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8.凶兽(五)

228.凶兽(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英慢慢地抿紧了嘴角。

    蒋家大少显然还没有发觉, 自己即将遭遇到什么。

    他只是有些迟疑地看着蹲坐在餐桌上,斜着眼睛吧唧吧唧咬着棒棒糖看自己的黑狗仔。

    这狗仔的目光……很人性化了。

    那鄙夷都要飞出天际了。

    “这……”

    叫一只狗仔跟自己一个桌上吃饭,叫人感觉没法接受呀。

    “好不好嘛?”白曦软软地,带着几分撒娇地对蒋家大少使出了星星眼。

    看他身边的那姑娘就知道, 一定喜欢白莲花。

    虽然没有对白曦一见钟情这种更加狗血的事情发生, 不过面对一个柔软甜美的少女真诚的祈求, 蒋家大少还是忍不住点了头。更何况那狗仔油光水滑的, 一看就很干净,因此看着白曦拿着服务生给她的菜单, 雪白的手指刷刷刷在上面指指点点, 蒋家大少虽然心里有些不自在, 却还是忍了。

    黑狗仔就竖着耳朵听着,听见菜色很丰富, 就也很满意,容忍了白曦这姑娘又开始摸自己的尾巴。

    看在,她这么用心给自己找食吃的份儿上。

    黑狗仔冷哼了一声, 用冰冷的眼睛看着对面的蒋家大少。

    别以为请它吃饭就可以叫它给个好脸色。

    上古凶兽是用一顿饭可是收买的么!

    “蒋公子,你可以说一说妖魔的事。”凌南捂着自己抽搐的嘴角,对蒋家大少含笑说道。

    陈英就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看着服务生飞快地将白曦点了很多的菜都摆在了桌子上。白曦却没完, 对一旁的服务生小声儿说道,“蒋公子刚才说了, 叫大家可够儿吃。你叫厨房就按方才的菜谱都预备着, 没说吃饱了, 你们就继续上,知道了么?”

    她欣慰地摸了摸自家狗仔的胖屁股,含情脉脉地抬眼看了蒋家大少一眼。蒋公子英俊的脸上露出和气的笑容,对那询问地看着自己的服务生微微点头。

    “就按这位小姐说的做。叫厨房准备着吧。”

    “姐姐……”既然饭菜上桌了,自然就开始寒暄了,美丽的少女举起了自己面前的酒杯,含着眼泪起身,对陈英红着眼眶说道,“我知道姐姐现在还不能原谅我。是我对不起姐姐,因为我真的太爱蒋哥哥了。姐姐你不愿意回到蒋哥哥的身边,可是也不要生蒋哥哥的气,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忍不住自己的心意,勾引了蒋哥哥。蒋哥哥是无辜的呀。爸爸和……我妈也是无辜的,他们都很担心姐姐在外面过得不好。咱们是一家人……”

    “快吃,一会儿凉了。”甜美可爱的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美少女的深情表白。

    蒋家大少感动的泪水都被噎住了。

    美少女委屈地看向正忙着给自家大爷一样蹲坐在饭碗前,矜持地抬着爪子指点桌上菜色的狗仔夹菜的白曦。

    白曦抬头,茫然地看着她。

    “说得很动听,不要理我,你继续啊。”

    美少女抽了抽嘴角。

    “阿英,说真的,是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和阿莲置气了。你们到底是姐妹。”蒋家大少觉得唏嘘不已,对陈英挤出了一个关切的表情来柔和地说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担心你。算了,以后咱们再说,还是先吃饭吧。”

    他伸手示意大家动筷子,却见凌南和陈英正用一种格外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两位都没有动作,甚至对面前的菜色视而不见。蒋家大少脸色有些尴尬,对陈英问道,“阿英,到了现在你还不肯原谅我么?你不愿意吃我给你点的菜?”

    陈英觉得这男人真是太傻了。

    她怜悯地看着这个曾经的未婚夫。

    蒋家大少被这目光看得浑身发凉,正垂头想要去夹一筷子菜吃,陡然,只觉得一道冰冷的杀意,凝固在他的身上。

    那种仿佛被野兽盯住,仿佛会被吃掉的恐惧的感觉,叫蒋家大少心里猛地一缩。

    他下意识地抬眼,正对上自己对面,突然不吃饭了,一双兽瞳死死看着他的狗仔。

    狗仔张开嘴,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咆哮,整个包房都震颤了起来。

    它向前踏了一步,威胁地看着蒋家大少。

    “这是……”这比蒋家遭遇的妖魔还要令人恐惧的感觉,叫蒋家大少手中的筷子都不稳当,他呆滞地看着这只小小的狗仔,然而目光却惊恐地凝固在了对面的墙上。

    灯光的倒影之下,对面的墙壁上倒映出了一道狰狞的兽影,因灯光的缘故有些扭曲,可是却叫人恐惧得透不过气来。他张张嘴想叫大家都看那面墙,却见一双雪白的小手突然伸出来,在那狗仔的身上摸了摸。

    “乖啊,都是你的。你放心,大少超有钱的,怎么会跟你抢呢?”

