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7.凶兽(四)

227.凶兽(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察觉到白曦的目光, 黑狗仔转头,凶巴巴地指了指外面, 又指了指自己。

    它超凶的。

    对饕餮大人尊敬点儿!

    不然外头的人类,就是白曦的榜样。

    饕餮大人一下子就懂了什么叫杀鸡给猴儿看。

    “真的好可怕呀。”白曦软软地叫了一声, 见黑狗仔更加得意地扬起了自己的小脑袋, 眼底就多了几分笑意。

    她伸手, 摸了摸狗仔的小脑袋,顺手就给它塞了一根棒棒糖。

    饕餮大人不耐烦地把棒棒糖先推开, 跳上了桌子, 把桌子上的饭菜扫荡一空, 这才威胁地看着这些人类。

    谁敢在这个时候指责饕餮大人呢?

    见人类们都怕了,黑狗仔这才跳回白曦的怀里, 咬着棒棒糖缓解自己的饥饿。

    凌大师继续慈眉善目,呵呵地笑着。

    陈英漂亮的脸上一脸事不关己, 就当自己的早餐已经吃完了。

    倒是凌南,怀疑地看着那只吃了很多食物之后, 变得更加皮毛光滑了几分的黑狗仔。

    他觉得这不是普通的狗仔。

    “阿英的天赋非常好, 并不合适闭门造车,阿南, 你最近带阿英去接几个简单一点的单子,叫她实践一下。”凌大师颤巍巍地起来, 见白曦仰头看着自己, 看起来少了从前的紧绷与压抑, 多了几分轻松, 就知道,自己收下陈英做关门弟子,确实是一件正确的事。

    他的目光温和,叫佣人从一旁拿出了一对儿漂亮的翡翠镯子来,给了白曦一个,又给了陈英一个,和声说道,“这是早年我从一个妖魔的窝里得到的,很不错的护身的东西,你们两个一人一个,要好好儿的,知道么?”

    他柔和地看着两个女孩子。

    作为猎妖师,女孩子天生在这一行非常吃亏。

    因为女孩子生性柔软善良,很容易被那些妖魔欺骗,生出同情心,甚至……

    他见过很多的悲剧,因此,早年是不愿收女孩子做学生的。

    直到晚年,他才有了这两个小弟子。

    “这是护身符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如果有护身符,当初原主为什么会死?

    “不是。只是一种震慑妖魔的东西。”见白曦张大了眼睛,凌大师温和地说道,“这对镯子曾经被妖魔炼化过,拥有妖魔的气息,可以震慑低等的妖魔,叫他们不敢靠近你。”

    而这已经是难得的宝物了。

    咬着棒棒糖的黑狗仔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都有它了,什么妖魔敢出现在白曦的面前!

    它可比翡翠镯子可怕多了。

    “真好看。”白曦拿了一只,又笑呵呵地递给了陈英一只。

    “你小子就没有了。”凌大师对凌南说道。

    “我一个男人,戴着翡翠镯子多难看。”凌南的目光柔和,他起身扶住了凌大师,对白曦眨了眨眼睛,叫她在别墅等自己,先扶着有些疲惫了的凌大师回去休息。

    见他们走了,白曦摸了摸兜儿里还剩下的几根棒棒糖心里放心了一下,这才对陈英亲近地说道,“阿英,你才来,我陪你在这儿走走吧。”她拉着脸色冷淡的陈英起来。

    软乎乎热乎乎的小手握在陈英的手上,陈英的目光多了几分波动。

    动了动嘴角,她却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垂了垂眼睛,握紧了白曦的指尖儿。

    这样没有半点恶意的亲昵,她很少遇到。

    从前在家里的时候,继母和异母妹妹的那种虚伪的亲近,怀揣着险恶用心的笑脸,都叫她恶心,越发不愿意露出表情。

    时间久了,她都不知该怎样去接受别人的善意。

    “这别墅可大了,你刚进师门,应该会和老师在别墅里住。不过我的住处也不远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以后也可以来我那里做客。”

    白曦想到陈英昨天似乎和凌南争吵了,今天在餐桌上,凌南似乎也和陈英之间十分冷淡,急忙对陈英说道,“师兄为人其实可好了。对不起啊阿英,师兄对你有点误会,觉得你抢走了我在老师面前的位置。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坏人,你别讨厌他好不好?”

