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9.凶兽(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蒋家大少的衰弱, 凌南作为师兄,还是要说句话的。

    “蒋公子, 你还要和我们合作么?”

    哪怕此刻已经奄奄一息, 蒋家大少却不得不抬头, 虚弱地点了点头。

    就算是……人生被颠覆, 可是家里的妖魔更重要一些。

    他不敢再说什么了,抬头,匆匆地看了一眼正趴在白曦怀里不吭声的黑狗仔, 叫陈莲扶着自己走了。

    “今天你最帅了。”白曦就对依旧发呆的黑狗仔笑眯眯地说道。

    她还掐了掐它的小屁股。

    也不知是不是吃得好,最近这狗仔儿越发胖了起来,摸起来手感好极了。

    零零发:“我知道不妥,可是我不说。”

    灵灵八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记得它第一天化形了。”

    零零发顿时发出了杠铃一样的笑声:“是不是特别帅?!”

    零零发若有所思:“那确实很帅。”

    零零发:“所以……”

    灵灵八博爱党,表示:“可以和师兄红白玫瑰的。”

    零零发强烈地谴责这种脚踩两条船的行为, 坚定地站在饕餮大人的船上不动摇。

    灵灵八都觉得很奇怪了, 不过它还是没说什么, 滚到了白曦的身边去看白曦和黑狗仔的日常。

    因为今天吃了不少,因此饕餮大人没有要求加餐,只是咬着一根棒棒糖作为功臣得意洋洋地被白曦抱回了家。它很熟练地在白曦给自己日常洗澡里翻身, 露出自己的肚皮来, 岔开了两条后腿叫白曦给自己洗干净一点。

    ……不配合的下场就是被白曦用力地掰开,还, 还是自己岔开好了。反正每天一次, 习惯了之后, 黑狗仔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它含着棒棒糖等白曦给自己擦干净身上的毛, 就蹲在床上,看着白曦回了自己的卧室。

    房门轻轻地关上的一瞬间,床上的黑狗仔慢慢地化成了英俊逼人,眼底带了几分冷酷的男人。

    他依旧赤/裸上身,缓缓地走到了房间的墙壁前,看着镜子里那张有些不善的英俊的脸,脸色阴沉沉的。

    听到隔壁传来了一些细小的声音,男人冷哼了一声,坐在自己的床上,咬着自己嘴里剩余的一点糖果,又看了看房间里白曦给自己日常预备的大骨头,两根手指捏起一根看了看上面的油花,沉默了一下又放了回去把手擦干净,等到隔壁隐隐的哗哗的水声消失,又有了打开门的声音,他很快摇身一变,又变成了一只胖嘟嘟的黑狗仔,看了看自己的爪子,仰首挺胸,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房门走进了隔壁房间。

    白曦就靠在床边等着它呢。

    这狗仔隔壁房间不睡,每天都要爬床,白曦也是服了。

    她想到这狗仔第一天来家里时干的埋汰事儿,如今都十分警惕。

    看见黑狗仔进门,扑腾着往自己的床上爬,白曦先抓住它的小爪子仔细地看了看。

    没有油,很干净,嘴巴也干干净净的。

    黑狗仔斜着眼睛冷冷地看着嫌弃饕餮大人的人类。

    “今天很干净啊。”从前黑狗仔非要跟自己作对似的,总是把自己弄得脏一点来爬床,今天却这样干净。

    白曦简直都要被它感动了。

    狗仔不屑地哼了一声,窝在了她的枕头里,缩成一团,一双眼睛凶光四射,见很久白曦都没有归位,顿时大怒,抬起自己的小脑袋吼叫了一声。

    它都要睡了,她为什么还不来和它一块儿睡!?

    白曦就欣赏地看着这狗仔气急败坏的样子,笑眯眯地也枕在了枕头上,抬手,摸了摸它的小爪子,小声说道,“如果你可以这样保持干净,那以后你天天都可以和我一块儿睡。”

    她一个人睡有些孤单,哪怕这饕餮小气任性玻璃心还缺点很多,可是它窝在自己枕边的时候,白曦觉得它暖呼呼的,叫自己安稳得不得了。见黑狗仔不屑地扭头,她轻声说道,“谢谢你愿意和我一块儿睡。”

    黑狗仔脑袋埋进肚皮里,当做没听见。

    “以后都一块儿睡,好不好啊?”白曦凑过来笑眯眯地说道。

    零零发欣慰地笑了。

    灵灵八就觉得这句话有点儿不对劲儿。

    黑狗仔抖了抖自己的耳朵,抬头,眯着眼睛审视地看着这要求和自己一辈子同床共枕的人类。

    它没有龇牙咧嘴,而是盯着白曦很久,慢慢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凶兽的承诺,自然也是一诺千金。

