差不多规模,可是似乎翻修过,少了一些祖宅的陈旧古朴,却莫名还有一种格外神秘的底蕴。饕餮缓缓地落在地上,抱着自家饲主大步往别墅里走。

    “放我下来。”

    “不行!”饕餮断然拒绝。

    “为什么?”白曦诧异地问道。

    “你是我的!”黑发男人凶巴巴地说道。

    就……这女人脚一落地,又被睚眦给抢走怎么办?

    他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见别墅的门自己打开,两个战战兢兢的低等妖魔站在门口当服务生,哼了一声,抱着白曦走进了别墅。

    别墅里并没有白曦以为的那样黑暗阴冷,反而灯火通明,还有钢琴曲在弹奏。

    当然,如果弹钢琴的不是一西装革履的骷髅头就更完美了。

    白曦呆呆地看着这别墅之中群魔乱舞,还有两只无头鬼捧着大大的餐盘送到了不远处的桌上,一个俊美温文的年轻男人正坐在那里对他们微笑。

    白曦:“我肯定这睚眦一定找不着对象!”

    零零发:“为什么?”

    白曦:“整个一魔窟,谁家姑娘看得上他啊!”

    灵灵八听出这里面的嫌弃,急了:“可是他帅啊!”故事里不都说,只要有颜值,反派也可以被原谅么?!

    白曦:“我家小黑也帅啊。”

    零零发发出了胜利的笑声,觉得自己战胜了这讨厌的乱点鸳鸯谱的灵灵八。

    灵灵八严肃脸:“我持保留意见。”它还建议:“没准儿他为了爱情,会愿意变成好兽呢。”

    白曦真的很想建议灵灵八少看点儿言情小说,简直坑死人。

    她叫饕餮抱着,走到了睚眦所在对面的沙发里,觉得自己坐在软软的沙发里,一只妩媚多情的妖魔走过来,对自己一边眨眼睛一边俯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不由有些茫然地开口问道,“她为什么对我眨眼睛?”

    就算要勾引,勾引的也应该是凶兽饕餮,不应该是她呀。那妖魔咯咯拧着纤细的腰肢笑了两声,一扭一扭地走开了。饕餮气得英俊的脸微微扭曲,冷冷地说道,“公的!”

    白曦:“……那这公的帅么?”

    两只系统都没有认领。

    凶巴巴地记住了那只妖娆的公妖魔,饕餮一只大手突然覆盖在白曦的腰间,摩挲了一下,垂头亲了一口。

    白曦本来被一妖娆的公妖魔勾引了一下很崩溃了,看到他这么当众破下限就很痛苦了。

    “我的。”饕餮抬头,对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睚眦威胁地说道,“再敢碰她,吃了你!”

    白曦揉着眼角不说话。

    “到底是谁的,不是你一个说了算的。从小到大只知道吃吃吃,你还知道什么?小曦,我可以叫你小曦么?”见白曦无奈地看着自己,睚眦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腰线,嘴角勾起一个迷人的笑容,柔声说道,“与饕餮刚刚相处,你大概会觉得他与众不同。可是他不会体贴人,也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兽,时间久了,大概你就会觉得他很无趣。而且……”他探身,白曦甚至嗅到这俊美的男人身上透过来的一缕幽幽的冷香。

    他的指尖儿,似有似无地扫过白曦的指尖儿。

    “他也不会叫你知道,什么叫做快乐。”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白曦面无表情。

    “我现在就叫她很快乐!”饕餮抗议。

    那每天,是谁变成黑狗仔逗她开心的?是谁天天陪着她玩儿丢飞盘的?是谁……

    “你看,他还是没有长大。”睚眦靠回了沙发里,对白曦摊手说道。

    他的眼底带着几分笑意,墨绿色的眼睛在灯光的映射之下,闪动着美丽深邃的光彩。

    “我已经养狗了。”白曦平静地说道。

    俊美男人的脸微微一抽。

    “什,什么?”

    “我已经养他了。我一次就养一只狗。”

    饕餮仰首挺胸,洋洋得意,突然变身黑狗仔扑进白曦的怀里,两只胖嘟嘟的前爪挠着白曦的手臂,顶着自己毛茸茸的大脑门儿就往白曦的眼前凑。

    白曦从善如流,垂头亲了亲它的小脑袋瓜儿。

    黑狗仔哼哼唧唧,回头,用鄙视的眼神斜着眼睛去看摸着嘴角不说话的睚眦。

    和狗斗,还嫩了点儿!

