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3.凶兽(十)

233.凶兽(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饕餮大人有原则。

    拒绝了。

    黑狗仔眼巴巴地看着白曦。

    白曦顿时懂了。

    她垂头, 捧着黑狗仔的头,亲了亲它的大脑门儿。

    狗仔心满意足地回去继续吃饭了。

    陈莲哭哭啼啼地从地上爬起来,努力忍着哭声,不敢叫黑狗仔多看自己一眼。

    狗眼里就没有她的存在。

    白曦看着怯生生, 畏惧地看着自己的陈莲, 笑了。

    “丑人, 多作怪。”她指了指陈莲, 笑呵呵地说道。

    “阿莲!”

    蒋家大少看见未婚妻被狗仔给拍了个涕泪横流,急忙伸手扶住她。

    “别不要脸啊, 未婚夫还在呢, 想叫蒋家头上变绿,你就尽管来。当谁都是瞎了眼呢。”白曦的冷嘲热讽指桑骂槐就很厉害了, 蒋家大少怎么觉得就十分不对劲儿,不过他现在来不及想这些, 看着陈莲那可怜的样子, 见她的脸叫那几块点心给烫得起了一片小小的水泡, 不由十分心疼。

    然而心疼之外, 又有一种嫌弃的感觉。陈莲在他的面前一向都很美丽, 可是现在却……

    “蒋哥哥, 我都是为了你。我只想求大人救你。就算我发生什么,可是都不想你受到伤害。”陈莲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

    “去给阿莲上药。”蒋家大少倒是很感动,只是蒋家族长一双老眼什么看不出来, 顿时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他就知道, 这些外室所出的私生女, 就没有一个好的。

    见陈莲哽咽着被带了下去,蒋家族长这才对白曦抱歉地说道,“叫白小姐看笑话了。不过阿莲……行事不妥,我也很不喜欢。”

    他和白曦聊天,就看见那只黑狗仔心无旁骛地大吃大喝,短短时间,厨房里的佣人又脸色苍白地出来对着他摇了摇头。蒋家族长这就觉得黑狗仔这胃口真不是一般的妖兽了。他头上冒汗,见白曦歉意地对他笑了笑,伸手把不依不饶嗷嗷叫的黑狗仔给抱起来,这才勉强混了一口饱饭。

    黑狗仔回头,不高兴地冲着白曦叫了两声。

    “没事儿。”白曦温柔地对黑狗仔眨了眨眼睛,“还有午饭呢。”

    蒋家族长就算是饱经风霜,听到这句话也猛地抖了抖。

    “我们在祖宅到处看看。蒋老先生,最近,请您家里的人都安分一点。”凌南顿了顿,对蒋家大少的方向笑了笑,伸手,揽住了陈英的肩膀。

    “我和阿英一队,小曦,你和……”

    “我和它一块儿走。”白曦看见凌南的手放在陈英的肩膀上,漂亮的眼睛顿时明亮起来。

    陈英有些不自在,动了动肩膀,却拦不住凌南的手。

    蒋家大少英俊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伤心痛苦的表情。

    冲着这个表情娱乐了自己,白曦也不能叫陈英塌了台,她急忙推着陈英和凌南去了祖宅的另一端,自己就悠悠然地抱着吃得勉强还好的狗仔在祖宅的各处走动。

    黑狗仔到处嗅了嗅,突然化作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男人,站在了白曦的身边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有睚眦的臭味。”他看起来和睚眦的关系不怎么样,白曦就很好奇了,反正也知道蒋家人死不了,其实她还愿意多赖在蒋家几天喂自家狗仔,就站在祖宅一处高高的屋顶往下看去。

    突然,一条手臂揽住她的腰肢,把她从后带进了一个硬邦邦的身体里。

    白曦一下子坐在了男人的怀里,看他盘腿坐在屋顶,还揽着自己的腰。

    “喂!”