    它会遵守和白曦的承诺,可是反过来,这人类对它的承诺,也绝不可以改变。

    是她先请求高贵的饕餮,要求以后都要一块儿睡觉的。

    哼了一声,黑狗仔突然在枕头上蹭了蹭,挪到了白曦的脖子边儿上,毛茸茸的尾巴圈住了白曦的脖子,这才睡了过去。

    白曦觉得这毛茸茸的触感当真不赖,更何况从前她作为一只狸猫精,也常常喜欢和同伴拿尾巴围着彼此的脖子呼呼大睡,因此也不觉得不舒服。她把身上雪白的被子盖在了黑狗仔的身上一点,这才一块儿睡了过去。

    之后的几天,白曦就没有理会蒋家。也不知道蒋家大少到底回去说了什么,蒋家似乎犹豫了起来,没有继续联络凌南。只是很快就有猎妖师在蒋家铩羽而归的传言出来,焦头烂额的蒋家不得不再次找到了凌大师的头上。

    不过这种从前看不上凌大师的学生,现在又妄图吃回头草的单子,一向是要求涨价的。

    凌南端着俊美的脸,摆出一副生意不好做的模样和蒋家扯皮,最后得到了很满意的报酬。

    白曦听到报酬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就……超有钱的。”蒋家为了家中出现的可怕的妖魔,出了八位数的酬金。

    凌南看着抱着狗仔儿瞪圆了眼睛的小师妹,也忍不住笑了。

    “你真的要去么?”他侧头问陈英。

    “没关系。”陈英微微点头,见凌南正看着自己微笑,垂了垂眼睛避开了他的目光。她对凌南带了几分逃避,白曦茫然了一下,顿时就想到自己忘了跟她说起自己的心情了。

    前世,最令人遗憾的莫过于凌南和陈英之间的爱情。他们深爱彼此,可是却因为原主的原因,永远都无法在一起。那并不是世俗带给他们的压力,或是造化弄人,而是他们自己的愧疚,令他们无法心无芥蒂地在一起。

    原主临死都希望他们能够幸福地在一起。

    白曦觉得自己不应该再成为他们之间的阻碍。

    “阿英,你似乎和师兄变得生疏了。”蒋家派来了很豪华的私家车请他们去蒋家。白曦和陈英坐在一块儿。她抱着一脸凶煞的黑狗仔,对陈英关切地问道,“你是不是和师兄有什么误会啊?”

    她的眼睛眨巴眨巴的,陈英顿了顿,微微摇头说道,“我只是和师兄不熟。”她冷淡的脸上没有露出半点异样,白曦就忍不住笑了起来,八卦地凑过去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师兄?”

    “不是。”陈英冷静地否认。

    她侧头看了脸色很开心的白曦,眼底露出几分复杂。

    “我不喜欢他。”

    “可是我觉得师兄好像喜欢你。”白曦看着她小声说道。

    凌南对于白曦的宠爱,是经历了从小看到大的亲情还有习惯,他习惯了对白曦好,习惯了把白曦放在心上照顾。

    可是陈英才来多久,凌南对她却已经差不多比得上对白曦的温柔了。

    虽然凌南看起来温柔,可谁不知道,凌南在外非常冷漠呢?

    如果是个中央空调,那那些对凌南倾心的千金小姐们,早就成功上位了好么?

    “他对我很照顾,我很感谢他,仅此而已。”

    “我不喜欢师兄。”白曦突然开口说道。

    陈英正想解释更多,来打消白曦心里的怀疑,听到这里猛地张大了眼睛。她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自己该说些什么,就安静地垂头看着对自己露出一个小小笑容的美丽女孩子。她觉得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来,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又觉得对白曦充满了愧疚。

    那双眼睛里的愧疚太明显了,白曦就歪头笑眯眯地问道,“你为什么要觉得对不起我?我觉得很好呀。我把师兄当成亲哥哥,如果他以后喜欢一个陌生人,我觉得可担心了。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呢,阿英,如果师兄喜欢你,你也喜欢师兄的话,你们不要放开彼此的手好不好?如果是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块儿了。”

    她握紧了陈英的手,陈英漂亮冷漠的脸上慢慢碎裂了一贯的冷静。

    “小曦……”

    “师兄不是一个花花公子。他喜欢谁就一定是一辈子,不会和蒋公子那样叫人恶心。”

    凌南上一世,的确怀抱着对陈英的爱和对白曦的愧疚,孤独一生。

    陈英亦然。

    所以,为什么还要错过呢?

    那样的话,白曦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是为了什么意义了。

    “他也没有喜欢过其他人。阿英,我明白,你是不愿意抢走我喜欢的人。可是我并没有对师兄有男女那样的喜欢。而且,就算是我真的喜欢他,你也不应该放弃你的心情,因为我并没有之前和师兄在一块儿,也没有得到师兄的什么承诺。你不是第三者,也没有伤害任何人,而我,其实更希望看见你和师兄都幸福。”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沉默不语的漂亮姑娘轻声说道,“不过,你还是等师兄主动和你表白再答应他。女孩子总是被告白的那一个,对不对?”

