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4.凶兽(一)

224.凶兽(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系统永远在迟到。

    白曦心中震惊, 脸色沉静,微笑着把气得吐草的黑狗仔翻了过来。

    她还爱惜地摸了摸。

    “真可爱。”

    黑狗仔目露凶光, 一张泛着青草绿色汁液的小嘴巴大大张开。

    两只系统瑟瑟发抖。

    这世界看来是凉了。

    “我有肉啊,要吃么?”白曦突然开口问道。

    黑狗仔长大的, 闪着绿色液体的牙齿突然僵硬在了半空。

    它无力地摊开着自己的小爪子,仰头,怀疑地看着这个该死的人类。

    白曦脸上的笑容更加温柔了。

    “大块大块, 可够儿吃。”

    这可真是叫买命钱了。

    黑狗仔呼哧呼哧喘粗气。

    白曦不敢耽误, 唯恐自己也叫这狗仔儿给啃了。

    传说中的上古凶兽饕餮, 它, 它不应该是这样的呀!

    威风凛凛, 龙之九子之一, 那一向呼风唤雨,乃是妖兽之中的食物链顶端来的。

    怎么这么狼狈?

    更何况,饕餮也不长成个狗样儿不是?

    白曦在一瞬间都不礼貌地怀疑了一下祖龙头上的颜色。

    在生死关头还能够想这些有的没的, 两只系统都沉默了。

    灵灵八严肃脸:“白曦真的很有前途,随机应变,我看好她!”

    零零发奄奄一息:“垃圾狸猫吃枣药丸!”

    灵灵八就责备了一下:“你怎么可以对宿主这样冷嘲热讽。”

    零零发咆哮脸:“闭嘴!”这垃圾灵灵八也不是什么好饼!

    年度十佳系统, 年度十佳最受欢迎系统?

    零零发阴暗凑过来:“你是不是买了套餐了?”

    灵灵八:“我在小世界的时候从来不买盒饭。”

    零零发觉得这垃圾系统绝对是在装傻, 顿时露出了一个冷酷的表情。

    白曦都头疼死了,抱住了这只抱着一口青草还在往肚子里吞的黑狗仔, 一手就用钥匙开了小楼走进去。小楼很精致漂亮, 就白曦目光所及, 到处都是非常值钱, 各个朝代的古董。她的家里是一片的红木的家具,雕琢看起来大多也都是有年份的东西,并且都带着古风,整个小楼充满中式的味道,古典又好看。

    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小可怜儿应该会有的住所,相反,还应该很得到宠爱。

    白曦眨了眨眼,在黑狗仔饿得呜呜叫,一双犀利的眼睛在自己脸上打转的同时,慢吞吞走进了厨房。

    那里有一个巨大的冰箱,打开,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看起来非常好吃。

    白曦轻轻吐出一口气来。

    这里面的食物看起来足够成年人吃上一个月了。

    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已经饿得虚弱,紧紧地盯着那些食物努力挣扎了一下却爬不起来的黑狗仔,把它放进了冰箱上。

    白曦:“把一只饕餮放冰箱,总共需要几步。”

    零零发哈哈大笑。

    灵灵八:“那得看饕餮要不要连冰箱一起吞掉。”

    白曦和零零发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们沉默地看着灵灵八。

    灵灵八就很茫然了,光团抖了抖,看了看那只趴在一块肉上大口大口撕咬,毛色漆黑的身子整个都恨不能钻进冰箱深处,歪了歪自己得光团。

    白曦决定忽略这个话题,看那只黑狗仔那吃的,浑然忘无,撅着自己的黑屁股吧唧吧唧,已经忘记了方才侮辱了它尊严的该死的人类,慢慢无声地退后,缓缓走出了厨房回到了客厅,这才坐在客厅里一张贵妃榻上抱着枕头舒服地哼哼了一声问道:“你们什么情况?”

