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6.凶兽(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被熏醒了。

    清晨, 外头的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 看起来蛮开心的。

    白曦躺在枕头上, 看着一只一双黑爪子交叠, 就团在自己被窝里的黑狗仔, 沉默了。

    要不怎么说距离产生美呢。

    这之前离得远, 虽然知道黑狗仔有点儿埋汰, 不过白曦可以忍。

    可是当这狗仔儿和她这样接近, 那身上的小馊味儿就别提了。

    白曦一想到黑狗仔昨天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来跟自己一起睡,心情当然是崩溃的。

    她就很痛苦地在床上翻转了一下。

    雪白的, 香香软软的被子上还有几块非常令人怀疑的油渍,虽然没有找到具体是啥玩意儿, 不过白曦有理由相信, 在一只饕餮的面前,这只要是吃的,就肯定不剩什么了。

    白曦:“为什么不叫醒我, 把这饕餮赶走?!”

    知道这黑狗仔这么埋汰, 给清醒之后的狸猫带来了什么伤害么?

    零零发:“……命都要没了, 你竟然还在意这个?”想到昨晚这垃圾狸猫摸人家哪儿了,零零发就觉得很窒息。

    灵灵八冷静地表示:“叫你了。是你自己把它抱住的。”

    白曦陷入了沉默。

    她慢吞吞地爬起来, 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被窝, 游魂一样飘进了浴室,开始疯狂地给自己洗澡。

    这黑狗仔天天到处钻来钻去, 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 白曦哽咽地又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把自己给清洗得身上只有沐浴露的香味儿了才出来,却看见那只黑狗仔已经醒来,用充满了杀意的目光,蹲在被子上对她龇牙。

    那凶巴巴的小模样儿从前或许昨天白曦还害怕一下,不过这不洗澡大过天!白曦面无表情地走到床边,勾了勾自己的手指,叫黑狗仔滚过来。

    黑狗仔气死了。

    这是对饕餮大人应该有的尊重么?!

    它可是凶兽!

    黑狗仔气哼哼地滚到白曦的面前,偏头,就感到一双柔软的手把它给抱起来,一回头,就对上白曦面无表情的脸。

    “我真的错了。早知道你这么不讲究,我就应该把你关隔壁去。”白曦一脸冷酷,黑狗仔顿时觉得这人类胆大包天了,正嗷呜一声怒吼,就一下子被堵住了嘴,瞠目结舌地被抱着进了隔壁的浴室。

    白曦当然不可能叫不讲卫生的饕餮享受自己的浴室,走到隔壁给浴缸里放水,自己坐在浴缸外,把挣扎了一下,发现这人类竟然是嫌弃自己而勃然大怒的饕餮给扔浴缸里。

    饕餮怒吼声震天。

    “不给你肉吃了!”白曦突然大声威胁。

    难道人类还想和凶兽比谁的声音更大么?

    黑狗仔闭嘴了。

    它就忍耐地蹲在浴缸里,用森然的目光看着这个屡次挑战凶兽耐心的女孩子。

    一双雪白的小手带着几分冰凉,往手上倒了很多很多的沐浴露就往它的皮毛上揉去,短短功夫,黑狗仔身上就全都是浓密的泡沫。它似乎从没有见过这玩意儿,还好奇地垂头嗅了嗅,本还算是安静,可是看见这可恶的人类,竟然一双小爪子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游走,就算是,就算是……也没有放过,还特别关照地揉搓了好几下,饕餮的脸上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形容。

    它整只狗已经在这一刻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黑狗仔想要反抗,可是却被人类翻过来,羞耻地露出了自己的肚皮。

    白曦面无表情,继续用力地揉搓清洗,关照着重点,最爱埋汰的地方。

    两只系统沉默了。

    在这一刻,黑狗仔看起来可怜弱小又无助。

    零零发:“……对它好点儿吧。”

    灵灵八罕见的没有反驳它的监管对象。

    白曦冷笑了。

    这么圣母,下回叫它们两个去睡垃圾场!

