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5.凶兽(二)

225.凶兽(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蛋糕。”

    俊美的男人提了提手里的袋子, 对白曦晃了晃。

    黑狗仔冷冷地看着那只袋子。

    “谢谢师兄!”白曦顿时热泪盈眶了。

    她急忙接过来, 把里面的大大的蛋糕拿出来,喂她家一副饿了就要吃人的黑狗仔。

    男人嘴角抽搐了一下。

    “狗可以吃奶油么?”

    黑狗仔抬眼, 冷冷地看着这个人类。

    等吃完蛋糕就吃了这个人类!

    “师兄,明天帮我买点吃的吧。”白曦一边请男人进来一边熟练地把黑狗仔给放在红木的桌子上, 觉得这饕餮还是带着烧鸡在桌上好看多了。

    这谁家青春无敌的美少女肩膀上站只狗外加一只烧鸡好看啊?

    “怎么快就吃完了?”看见黑狗仔狼吞虎咽, 还时不时回头威胁地看自己一眼, 男人挑了挑眉,觉得这狗仔不寻常。只是这狗仔看起来很凶悍危险,身上充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却并没有邪恶的妖魔的感觉。

    他收回目光, 见白曦身上穿着漂亮的小礼服,就知道她今天也去了宴会,眼底露出几分疼爱来, 却并没有提起宴会的话题,只是笑着说道,“我才从青城回来,给你带回来了很多土产, 回头拿给你。”

    “是吃的么?”白曦就见黑狗仔的耳朵扑腾扑腾地支起来了。

    “小馋猫。”男人无奈地戳了戳她的额头,“都是好吃的。”

    白曦觉得自己的小命儿似乎又可以延续一天半天的了。

    饕餮满意地垂头继续吃蛋糕。

    它瘦瘦的,看起来营养不良,浑身的皮毛没有什么光泽, 黑色的皮毛就纠结在了一块儿, 上面全都是草屑还有细小的污垢, 一副很落魄的样子。

    白曦都不知道这只饕餮到底遭遇到什么了。

    这混的也太惨了。

    “师兄,你不去宴会么?”白曦觉得饕餮尚在其次,倒是自己的问题需要解决。

    她眼前俊美的带着几分悠闲闲散的青年正是原主爱慕的师兄。他是他们老师晚年收下的弟子,年纪比原主大了一些,可是在所有的师兄里,只有这个师兄年纪和原主相差最小,并且都是陪伴在老师的身边。

    其他的师兄都已经有很大的年纪,并且在猎妖师之中拥有属于自己的名声,已经去了全国各地,并没有留在这里。他看着原主长大,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疼爱,可是他却没有想过,一个俊美温柔的男人,对于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意味着什么。

    原主把暗恋隐藏在心底,本以为会带着自己的爱恋一直到死,可是却最终她的爱,成为了师兄的禁锢。

    他一生都没有结婚,有了很多很多的弟子,可是人生或许是遗憾的。

    原主本不希望他这样遗憾地和最爱的人天南地北,永不相见。

    她希望他幸福,也希望她的好朋友幸福。

    “怎么哭了?”凌南,白曦的师兄,看见白曦眼眶红了,看着自己吧嗒吧嗒掉眼泪,急忙伸手给她擦眼睛。

    他当然也对老师突然要收下一个关门弟子十分不满。

    这又把白曦置于何地呢?

    因此,这场宴会,他甚至都没有参加,就算无法更改老师的决定,却希望用这种方式抗议。

    哪怕明知道不该迁怒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可是他却无法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女孩子说出自己的祝福的话。

    一个刚刚进入师门的小师妹,和在他面前长大的白曦比起来,完全是微不足道的。

    “还有师兄在,你别怕。如果真的不喜欢这里,师兄带你去别的城市,好不好?”他看见白曦一双冰凉的手握住了自己修长的手指,宠爱地笑了笑,垂头去看蛋糕袋子,却发现里面一枚蛋糕都没有,都被白曦贡献给那只黑狗仔了。

    黑狗仔正慢吞吞地转头,嘴巴里嚼着最后一口蛋糕看着白曦,凌南无奈地收回目光,拍了拍白曦的手轻声说道,“不用理会那些人的话。他们只不过是嫉妒你能留在老师的身边,想要讨好老师的新弟子。”

    他提起这个,就皱了皱眉。

    “我没有难受,我的能力不行,小师妹很厉害,我觉得大家都不用失望地看着我,也轻松多了。而且师兄,小师妹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不要讨厌她好不好?”

