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2.凶兽(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夜, 白曦一点儿都没觉得愧疚什么的,睡得好极了。

    当她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蒙蒙亮了。

    揉着眼睛坐在床上,白曦就看见对面的一个小沙发上, 一只黑狗仔正可怜巴巴地缩成一团。

    它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猛地张开了眼睛, 凶巴巴地, 似乎在等待什么。

    白曦没理它, 抬脚就走进了隔壁的洗漱间。

    黑狗仔等了半天没有等来人类对昨天错误做法的道歉,眼底露出几分凶光, 咬着牙跳下沙发, 跟着走进了洗漱间。

    看见漂亮柔软的女孩子正在洗脸,黑狗仔扭了扭胖嘟嘟的小身子, 跳进了一旁的浴缸里,熟练地翻过胖嘟嘟的肚皮, 岔开了两只后腿。

    两只前爪缩在肚皮前, 它耐心地等待着人类的服侍。

    一天洗两回澡, 和白曦过几天日子, 它就习惯了。

    只是晾了半天肚皮, 却没有等来白曦的服侍, 黑狗仔急了,翻过身,一双小爪子扒着浴缸滑溜溜的边缘, 露出一双黑耳朵, 去看白曦。

    白曦已经洗了脸, 悠悠然地走出去了。

    “……嗷呜!”黑狗仔愤怒了。

    这人类简直就是……就是什么呢?反正就是冷酷无情无理取闹!把饕餮大人身上摸了个遍,她现在当做无事发生了啊!

    它太生气了,一时在浴缸里扑腾了半天,觉得自己的皮毛痒痒得很,嗷呜嗷呜叫了两声,却没有等待回复,不得不自己扭着胖屁股从浴缸里爬出来,冲到了房间,就看见白曦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小裙子,长长的黑发已经高高地绑了一个利落的马尾,露出一段修长纤细的脖子。

    她正是最年轻娇嫩的时候,就算脸上不涂涂抹抹,依旧青春美丽逼人。黑狗仔看见这在阳光底下,雪白的脸颊仿佛透明的漂亮女孩儿,不自在地哼哼了一声。

    都,都说她丑丑的了,还引诱它。

    它扭扭捏捏地走过去,拿爪子拍了拍她的小腿。

    白曦垂头,看着这黑狗仔。

    她笑了一下,温和地说道,“对不起,是我昨天冲击太大,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接受,迁怒了你。其实你挺无辜的,因为我作为猎妖师都没有想过,你这样强大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形呢?”

    她伸手摸了摸黑狗仔毛茸茸的小脑袋,见它仰头眼睛都不眨地看着自己,和气地说道,“我应该把你当做一个人,而不是一只小狗仔的。这样吧,明天开始,我就叫蒋家人给你开一个客房,以后我不会对你动手动脚了。”

    就……没有亲亲抱抱捏屁股了?

    黑狗仔的眼睛猛地瞪圆了。

    见它不吭声,白曦心说这狗仔以后可千万别总想起来自己干什么了。

    一想到自己曾经肆无忌惮地捏过这狗仔的屁股,白曦就觉得压力很大啊。

    她莫名就想到昨夜,月色之下,那男人宽肩窄臀,双腿修长有力,面容英俊逼人,真的是蛮帅的。

    零零发顿时激动了:“看吧!我就说他很帅!”

    白曦冷酷无情地当做没有听见。

    零零发被她的人渣属性震惊了:“你竟然不肯负责!?”

    灵灵八却很赞赏:“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宿主,你行的,我看好你。”这么人渣,非常适合博爱党了。

    零零发陷入了沉默。

    它决定等回头就举报这垃圾狸猫和垃圾灵灵八……匿名的。

    “行了,该去吃早饭了。”见黑狗仔似乎被自己震惊了,白曦也不说什么,施施然地开了门走出去。走廊上白天的时候已经热闹起来,似乎是因为昨天饕餮的一声怒吼,整个蒋家祖宅里的气氛竟然多了几分鲜活的气息,而不是充满了诡异的寂静和佣人们没有活力的眼神。白曦看见走廊上,俊美温柔的男人和漂亮冷淡的女孩子站在一块儿,似乎在等着自己。