    这真是不到自己头上,说啥都轻飘飘的呀。

    因大清早就起床气,还被一只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的黑狗仔给气得不轻,白曦就用力地揉搓了这只倒霉狗仔。眼看着哗哗的水流从上头喷下来,这狗仔身上流淌下来的水也不知多久才从乌黑的水变成了清水,白曦都要气死了。

    她觉得身上又痒痒的,把这只已经麻木又呆滞,只知道拿两只后腿羞耻地掩盖自己重点部位的狗仔给拿大毛巾抱出来,把它丢在隔壁的床上。

    “自己擦。”

    她匆匆地回去自己的浴室,又洗了一遍澡,换了一套干净的出门穿的裙子,又把卧室床上的被褥全都卷起来,打开了窗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都给扔到了外头去。

    直到房间里清新了起来,白曦这才气消了很多,又觉得饕餮有些可怜巴巴的,缓和了心情,走去看那只饕餮。

    黑狗仔蹲在毛巾上,身上水淋淋,垂着小脑袋,并没有擦干。

    它看起来可怜极了,抬头看见白曦的时候,威胁地龇牙,却很快地垂头不吭声了。

    白曦头疼地抓了抓自己洗了两遍的长发。

    这……还是一只玻璃心的饕餮。

    她无奈了,看见黑狗仔发现自己走过来,往毛巾上躲了躲,就走过去笑眯眯地说道,“对不起,我弄疼你了吧?虽然是我对你粗暴了一点,不过你想一想,你多久没洗澡了?”

    她突然觉得不害怕这只传闻中的凶兽了,哪怕看见它仰头对自己发出了凶残的吼叫,满嘴的利齿张开似乎要给自己一口,把自己吃掉,却很平稳地俯身伸手拿那只大毛巾给这看起来瘦骨伶仃的狗仔擦身子。

    “你也看见了,刚才给你洗澡用了多少水。我并不是嫌弃你,可是你这么脏,都没有凶兽的尊严了,是么?”

    白曦睁着眼睛忽悠这只饕餮。

    黑狗仔犹豫了一下,觉得她似乎说得也有些道理。

    白曦心里闷笑了一声,这才揉了揉它的小脑袋温柔地说道,“这干干净净,皮毛柔顺,多么的威风凛凛呀。饕餮大人,以后给我这个人类荣幸,每天服侍你沐浴,这才是凶兽应该得到的待遇呀。”

    想到这狗仔似乎还有在被窝里吃饭的爱好,白曦的嘴角扭曲了一下,抱着这浑身干爽了很多的狗仔在这房间走了一圈儿说道,“以后这就是大人独立的卧室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看在人类对自己非常尊重,黑狗仔仰头想了想,威严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

    不过,惩罚还是要有的!

    它凶光闪烁地转头,看着白曦的小细脖子。

    漂亮的人类女孩儿伸手把一颗棒棒糖塞进了它的嘴里。

    黑狗仔默默地转头,趴在她的怀里不吭声了。

    就,就看在食物的份儿上,宽限她的死期。

    它小声哼哼,吃着这草莓味儿的棒棒糖直卷尾巴,零零发顿时发出了感慨:“它真帅。”

    白曦和灵灵八都没有吭声。

    这垃圾系统大概真的要报废了。

    清晨运动了一下,白曦也饿得不行了,不过她这小楼里很少会做饭,因此就离开了自己的小楼去了不远处的占地很广的别墅。

    她抱着一只吧唧吧唧啃棒棒糖的黑狗仔走进别墅的时候,别墅巨大的客厅里一瞬间安静了一下。之后,一个头发花白,长长的胡须也花白的慈眉善目的老人看着白曦慈爱地笑了,他对白曦招了招手笑着说道,“小曦,快过来吃饭。”

    客厅里一张巨大的餐桌旁正围坐着几个人,这老人身边,一侧坐着面无表情的凌南,另一边却是空着的。

    空着的座位的下首,坐着一个同样没有什么表情,看起来很平静的漂亮姑娘。

    剩下的几个人,都目光闪烁,目光在白曦和这个漂亮姑娘中间游走了一圈。

    那漂亮姑娘抬头看了白曦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她看起来很冷淡,因为冷淡与拒人于千里之外,因此看起来有些傲慢看不起人,可是白曦却知道,这只不过是她的性格,并不是真的看不起自己。

