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1.凶兽(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鲜红的花轿以光速消失。

    白曦呆呆地仰头,嘴角疼得厉害。

    这绝对是被咬破了皮了。

    “你……“

    “我不高兴!”

    男人又一次宣布。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大哥……

    她又不是傻瓜, 怀里的黑狗仔儿不见了。

    “你是小黑啊?”

    “哼!”英俊的男人转头, 冷冷地再次说道,“我不高兴!”

    怎样才能叫一只饕餮高兴?

    白曦摸了摸自己的睡衣, 发现身上没带棒棒糖就很尴尬了,试探地问道,“要不……你去厨房吃点儿?”迎着男人气愤的目光, 白曦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

    不过比起方才的阴风阵阵,似乎这祖宅因饕餮的一声怒吼,变得不再那样压抑。她茫然地四处看了看,就皱眉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怪怪的。”如果当真是妖魔想要下杀手, 就凭蒋家这群人是肯定撑不住的。

    那些灵异事件看起来很可怕, 可是却也只是可怕而已了。

    祖宅里没有人员伤亡, 可是却怪事屡次不断,这和从前接到的单子完全不一样。

    英俊的男人冷冷地看着她,许久之后,冷冷地说道,“厨房没吃的了。”

    白曦难道忘了?黑狗仔把蒋家给清空了呀。

    白曦捂着嘴角觉得嘴巴疼得厉害, 心里莫名火起,在一开始的茫然褪去之后,简直恨不能把这个暴躁的混蛋往死里打。不过看在这家伙刚才救了自己一把, 不然没准儿自己就得去跟人家冥婚, 白曦还是默默地忍耐了这家伙方才的放肆, 却见男人一条强壮的手臂依旧牢牢地揽着自己的腰肢,上身啥也没穿,袒露着强壮的胸膛,白曦就陷入了若有所思之中。

    白曦:“我似乎忽略了很重要的事。”

    零零发装死中。

    灵灵八沉思了半晌,感慨地表示:“他真帅。”

    作为一只博爱党,在月色之下看到这样英俊的男人,灵灵八也陷入了饕餮还是师兄的左右摇摆之中。

    白曦就知道自己和两只系统说话是个巨大的错误。

    她只是没有想到,似乎是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整个蒋家死寂得令人恐惧的祖宅似乎都彻底清醒了过来。很快就有了人声和灯光,白曦听见房子里传来很多的紧张的议论声,就拍了拍男人的肩膀,叫他放开自己。

    英俊的男人瞪着眼睛凶巴巴地看她,似乎不高兴她对自己一副撇清的样子,白曦就叹了一口气,“你先穿件衣服。”这上身赤/裸的,叫人看见了多不合适啊。

    饕餮发现她并没有叫自己变回黑狗仔的意思,不吭声了,随手在身上拂过,身上穿了一件和凌南差不多的黑色衣裳。

    他一只大手搭在白曦的肩膀上,眯着眼睛看着白曦。

    似乎白曦敢扒拉开他,就一口把她给吃了。

    白曦面无表情地带着这小心眼儿的饕餮进了祖宅,就看见短短时间,蒋家人已经惊慌失措地坐在那里。

    倒是凌南,皱眉揉着眼角一副头疼的样子,见白曦走进门,他诧异地看了她身后的饕餮一眼。

    “这是……小黑。”白曦就对俊美的青年小声说道。

    凌南愣了一下,下意识地看了那英俊高大的男人一眼,想到白曦怀里胖嘟嘟的黑狗仔,嘴角抽搐了一下,基于礼貌,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

    饕餮得意洋洋,居高临下地看了凌南一眼,一只手揽着白曦的肩膀,做示威状。

    白曦就很想揉眼角了。

    “所以这位是……”蒋家族长也很惊讶,显然,妖兽能够变成人形是很普遍的事情,不然这个世界,也不会有那样多的人类被妖魔迷惑引诱,最后堕落,或是遭到很可怕的事情成为妖魔的猎物。