    看见自己出来,凌南还快步走过来,修长的身体俯下来,伸手搭在白曦的额头上。

    “昨天……你有没有事?”凌南担心白曦和饕餮之间会有冲突。

    昨天晚上,白曦的房间最初闹得动静很大,饕餮似乎在咆哮,可是不大一会儿,里面没声儿了。

    凌南昨天晚上就想去白曦的房间看看,可是诡异的事儿出现了。

    他竟然打不开自己房间的门。

    今天一大早,他这才刚刚能够打开自己的房门,紧张得不得了。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白曦蹭了蹭凌南温和的手掌。

    她知道凌南一向都很温柔,心里觉得暖暖的,见陈英面无表情地走过来,眨了眨眼睛,“阿英,你也担心我呀?”

    陈英偏头,短暂地“嗯”了一声。

    见她似乎有些不自在,白曦就弯起眼睛笑了起来,她站在门口,正想要和凌南陈英一块儿去见蒋家人,却猛地想到自己缺点什么了。

    黑狗仔没跟出来。

    她急忙转头,就见胖嘟嘟的黑狗仔正一屁股坐在房间里闹起了脾气,它气得身上的毛儿都蓬松了,见白曦自己走了也不抱自己,顿时就赖在了地上。白曦见它竟然还想自己抱着它走,顿时就转换了一下那男人的形象,想到这家伙竟然还贴着自己起码有点儿起伏的胸口都觉得生气。她是不肯再去抱着狗仔的,见它竟然还生气了,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不饿了?还不快去吃早饭?!”

    “师妹,对它温柔点。”凌南嘴角抽搐地劝解。

    “狗仔是不能宠的,一宠就要爬到我头上。”白曦冷酷地说了,就见黑狗仔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突然嗷呜一声,跳进了沙发埋头,不吭声了。

    凌南和陈英同时安静地看着白曦。

    顶着这两位看人渣一样的表情,白曦输了。

    她其实也觉得自己似乎做得有些太疏远,或许伤了黑狗仔的心。想到刚刚遇到黑狗仔的时候,这小东西干巴巴,瘦得只剩下一把小骨头,可怜巴巴地埋进草堆里吃草,无论如何都叫她无法把它和昨天晚上的那个气势逼人,看起来冷酷凶残的男人联系在一起。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心也软了,知道自己就算是知道它很凶,还会变成男人,可是还是拿它现在这狗仔模样没辙。

    “算了,是我的错。咱们去吃饭好不好?”

    见黑狗仔把小脑袋埋进肚皮里,不吭声,似乎很伤心了,白曦伸手,把它抱起来。

    这虚伪的人类不是不愿意抱自己,还赶它走么?

    黑狗仔窝在人类的怀里,拿爪子装模作样地推了推她的肩膀,偏头,做气愤状。

    它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白曦沉默了一下,就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原谅我吧。”

    “嗷呜!”

    “你可以睡在我的床尾。”白曦头疼地说道。

    “嗷呜!”黑狗仔讨价还价,黑爪子用力指了指白曦的大枕头。

    “不行。”白曦冷酷地拒绝。

    黑狗仔凶巴巴地看着她,试图用凶兽的彪悍来威胁她,只可惜见她一副毫不动容的样子,哼哼了两声,又拿爪子指了指白曦的被子。

    它要睡在白曦的被子上。

    这个勉强可以,白曦点了点头,就见这狗仔得寸进尺,把黑得油光锃亮的大脑门儿凑过来。

    她嘴角抽搐地亲了一口,这才看见黑狗仔满意了,蹲在她的怀里,哼哼唧唧,斜着眼睛嗷呜嗷呜叫。

    鉴于这狗仔经常用这个声音表示自己饿了,白曦揉着眼角抱着这沉甸甸的黑狗仔走出房间,和凌南一块儿来到了蒋家吃饭的地方。似乎昨天被扫荡的库存今天都被补足,甚至还多了更多的食物。

    显然,虽然饕餮昨天也令蒋家族长非常害怕,可是这老头儿年老成精,也发现因为饕餮镇宅,昨天祖宅之中的怪事都被驱逐,因此格外地讨好。他带着蒋家的人一直在等待,直到看见白曦几个人出来,这才露出了笑容。