    “你啊,怎么这么晚。”凌南已经起身去把白曦接过来,看见她怀里已经干干净净,正斜着眼睛一副流氓相咬着棒棒糖看着自己的黑狗仔,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揉了揉白曦的小脑袋问道,“你给它洗澡了?”见白曦点头,他垂了垂眼睛,转身叫佣人给这黑狗仔预备食物。感觉这狗仔又要炸毛,白曦犹豫地拉扯了一下凌南的衣摆,小小声地问道,“师兄,可不可以叫小,小,小黑……”

    黑狗仔在这一刻一口咬碎了嘴里的糖块!

    小黑?!

    “上桌吃饭?”

    看在这人类是为了饕餮大人的尊严,黑狗仔默默地忍耐着。

    “上桌吃饭?”凌南露出几分为难,可是看着白曦央求的样子,他失笑,轻叹了一声,“你啊。”

    他就叫佣人给小黑狗儿预备小碗儿什么的,摆在了白曦的身边。

    头发花白,年迈的老人就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没有反对。

    “凌大师,这,这不合适吧?”看见白曦亲亲热热地和老人问好,坐在了老人的身边,把黑狗仔给抱在自己的怀里给它夹菜,几个坐在下首的人都惊呆了。

    凌大师就笑呵呵地说道,“众生平等么,大家都是生命,不必计较这么多。”他德高望重,在猎妖师之中的地位和威望都不是旁人能够企及的,因此,哪怕白曦这把狗都给带上餐桌有些过分了……人和狗能在一个桌上吃饭么?

    这几个人的脸色有些扭曲,本想和凌大师之后说些讨好的话好得到一些好处,可是却因为和狗一块儿吃饭变得很不自在,胡乱地吃了几口,就告辞走了。

    临走,他们还鄙夷地看了一眼不知所谓的白曦。

    凌大师见他们这样匆匆而去,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他摇了摇头。

    这几个人心性不怎么样,眼光也不怎么样。

    能和一个看不出来历的,气息暴虐,充满了令人惊心动魄的力量的妖兽一块儿吃饭,这是他们的荣幸才是。

    年迈的老人颤巍巍地夹了菜放在白曦的碗里,见那只黑狗仔大口大口地吃饭,却没有伤害白曦的意思,他的目光柔和了很多,也不莽撞地去摸摸狗头什么的,对白曦笑眯眯地说道,“昨天我听人说过,你的家里来了一位小客人,很喜欢咱们家里的饭菜。”那几大桌子菜的去向他自然是知道的,见白曦抱着吧唧吧唧斜眼看自己的狗仔露出几分心塞,他不由慈爱地笑了,温和地说道,“以后它的食物,都记在主宅的账上。”

    白曦的眼睛顿时瞪圆了,又特别不好意思。

    “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啃老啊?”

    “不给你花,老师身上的钱还有什么用。”凌南笑着在一旁说道。

    凌大师当了一辈子的猎妖师,不提那些巨额的赏金还有当他威望高起来每年收到的各种的进贡,只说端了妖兽的老巢……

    妖兽们也都各个身怀宝藏的。

    “花吧,你小小个丫头,自己的钱自己攒着。”

    “那我每天都过来陪老师吃饭。”

    “这才乖。”见白曦没有因为收下关门弟子有什么创伤,老人露出了几分安慰,又对着下方沉默地吃饭,完全不在意多了只狗和自己一个桌上吃饭的漂亮女孩温煦地说道,“阿英,以后你和你师姐多亲近。你师姐她年纪比你小,你以后要多照顾她,保护她。”他其实是有些偏心的,就算是在这个时候,也是在叫漂亮女孩照顾白曦。

    不过这个名唤陈英的女孩侧头看了白曦一眼,微微点头,“好。”