    白曦笑得甜甜蜜蜜的,微笑看着一头大汗的蒋家大少。

    “都是我家的,您说是吧?”

    看着这女孩子笑嘻嘻的样子,再看着那狗仔威胁自己的狰狞,蒋家大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都,都是它的。”他干巴巴地说道,满心畏惧惶恐地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呆滞地看着这油光水滑的黑狗仔旁若无人地在大大的餐桌上到处走动起来。

    它似乎已经不需要约束,因此,小身子在餐盘之中穿梭,想吃哪一盘就吃哪一盘,都不需要白曦给自己夹菜了。一边吃,一边歪着自己的小脑袋冷冷地看着蒋家大少。白曦就欣慰地看见这倒霉饕餮竟然还知道给她留了两盘她喜欢的菜色。

    白曦:“真是没有白养它。有良心!”

    零零发急忙卖安利:“它真是特别帅!”

    灵灵八觉得它不对:“还是师兄帅。”

    俊美高挑的男人正挑眉,纵容地看着踱步到自己面前的黑狗仔几口差点儿连盘子都吃掉。

    短短时间,狗仔在餐桌上肆虐,很快盘子都被清空。

    “继续上菜。蒋公子说了,管饱。”白曦笑眯眯地对面无人色的服务生和气地说道,“不要给蒋公子省钱!蒋家超有钱的,你扭扭捏捏小里小气的,怕是看不起我们蒋公子的实力!蒋公子,你说呢?你还……行吧?”她试探地问了一句,蒋家大少惊呆了,呆呆地看着甜美可爱的白曦,许久之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黑狗仔的异样,只有他一个人看到,甚至蒋家大少的心里对白曦都生出敬畏。

    猎妖师都是充满了各种奇异手段的人,可是白曦却实在叫人感到恐惧。

    那只狗仔明显是妖魔。

    可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是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叫妖魔俯首?

    还是她本身就是……

    蒋家大少不敢得罪白曦,可是那时不时偷偷看一眼,甚至为了叫白曦甜美地继续笑起来,还纵容那只狗仔吃遍了整个餐桌,他身边的美少女脸色微微变了。

    她怀疑地扫过白曦那张甜美可爱,与自己相比并不逊色的漂亮的小脸儿。

    白曦还对她露出一个示威的笑容。

    “蒋公子,你真的是对我好好啊。”白曦还对蒋家大少甜甜蜜蜜地说道。

    美少女陈莲的眼里充斥着泪水,她觉得自己在这一刻受到了挑衅,可是想要蒋家大少为自己出头,却见蒋家大少已经沉默地拿着手里的红酒不抬头了。她想要吃饭,然而那只黑狗仔似乎发现蒋家大少对白曦另眼相看,因此格外旁若无人,似乎将左右的菜色都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谁敢碰一下谁就死的感觉。

    陈莲哽咽了一下,就对对面的陈英含着眼泪说道,“姐姐,请你不要对我们这样好不好?”

    陈英懒得理她。

    “既然这样,蒋公子,咱们继续说话?”凌南见白曦一个人就把陈莲气得半死,俊美的脸上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

    “小曦。”陈英知道白曦是在为自己出气,压低了声音说道,“不要勉强自己。”

    “你就是太端着了,才叫她们觉得你好欺负。对付这样的白莲花,你就得气死她。不然她天天来恶心你。”白曦哼哼了两声,握紧了陈英的手轻声说道,“你听听她的那些话,简直叫人恶心透顶。她就是故意恶心你呢。能不知道你讨厌这些话么?以毒攻毒,不然接了蒋家这一单,你信不信这丫头天天去蒋家恶心你?要我说,她是害怕了。”

    见陈英侧头茫然地看着自己,白曦舔了舔自己的嘴角。

    “她大概没想过你还能翻身,巴结了咱们老师。摇身一变又成了豪门的座上宾,比从前还要风光。”

    岭东蒋家,听起来就是大豪门,这样的豪门自然会更重视利益。

    是一个同样门当户对普普通通的千金小姐对家族利益大,还是一个身靠猎妖师中威望最重的凌大师,自身过得硬的猎妖师给家族的利益大?

    陈莲这样硬生生非要恶心陈英,想必是蒋家已经并不愿意要她这个儿媳妇儿了。

    “你是说……”陈英的脸色冰冷了起来。

    “蒋家大概要吃回头草。她现在恶心你,叫你说出永远不会搭理这男人的话,以后你才不能自打脸又回头呀。”

    白曦笑眯眯地说道。

    陈英冷淡地说道,“我从不走回头路。”

    “她们自己害怕啊。”白曦眨了眨眼睛,趴在自家漂亮师妹的肩膀上扒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我就喜欢看她们战战兢兢,却拿咱们没办法的样子。蒋氏这单子,咱们接了吧?”

    陈英垂了垂眼睛,垂头,看着雪白的小脸儿就满是期待地凑在自己身边的小师姐。

    正埋头大快朵颐的黑狗仔突然不吃了,转头,怒吼了一声。

    总是趁着它吃饭的时候去勾勾搭搭,这人类真是更过分了!