    “可是你刚才摸我了。”睚眦轻声说道。

    黑狗仔猛地看向白曦,一双眼睛瞪圆了,凶巴巴地看着白曦,突然回头,拿胖屁股对着白曦生闷气。

    只是它甩了甩尾巴,似乎白曦半晌没有声音,不得不哼哼唧唧扭头去看她。

    还不来哄它?!

    白曦一边伸手去摸自家狗仔的胖屁股,一边斟酌地对睚眦说道,“这年头儿,谁见了外面的野花儿都想摸一摸,说一声真好看。不过吧。这摸一摸看一看也就算了,家里有狗的吧,还是要回家养狗。外面的野花儿香喷喷的,反正我不缺我这一个,你说是不是呢?”

    她一脸“我就是随便摸摸”,那人渣属性简直突破天际,睚眦都惊呆了,俊美的脸僵硬了很久,动了动嘴角,竟然说不出话来。

    论起人渣程度和厚颜无耻,凶兽能是人类的对手么?

    黑狗仔一只爪子搭在白曦的手腕上,哼哼着,用胜利的目光鄙夷地看着被自己打败的睚眦。

    睚眦修长白皙的手指绕着额前的一缕乌黑的长发,看着白曦目光复杂。

    他突然笑了笑。

    “我这朵野花,随时欢迎你再来摸摸。”

    白曦就当没听见这话,一只手用力地压着嗷嗷直叫,恨不能去给睚眦一口的黑狗仔。

    这狗仔是不是忘了?眼前这可是能封印它力量的人。

    “不过我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光明正大地住在人类的地方。”这地界儿,大多都是一些延续了很多代的世家的祖宅之地,比如蒋氏,还比如另外的几家。

    睚眦这就轻轻松松地在这附近开妖魔派对,现在还没有被这些世家发现聘请猎妖师来斩妖除魔也是很厉害了。她对睚眦的任性有了一点小小的认识,探身问道,“你不怕被人发现么?”她觉得饕餮和睚眦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睚眦看起来深不见底,而饕餮……这狗仔真是太好懂了。

    “你是在担心我么?”俊美的男人微微挑眉,托腮,翩然微笑。

    他看着白曦很熟练地往狗仔的嘴里塞棒棒糖,那狗仔哼哼唧唧回头拿小身子去蹭白曦的脸,就跟占地盘似的,笑了起来。

    “我是担心附近的人类。”潇洒风流气扑面而来,白曦头疼极了。

    饕餮的喉咙里正翻滚着低沉的咆哮,这睚眦再这么撩她,这两只非再打起来不可。

    她也不是担心睚眦。

    这种凶兽有什么好担心的。

    她担心这些不知道深浅的人类把凶兽惹毛了,都叫睚眦一口给吃了。

    “是么。”睚眦看着白曦深情款款地微笑,顿了顿,偏头,对白曦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容。

    “喜欢这里么?”

    “哈?”

    “不如留在这里?我这里的房间都很漂亮。”

    见白曦掩住嘴角似乎想要拒绝,俊美的男人沉吟了片刻,看了看正一边啃棒棒糖,一边哼哼唧唧拿毛茸茸的小身子在白曦的怀里挨挨蹭蹭,一脸幸福的黑狗仔。

    “你喜欢这样的?”

    “哈?”

    白曦茫然的目光里,睚眦微微一笑,俊美的笑容刚刚差点儿晃花白曦的眼,就见她眼前一道流光,之后,俊美的男人不见了踪影。

    一只油光水滑,威风凛凛的大狗蹲坐在沙发上,对白曦压低了声音,低吼了一声。

    它皮毛乌黑发亮,四肢矫健,充满了力量与安全感。

    是只很帅气的大狗。

    白曦一愣,看了看这只坐着可以与自己平视的漂亮的大狗,下意识地看向怀里胖嘟嘟一团的黑狗仔。

    黑狗仔转头,看见对面的大狗,狗眼瞪圆了,嘴里的棒棒糖咔咔咬碎,下意识地伸出两只前爪,抱住白曦雪白的手腕。

    狗生危机。

    抢饲主不要脸。

    战争打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