    “白小姐,快来,要开饭了。”

    他热情地请白曦坐在自己的身边,又叫人在白曦的身边加了一把椅子,表示对她契约妖兽的尊重。

    黑狗仔直接被白曦毫不客气地放在了餐桌上。

    “师兄,阿英,你们吃啊。”白曦就先把凌南和陈英的饭菜给端到两个人的面前。黑狗仔正在傲然地逡巡自己的餐桌,见了白曦竟然拿自己的食物去给她师兄师妹,哼哼了一声,大狗不记小人过,勉强容忍了,又用凶巴巴的目光看了这些垂头不敢吭声的蒋氏族人,见他们都不敢动筷子,这才满意了。

    它见白曦正在和陈英笑嘻嘻地说话,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拿自己的胖屁股把两盘白曦最喜欢的点心拱到了她的面前,顿了顿,偷偷回头,眼睛一眨不眨地观察白曦的表情。

    白曦一愣,笑了,摸了摸它的小身子。

    “我够了。剩下的你自己吃吧。”

    黑狗仔这才满意地扑到餐盘上,大吃大喝。

    见她和妖兽这样亲密,感情深厚,蒋家族长苍老的眼睛里闪动着光彩。

    有这么一只看起来凶巴巴的妖兽护主,他就知道,恐怕白曦是不能觊觎的了,不然这只强大的妖兽还不吃了他蒋家满门啊?

    不过白曦不可以,陈英呢?

    她本来就是蒋家的未来孙媳妇儿,本来和蒋家大少是有婚约的,如果不是陈莲在其中作祟,蒋家大少和陈英本来是最好的一段姻缘。陈英的身份叫他觉得非常满意。

    出身豪门陈家,本身就是门当户对,并且血统毫不玷污蒋家的门楣。更何况陈英是凌大师的关门弟子,众望所归,刚刚进入师门就在猎妖师之中有了几分名声。她还和白曦师姐妹的感情这样好,明明她这样冷淡,可是白曦亲亲热热地跟她说话。

    日后,白曦的能量,陈英想必也能够依仗。

    这才是完美的蒋家未来的女主人。

    如果能够延续血脉,将猎妖师的力量延续给后代,那么蒋家甚至会超越如今的地位,走向更高的层次。

    因此,蒋家族长慈眉善目,对陈英更加慈爱。

    蒋家大少坐立不安,英俊的脸上微微扭曲,满头是汗,却不敢说什么。

    他和蒋家族长不同,总觉得白曦这女孩子有点儿邪性。

    强大的猎妖师能够震慑妖魔,这无可厚非,可是还有一种情况,也会令妖魔退避三舍。

    就是比蒋家祖宅之中的妖魔更凶,更恶。

    蒋家祖宅发生了那么多的怪事,人心惶惶不是说假的,他就经历过很多诡异的事情,什么深夜突然有人敲自己的房门,还有一次,他看见自己的窗外有一个漂亮姑娘对自己娇俏一笑。

    天可怜见的,他住的可是三楼!

    蒋家大少吓都要吓死了,可是昨天,他听说白曦在祖宅里走了一圈儿,啥也没发生,然后一声兽吼,就什么怪事都不见了?

    他战战兢兢,甚至不敢看白曦那张雪白好看得诡异的脸,此刻,身边的陈莲是无法给予他任何安慰和保护的。他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落在了陈英的身上。

    与哭哭啼啼,只嘴上说着和自己同生共死却只能陪他等死的陈莲不同,陈英是真正拥有强大的力量,能够保护他的人。她此刻就那样镇定冷淡地坐在那里,依旧很傲慢,疏远,可是那副无动于衷的镇定,却叫蒋家大少一下子心里安稳了起来。