    “怎么了?!你抱过我,我不能抱你么?!”男人凶巴巴地问道。

    白曦就觉得还是黑狗仔更可爱一点。

    “你和睚眦的关系不好?”

    “谁会和那种小心眼的家伙感情好!”饕餮含恨说道。

    白曦抽了抽嘴角,觉得这句话太没有说服力了。

    就这饕餮这么小心眼儿,竟然还有脸说别人小心眼。

    “不过,你昨天说你之前是被封印。睚眦没有被封印么?我以为你这样强大,不会被任何人封印到。”白曦觉得这人怀里还挺舒服的,反正是自家的狗,坐坐也无所谓了,就和饕餮一块儿居高临下地观察下方蒋家人的动静。她问了这个问题,很久之后,年轻的男人才从沉默之中冷冷地说道,“力量太大,我饿。”他迎着白曦诧异的目光,垂头,默默地看着自己消瘦的小腹。

    饕餮的力量越强大,就更加容易感到饥饿。

    它是永远都无法感到饱的凶兽,一旦自身的理智无法压制住本能疯狂的饥饿,就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不能挽回的事情。

    所以,他自己把自己给封印,希望有一天自己从封印之中醒来,不会再感到饥饿,或是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忍耐。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而睚眦……

    “睚眦也被封印过,不过他是被人骗了。”饕餮含含糊糊地说道。

    “被骗了?怎么被骗了?”白曦顿时八卦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傻,被骗了也不是什么很惊讶的事情。”饕餮耿直地说道。

    白曦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傻狗仔就不要觉得别人都很傻好了么?

    “不过凶兽的力量强大,封印根本关不住他,他比我更早破开封印,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把我给放出来。不过……”年轻的男人默默地摸着自己硬邦邦的小腹,平淡地说道,“他再次封印我,或许救了你们人类也说不定。”

    饕餮刚从封印里爬出来的时候,那饿的。不都说恨不能把自己都给吃了么,简直就是饿红了眼睛。他虽然虚弱,可是力量还在,一旦开始进食,恐怕就不仅仅是造成杀孽这么简单。

    他理解睚眦把自己再次封印力量,缓解他的饥饿,不过……

    为什么不喂饱他,反而把他给扔在外头自生自灭?

    “那蒋家这件事……”

    “我能感觉出睚眦的力量,不过他不肯将这件东西拿回去,反倒折腾人,我觉得你不要插手。”

    饕餮冷淡着眉眼,见白曦若有所思,顿时不高兴了。

    “你为什么总是想着别的兽?!”

    这女人太三心二意了。

    才知道有睚眦,这开口闭口的就都是睚眦了。

    他不高兴!

    “……那不是你兄弟么,因为是你的兄弟,我才关心了一下。”白曦勉强解释了一下。

    饕餮觉得这个理由还好,哼哼唧唧,从背后把自己坚硬的下颚给压在了白曦的肩膀上。

    他现在是个男人的形象,白曦觉得很不自在,冷酷地推了推他的大脸。

    “我不和男人走得这么近。”她觉得自己坐了这男人的大腿就很碎三观了,给了这饕餮一点儿甜头,就从饕餮的怀里起身。

    年少的女孩子白白嫩嫩,水灵灵的,眉眼沐浴在晨光之中,仿佛氤氲了美好的水意。

    饕餮突然舔了舔自己的嘴角,觉得自己有点饿。

    他的目光偷偷在后面逡巡在白曦雪白的小腿和柔软的腰肢上,内心升起的烦躁,叫他自己都觉得很古怪。

    明明……这丫头这么不好看,可是他就是突然想要把她给扑倒,做一点自己从来没做过,可是看见过他老爹总是在做的事儿。

    就因为总是看见老爹对各个种族的雌性做这样那样的事,因此有一度,饕餮在从前的时候,简直神烦,觉得讨厌极了。

    他早年还没有被封印的时候,也有一些妖魔或是人类投怀送抱,可是如果是妖魔,就进了他的嘴。如果是人类,就叫他丢到其他兄弟窝里去吓唬人。

    从来没有过这种……

    他默默地垂头,看着第一次突然精神抖擞的部位,飞快地夹紧腿,免得被白曦看见。

    那种强烈的渴望,甚至压到了他一贯的食欲。

    英俊凶悍的男人眼睛乱转,就盯着白曦,看起来怪吓人的。

    零零发突然在白曦的耳边发出了邪魅的笑声。

    白曦毫不容情地捏住了这光团,塞进了灵灵八的怀里:“没救了。报废吧。”