    原主不希望他们再错过,白曦显然也不会再在他们之间留下什么芥蒂,看着凌南轻声说道,“师兄,你就像是我的亲哥哥一样疼爱我。我都知道的。可是我想,我还是很开心小师妹的到来,我希望以后能和她做很好的朋友。”

    凌南迟疑地看着白曦。

    “我没有说违心的话。”白曦急忙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凌南笑了笑。

    就算白曦喜欢那个女孩子,可是他却不会轻易地去喜欢她。

    白曦太单纯了,他也担心,他被别有用心的女孩子欺骗。

    虽然他们的老师见多识广,眼光总是好的,可是谁知道会不会被那女孩子卓绝的天赋迷住了眼,看不清她的为人呢?

    “你去宴会好不好?你是师兄,如果缺席的话,小师妹面子下不来的。”白曦见俊美的男人看着自己微笑,却一动不动,不得不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嘴角抽搐地说道,“宴会上食物很多的师兄,你帮我带几桌菜回来好不好?我家狗仔……饿啊。”她哽咽着,为了自己的小命依旧在努力地奋斗着,那可怜巴巴,欲哭无泪并且深深后悔的样子,叫凌南忍俊不禁。

    “胡说八道。”说是为了狗仔,还不是想叫他去宴会?

    白曦哼哼了一声。

    “我没有胡说八道。”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她一定不会犯贱对一只饕餮伸爪子。

    现在请神容易送神难的,这一不小心,就是个团灭。

    想到她还翻过饕餮的肚皮,白曦就恨不能剁了自己的爪子。

    也不知饕餮哥愿不愿意忘记小小的冒犯。

    “去吧去吧。”白曦还推他。

    “那我叫厨师也过来?”

    “不用啦,你叫人多送很多很多菜给我就好了。”看见凌南起身,白曦就央求地说道,“师兄,什么都能忘,一定不能忘了叫人给我送饭好不好?!”

    她仰头,可怜巴巴的小脸儿沐浴在夜色里,凌南的心里柔软,叹息了一声说道,“你放心,师兄都记着呢。等宴会结束再来陪你。”小小的女孩子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这没有声音的小楼里,仿佛被全世界都遗忘了。

    当有了真正的天才横空出世,她就不再被人需要,也被人忘记了。

    除了他,还有谁记得她?

    猎妖师的世界就是这样残酷,强者为尊。

    凌南的心里却有些伤感,看着白曦对自己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努力忍耐了片刻,挤出一个柔软的笑容转身走了。

    “千万记得饭!”白曦追到门口殷切地叮嘱。

    零零发:“估计也就够你多活一晚上的。”饕餮饿起来,那是什么都吃,连自己都吃。

    要不怎么被称作凶兽呢。

    更何况,吃一个胆敢冒犯自己尊严,竟然还看到了那啥啥的人类,那更没有心理压力了好么?

    白曦就问灵灵八:“都这样儿了你还不把这垃圾系统带走?”看起来还是局子没蹲够。

    灵灵八埋头计算了一下黑狗仔的进食速度,还有食物量,冷静地告诉白曦:“你只够活六个小时。”

    白曦沉默地看着这两只都不想好了的系统。

    白曦:“哦。那就死吧。”遇到一只饕餮,不自己去死一死,活着真是……太艰难了。

    灵灵八:“功德你不要了么?”

    零零发:“三人份,抵得上从前五个世界了!”

    白曦默默地在功德的诱惑里挣扎。

    灵灵八继续补充:“你师兄还帅!可以试着谈恋爱,不吃亏。”

    零零发一愣,顿时急眼了:“胡说!饕餮最帅!”

    灵灵八:“请去眼科。”有眼睛的都看得出来谁帅好么?

