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3.初恋(十八)

223.初恋(十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她是谁?!”

    白岚和自己的恋人恋爱两年了。

    他们是校园里的恋爱, 很纯净美好, 恋人也一向都很尊重她。

    对她的唯一的亲密, 就是忍耐着亲吻她的嘴唇。

    她一直以为恋人是一个很好很好的男生。

    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也会有此刻,激情满满,甚至带了几分扭曲的样子。

    看见那两个人飞快地放开, 白岚顿时哭了起来。

    她今天的委屈真的很多,也几乎不能承受这样巨大的打击。

    “喂?喂?!”白曦叫了白岚两声, 从床上爬起来。

    “怎么了?”

    “听着似乎她撞见谁的好事儿了。”白曦又贴着电话听了一会儿, 听着里面一个年轻的男人的声音似乎在和白岚解释什么,不大一会儿就嘴角抽搐了起来,匪夷所思地对冷展说道, “她竟然还相信那小子!”白岚的恋人正在紧张地表示自己只是被一个放荡的女人给缠住了,都是那女人勾引他,突然扑上来,他本来是想推开那个女人的。这都能相信白曦就觉得吧……

    悲剧都是自己造成的。

    白岚这都能发自内心地相信, 活该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她皱了皱眉, 还是给白心打了一个电话。

    她的确不会原谅白岚之前的错误。

    白岚对白心造成的伤害无法弥补。

    可是白曦也同样明白, 如果白岚出事, 白心却不能及时知道,一定会在白心的心里留下后悔还有遗憾, 甚至会做出补偿白岚的事。

    她不希望白心为了白岚再费心。

    白心本来正在和林随一块儿看婚礼策划, 她虽然是第二次结婚, 可是对婚礼却充满了期待。

    人生之中, 谁会相信会有第二次婚礼呢?

    她和胡白结婚的时候没有钱,因此,婚礼非常简单,只不过是在一个小酒店里邀请了彼此不多的亲人吃了顿饭,连蜜月都没有。

    可是如今,心中的遗憾,似乎都可以圆满地得到补偿。

    她侧头看着林随笑吟吟的脸,只觉得心里的欢喜与快乐满满的叫自己感到充实。原来被一个男人真正地珍惜是这样的一种心情,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想要靠在这个男人的肩膀闭上眼睛安静地歇息的安稳与温暖。她正看着林随微笑,就接到了白曦的电话,听到妹妹在电话里的内容,白心也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带着白曦一块儿去见白岚。

    她知道白岚被胡白赶出来,不由轻叹了一声。

    “你二姐总是这么糊涂。”

    “她一向都糊涂惯了。”林随和冷展也跟着,白曦就撇着嘴角靠在冷展的怀里。

    她对白岚的死活一点兴趣都没有,只不过是担心她姐而已。

    “姐,你不是要把她接回来吧?”她紧张地问道。

    “我和你姐夫结婚之后,还有你和冷总订婚,以后家里的人不少,她在家里有些不合适。”白心斟酌了一下对白曦轻声说道,“如果你二姐愿意,我在学校旁给她买一栋房子。算了……”她抓了抓自己的长发无奈地说道,“只要她和姓胡的再也没有关系,以后的生活费,我会给她一些。”不过她不可能和从前一样由着白岚花钱了,毕竟,白岚把白心的心都伤得透透儿的。

    愿意还给她一些零花钱叫她可以安稳地大学毕业,已经是白心仁至义尽。

    “你是不是怕她再说错话,被姐夫和我家展哥揍?”白曦小小声地问道。

    林随和冷展的脾气可不是看起来那么好。

    看看胡白,都被折腾成什么样儿了?

    据说现在公司都没有生意做,艰难得不行,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就是因为得罪这两位大佬了。

    “你的嘴啊。”总是这么刻薄,可是白心却忍不住微笑起来。

    她只觉得妹妹牙尖嘴利嘲笑别人的时候,可爱得不可思议。

    “这小嘴儿,总说什么大实话呀。”白曦就笑嘻嘻地靠着姐姐的肩膀撒娇。

    他们到了和白岚约定好的咖啡厅,白心也不在意这咖啡厅是多么的普通,反正也不是冲着咖啡来的。一进门就看见白岚眼眶红肿,脸颊高高的肿起,可是一张脸上又带着甜蜜和快乐。

    白心一看见这么一张带着笑容的脸就觉得大事不妙,她脚下顿了顿,方才慢慢走到了白岚的面前,轻声说道,“小岚,我来见见你。”她本想问问白岚脸上的伤,可是动了动嘴角,又什么都没有说。

