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30.凶兽(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刻, 白曦的心情十分复杂。

    她顶着头上愤怒的,威风凛凛的黑狗仔陷入了沉默。

    两只系统都没敢吭声。

    虽然黑狗仔护食是件好事, 可是这种好事叫人想想, 略微妙。

    “这是……”黑狗仔现在已经养胖了很多, 看起来圆滚滚凶巴巴的,嗷嗷叫起来的时候,还真的是……勉强算是叫人很怕呢。

    “这是我师妹的契约妖兽。”凌南微微一笑, 他忍着心里想要大笑的冲动, 伸手想把踩着他师妹小脑袋的黑狗仔给取下来,只是高贵的饕餮大人的身体是人随便能够触碰的么?

    饕餮冷酷地挥了挥小爪子, 拍开了凌南的手指, 却突然细细地嗅了嗅,一双凶巴巴的眼睛落在了蒋家族人的身上,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那种人性化的目光叫这老者后背也冒出了凉气来, 就算是猎妖师的契约妖兽,可那也是妖魔。

    而且……他似乎想起来了, 最近凌大师的一位弟子带着自家妖兽,的确掀起了血雨腥风。

    那妖兽遇到了妖魔全都是一口的事儿。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信任凌大师的强大。

    “你给我下来。”白曦忍耐着说道。

    如果可以, 她想把这狗仔往死里打。

    黑狗仔冷哼了一声, 警告地看了蒋家族长一眼,扭头不理。

    “下来。别惹我生气。”白曦眯着眼睛冷冷地说道。

    她一个人类, 怎么能使唤得动饕餮呢?黑狗仔傲然地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 跳进了她的怀里。

    就看在这么多人在的时候, 给她一个面子而已。

    “姐姐。”陈莲就见陈英无声地站在白曦的身边,目光闪了闪,怯生生地唤了一声。

    她脸色有些惨白地去看蒋家的家主,可是那位老人家却没有多看她一眼,反而十分温煦地看着陈英,和声说道,“阿英,你已经很久都没有来看我这个老头子了。如今你做了凌大师的关门弟子,一定要好好学习凌大师的本领。不过在外,也要小心一些,不要被妖魔伤到。”他的眼底露出几分关心,不过这些豪门的长者年老成精的,陈英都不会相信。毕竟,如果真的很疼爱她,当初蒋家大少和陈莲之间卿卿我我,为何这老者没有反对半句呢?

    不过是看见陈英攀上了大靠山,因此,如今就又和气起来。

    陈英就冷淡地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

    她就是这样冷淡,不会软绵绵的撒娇,说好听的话,才会吃亏。

    可是白曦却觉得陈英这样子真的很好。

    反正论虚伪,她一个人就够了。

    “多谢您关心我家阿英呀。”白曦摸着怀里胖嘟嘟舔着自己手指一脸冷酷的黑狗仔,坐在了凌南的身边对蒋家的家主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来说道,“我们是小辈,怎么敢叫长辈为我们担心呢?而且既然您认识阿英,那跟咱们都是熟人啦。以后您叫我小曦就好了。是这个样子的,蒋家的怪事,我们都听说了。这个……”她的话突然停滞了下来,呆呆地看着客厅对面一面墙上的一张大大的全家福。

    全家福倒是没什么,可是有那么一瞬间,她看见这全家福上的几个人没有了脸。

    本来是五官的地方,一无所有,空白一片,然而再仔细一看的时候,那五官又重新回来了。

    白曦嘴角抽搐地看着那张巨大的全家福,又回头,去看了看围绕在这老者身边的几位方才没了脸的蒋家的族人。

    她揉了揉眼角。

    她就遇上自己最不爱出单的一种情况了。

    饕餮更喜欢吃充满了血肉的妖魔,不大喜欢吃鬼呀!

    果然,黑狗仔十分不开心地窝在自己的怀里,啃着棒棒糖,一双毛爪子盖在它黑乎乎的小脑袋上,一副非诚勿扰的样子,白曦的心里就很痛苦了。

    “怎么了?”见白曦的脸色不对,凌南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灵异问题。”白曦干巴巴地说道。

    凌南飞快地看向对面那张巨大的全家福。

    “这张全家福……有什么问题么?”就听一旁,蒋家大少战战兢兢地问道。

    他似乎知道些什么,白曦就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角。

    全家福上脸孔空白了的不少,可是就没有这位蒋家大少。

    陈莲嘤了一声,伏在蒋家大少的怀里娇躯颤抖,楚楚可怜的。

    白曦也是服了。

    这姑娘无时无刻不在宣示主权,可是有没有想过,这男人也是她抢来的呀?