    看那黑狗仔干巴巴的小模样儿,简直比不上凌南师兄的一根手指。

    见白曦陷入了沉默,灵灵八还怂恿:“我记得你师兄很多。想必都很帅。”

    它充满博爱的精神,零零发惊呆了。

    白曦就头疼死了,叫这两只都闭嘴,揉着眼角起身,决定为自己的功德最后拼搏一把,走到了红木桌前,就见那只正斜眼看着自己的黑狗仔警惕地踩住了它的烧鸡,龇牙咧嘴发出威胁的声音看着自己。

    它看起来依旧很饿,肚皮瘪瘪的,蔫哒哒。白曦莫名心里一软,她俯身看着对自己龇牙的饕餮,目光柔和地说道,“我知道你很饿,想吃很多很多的东西,是因为你是饕餮,对不对?”

    她一下子就叫破了它的身份,黑狗仔惊呆了。

    之后,它吼叫得更加暴戾,看起来充满了杀意。

    凶兽们都是充满了自尊的,它这样难看并且落魄的样子被人揭破,简直无法忍耐。

    “我不知道会不会叫你能够吃饱,不过,我还有点存款,能够负担你的一些食物,并且叫你不至于去吃草。”白曦笑了笑。

    凶悍淳朴的凶兽当然不是狡猾人类的对手。

    “既然你都混到能吃草了,可见这个世界对你存在制约。就算是凶兽,恐怕进食也有一些必要的条件。”见饕餮不耐烦地踩着烧鸡,时不时凶狠地看自己一眼,小爪子一动一动的,白曦就知道自己说中了。她不知道制约饕餮的到底是天然的法则,还是这些凶兽世界墨守成规的一些制度,不过它并没有反驳自己,就说明自己多少还是猜对了一些。她试探地对黑狗仔伸出手。

    吃了一冰箱食物有了一些力气的饕餮退后了一步,警告地看着她。

    “我是个猎妖师,专门猎取妖魔之中的邪恶之辈,那些妖魔想必你应该可以吃这些的,对么?”

    白曦微笑问道。

    原主才十八岁,看起来白白的,小小的,有一双漂亮的杏眼,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弯起来。

    饕餮的审美里,就觉得这姑娘真是……丑啊。

    白白软软的,没有坚硬的外壳,没有尖锐的利爪,没有力量,也就……勉强够它一口的。

    踩着烧鸡的狗仔狗脸阴晴不定,死死地看着这个软绵绵的小姑娘。

    它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吃掉这个人类小丫头。

    虽然它的确受到了该死的制约,可是……这小丫头主动侮辱了它,制约对它来说就已经不存在。

    更何况,它既然是凶兽,如果不是此刻无法挣脱被压制在身体里的制约,那把这个世界全都吃掉也不会叫它有半点怜悯。

    可是看着女孩子甜甜的笑脸,黑狗仔迟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

    “那就太好了。”白曦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有保障了,抬手飞快地摸了摸黑狗仔的小脑袋,见它突然吼叫起来也不在意,反正她有吃的在手,温和地说道,“这世上有很多的妖魔能作为你的食物,可是如果你亲自一个一个去寻找,想要把隐藏的妖魔从人类之中搜索出来,那需要很大的精力。不如留在我身边,如果人类有什么事,会来向猎妖师求助,到时候你不是就可以很迅速地知道妖魔在何方了么?而且我师承最强大的猎妖师,每天求助的消息多得是,你能吃得饱饱儿的。”

    零零发:……饕餮都敢骗,这狸猫还是不是人?!

    灵灵八:“你都说是狸猫了,那根本就不是人。”都不是人了,还要人性做什么?

    白曦眼角蹦出一个大大的井字。

    她深深地呼吸,默默地忍耐,很想把这两只系统都塞局子里算了。

    她大概还可以换只靠谱的系统。

    饕餮似乎在思考什么。

    “食物哦。”白曦眨了眨眼睛。

    它点了一下头,可是却还是凶光闪烁地看着白曦。

    白曦心里却很踏实了,笑眯眯地对它挑眉,抱着它,垂头闻了闻。

    “都馊了,你要不要去洗个澡?”