    灵灵八欲言又止,抱着发出得意笑声的零零发小小声地说道,“注意尺寸。”

    白曦:“哈?”

    灵灵八:“不。是祝你幸福。”它非常严肃并且严谨,见白曦一头雾水,觉得自家宿主真的是很幸运了。

    饕餮很帅,很……等等!

    灵灵八突然看着屋顶的一处,瞪圆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它的突然停顿,叫白曦下意识地也看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只是灵灵八突然用很严肃的声音:“先等等。好女孩儿,不和男人睡一块儿。”

    白曦茫然脸。

    灵灵八突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真帅。”

    他的声音都飘了,白曦就更加疑惑,转头看向四周,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反而看见英俊的黑衣男人正一脸不自在,僵硬地坐在屋顶看着自己。他夹着腿坐着,看起来有点局促。

    白曦面对这男人的时候总是会觉得自己格外无语,越过了他就走到别处去留意蒋家的动静。因为她提起了蒋家这件事是人祸,因此蒋家人内部就开始了激烈的争吵,只是争吵了很久却始终都没有结果。

    白曦在祖宅等了三天。

    前两天的时候风平浪静。

    到了第三天夜晚,她坐在自家的床上,揉着眼角看着黑狗仔理直气壮地压住自己的被子。

    它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英俊的黑衣男人,用一种叫白曦浑身发凉的目光看着她。

    “你是不是很害怕会有危险?”饕餮忍了几天,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这该死的血统,真的叫饕餮感到很生气。

    他抱着被子,在白曦的床上翻了个身,期待地看着面无表情的白曦。

    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脸色扭曲地指了指门口。

    “要么滚,要么变狗。”

    “你竟然要狗不要我?!”饕餮英俊的脸顿时震惊了。

    他不敢置信,指着自己的脸对白曦大声道,“这才是人类喜欢的样子!”

    “狗仔比你可爱多了。”白曦简直无奈了,这两天在蒋家,这狗仔对自己简直大献殷勤,就连吃饭都格外狗腿,还知道拿爪子给自己扒拉菜了。

    她头疼极了,也不知道这狗仔到底想干什么,捂着额头叹气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给你讲,如果你说想要把我养胖吃了我,我会翻脸的你信不信?”这狗仔简直居心叵测啊,不过白曦承认,自己最近是胖了。

    踩着蒋家的痛苦,每天都跟连续剧似的,吃吃喝喝看热闹,不胖才怪。

    “谁说要吃了你了!我就是要和你生小狗!”饕餮大声反驳。

    白曦突然愣住了。

    男人也愣住了。

    他目光游移了一下,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抱着枕头慢吞吞地走到她的面前,凑过来,突然用自己的脸蹭了蹭白曦僵硬了的脸。

    “不,不是……我是想和你生小饕餮。”

    “这难道不一样么?”白曦头上冒汗地问道。

    真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啊,这饕餮竟然心怀不轨!

    零零发:“反正反抗不了,你就从了吧。”

    白曦:……

    零零发:“明天给你煮红豆饭。”

    白曦:“……信不信我投诉你?”

    灵灵八公允表示:“睡一下不吃亏。”

    白曦:……

    灵灵八:“不满意咱们再换。”

    白曦就觉得自己的人生真的很艰难了。

    这两个垃圾系统什么时候都滚蛋?!