    她紧张地瞪圆了眼睛看着自己,陈英想到昨日凌南与自己的冲突,沉默了。

    “我没有放在心上。”她只是……有些羡慕。

    昨天在别墅,她看着白曦黯然一个人离开,可是围绕在自己面前的人对她恭维连连,却没有人多看白曦一眼。

    只有凌南,是唯一一个在她的面前随时都在维护白曦的人。

    她不讨厌这样的人,哪怕他似乎并不喜欢自己。

    “反正以后师兄带着你出任务,你们熟了就好了。”白曦松了一口气,拉着陈英小声说道,“其实你也不要觉得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我其实没什么猎妖师的天赋,被大家寄予厚望,真的很累很累的。我就想躲在你的身后吧,你帮我挡挡。你吃肉,我跟着喝汤就好啦。”她眼巴巴地看着陈英,漂亮的女孩子目光落在她期待的大眼睛上,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只能微微点头说道,“好。”

    “谢谢你!”白曦开心地围着陈英转。

    黑狗仔哼了一声。

    与其在这儿讨好人类,不如讨好饕餮大人,难道它会不如人类么?

    不过,想到了什么,黑狗仔的脸一瞬间变得非常狞恶。

    它的黑爪子压在自己的丹田处,目露凶光。

    如果不是它被封印了大半的力量,白曦还需要求别人保护?

    不过,就算被压制了大半的力量,可是也足够抵挡妖魔。

    为了不把自家老师给吃破产,白曦在开解了陈英和凌南的关系之后,走上了漫长的以战养狗的不归路。

    众多的充满了力量的妖魔,成为了黑狗仔的腹中餐,很大地缓解了压在凌大师头上的食物的压力。

    虽然猎妖师们都很能吃,需要将食物转化为补充自己的力量,不过最近凌大师别墅里骤然增多几十倍的食物需求,都叫大家惊了。

    越强大的猎妖师越能吃,不过,从前凌大师因为老迈力量退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需要食物。

    而食物的大量增加,是陈英拜入师门之后的事。

    莫非是这关门小弟子这样能吃?还是个女孩子呢……

    白曦她师妹面无表情地背了这口黑锅。

    看着那只坐在餐桌上,吃了六七个妖魔之后还在大口吃饭的黑狗仔,白曦就很觉得对不住自家师妹了。

    白曦:“为什么它这么能吃?!”

    零零发讥笑:“你是不是对饕餮有什么误解?”饕餮这种凶兽,就永远都没有“饱”这个感觉。

    无论是多少都能吃得下,六七个妖魔算什么呀。

    这狸猫这么天真吃枣药丸。

    灵灵八:“你师兄真帅。”

    俊美温柔的男人正端着两杯奶茶走过来,给了白曦一杯,又给了陈英一杯。

    他最近也带着陈英出了一些任务,对陈英也的确改观了一些。

    陈英从不知道畏惧,一向都不会躲在他的的身后享受安全的庇护,并且也并不是一个矫揉造作的女孩子,虽然冷淡一些,不过却没有恶意。

    更何况,白曦和陈英的关系非常好,就算是不为了叫白曦左右为难,凌南也会努力和陈英相处好关系,免得叫白曦难做。他甚至还有点欣赏陈英,永远都没有废话,也没有对他花痴什么的。摸了摸自己俊美的脸,凌南觉得无奈极了,

    上流社会的小姐们都喜欢他这张脸,他觉得很烦。

    可是自己仅有的两个师妹,却对他都无动于衷。

    “谢谢师兄。”见凌南叫人给黑狗仔端了整整一大碗奶茶,比自己的一杯多多了,白曦不由有些抱怨地说道,“师兄你最近对它比对我好。”