    白曦也不在意狗仔威胁警告的目光,笑眯眯地坐正了自己的身体,心满意足地吃狗嘴偷生,剩下的那两盘好吃的菜。

    陈英看了狗仔一眼,没有说什么,稳稳地坐在凌南的身边。

    “怎么了?”凌南侧身,压低了声音问她。

    他本就是俊美至极的男人,嘴角含着一点柔和温润的笑意,在美丽的灯光之下越发俊美得令人窒息,此刻含笑在漂亮冷漠的女孩子耳边低声说话,温柔与冷硬融合成了一副好看得叫人无法转移目光的画面。

    陈英感觉到男人温热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脸颊面,一双手隐藏在桌下用力抓紧,垂了垂眼睛掩饰着眼底的波动,平静地说道,“我想接这一单,不过价格要翻倍。”

    凌南温和地看着她。

    “是你想接,还是小曦想接?”

    “我和小曦是一样的。”陈英冷静地说道。

    凌南笑了,第一次抬手,揉了揉她的发顶。

    “好。你们喜欢就好。”

    陈英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努力不要转头,去看那张温柔的脸。

    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无忧无虑的白曦,抿了抿嘴角,歪头,避开了凌南修长的手指。

    他这样温柔,连她都忍不住心动,更何况白曦。

    白曦如果也喜欢师兄,那她不会插足其中的。

    似乎感到陈英的抗拒,凌南只是笑了笑,又看向对面的蒋家大少。

    蒋家大少已经被他和陈英之间的亲密给惊呆了,一双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陈英。他本以为自己离开了陈英,陈英是无法对自己释怀的,因为他出身豪门,是蒋家的继承人,又很英俊潇洒,陈英怎么可能还遇到和自己一样完美的男人呢?

    可是凌南无论身份还有容貌,都比他出色得多,蒋家大少突然心里很难受。

    他怔怔地看着陈英,引来身边陈莲的哀怨的目光。

    饕餮大人对桌上的暗潮汹涌完全不在意。

    爱恨情仇能抵得过饭吃么?

    “大少……厨房,厨房说,已经没有库存了。”就在这压抑的沉默里,服务生进门,战战兢兢地说道。

    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把蒋家大少给惊呆了。

    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一脸苍白的服务生。

    “没有库存了?”空中餐厅是名流们最喜欢来的,有格调又上档次的餐厅,一向都储备充足。

    可是短短时间发生了什么?吃空了?

    蒋家大少感受到了难言的恐惧,还有一种莫名的战栗。

    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整个小身子已经在高高的摞起的餐盘之中消失不见的黑狗仔,动了动嘴角,突然感到十分窒息,颤抖着手取出了自己的黑卡递给服务生说道,“结账。”他想到空中餐厅的价位,再看看面前那高高的好几堆盘子,只觉得眼前发花。

    这一刻,蒋家大少的人生观都被颠覆,他就看见一只似乎变得胖了一点的狗仔从高高林立四处的盘子里走出来,不满意地扫了他一眼。

    “没吃饱啊。”白曦失望地抱着舔爪子的黑狗仔对蒋家大少抱怨道。

    英俊的富家公子手脚发软,看着服务生拿回来的长长的餐单和黑卡说不出话来。

    他瞪着餐单最下方那七位数的金额,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我,我……”虽然他是蒋家大少,可是一顿饭吃七位数,回家也是要被责问的。

    “舍不得了么?算了。我本以为蒋家超有钱的。”白曦就露出几分失望,对一旁抱臂冷眼旁观的陈英感慨地说道,“阿英,你真的幸亏和蒋公子分手了。一顿饱饭都不给人吃饱,好小气呀。”

    甜美可爱的小姑娘摇头晃脑,很有放下碗就骂娘的优良品质,蒋家大少本就握着餐单神情恍惚,听到这里,猛地摇晃了一下就往一旁倒去。他脸色惨白,呼吸急促,虚弱地倒在了地上厚厚的羊毛毯子上。

    “蒋哥哥!”美少女发出了爹死娘改嫁一般悲痛的哭声,扑到了她蒋哥哥的身上拼命地摇晃,回头愤怒地看着白曦。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坏!”

    “大实话都不让说啊?那行吧,蒋公子,都是我的错好不好呀?我不知道你舍不得几百万,那什么,要不,我把饭钱发给你?”

    白曦眨了眨眼睛,天真无辜地问道。

    黑狗仔正舔爪子呢,闻听此言,顿时不悦,伸爪推了白曦的肩膀一下。

    说什么呢?!

    给什么钱?!

    败家人类,不知道攒钱过日子啊?!

    它简直要被白曦气死,毛爪子在白曦的肩膀推了两下愤愤不平,白曦一下子被自家狗仔感动了。

    她笑眯眯地看着自家很会过日子的饕餮大人,垂头,吧唧一口亲在它乌黑发亮的毛脑门儿上。

    “知道啦。不给钱。都听你的,咱家你做主。”

    气哼哼的黑狗仔一愣,猛地抬爪子捂住了自己的大脑门儿,僵直了。

    又亲它。

    这人类真狡猾,总来这招。

    它才不稀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