    “大姐。”白岚看见白心眼睛微微一亮,之后看见白曦和她身后的两个男人,咬了咬嘴唇。

    “你的事,小曦都和我说了。”大家坐在一块儿点了咖啡,白心随意地喝了一口,把手里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看着白岚轻声说道,“我也知道,你一定心里难受。可是小岚,我希望你知道,你从前……是我溺爱你,叫你变得看不清黑白是非。这段日子发生的事,就当做你人生之中成长的那部分经历就好了。胡白那个小人,还有你的男朋友,你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以后不要来往就好了。你放心,姐总是……”

    “大姐,你在说什么呀。”

    “嗯?”

    “姐夫的确对我不好,还打了我,我以后不会在和他往来。可是你怎么能插手我的感情呢?”

    白岚见姐姐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脸颊微红,小声说道,“他都已经对我道歉了,承认没有保持和别的女人的距离叫我受委屈了。他保证以后都不会再这样。他对我是真心的,你不知道他对我有多好。大姐,你从前只知道赚钱,只知道给我钱花,可是除了钱,你什么都不能再给我了。我只是希望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钱,更值得珍惜的是感情……哎呀!”

    她正说到这里,就觉得脸上一热,一股还带着热气儿的苦涩的液体,从头顶流淌了满脸。

    白曦正站在一旁拿着自己已经空了的咖啡杯。

    她笑了。

    “上一回你和陈琳琳一块儿的时候,我就想怎么干了。”

    她真是想不到,白岚在经历了这么许多之后,对自己的姐姐竟然还只是抱怨。

    她这样伤白心的心,白曦还何必对她包容隐忍呢?

    白岚震惊地抬头看着她。

    “我说过了,以后你再敢在我面前犯贱,我还泼你。”白曦咔擦一声把咖啡杯顿在桌子上,抱臂看着瑟缩了一下的白岚挑眉问道,“我就问你一件事。你都捉奸在床了,知道那就是个贱人,你就说你和他到底分不分手。”白岚的脑子真是叫白曦叹为观止,这姑娘的脑子里有自成一套的人生观价值观,别说白心和白曦,就算是马哲毛概熏陶四年的都不能扭转这姑娘的思想了。

    那她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白岚的身上。

    “姐,她没救了。你对她好,她反倒觉得你看不起穷小子,想要拆散她纯洁美好的爱情。当你是王母娘娘呢。”

    白曦拉了拉白心的手臂飞快地说道,“你和别拦着人家双宿双飞了,不然她岂不是要一辈子都不原谅你棒打鸳鸯啊?你愿意给她买房子就买,愿意给她生活费就给生活费,不过我觉得以后还是别见面,不然都是给自己找罪受。”

    她看着白岚畏惧地看着自己,就仿佛自己是个母夜叉似的,不屑地嗤笑了一声,期待地看着白心。美艳的女人失望地揉了揉眉心,这才看着白岚轻声问道,“这么说,我在你的心里,就是个除了钱什么都给不了你的,没有感情的姐姐,对么?”

    “大姐,我只是想要一个温柔的姐姐……”

    “我知道了。”白心果断地开口打断她的话,平静地说道,“无论如何,你是我的妹妹。白岚,爸妈死的时候我答应过他们好好儿照顾你和小曦。你不需要我的照顾,无所谓。我会给你买一套以后住的房子,作为你的嫁妆。还有,你大学毕业之前,我每个月会给你三千块的生活费。”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冷地说道,“白岚,我不欠你什么。你毕业就有房子,这已经比别人都要优越,做姐姐的对得起你。以后,我也不想再见到你,你明白么?”

    “只有三千块么?”白岚低声问道。

    白心一愣,继而露出几分苦笑。

    “看起来你是真的不在意我这个姐姐。”她终于死心了。

    当她这样决绝,白岚却只在意的是每个月的生活费,她还能够说什么?

    她的确放不下妹妹,可是却也算是安排了她以后顺遂的生活。

    一套昂贵的房子,给白岚节省了多少负担?