    不过当一个妖魔真正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蒋家族长上了年纪也觉得胆战心惊。他维持着脸上和气的笑容,对饕餮起身微笑,看起来非常的恭敬。高大的饕餮压着白曦坐在自己的身边,冷冷地说道,“我不高兴。”

    蒋家族长沉默了。

    他不知道该怎样来安抚一位恼怒了的妖魔。

    “你们祖宅有人作祟,犯了小人。”这是饕餮刚才告诉自己的,因为能说话了,又见白曦看起来对自己并不排斥,饕餮大人很满意,因此透露了一点小小的信息。

    白曦见饕餮哼了一声靠在一旁不去看这些讨厌的人类,就很无奈地对蒋家族长客气地说道,“有人把高等妖魔的随身之物放在了蒋家的祖宅之中,这令妖魔非常生气,因此才会有很多的妖魔与鬼物出现在蒋家祖宅作为报复。不过这位妖魔似乎并不会滥杀无辜,不然蒋家到现在,也不会没有人死去。”

    她回头看了英俊的男人一眼,男人短暂地点了点头。

    “把那东西找出来,恭敬认错,还给妖魔,就不会再有任何怪事骚扰蒋家。”白曦笑眯眯地说道,“还得快一点,妖魔的耐心有限,不一定什么时候就……”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

    “你们也不能找到妖魔之物么?”蒋家大少沉不住气地问道。

    “妖魔之物好找,不过隐藏在你家居心叵测的人不好找。我说,我这回找着了帮你搞定,下一回还有人害你怎么办?”白曦不客气地问道。

    打从蒋家族长接手了饕餮的肚皮,那蒋家大少在她的心目中已经完全没有利用价值。

    “还有,谁也不知道妖魔之物到底是什么,如果你不着急,我愿意在蒋家慢慢儿找。”白曦板着自己的手指头,见蒋家大少勇气也就是那么一点儿,现在又缩进了沙发里不敢和自己对视了,就平静地说道,“蒋家雇佣我们,是为了猎杀妖魔。可是,蒋家也请配合我们,而不是置身事外,有所隐瞒。”

    她就讨厌这种觉得自己有钱就叽叽歪歪的家伙,自己作死,活该倒霉。她靠在沙发里轻声说道,“而且你们之中还有人敢拿妖魔的东西,谁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呀。”

    “师妹的话,就是我和阿英的意思。蒋老先生,请您先将那人找到。我们师兄妹的安全不能受到这样来自雇主的威胁。否则,我们会放弃这个单子。”

    凌南的话,叫蒋家族长脸上有些不好看。

    他颤动了一下嘴角,期待地看着陈英。

    英姿勃勃,一双长眉上挑露出几分厉害的漂亮女孩子冷冷地说道,“这也是我的意思。”

    她摆明了不愿意叫蒋家内部的家事影响到自己师兄妹的安全还有选择,蒋家族长苍老地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在目光闪烁的蒋家族人们的身上,许久之后轻声说道,“你们自己回去好好地想一想,我希望……看在我们都是蒋家一脉,你们可以自己站出来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没有想到这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脸上越发疲倦,拄着拐杖站起来,颤巍巍地就走了。

    这正是深夜,他上了年纪,看起来有些可怜,白曦却回头疑惑地看了饕餮一眼。

    其实这件事,她主动管一管也无所谓,可是饕餮却不肯叫她插手,反而要她将这件事推到蒋家自己的头上去。

    “没有想到,您是一位大能。”凌南见蒋家的人都走了,这才起身走到了正斜眼不耐地看着自己的饕餮的面前。这男人毋容置疑的英俊,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消瘦却充满了力量,就连凌南都忍不住在心中赞叹了几声。

    他看起来柔和极了,见白曦嘴角还有一点血痕,垂了垂眼睛,伸手温和地说道,“从前如果对您有无礼之处,还请您海涵。”虽然他也听白曦说过这是饕餮,也知道这狗仔很凶,不过……