    “因为我感谢它。”凌南温和地说道。

    白曦最近声名鹊起。

    软乎乎的女孩子带着一只凶巴巴的黑狗仔,最近在猎妖师之中声名卓著。

    不过称赞白曦脱胎换骨的不多,反倒是畏惧那黑狗仔的更多一些。

    这年头儿,真的很少会见到吃妖魔不吐骨肉的强大的妖兽了。

    黑狗仔遇见妖魔,都是嗷呜一口给吞了,连血都舍不得浪费,干净得不能更干净。

    白曦废材还是那个废柴,可是却得到了一只强大的,可供她使唤的妖兽,这叫人猜测,或许是凌大师对白曦尚且有几分疼爱,因此给弟子的防身手段。

    凌大师也默认了这种说法,隐瞒了黑狗仔的来历。

    白曦跟老师说了,这是一只饕餮。

    凌大师经历得多,自然知道一头传说中的上古凶兽现世会带来怎样的躁动,因此面对有人问起这黑狗仔的来历,凌大师表示,就从前捡的。

    这给白曦省下了很多的麻烦,她最近和饕餮的关系也缓和了很多,看见黑狗仔哼了一声埋头喝奶茶,就摸了摸它养得已经开始油光水滑的胖屁股对凌南问道,“师兄,最近还有什么单子么?如果有,带我一个呗?”

    作为养家糊口的可怜人,这狗仔太能吃,白曦每天都在奔波忙碌。她含恨捏了一把狗仔的尾巴尖儿,反正最近被摸得多了,饕餮大人已经习惯,它只是回头象征性地龇牙威胁了一下,就转头继续舔自己的奶茶。

    “最近倒是有两个……这有一个单子,给的酬劳还不错。”凌南顿了顿,对陈英笑着说道,“既然这样,这单子我和小曦去,你最近很用功,在家里歇一歇。”

    “是和我有关系的人?”陈英突然面无表情地问。

    凌南就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师妹们都太聪明怎么办?真是愁死他了。

    “勉强算吧。”他含糊地说道。

    “是谁?”陈英继续问道。

    凌南犹豫了一下,这才无奈地看着有些冷淡,却又十分倔强的陈英。

    “我知道师兄是为了维护我。”陈英和凌南的关系缓和,她虽然拜师凌大师,可是基础和外勤却都是凌南在带着她。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很强大,又处处细心体贴,就算陈英再挑剔,也无法挑剔到凌南对自己的不好。

    她迎着凌南温和的眼,心里莫名跳动了一下,眼角扫过白曦正无奈地给喝完了奶茶凑过来叫她给擦嘴,一副大爷样儿的黑狗仔擦嘴巴,平静地说道,“我不可能永远都在师兄的维护下生活。”

    “你和小曦都还小呢。”凌南叹了一口气,把单子递给陈英。

    漂亮的女孩子伸手接过,看了一眼,没觉得有什么生气的。

    “岭东蒋氏……这是大豪门吧?我听说他家超有钱的。”白曦看了一眼,顿时就知道这是谁家了,不过却还得装什么都不清楚。

    陈英曾经和蒋家公子有婚约,可是最后却被异母妹妹撬了墙角。

    她之所以离开家,拜入凌大师的门下,也是因为这个时候她的妹妹抢走了她的未婚夫,还带着男人在家里天天秀恩爱,把陈英排挤出了陈家。

    凌南是听凌大师说起过这些的,因此,格外担心陈英的心情。

    “这单酬劳不低。”陈英看了看,淡淡地说道。

    凌南欲言又止。

    “我没什么。一个优柔寡断的男人,也只有虚伪的女人才能消受,这样轻易被别的女人引诱,不嫁给他我觉得我很幸运。蒋家很有钱,这一单很划算。”

    陈英不大在意曾经和自己有过婚约的男人,见她看起来并不是在强撑,凌南就松了一口气,微微点头说道,“蒋家大公子和我们约在空中餐厅,我们先问一问到底蒋家发生了什么事,再谈其他。”所谓的空中餐厅,是在本市市中心一栋非常高的塔型建筑的顶层,无论是格调还是价位,都是顶级的。