    她真的不想再说什么,反而觉得自己彻底地可以把白岚给放下了。

    当她看见一旁冷展正垂头给白曦擦拭沾到了咖啡的手指的时候,微微一愣,莫名地在心里生出一种柔软与欢喜。

    那是一种悲愤的,无法排解的痛苦与绝望的远去,似乎看着此刻小小的咖啡厅里白曦那张笑靥如花的小脸儿,就叫她觉得想要落泪。

    她主动付了账,带着白曦一块儿出了咖啡厅,没有再回头去看白岚的脸。

    不再为了白岚而费神,白心就开始认真地开始筹备婚礼。

    盛大的婚礼如约进行,来往的都是商界名流,热闹非凡,并且对白心和林随报以最诚挚的祝福。

    白曦作为伴娘,穿着漂亮的小裙子,美滋滋地站在白心身旁。

    她看着自家冷总脸色冷淡地站在喜气洋洋的林随的身边充当伴郎,就小小声地对笑吟吟,今日格外美艳的姐姐说道,“怪不得总是说婚礼上伴郎伴娘很有在一块儿的缘分。我就觉得我家冷总最帅了。”

    她一双眼睛简直舍不得从冷总的身上转移,逆着阳光,白心侧头看着她喜气洋洋的样子,只觉得自己的心里欢喜无比,又觉得眼眶酸涩。她抬手摸了摸白曦的小脑袋。

    “不要弄乱我的发型呀。”白曦撒娇了一下,又凑过来问道,“姐,你怎么了?”

    “我只是最近做了一个噩梦。”白心顿了顿,看着关心极了的妹妹柔和地说道,“不过现在想想,都是噩梦而已。”

    梦里面的世界太残酷,叫她就算是睡梦里都会泪流满面。

    她的妹妹无法接受巨大的耻辱选择自杀,她那个时候抱着妹妹冰冷了的尸体痛哭失声,可是再多的泪水,都换不回自己的妹妹了。

    就算她经历了漫长的忍耐,哪怕被送进监狱也没有放弃,然后在出狱之后用尽手段一个个清算,将曾经伤害过她妹妹的畜生一个个送进地狱,叫他们的人生比她们姐妹的凄惨十倍,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她依旧觉得痛苦,哪怕那个噩梦里依旧有林随的陪伴,他在她出狱,最落魄的时候捡到她,然后陪伴她复仇,无怨无悔地陪伴在她的身边看到她所有狰狞丑陋的怨毒的模样却依旧爱着她,哪怕她重新得到一份珍贵的爱情,可是那样的人生却是缺陷的。

    只有她的小曦在的世界,对她来说才是美满的。

    如果这个世界才是梦境,那她也不愿意醒过来。

    “小曦,有你在,姐姐很幸福。”白心看着妹妹,露出几分柔软。

    白曦一愣,继而露出大大的笑容,眼睛里的光芒耀眼。

    “那当然,男人算什么呀,妹妹才是最大的宝贝。”

    她太得意了,叫白心忍不住含着眼泪微笑起来,一旁的林总却嘴角抽搐了一下。

    “展哥,你这未婚妻怎么是个姐宝?”这没断奶么?

    “闭嘴。你太太还是个妹控怎么不说!”有脸嘲笑他未婚妻,不如有时间搞定自己的老婆。

    冷展鄙夷地冷哼了一声,伸手,揽住自家未婚妻的手,完全不顾这是在自家兄弟的婚礼上。

    他当然想要尽快结婚,因此,当白曦大学毕业,就迫不及待地把策划已久的婚礼举办了一下。

    痛哭流涕好不容易过了英语四级紧巴巴毕业了的白曦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就被拐去结了婚。

    当然,能够顺利毕业的欣慰的泪水,被解读成和冷总终成眷属的感动的眼泪,白曦也就不说什么了。

    她成了冷夫人,并且就这样被人叫了一生。

    此生似乎在年轻的时候经历了巨大的波折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半点起伏,平平静静。

    没有豪门故事里总是会有的丈夫出轨,外室逼宫,财产纷争,她的后半生平淡得就仿佛不像是豪门贵妇人应该有的样子。

    她只是被冷展陪伴过了一辈子,安安稳稳,平平静静,享受着丈夫对自己的爱。

    唯一的一点乐子,或许就是胡白一家的纷争。

    胡母被陈琳琳对前夫的念念不忘气得不行,本就身体不好,这些年养尊处优也就算了,可是被突然气到,一下子就住了院,并且病得沉重起来。

    她这一病,胡白的手里就捉襟见肘,实在无可奈何,就要陈琳琳卖掉她手里的别墅。

    陈琳琳怎么可能会愿意卖掉这昂贵的别墅,毕竟说起来,这别墅还是只属于她,而不是属于胡白的。

    夫妻两个因为这件事撕破了脸,胡白在发现妻子并不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之后,同样变得无情起来。