    能化成人形,这狗仔了不起啊。

    凌师兄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遇到这狗仔,干巴巴瘦巴巴还皮毛纠结的落魄惨样儿。

    “他们拿了睚眦的东西,藏在祖宅里。不想被睚眦记恨,你们都不要插手。”

    饕餮突然冷冷地说道,“睚眦的性格你们都应该明白。我不知道那人拿睚眦之物究竟是想害蒋家满门,还是奇货可居,藏匿睚眦之物以求自己一些见不得人的目的。只是我告诉你,无论是什么原因,他拿了睚眦的东西,睚眦就不会放过他。”他有些过长的黑发遮住了凶光闪闪的眼睛,一只大手下意识地拂过自己的小腹,见凌南露出几分震惊,就不耐烦地说道,“别去招惹睚眦。他心眼……”

    “超小的。”白曦眨了眨眼睛,歪头问道,“对么?”

    饕餮沉默了。

    两只系统也沉默了。

    在得罪了一只超凶的饕餮之后,垃圾狸猫似乎又得罪了一只超小心眼儿的睚眦。

    两只系统都觉得这个世界大概快要结束了。

    “最近你不要离开我的身边。”饕餮突然开口说道。

    “没问题。”白曦就是嘴快,此刻也深深地后悔,从善如流地说道。

    凌南揉着自己的眼角叹气,都替他师妹愁得慌。

    都知道睚眦小心眼儿,还敢说出口,怕不是活腻歪了。

    只是看着白曦无辜可怜的样子,凌南真是觉得自己遇到了熊孩子,打不得恨不得,还得给她擦屁股,努力在俊美的脸上挤出了笑容来对饕餮恭敬地说道,“小曦……就是很顽皮,她和您很有缘分,她的安全,就拜托给您了。”

    见饕餮凶光闪闪地看着自己,凌南才想表示自己愿意出个几百万送给饕餮做饭钱,却见这英俊之中透着几分蛮横的男人已经把白曦往他的怀里揽了揽,眯着眼睛看着他。

    “哼!”男人还偏头冷哼了一声。

    “没事儿,我和他交情可好了。师兄你别担心。”

    白曦其实是因为觉得睚眦不坏。

    虽然这也是传闻中的凶兽,并且很有些小心眼儿的传闻,不过蒋家这件事都叫白曦对睚眦改观了。

    她就没见过这么和气的睚眦。

    都被蒋家人拿走了自己的东西,可是也没说一口气灭了蒋家,而是迂回地吓唬一下,似乎看那个样子……是想叫那个拿走它东西的人知道自己的错,然后主动把东西还回来?

    这样温柔的睚眦,真是叫白曦很不习惯啊。

    不过这年头儿,饕餮不像饕餮,那睚眦不像睚眦其实也很正常。

    白曦窝在饕餮的怀里陷入了沉默,她觉得嘴角发疼,回头看了看一副理直气壮模样儿的男人,起身就告别了凌南和陈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男人大摇大摆地跟着她回了房间,就看见白曦站在镜子前去看自己嘴角的一点小伤口。见那花瓣儿一样的嘴唇微微发肿,饕餮目光游移了一下,慢吞吞走到白曦的身后也探头往里看。见白曦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他辩解说道,“我是为了保护你。你的嘴唇上有我的气息。畏惧我的妖魔,就都不敢动你。”

    白曦一脸“我听你鬼扯”。

    “我救了你!你不许恩将仇报!”见白曦一副不相信自己的样子,饕餮很生气了,一双大手扣在白曦的肩膀上,指甲尖锐,闪动着惊心的光。

    看在这家伙没有用力的份儿上,白曦取了药膏抹在嘴上,没有把饕餮当成一回事儿。

    “说说吧,你怎么回事儿。”一边把嘴角抹上凉凉的药膏,白曦就坐在了床边,目光炯炯地看住了脸色不好看的英俊男人,笑眯眯地问道,“我看你很强大啊,怎么混得那么惨?”这饕餮刚才一嗓子下去,肉眼可见蒋家祖宅都干净多了,这样强大的凶兽,可是却混得拱在地上吃草,那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儿,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呀。她当然很好奇了。