    据说从餐厅向下俯瞰,全城的美景尽在眼底。

    就这待遇,可见蒋家也是用心了的。

    白曦摸着怀里黑狗仔变得柔软顺滑的皮毛,眼睛转了转。

    她当天就跟着凌南和陈英一块儿去了空中餐厅。

    难得会来这样高档又有趣的餐厅,凌南怎么可能不带着白曦呢?他们先到了,俊美温柔的男人就含笑,纵容地看着他家师妹抱着狗仔儿,趴在餐厅的强化玻璃上看着美丽的夜景。

    “喜不喜欢?”他拍了拍白曦的头问道。

    “喜欢!”白曦转头开心地说道。

    “下回师兄还带你来看。”凌南当然也非常有钱。

    每一个猎妖师都是超级有钱人,毕竟,能请得起他们出马的,更多的都是有钱人。

    有钱人惜命,只要能将妖魔猎杀保护他们,多少钱都愿意出的。

    也叫凌南感到有趣的是,妖魔很少出没在普通的人家,反而更喜欢在这些有钱人之中兴风作浪。

    陈英无声地站在白曦的身边,看着凌南单手插在裤袋里,没有感到白曦丢脸,反而一只手搭在白曦的肩膀上,笑眯眯地陪着她看。

    她也看向外面的夜景,只觉得灯火璀璨,不知是不是白曦的大惊小怪,的确比从前看的时候,多了美丽。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柔弱的声音,“姐姐。”

    白曦霍然转头,看见一双很美丽的青年男女正双手交握走来,那个穿着一件很漂亮的时尚短裙的女孩子脸上带着愧疚和不安走到了陈英的面前。

    她身边一身灰色休闲装的公子哥儿看起来有些不自在,英俊的脸微微紧绷,似乎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陈英。他扫过更叫他熟悉的凌南,有些尴尬地说道,“阿英,我听说你成了凌大师的关门弟子,真是恭喜了。你最近还好么?”

    陈英没有理睬他。

    这就很尴尬了,蒋家大公子讪讪地闭上了嘴。

    白曦一双大眼睛在这比凌南差远了的英俊青年的脸上乱转。

    “姐姐,我知道你还在埋怨我。都是我的不好,是我的不对,可是姐姐你再生我的气,也不要对爸爸和妈妈那样残忍好不好?妈妈已经骂过我了,她说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抢走你的未婚夫。妈妈说了,只要你回来,我,我愿意退出,把蒋哥哥还给你。”那女孩子泪眼朦胧的,还说着可怜巴巴的话,白曦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翻着眼睛看着那怜惜不舍地看着唱作俱佳的女孩儿的蒋家大公子。

    陈英很平静地拒绝。

    “别人用过的男人我不要,我这不是垃圾回收站。”她顿了顿,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的异母妹妹,“你妈是你妈,她不是我妈,以后说话的时候,不要说妈妈。要说……你妈。”

    白曦噗嗤一声笑了。

    她这一笑,就引来了蒋家大公子一双情侣的注意,白曦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小小声地说道,“我饿了。”

    蒋家大公子就很尴尬了,急忙笑着请他们进了包房,豪爽地说道,“今天我请几位吃饭,不要客气,都算在我的账上。”

    他身边的美丽少女,也露出一个柔柔的笑容。

    白曦震惊了。

    蒋家大公子看起来金光闪闪,真的超有钱的。

    “吃,吃多少都可以么?管饱?”她紧张地,跟没见过世面的小土包一样问道。

    蒋家大公子看着软软小小的小姑娘,笑着点头说道,“当然。”

    “真的?”白曦再次确认。

    蒋家大公子,有钱人,肯定地点了点头,露出大方阔绰的笑容,“随便点,不需要为我客气的。”

    “你真是个好人。”

    白曦感激莫名,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感动,更加大方地把自家吧唧吧唧嚼棒棒糖的黑狗仔摆上了餐桌。

    “服务生,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