    她很冷淡,似乎很懒得回应。

    可是白曦却知道,她一向一字千金。

    “我虽然比阿英早进门,可是没学到什么,不过一些基础我都会的。阿英,以后我们要做好朋友,好不好?”白曦虽然年纪比陈英小,可是却入门比她早,因此是师姐。

    不过她不大喜欢师姐师妹地叫,拉着陈英的手认真地说道,“以后我叫你阿英,你叫我小曦。我们要做很好很好的朋友,一心一意的。”她看起来很认真,一双眼睛瞪圆了,陈英微微张开了自己的眼睛。

    她的出现夺走了这个女孩子一切的荣耀,可是她却心无芥蒂地接纳了她。

    漂亮的女孩子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是沉默地伸手,揉了揉白曦的发顶。

    “我会保护你。”她多说了几个字。

    白曦就觉得很满意了。

    “我喜欢阿英。”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漂亮女孩儿似乎不大常能够遇见这样直白的感情的表达,抿了抿嘴角,转头应了一声。

    “嗯。”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其实……有这样一个小师姐,似乎也很不错。

    “对了,阿英,你的父亲……”凌大师满足地看着两个女孩子亲亲蜜蜜,咳了一声才提了一个头,就见陈英的脸色冷淡了下来。白曦也知道陈英和自己的家人关系非常差。

    陈英本来出身豪门,是上流社会的大小姐,和白曦与岭南这样被领养的孩子并不相同。猎妖师生来具有强大的力量,因此在年幼的时候不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很容易会引来家人的恐惧。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猎妖师,只是畏惧这样恐怖的力量,把孩子当做是妖怪。

    有的家人好一些,抚养拥有强大力量的孩子长大。

    可是更多的,选择丢弃。

    白曦被丢弃的时候尚且有个姓名,可如同凌南,凌大师在南方的城镇捡到他,给了他自己的姓氏,取名凌南。

    强大的背后,也总是伴随着血泪的。

    不过陈英好一些,她的母亲对她的力量并没有畏惧,并且善意地引导她如何控制这种力量,可是在陈英年幼的时候,她的母亲遭遇了车祸死去,不久之后,父亲的外室带着一个只比她小了半岁的异母妹妹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成为她的继母。陈英自然会和家中十分冷淡,可是白曦却清楚地记得,她和陈英之所以会遭遇到妖兽的偷袭,原主为什么会死去,都和陈英的继母和生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想到陈英幼年遭遇到的那些痛苦,眼睁睁看着母亲尸骨未寒,父亲迫不及待再婚,不由凑过去,蹭了蹭陈英的肩膀。

    黑狗仔突然不吃饭了,仰头,发出了一声声威胁的吼声。

    都,都摸它了!为什么还要去蹭别人?!

    凶兽的存在感和威严不容玷污,它很生气了。

    白曦嘴角抽搐地坐回来,看见黑狗仔冷冷地看着自己,急忙讨好地给它夹菜。

    黑狗仔不吃,继续看着她。

    “知道了,就最喜欢你了,好么?”这玻璃心又爱嫉妒的饕餮,白曦也是服了。

    年迈的老人呵呵地看着黑狗仔重新满意地垂头大吃大喝,正吃得旁若无人,一旁的佣人走进来对凌大师说道,“先生,那几位大师已经准备回去了。”

    凌大师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倒是黑狗仔,想到方才那几个人类对自己的鄙夷,一边吃饭,一边目露凶光。

    它无声地从餐桌上跳下来,转眼消失在了白曦的面前。

    白曦正有些茫然,突然听到别墅的院子里,传来了方才那几个人尖锐惊恐的叫声,一个佣人匆匆出去看了一眼,急忙回来说道,“外头的梧桐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掉下来好大的树枝,把几位先生的车子砸坏了,还压伤了几位先生的腿。”虽然没有人受到更大的伤害,不过是都被压在树枝底下腿各种惨叫,可这也太邪门儿了。

    没风没雨的,树枝那么粗,怎么突然断了?

    白曦看着那佣人惊慌的样子,嘴角抽搐地垂头,看着不知何时重新出现在自己腿上,正蹲着,心满意足舔爪子的黑狗仔。

    这种小仇也要报?

    ……这不是饕餮,是睚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