    他怔怔地看着陈英。

    她就坐在那里什么都不必做,就叫他的心里也充满了勇气。

    “蒋哥哥。”陈莲正坐在他的身边,见英俊的男人一双眼睛无法从陈英的身上转移,心里恨意顿生。

    明明她才是陪伴他的那一个,可是他却似乎并不在意她,而是更在意别人。

    “妖魔之物,查到了么?”陈英觉得蒋家大少含情脉脉的目光恶心透顶,冷冷地开口问道。

    凌南脸上带着一份笑意,扫过了看着陈英似乎失魂落魄了的蒋家大少。

    可见再真的爱和同生共死,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儿要紧。

    “没有。”说起这个,蒋家族长就心惊肉跳,他没有想到蒋家遭遇到这些,是因为触怒了一位高级的妖魔。这种恐惧叫他无法释怀,此刻也来不及去想之前自己的那些对家族未来的展望了,踌躇着说道,“这位大人……”

    他就看向桌子上,正凶巴巴地竖着眼睛大口大口吃饭,一副席卷残云模样的黑狗仔,看见佣人们忙忙碌碌紧张地把早餐源源不断送上来,心里一松就很可怜地说道,“不知这位大人,可不可以做个中间人,替我们请求妖魔的谅解。”

    “你不把人家的东西拿出来,人家怎么可能谅解。”妖魔之物,或许会带来很大的利益。

    每一件妖魔之物都会充满妖魔本身的力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当然可以做到一些普通人类不能够做到的事。

    甚至……还可以利用妖魔之物,可其他妖魔作为交换,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白曦就不相信饕餮口中的睚眦,会愿意自己的东西叫别人拿走。

    不过,她也真的没想到睚眦这样温柔,竟然还跟这些蒋家人“讲道理”,没说给灭个门,直接把自己的东西拿回去。

    黑狗仔哼哧了一声,不屑地撇了撇嘴角。

    “这位大人,真的不可以么?”

    就在这个时候,餐桌旁正狗仔吃着他们看着的人中,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

    陈莲泪眼朦胧地看着桌上那只毛茸茸的黑狗仔,美丽的脸上满是泪痕,委屈可怜地看着头也不抬的黑狗仔小小声地说道,“大人,求您开开恩,帮帮蒋哥哥他们吧。你是位好心的大人,也绝对不会见死不救,不然,昨天也不会为家里清除那些妖魔。就请你发发善心,救救我们。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知道,或许会令您感到很为难,可是……”她的一双手交握在胸前,哽咽出声,梨花带雨格外美丽。

    “只要您能救救蒋哥哥,我什么都愿意答应你。”

    白曦正垂头吃点头,闻言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这姑娘一眼。

    哦。

    撬完她师妹墙角,又来撬她的了。

    当她家的狗和有眼无珠的蒋家大少一样儿呢?

    “我真的愿意侍奉大人左右,贡献我的身心……”陈莲可怜地小声说道。

    她不着痕迹地看向白曦的方向。

    昨夜,那高大英俊,气势逼人的男人,浑身充斥的独属于妖魔的强大的气息,都令人感到战栗。

    那是居于食物链顶端的强大,是和蒋家这样普通的人类完全不同的。

    她自觉自己并不比白曦差,甚至比她还要美丽温柔,为什么不能够得到妖魔的垂青呢?

    只要她能够把强大的妖魔收服在自己的手中,那么日后,就连蒋家,都可以不被她放在眼里了。

    昨天白曦和妖魔的争执很大声,男人暴戾愤怒的咆哮都传到她的房间,显然他们之间起了龃龉。

    只要有了嫌隙,自然可以叫别人插足其中,是不是?

    想到这里,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按捺着自己的野心,怯生生拿了面前的一盘点心,红着脸递给了突然打了一个寒战回头,紧张地看着白曦的黑狗仔。

    “大人,我服侍您进食吧?”

    美丽羞涩的少女,怯生生地递过来一盘点心,黑狗仔一顿,勃然大怒。

    点心上都沾了这女人身上讨厌的味儿了!

    一向都爱惜食物的饕餮大人难得奢侈了一把,一爪子掀翻了眼前的盘子。

    几块点心在半空翻转了一下,迎面而来,啪地拍在了尖叫一声的陈莲的脸上。

    凶巴巴地看着这美少女惨叫一声捂着脸摔倒在了地上,黑狗仔怒气冲冲地冲到了笑眯眯的白曦面前,蹲坐,抬爪,告状!

    女人!

    有人要抢你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