    “还不是睚眦这混蛋。”饕餮提起这件事就有气,愤愤地在白曦的面前绕圈子咬着牙说道,“把我从封印里放出来,又立刻封印了我的力量。”

    他刚从上古封印之中被放出来,本来就饿得头昏眼花……封印里可没有吃的。他简直饿得恨不能把自己给吃了,却没有想到勉强虚弱地爬出来还没等吃了饭,就叫自家等在封印外的兄弟往肚皮上贴了个封印丢到了大街上。

    一想到那时的惊怒,饕餮都要呕血。

    如果不是遇到了白曦,他真的就只能去吃人了。

    可是……他就算是作乱在上古时代,也从不会吃人的。

    哪怕是凶兽,也有属于自己的底线。

    可以去搅动天灾人祸,可是山崩地裂叫人类畏惧害怕,可以欺负这些人类叫他们哭着喊着叫大王,可是吃人是不行的。

    过不了心里的底线,所以他见到白曦的时候,才会那样落魄。

    听着饕餮说着自己不肯吃人才会很落魄,白曦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这么说,你是不会吃掉我了。”当然,白曦还是对饕餮刮目相看的。她很喜欢饕餮这种有些幼稚的底线,眼角眉梢都带了几分轻松和和气。

    见她弯起眼睛对着自己微笑,饕餮哼了一声扭头,有些不高兴地说道,“如果你惹我生气,我还是会吃掉你的!”他紧绷着一张英俊的脸,看见白曦似乎不害怕自己了,顿时急了。这做凶兽的却连人类都不怕它了,那饕餮大人还混什么?!

    “喂,女人!以后都听饕餮大人的!不然吃了你!”

    他现在会说话了,比从前的狗仔儿更具有威胁力了……

    英俊的男人呆滞地看着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打了一个哈欠,翻身倒进了被窝里,似乎要继续睡觉。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把本大人放在眼里。吃了你!”饕餮围着床转了几圈,见白曦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气得够呛。

    他用力地呼吸,记住了这个胆敢无视自己的家伙,正要爬上床也一块儿睡一觉回头再算账,却见白曦突然从床上撑起身来,嘴角抽搐地看着正从床尾往上爬的自己。这小姑娘一只手撑在男人英俊冷硬的脸上,一把就把没有反应过来的饕餮推到了地上去。

    “去别的房间,我的床上不睡男人!”白曦冷酷地说道。

    她想到自己觉得不妙的违和之处了。

    她这是和这男人同床共枕很久了啊!

    既然已经知道这狗仔还可以变成男人,白曦就不预备叫饕餮上床和自己一块儿睡了。

    饕餮猝不及防,竟然被人类给推床底下去了,他呆呆地弯曲着修长的腿,仰头看着一脸冷酷的白曦,惊呆了。

    说,说好的约定呢?

    以后一块儿睡的啊!

    “你这个骗子!”凶兽对阴险狡诈,睡了不认的人类发出了来自于灵魂的控诉。

    白曦很冷酷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不和男人睡一张床,你懂么?”她希望饕餮明白,好女孩儿不会没名没分就和陌生男人一张床上睡觉的。

    纯睡觉都不行。

    迎着她那双无情的样子,英俊的男人感到自己受到了强烈的创伤,他死死地看着这完全不动摇的臭丫头,见她翻身自己抱着被子躺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笑问道,“你拦得住我么?!”

    凶兽可不是人类可以拿捏的!

    一只黑狗仔在男人消失的瞬间凭空落在地上,嗷嗷叫了两声,小爪子勾着床尾的被子,撅着小屁股咬牙奋力往被窝里钻。

    一只雪白的小脚准确地踹在它的大脑门儿上。

    胖嘟嘟的黑狗仔嗷呜一声从床上滚落。

    胖屁股和地板亲吻的一瞬间,黑狗仔四只小爪子五体投地,趴在地上摊成一张狗皮垫。

    它惊呆了。

    夜深人静,有人虐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