    她还没听说过一个穿越者给配两只系统的呢,这么奢侈,她都有点胆战心惊的,因此,看着两颗光团挤挤挨挨地拱在自己的面前,她就眨了眨眼睛。

    一颗光团看起来霸道一点,小身子一拱一拱妄图把身边一颗看起来更小些,可是却岿然不动的光团给挤到边儿上去。

    零零发:“没什么,旅游的。”

    灵灵八:“我是监管者。”

    白曦:“监管者?”

    灵灵八严肃而威严:“零零发还在观察期,我作为监管者监管它的一举一动,一旦它继续犯错,我会……”之后的话,就充满了含意了。

    白曦顿时懂了,嘴角抽搐地看着陡然僵硬,秘密暴露因此不知所措的零零发。

    白曦:“这还是个惯犯咋地?”

    灵灵八:“各种恶习它都有型。”

    它顿了顿,小小地拱了拱突然哼哼了一声的零零发:“举报信上说……”

    零零发什么都不想听,白曦也觉得这倒霉系统够惨了,急忙说道,“快给我这个世界的信息。”

    她只不过是凭借原身的一点记忆和本能才能够勉强挨过刚刚进入世界时的时间,现在身后还有一只吧唧吧唧在吃的凶兽,真的不大合适理会零零发到底收取了哪个垃圾玩意儿的贿赂了。话说能贿赂这么一只垃圾系统的,明显也不是啥好东西,她哼了一声,却听见两只光团同时叫道,“给你!”

    光团们顿了顿,彼此看了一眼。

    零零发:“这只狸猫是我的!”必须誓死捍卫自己的宿主!

    灵灵八:“我和白曦也有两世之缘。”

    零零发顿时气炸一圈儿:“你知道我和她在一起经历过多少事么?!”

    灵灵八:“她和我也经历了很多。”

    零零发大怒,转头怒视白曦:“说!你到底要谁的资料!”

    灵灵八严谨转身,同样看着白曦:“我是专业的。最受宿主信任系统前十名,你经历过,懂得。”

    白曦痛苦地坐在贵妃榻上,迎着两只系统的你争我斗,面无表情地给自己揉额头,只觉得自己的头都要裂开了。

    这两只垃圾系统吃枣药丸!

    白曦:“爱谁谁,赶紧给一份。”

    零零发:“我的!”

    灵灵八:“我的!”

    白曦:“再不闭嘴投诉你们!两只!”

    零零发死猪不怕开水烫,哼哼唧唧继续纠缠,灵灵八赌上年度十佳系统的尊严,宁可被投诉,也决不在这个时候退缩!

    白曦哭着给这两位大爷跪下了。

    白曦:“都,都一块儿拿来吧。互相学习,好么亲们?”

    两只系统觉得这垃圾狸猫忒博爱了,渣得上天,然而在这一刻,唯恐这宿主回头就主动往饕餮的嘴里塞妄图逃避它们俩,还是同意了。

    零零发传上半部,灵灵八传下半部,免得一口气传两遍,这狸猫噎死。

    白曦见这两只系统自己找到了平衡,心里轻松了一下,接收这个世界的信息。

    这是一个妖魔鬼怪与人类共存的世界,在这石头森林林立的都市之中,到处都充斥着各种各样骇人听闻,或是稀奇古怪的妖奇谈。在这个世界里,妖魔鬼怪隐藏在人类之中,可是却有很多野性未驯,或是一些对人间还有留恋的亡者演变成了鬼怪,在这个都市之中作恶。这个都市之中本来就在璀璨的霓虹灯下,有着无数黑暗的角落,而这些黑暗之中隐藏着的邪恶,也威胁着人类。