    “我不是狗!”男人磨牙奋力反驳。

    白曦的脑海里,胖嘟嘟的黑狗仔的形象更为清晰一点,她抽了抽嘴角,看着这咬牙切齿目露凶光的英俊男人,突然问道,“想当初,你饿成狗,还是我救了你。”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恩将仇报,竟然想要对她这样那样。看着眼前充满力量与侵略气息的男人,他的身体紧绷,浑身上下都仿佛蠢蠢欲动,气息叫人双腿发软,可是白曦却不准备这样简单地就叫这凶兽得逞。

    他虽然看起来是个人类,不过明显还更加像个野兽。

    怎么着也得叫他学会听话,不可以随随便便对女孩子这样说话。

    还生小狗……

    咋不上天呢?

    她同意跟他睡了么?

    “我这是报恩!”饕餮围着白曦开始烦躁地绕圈子。

    “兴致上来就压倒的,那只是野兽。人类男女想要睡在一张床上,别人我不知道。可是对我来说,是要先有感情的。”

    “感情?你,你都亲我了,还没有感情?”饕餮犀利地问道。

    “我亲的是狗仔。你愿意当只狗仔一辈子在我的身边,那我天天亲你。”

    男人突然不吭声了。

    他不想当狗仔只睡在她的枕头边儿上,还想要得更多一点,比如抱着她睡觉,就像是从前也见过的人类夫妻那样。

    虽然她长得不能达到凶兽的审美,可是在他的心里,却是最好的。

    “你,你想怎么做才会有感情?”

    “要尊重我,不可以随随便便,不经过我的同意不顾及我的心情就亲我或是对我做过分的事情。”白曦作为狡猾的人类,真的渣到连零零发都发出深深的叹息了。

    她笑眯眯地说道,“不过,我愿意和你交往试一试。咱们谈恋爱,感情到了,当然就可以做更多的事了。”她觉得灵灵八有句话说得很有道理。饕餮这么帅,不吃一口简直浪费。更何况以后凌南和陈英在一块儿了,自己岂不是又要落单?

    她想了想黑狗仔胖嘟嘟的形象,决定给饕餮一个机会。

    如果在一块儿,又养人又有狗,她赚了。

    “那你说的。”饕餮凶狠的脸上突然扭捏了一下,偏头,脸红了。

    “我,我都听你的。”他垂头,局促地拿脚尖儿碾了碾脚下的地。

    白曦:“要不要怎么纯情!”这可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传说中的凶兽啊。

    这波真是不亏。

    零零发:“狸渣!”

    灵灵八:“狸渣。”

    白曦吭哧了一声,感到这两只系统真是特别讨厌,只用一双眼睛看着饕餮,想了想笑眯眯地看了看窗外。

    “要不咱们出去看看星星月亮,一块儿谈谈人生促进一下感情交流?”

    她这样主动,饕餮求之不得,为了早点儿感情到位睡在一块儿别再睡枕头了,他急忙用力点头,乖乖地,别扭地凶狠着一张脸被白曦拖着手走出房间去外面看星星。

    静悄悄有些昏暗的走廊,两旁都是一些古董摆件,白曦笑眯眯地牵着很帅的饕餮的手走在静悄悄的走廊,突然脚下一顿,霍然回头,惊疑不定地用空着的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腰。

    刚刚,一只修长微冷的手搭在那里,轻佻地挠了挠。

    白皙可爱的女孩子眯着眼睛看着一脸凶悍与单纯的饕餮,月色之下,咬了咬自己的嘴角。

    饕餮迷茫地看着她。

    “再敢碰我,剁爪。”白曦警告地对这家伙说道。

    “又怎么了?”饕餮觉得女人真是这世上最难侍候的生物。

    白曦就瞪着这竟然学会装傻的饕餮,突然感到腰间,又被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耳边,传来一声优雅又戏谑的笑声。

    她的耳边,被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脸颊被舔了一下。

    “你真可爱。”陌生的男人笑吟吟的声音,叫白曦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