    她很狡黠地笑了。

    “对不起。”陈英突然轻声说道。

    她知道,自己的存在,总是叫白曦在师门之中变得尴尬。

    她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和白曦道歉。

    白曦的眼睛里露出了柔软的笑意,小小地应了一声。

    “你有喜欢的人么?现在?”陈英突然问道。

    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里感到压抑,觉得自己爱上了凌南,是错误,是无耻的。

    那种沉闷压在心口,叫她无法排解。

    黑狗仔突然笔直地坐在白曦的怀里,得意洋洋地挺胸抬头。

    白曦垂头,嘴角抽搐地看了一眼拿毛爪子拍了自己一把的黑狗仔,一脸扭曲地说道,“有啊。它啊。”

    饕餮大人决定看在这人类这样谄媚,延缓吃她的决定。

    陈英揉了揉眼角,没有把这话当真。

    谁认真谁就输了。

    不过,她还是垂了垂眼睛,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不管白曦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论凌南对她是怎样的心情,不论她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凌南,可是如果想要她正视自己的心情,她想要先看到白曦幸福。

    当白曦当真有了喜欢的男人,并且得到幸福,她才敢去真正地爱那个温柔对待她的男人。

    她不能夺走白曦如今仅有的温柔。

    见陈英什么都不再问了,白曦小小地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抱着黑狗仔闭目养神。车子开得很快,可是蒋家的祖宅真的很远,白曦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在车子上睡了过去,又睡了多久,总之,等到陈英喊她醒过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很久很久了。

    抱着黑狗仔打着哈欠从车子里走出来,白曦就看见了自己面前出现了巨大的,似乎非常压抑,从远远的外面看一眼都觉得叫自己感到不自在的巨大的庄园。

    她头疼极了。

    这种豪门居住了几百年的祖宅,水都深,黑暗成型,那没有妖魔简直太说不过去了。

    不过这些豪门显然也应该知道自家的根底,一般来说,应该会有镇压妖魔的办法。

    不过现在是镇压不住了?

    怪不得叫普通的猎妖师都束手无策了呢。

    “你从前来过这里没有啊?”白曦就一边和陈英进门,一边小声问道。

    陈英短暂地应了一声。

    “我不喜欢这里。”她淡淡地说道。

    正是因为不喜欢蒋家的感觉,所以,她才没有很快和蒋家大少结婚,叫自己的异母妹妹钻了空子。

    “我也觉得这里不怎么样。”白曦小小地哼了一声走了进去。

    她现在身怀宝狗,无所畏惧,那什么妖魔黑暗的,在她的眼里还不够她家狗仔一口吃的。

    因此她脸色很平静,还跟逛街似的在庄园里欣赏了起来。这就和那些蒋家的佣人僵硬的脸色很不相配了,看着她漫不经心的样子,迎接出来的蒋家大少又觉得脸色发白,恐惧地看了一眼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露出一个垂涎欲滴表情的狗仔,蒋家大少摇摇欲坠。

    这……算不算引狼入室?

    别一只妖魔没赶走,另一只就被接进来了。

    “哦,蒋公子。”白曦露出一个羞涩柔软的笑脸。

    蒋家大少脸色僵硬地看着她,在她有些关心的目光里,慢慢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阿英,白小姐,欢迎你们光临蒋家。”

    他只觉得在狗仔似乎想要把他一口吃掉的目光里透不过气,却没有勇气指出狗仔的恐怖。

    因为首当其冲,他一定得叫这妖魔一口给吃了。

    日落黄昏,一点夕阳的余晖落在白曦娇美可爱的脸上,蒋家大少只觉得此刻这女孩子的笑容都诡异起来。

    不敢再多看白曦一眼,他匆匆地领着白曦和陈英走进了祖宅里,就看见凌南已经和人聊上了。

    凌南俊美,风度翩翩,就算是在底蕴深厚的祖宅之中也不落下风。

    他的对面正坐着一位脸色沉稳的老人,显然是蒋家的当家人。

    余下的蒋家人脸色都很惊慌地坐在一块儿,看见陈英和白曦跟在蒋家大少走进来的瞬间,这些蒋家人都露出了惊喜,显然三位猎妖师的存在,叫他们感到异常安全。

    蒋家大少却觉得没有安全感极了,因为白曦正天真无邪地在他身后笑嘻嘻地说道,“好多人呢,真是热闹呀。”

    那其中的满意,叫蒋家大少说不出的恐惧,只是目光更加惊恐。

    他是未来蒋家的继承人,却看起来很没有勇气,那位老人眼底露出几分不满,可是看见他身后的两个漂亮女孩子,眼睛不由亮了。

    “阿英?还有,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是……”他看都不看给自己端茶倒水的陈莲,反而对陈英和白曦露出几分兴趣来笑着说道,“我听说凌大师如今最疼爱的两个小弟子都是女孩子,就是这两位么?”

    他老谋深算,顿时就想到了如何更加能够守护蒋家的办法,笑容和蔼,可是正蹲在白曦怀里胖嘟嘟的黑狗仔猛地爆炸了。它只觉得愤怒无比,真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胆大包天的人类,觊觎它的白曦!

    简直就是对凶兽尊严巨大的冒犯。

    黑狗仔一蹦三尺高,跳到了白曦的头顶,毛爪子紧紧勾住白曦的头发,发出了愤怒的,来自于凶兽的怒吼。

    狗嘴里夺食,是不是都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