    于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出现,并且很快得到了人类的尊重与信任。

    猎妖师。

    他们同样是人类,可是却生来拥有各种奇异的力量,能够和妖魔们抗衡,守护着人类最后的安全与秩序。

    妖魔鬼怪们仇恨着猎妖师,也畏惧着这些和它们有着同样强大力量的人类。

    猎妖师存在了几百年,有各种不同的门派,拥有着各异的猎杀妖魔的手段。

    原主就是其中最为强大的一个门派的最小的弟子。

    她的师父是当世曾经最强大,如今就算是老迈也为妖魔们畏惧,并且最被人类世界尊敬的猎妖师。

    桃李满天下,她的老师教导出了无数的优秀强大的猎妖师,并且在自己已经年迈的时候,收下了原主这个最后的小弟子。

    作为关门弟子,原主的存在引来了很多人关注的目光还有信心。

    强大的猎妖师的首徒与关门弟子,这都不会随便乱收,是有传承衣钵的意思在里面。

    原主被所有人期待她能够和她的师兄们一样,是个天才强大的猎妖师,很快成长起来并且成为她师父的荣光。

    可是她令所有人失望了。

    她的资质非常普通,甚至不过是仅仅比那些普通的猎妖师强上一点点而已,并且她就算再努力地学习,可是猎妖师这一门职业非常需要天赋。

    人们在失望之后,对于这个努力的女孩子有了很多的不喜,认为她玷污了她老师的门楣。

    在她老师的门下,弱小就是原罪,她被很多人厌烦,也被很多人看不起。

    这个时候,一个优秀得如同骄阳的女孩子横空出世,小小年纪尚未经过学习,只凭借本能就猎杀过妖魔。

    她用最强悍的样子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而原主的老师宣布将她收入门下,把她当做最后的关门弟子。

    老师召开了非常盛大的宴会来宣告这件事,邀请了猎妖师与人类之中最优秀的人来参加,他们都很高兴,聚拢在那个女孩子的身边,而全都把原主给忘记。

    他们的目光不再关注在原主的身上,她成了透明人,没有人会在意,甚至连从前鄙夷看不起,嘲笑的目光,都已经吝啬给予。

    原主默默地接受了这个事实,然后发现,在外人面前非常冷酷的小师妹,其实是一个很单纯的人。

    她和她是很不错的朋友,然后她知道,自己暗恋的师兄,同样被小师妹吸引。

    她默默地退出,却不知道小师妹已经发现了她的感情,并且也准备退出。

    她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纠缠,分离还有痛苦,然后,在一次狩猎妖魔的时候,原主用自己的身体为她的小师妹抵挡了妖魔的偷袭,死在了她的怀里。

    她这一生都没有勇气,也没有天赋,甚至因为从小被人嘲笑,因此唯唯诺诺。

    她最大的勇气,就是保护了师兄最爱的女孩子,也保护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就算在死前,她也只是在祝福着相爱的两个人能够在一起。

    可是她的死亡,却成为压垮了她老师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的老师非常疼爱这个本只是想要收回家当个小孙女儿,不需要她有什么天赋,只需要在自己颐养天年的时候天真灿烂地承欢膝下的小姑娘。

    他老了,希望得到一个老年人应该有的,儿孙绕膝的幸福,没有属于自己的血脉,所以他把原主当成自己的小孙女儿。

    不需要她很了不起,只需要她很快乐就好了。

    可是他的身份却叫这个孩子很痛苦,痛定思痛,他收下了天资卓绝并且意志坚强的女孩子宣布她成为自己的关门弟子,本以为这一次所有人的目光不会再落在原主的身上,叫她可以躲在她师妹的光芒里避开那些异样的眼神开开心心地长大,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猎妖师的身份,却还是害死了自己疼爱的孩子。

    他的身体在几十年与妖魔的争斗中本来就很腐朽,经历了这样的打击,再也支撑不住,带着痛苦与后悔离世。

    成为老师关门弟子的女孩子却最终没有和师兄在一起。

    她背负着好友的死亡,哪怕再爱,他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

    她不会去触碰好友想要的人。她的师兄,也后悔自己伤害了当做妹妹看的原主,背负着愧疚,无法与心爱的女孩毫无芥蒂,忘记一切地结合。

    他们一南一北,背身相向,分道扬镳,此生没有再见过面,也没有再有任何联系,哪怕他们到死,都爱着彼此。

    白曦沉默地收下了这份资料,揉了揉眉头。

    这怎么还是个悲剧啊?