    他想到了白心之前,说起这别墅归属的话题。

    这是他在上一段婚姻之中转给陈琳琳的,其中还有白心一半儿,哪怕白心不会为了这点小钱就找陈琳琳的麻烦,不过他却再一次用这件事刺中了陈琳琳的心。

    别墅到底卖掉,一半的钱被胡白想要缓和和冷氏的关系主动打给白心。

    白心收了钱,却没有缓和关系的意思。

    胡白的事业没有起色,因为发不出工资,曾经的精英们都纷纷离开,更叫他的公司没有竞争力,接不到生意。他多了酗酒的毛病,又恼怒陈琳琳想要回头去挽回自己的前夫却被前夫叫人捆着送回家里来,每天对妻子拳打脚踢。

    他们每天为了生活琐事争吵甚至大打出手,再也没有曾经诗情画意的温柔女子和意气风发的商场精英般配得令人羡慕的样子。突然有一天,陈琳琳消失不见,和她一块儿消失的,是那存着半套别墅房款的卡片。

    陈琳琳的别墅,当然钱也打在她的名下,胡白并没有想过要转走。

    他找了妻子很久却找不到,甚至没有钱,只能把病重的胡母从医院接回来,换到了和发迹前一样的小房子里。母子两个人窝在蜗居,艰难地维持生计。

    白曦对胡白的生活也只不过是看个乐子。

    曾经的初恋以这种形式收场,却并不会叫她对爱情与美好从初恋生出畏惧和嘲笑。

    因为她和冷展也是初恋。

    初恋都是美好的。不美好的,不过是那些以初恋为借口的无耻的小人而已。

    她不再理会胡白一家,也不会再理会白岚。

    当她在一次去商场闲逛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已经和白岚结婚的,她从前的恋人现在的丈夫挽着另一个甜美可爱的女孩亲亲热热地走出商场之后就彻底没有了兴趣。

    她叫人通知了白岚。

    也不知不过是丈夫出轨,人家也是真挚的感情,而白岚那么美好,会不会理解明白。

    她和白心彼此之间再也没有提到过白岚。

    这一生也就是这么过去。

    她在最后,只觉得自己的这一生平淡得波澜不惊,可是却又无比的幸福。

    “谢谢你,保护了我一辈子。”她握紧了坐在自己身边英俊的脸上已经有了很多很多皱纹却依旧很傲气的丈夫的手,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或许,她想要的,本就是这样毫无波澜的人生。

    这样平稳没有很多起伏的生活,只有在离开他的时候心里剧烈地疼痛,不舍入骨。

    白曦浑浑噩噩,沉浸在了世界穿梭之中的朦胧之中,脑海之中莫名地闪过了很多陌生的影子。

    她觉得这些画面很熟悉,甚至会叫自己的心里生出强烈的波动,那似乎是一种名为……爱的东西。

    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些头疼地抬头看了看天上有些暗淡的月光。

    背后的别墅之中灯火辉煌,庆祝着欢呼着,她一个人却站在只有月光有些昏暗的别墅外的小路上,沿着此时寂静没有人烟的小路,缓缓地走着。

    很孤单,似乎被身后的欢乐彻底抛弃。

    小路的尽头,是一栋很漂亮洋气的二层小楼房,白曦从包包里摸出一把钥匙,就要开门。

    一点异动,叫她下意识地看向脚下不远处的草丛。

    一只黑色的,瘦巴巴可怜呜咽的小黑狗,嘴里塞满了嫩嫩的小青草,无力地四爪摊在地上,努力地大口大口把青草吃进肚子里。

    就……都吃草了……可见小家伙儿饿坏了。

    白曦看着这明明饿得啃草,却还仰头对陌生的自己露出一个威胁的龇牙表情的小黑狗,心里莫名生出一点怜惜来。

    “都是被抛弃的呀。”她有些感慨地俯身,把这看起来瘦巴巴却沉甸甸的小黑狗给抱起来。

    小黑狗想要反抗,却饿得四爪抽搐,软绵绵地摊在她的手上。

    突然……

    零零发:“白曦!快松手!这家伙……”

    另一个系统音也严肃冒了出来,“它不是狗!放开……”

    “你也很孤单,我也被抛弃,咱们一块儿生活吧。”与此同时,白曦对小黑狗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来,顺手翻过了小黑狗的小身子。

    “哦,是个男孩子。”她笑眯眯地在月色下微笑。

    狗脸呆滞了。

    灵灵八僵硬继续:“这只饕餮……”

    零零发麻木地:“超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