    “祖宅最近怪事很多吧?”虽然鬼物不大好吃,不过蚊子再小也是快肉,白曦现在看自家黑狗仔,只觉得它身上每一块小肥肉都是自家老师的钱换来的,充分地希望能够在外吃外卖,回家不要再吃穷了自家人。

    因此她想了想,捏了捏黑狗仔胖嘟嘟的小屁股,对蒋家家长说道,“既然我们收了钱,就一定会保护蒋家的人。这样吧,最近蒋家人都住在一块儿,不要轻易离开这座祖宅,我们也会和大家住在一起,努力保护大家。”

    她羞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食宿的话……”

    “蒋家全包了。”蒋家族长斩钉截铁地说道。

    蒋家大少阻拦这句话不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吃的有点多。”白曦红着脸羞涩地说道。

    猎妖师都是能吃的货,蒋家老者自然也知道的,笑了笑,傲然地说道,“管饱。”

    蒋家还会担心被吃穷了不成?

    “您真是好人。”白曦感动得雪白的小脸儿红扑扑的,看起来天真纯良极了。

    面对历史的又一次重演,蒋家大少不吭声了。

    “对了,府上有人死亡过么?”凌南无奈地看着白曦犯坏,在一旁温声问道。

    “这……倒是没有。不过我们遇到了很多怪事,并且最近,很少有人能走出去了。”蒋家族长见凌南迷惑地看着自己,轻声解释说道,“早前还好,我们还能够行动自由。可是最近,只要我们想要离开祖宅,就会在祖宅之中迷路,奔波很久,就重新回到这栋别墅里。”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白天或者黑夜,也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可是除了蒋家人,佣人们却可以离开。”

    这说明什么?

    说明人家盯上的就是蒋家人。

    凌南露出几分思索,黑狗仔突然皱眉,嗅了嗅,嗷呜了一声。

    “怎么了?”白曦垂头问道。

    黑狗仔人立而起,挥着两只小爪子嗷嗷叫。

    “饿了?”白曦茫然地伸手捏了捏它的胖肚皮。

    狗仔气死了,翻着白眼儿气哼哼地趴下,紧紧地夹住自己的后腿,防止再次给偷袭。

    也不知道在屋里背着人摸它!

    因为对白曦很不满了,饕餮大人抖着耳朵,就算是发现了什么也没有吭声,倒是蒋家大少身边的陈莲,不知怎么目光落在了那只愤愤不平的黑狗仔的身上,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她看起来很柔弱可怜的样子,蒋家家主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甚至因为陈英的出现,还和蔼地对她说道,“阿莲,你在蒋家也有几天了。想必你父亲母亲也会很担心你,不如还是回去,蒋家的事解决了,你们再联络?”

    他的眼底没有半分温情,陈莲的脸顿时白了。

    虽然陈家也是豪门,可是说实在的,她能和蒋家联姻,是最好的选择了。

    因为早年是外室带回来的孩子,因此陈莲和陈英在地位上有着天堑一般的差距。

    明明陈英冷淡,不大喜欢搭理人,也不怎么讨人喜欢,总是冷冰冰很傲慢的样子,可是所有人的目光却都落在陈英的身上。

    被称作陈家大小姐的是陈英,被上流社会的夫人太太们看重夸赞的是陈英,就连订婚,蒋家最初也选择的是陈英。

    她什么都有,可是陈莲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因为她从前是私生女,因此被人看不起。

    就算是有人想要和陈家联姻愿意娶她进门,可是那也是比陈家低了一个档次的家族,并不是蒋家这样的顶级豪门。

    她好不容易把陈英给挤走了,用自己的青春柔情来软化了蒋家大少的心,明明订婚人选也换成了她,可是她却发现自己还是没有被蒋家人放在眼里。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

    只要她留下来,和蒋家共患难,那蒋家一定会被她打动。

    反正无论如何,她也绝不会在蒋家的事件里受到伤害。

    陈莲是个和白曦差不多大的黑发美少女,此刻眼睛里雾蒙蒙的,又带着几分坚定地对蒋家族长央求道,“求您别赶我走。这样的时候,无论有多么的危险,可是我也想留在蒋哥哥的身边,无论发生什么,都想要和他在一起。求您答应我吧,不然,就算我回了家,可是心里也不会踏实的。”她哽咽出声,白曦看她可怜巴巴的,不由撇了撇嘴角,小声儿说道,“猎妖师都来了,还能有什么危险。”

    蒋家大少感动莫名,握紧了愿意在这个时候都和他在一块儿的心爱的女孩子。

    他觉得这才叫真爱呢。

    生死与共,这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最令人感动的爱情。

    陈英安静地坐在一旁。

    “阿英,阿莲愿意和我一块儿生死与共,我不能辜负她。”蒋家大少感动地对陈英说道。

    ……神经病吧?