    女主男主没在一块儿,孤独终老了……

    零零发深沉脸:“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叫你疼,叫你悲,叫你念念不忘。虐文出经典,亲,你懂了么?”

    白曦无话反驳。

    因为她懂了。

    虐文的确虐得人心肝儿疼,所以吧,这一旦虐了,不管心里开不开心,总是要留下痕迹的。

    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白曦:“功德是谁给的?话说这个世界功德有点多啊!”

    她一下子就发现了,这回的功德那多的呀,都叫狸猫震惊了好么?庞大的金色的功德,抱着啃也不知要啃多少年。

    灵灵八强大:“你老师,师兄师妹都给你了。”猎妖师维护的是整个人类的安全,斩妖除魔那宰了的都是邪恶,功德能不多么。而且这可是三人份。

    灵灵八:“虽然这是虐文,可是这波不亏。”

    零零发对这垃圾同僚的功利思想报以冷笑。

    灵灵八:“而且无风险,不必冒着蹲局子的风险去走歪路。”

    零零发:……这垃圾灵灵八是在内涵它吧?

    白曦一见这两只光团又要掐起来了,急忙伸手阻拦:“和平万岁,都是系统,你好我好大家好啊!”

    她就觉得自己这个世界肯定是不能好的了,正在郁闷,就听见厨房突然传来巨大的响动,想到厨房那只麻烦的饕餮,白曦觉得太虐了。

    不论是遭遇两只系统,还是遭遇一只饕餮,简直都是狸生悲剧。

    她顾不得两只光团,急忙冲进了厨房,就见装修得非常整齐干净的厨房里,一只正舔着嘴巴端坐在冰箱顶上的黑狗仔,居高临下,带着几分威胁地看了过来。

    它的爪子下还有一只大大的烧鸡,这黑狗仔垂头,一口咬掉一大口,一边吃,一边黑爪子指了指屁股底下的冰箱,示意白曦往里看。

    白曦看见了一个空冰箱。

    ……明明黑狗仔进来之前,人家是满的。

    数了数自己接收资料的时间,再看看这冰箱被横扫的凶猛,白曦有点儿贫血。

    她刚才真的对黑狗仔说要养它了么?

    也不知道现在再送走,这狗仔会不会答应。

    “嗷!”黑狗仔似乎吃得多了,有力气了一点,脚踩烧鸡,仰头朝天张开尖牙满满的嘴巴,发出了一声怒吼。

    零零发美滋滋地欣赏了一下:“它真帅!”

    灵灵八觉得它审美不行:“起码一年没洗澡,不爱讲卫生,不是好饕餮。”完全不帅的好么?

    零零发怒视它:“这可是只饕餮!”

    灵灵八:“养不起,养不起。”

    白曦眼前发黑,觉得耳朵嗡嗡直响,扶墙,看着那只正一副凶巴巴,要求补充食物的狗仔,脸色惨白。

    就在此时,门被敲响了,白曦深深地看了那只吃了一冰箱完全没见肚皮鼓起来的败家饕餮,一边往外走。

    黑狗仔爪子勾着半只烧鸡,猛地跳到了白曦的肩膀上,歪头看了白曦一眼,嘴里发出一声冷酷的吼叫。

    它的兽瞳充满冷酷。

    想跑?!

    没门儿!

    竟然羞辱高贵的饕餮大人,非吃了这人类不可!

    它猛地张大了嘴巴,却见白曦刷地打开了门。

    一道修长硬朗的身影携着夜色与夜风,站在门口,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俊美的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

    “小家伙儿,怎么这么慢。”

    灵灵八:“他真帅!”

    白曦的脸习惯性地红了。

    “师,师兄,你,你没去老师那儿参加宴会呀?”

    俊美的男人笑了,又揉了揉她的头。

    “你更重要。”

    黑狗仔在胆大包天的人类通红的脸色里慢慢抬头,死死盯着那个俊美的男人陷入了高贵的饕餮大人的严肃的思考。

    很碍眼。

    还是先吃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