    凶兽的尊严已经支离破碎了。

    黑狗仔刚刚缓和了几分,听到这话猛地从这该死的人类怀里跳出来,冲着白曦大声咆哮,浑身上下充满了凶厉和暴虐。

    它的眼睛都瞪圆了。

    白曦也觉得这有点伤自尊了,从善如流地道歉,

    饕餮冷冷地看着她,一边垂头咬了一口烧鸡,一边突然跳到了她的怀里,扬起自己的小脑袋。

    如果这人类敢露出嫌弃它埋汰的表情,它就吃了她!

    白曦并不嫌弃,反正之前就抱过,狗仔不爱洗澡,她有的是办法。

    正在这个时候,有不远处别墅里的佣人和厨师送了食物过来,白曦看见都是很精致昂贵的东西,就知道自家师兄算是有心了。凌南没有回来,她倒是理解,毕竟凌南是老师身边很得意的弟子之一,既然出现在宴会上,就会被很多人拉住寒暄,并且要陪伴在老师的身边。

    她都是有狗的人了,当然不会在意凌南会不会回来,就把那只猛地瞪圆了眼睛的饕餮大大方方地放进了放满了好几张桌子的食物里。

    “小师妹还好么?”白曦还问那位老师身边的佣人。

    那佣人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心白曦的心情。

    “挺好的。”不过凌南似乎和那姑娘起了一点小小的争执,唯恐白曦担心,她就没有说得很详细,含糊地说道,“和南少爷拌了几句嘴。”

    其实都差点儿打起来了。

    凌南俊美高傲,又是年少成名,一向眼高于顶,本来就不是温柔的人。

    而白曦的小师妹也是个过于冷淡,不大会表达情感的女孩子,遇到凌南,彼此都看不顺眼彼此。

    白曦就露出几分无奈。

    这两位给她功德了,那如果不幸福,功德拿不着啊。

    “明天我去见老师,好好儿劝劝他们。”

    见她心无芥蒂,那佣人露出几分放心,这才带着人走了。

    今天累了一天,白曦也觉得应该早点休息,她见那只饕餮身子都看不见了,都埋藏在了食物里,也不会去招呼它,自己打着哈气上了楼去卧室睡觉。

    她这心真大,两只系统都愁死了,真担心这姑娘叫人家屡次遭受冒犯的饕餮给一口吃了。饕餮吃人,那是骨头都不吐的,想必也懒得吐出两只系统来。系统们悲悲戚戚,觉得遭遇到了统生第一次牺牲,就看见白曦一头扎进了卧室的床铺里两秒睡着了。

    零零发:……

    灵灵八:……

    当内心激荡的两只系统看见一只目光冷酷的饕餮踩着小碎步叼着一根大骨头走进门的时候,同时僵硬了。

    月光将饕餮的影子倒映在墙面上,小小的影子慢慢地变大拉长,化作了一个目光森然冷酷,赤/裸着上半身,英俊冰冷的男人。

    他把骨头往白曦的被子上一丢,慢慢地俯身,端详睡得喷香的人类女孩子。

    侮辱凶兽这样的罪过,只有用血才能洗清!

    他伸出两只手,修长的手指闪动着尖锐冰冷的光,慢慢地探向被子里的女孩子。

    零零发的声音破音了:“白曦!”

    白曦被尖叫吵醒了一下,模模糊糊看见眼前的尖锐的爪子,有些无奈黑狗仔没完没了,不就是看了一下那啥啥么。

    “别闹,明天吃肉。”她眼睛都不张开,伸手,摸了摸。

    一只软软的小手在男人线条漂亮的小腹上摸了摸。

    两只系统:……

    男人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这只在自己的小腹上胡作非为的小爪子,突然,人形消失,化成一只黑狗仔,僵硬地落在了雪白的被子上。

    “乖啊。”白曦顺手把一脸震惊的黑狗仔揽进了被窝里。

    被窝里都是女孩子甜甜软软的香气。

    黑狗仔默默地把自己缩成一团,狗生都被颠覆了。

    又,又摸它。

    明……后……大后天,一定吃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