    白曦真的是快要恶心死了,又觉得这毫不贪生怕死,完全不符合陈莲这种姑娘的人设。

    再拼,可是骨子里的东西却是改不掉的。

    这姑娘绝不是愿意与人同生共死的人,可是却愿意留在蒋家大少身边……

    黑狗仔嗷呜了一声,充满险恶地看了白曦一眼,决定就算它知道了什么,也不说。

    白曦当然不知道这小心眼儿的狗仔又记恨了自己一把,不过是在祖宅之中到处走了走,去看了看各处的环境以及怎么要保护大家,这才回来和蒋家全家吃晚饭。

    一顿饭下来,蒋家族人面如土色,纷纷开始怀疑人生。

    一只黑狗仔傲然地端坐在只剩下盘子的餐桌的中央,鄙夷地看着这群没见过世面,叫它闻一闻都很嫌弃的丑陋的人类。

    在厨房佣人崩溃地端来了最后一盆干巴巴的面包之后,白曦很有同情心地在黑狗仔不依不饶嗷嗷叫里抱走了它,给蒋家的大家留下了最后一点晚餐。

    她自己倒是吃得很饱,给黑狗仔洗了一个澡,就抱着香喷喷热乎乎的黑狗仔一块儿睡了。她一觉睡到半夜,就突然自己醒了过来。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仿佛是……莫名的就自动清醒。门外似乎传来了细微有些刻板的脚步声,漆黑的房间里,有一点碧绿色的萤火从门缝里透进来。白曦慢慢地屏住了呼吸,缓缓起身,就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突然停在了自己的房门边。

    绿色的光影摇曳晃动,似乎外面的人也耐心地站在白曦的门前。

    白曦慢慢地张大了自己的眼睛。

    她翻身爬起来,打着哈欠就去开门。

    门外空无一物,就仿佛方才绿色的荧光是个错觉。

    微冷的风吹进来,带着几分阴冷与潮湿的气息,白曦想了想,抬脚就要往外走。

    一双毛爪子猛地抱住了她纤细的脚踝。

    白曦垂头,就看见黑狗仔蹲在地上,抬眼,凶巴巴地看了她一眼,偏头哼哼了一声。

    漂亮娇俏的女孩子在昏暗的月色下微笑了起来,她俯身,把胖嘟嘟的狗仔抱起来,捏了捏它的胖屁股。

    零零发看着她在人家狗仔肥嘟嘟的屁股上捏来捏去的爪子,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灵灵八一脸茫然,歪了歪光团,就没想明白它在笑些什么。

    零零发悠然脸:“今天的爽,都是来日要流的泪啊!”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灵灵八就觉得就算是局子也没法改造零零发这扭曲的三观和对宿主深深的恶意了。

    它叹了一口气,背对着零零发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考察日记。

    白曦全然没有发觉,抱起了这沉甸甸的狗仔就走在这有些阴森,似乎到了晚上就一片死寂,一点声息都没有的祖宅。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蒋家的人休息的时间都非常早,并且到了晚上,就再也没有半点走动,仿佛是自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她走在空荡荡的走廊上,都能听到走廊细微的回音。走廊的四周都是一些蒋家族人的画像,白曦揉着眼角耷拉着小脸儿,在这些画像之间走过。

    一滴滴血液,从相框地冒了出来,一滴滴滴落在地上。

    白曦面无表情地把黑狗仔凑过去。

    “快喝点儿,别浪费。”

    饕餮大人沉默了。

    血液忽然从相框里消失了。

    一双双画像之中的眼睛变得狞恶了起来,汇聚在白曦的身上。

    “别逼我挖你们眼睛啊。”白曦软软嫩嫩,在夜风之中轻松得有些诡异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有些愉悦地说道,“我家小黑可还没吃宵夜呢。”

    她举了举自家护身符,一脸生无可恋的黑狗仔在半空晃了晃,就见画像之中闪过了什么,之后,重新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这还蛮胆小的,白曦哼笑了一声,觉得这蒋家的事儿有点儿意思了,慢吞吞地在祖宅里巡视了一圈儿,就当做保护了一家蒋家族人,就走到外面去,伸了一个懒腰。

    夜凉如水,空气倒是难得轻松了很多,白曦揉了揉自家狗仔的小脑袋,觉得今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发生,转身就要回去。

    她起身的一瞬间,身后突然传来了唢呐与各种乐器的声音,这乐曲喜气洋洋的,看多了电视剧的都听得出来,这是迎亲的喜乐。

    心里陡然生出几分危机,白曦霍然转身,却只觉得身上莫名被压住,一动不能动,面前从漆黑的祖宅的一角,无端凭空出现了一队迎亲的队伍,看不清那些僵硬的人的面容,只能看得见一顶鲜红的花轿摇曳着向着自己的方向扑来。

    白曦一双眼睛猛地瞪圆了,这真是没想到竟然还有鬼看得上自己,想要把自己抢婚一下,正想要祭出自家黑狗仔,却只听一声暴虐的兽吼震天,整个祖宅都因这一声怒吼晃动震颤了起来。

    白曦只觉得一条有力坚硬的手臂一把揽住了纤细的腰间,还没有来得及震惊,就被一只大手摁着后脑勺压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里。

    “滚!”

    陌生的,暴虐凶横的男人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咆哮。

    她用力挣扎着抬头,就见昏暗的月光之下,一张气得变形的英俊的男人的脸垂头,凶巴巴地看着她。

    他突然垂头,一口就咬在白曦的嘴角,凶狠莫名。

    “我不高兴!”

    他大声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