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2.初恋(十七)

222.初恋(十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因此, 当胡白气势汹汹地冲进门的时候, 正看见胡母侧坐在地上低声哭着。

    陈琳琳站在胡母的面前,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要扶他妈起来。

    想到邻居们的窃窃私语,胡白的脸都绿了。

    他真是没有想到一向善良胆小的陈琳琳, 竟然还会做出对一个男人含情脉脉, 还当着别人妻子的面!

    “阿白, 你回来了。”听见胡白粗重的喘息声,陈琳琳觉得心里一慌, 急忙转身走过来要贤惠地去给他脱西装外套,嘴里柔柔地小声说道,“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吧?”

    她本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逃避此刻男人犀利的目光, 掩饰自己脸上的红肿, 可是下一刻就被胡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冷冷地问道,“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他见她清丽婉转, 眼里雾蒙蒙可怜单薄, 就想到她方才也是在别的男人面前这样。

    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就算是白心,一向都在商场这个大染缸里打滚儿, 可是胡白什么都可以抱怨白心,唯独行得端立得正, 这点白心没的黑。

    哪怕他在心中愤怒的时候常常会有一些怀疑的话, 可是他却信任着白心, 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可是陈琳琳呢?

    “阿白, 你不知道啊。我这心里难受的, 还不如死了算了!”胡母就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把方才的事给说了,当胡白知道陈琳琳竟然去见的是前夫,已经气得浑身发抖。

    他俊秀的脸都扭曲成了一团,几乎是狰狞地一把抓紧陈琳琳的手脸色阴冷。倒是陈琳琳哀哀叫了一声,没有甩开丈夫的大手,不由十分委屈地含泪哽咽道,“阿白,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只是看见他,想知道他最近过得好不好,所以才想要和他说说话。”

    胡白的心都气裂了。

    “而且,虽然我和他离婚……可是我……”

    “够了!”胡白一把把陈琳琳甩在地上,怒声说道,“你都嫁给我了!去前夫那里做什么?!你还挨了打?你说,你都跟他说什么了?总不会人家无缘无故地打你!”她对前夫念念不忘?那他算什么?他的感情简直喂了狗!

    “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问他过得好不好。”

    陈琳琳委屈死了。

    她只不过是看见前夫和他第二任妻子手挽手,亲亲蜜蜜地一块儿往一家别墅里走,那个时候看见前夫和他的新婚妻子,陈琳琳不知怎么心里就一痛。

    那是她第一个男人,就如同胡白是她的初恋,她怎么可能在心里无动于衷呢?

    而那男人变心得那么快,和她离婚还不过一年,就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伉俪情深了。

    那个时候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心思一动就追了出去,跑到了前夫的面前,想要叫自己变得和气一点,还问他最近好不好,他的妻子有没有好好地照顾他。

    多么单纯的话,可是却被前夫带来的一个佣人那样羞辱。

    他甚至冷眼旁观,揽着新妻子的肩膀就冷漠地看着她被大声责骂,闹得人尽皆知。

    如今,胡白还要来再骂她一次。

    她做错什么了呢?

    “姐夫,你这是在做什么?”胡白正听得眼角乱跳,恨不能上前甩陈琳琳一个耳光,就听见门口传来好奇的声音。

    白岚脸色带着几分憔悴地站在门口,很茫然地看着胡白还有伏在地上嘤嘤哭泣的清丽女人,看见陈琳琳的脸上带着巴掌印儿,她顿时露出几分惊讶,急忙跑过去把陈琳琳扶起来转头对脸色阴冷地看着自己的胡白有些埋怨地说道,“姐夫,你这么可以打女人!打女人的男人最低贱了。就算琳琳姐有什么不对,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她啊。难道你忘了琳琳姐为你吃过多少的委屈,多少苦了么?”

    这口黑锅扣得胡白脸色发青。

    他看着一脸不清楚状况的白岚,眼睛之中藏着压抑。

    白心都已经和林随结婚了,却仿佛把白岚给忘了,叫白岚住在他的家里。

    这叫胡白每次看见白岚,都会想到白心,想到林随还有冷氏给自己的无比的羞辱。

    “白岚,你闭嘴!”

    “姐夫,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说话!”虽然白岚什么都不清楚,可是家里乱糟糟的,胡母还在一旁祥林嫂一样念念叨叨,虽然颠颠倒倒的,可是到底是大学生,阅读理解没问题,她听了就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对胡白说道,“姐夫,你和阿姨也太小气了。琳琳姐做的事不是很平常的么?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离婚了,难道就老死不相往来了么?琳琳姐还记挂她的前夫,正说明她是个心里有真情,是个对感情很珍惜的人呀!她这样善良,可是姐夫,阿姨,你们怎么可以不理解她,为她心痛,为她受到的伤害感到心疼,却还要来指责她呢?”

    胡白和胡母瞠目结舌。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着白岚振振有词,还带着几分责备的样子,胡总甚至一瞬间有了错觉,或许是自己错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没有胡说啊。”白岚觉得胡白变得叫自己都不敢认识了,咬着自己的嘴唇失望地说道,“琳琳姐正是因为这样,才叫我感到敬重呀。她为了姐夫不得不做外室受委屈,和现在她被前夫的妻子打,不都是一样的么?她就是太善良温柔,才总是被人欺负。所以姐夫,你不要再骂琳琳姐了,你们好不容易走到一块儿,为什么不能真正懂得琳琳姐的心情,体谅她呢?”

    胡母听着白岚这样可怕的话,脸色惨白,心里直突突。

    她想要说点什么,却只觉得胸闷气短,不能呼吸,指了指白岚,胸口往上返血腥味儿,突然翻了一个白眼,无力地倒在了胡白的怀里。

    “妈,妈!”看见陈琳琳和白岚一唱一和竟然把胡母给气晕了,胡白气得半死。

    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手扶着胡母,一手一把就抽在了白岚的脸上!

    “混账!”

    “姐夫!”白岚被这一巴掌打得一下子就往一旁踉跄,脸上火辣辣的,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胡白。

    胡白一向是个很和气的姐夫,白岚一直都亲近他胜过亲近自己的姐姐白心。

    可是就算是白心,也从来都没动过她一根手指头。

    她娇嫩雪白的脸肿起老高,心里的委屈还有惊怒,叫她一张嘴,眼泪就掉下来。

    “你,你怎么可以打我?!姐夫,你什么时候变成了打女人的人!”这太没有风度了,完全叫胡白变得面目可憎。

    可是更叫白岚惊慌的是,她本来是为了陈琳琳出头,可是此刻和她一向姐妹情深,仿佛温柔的大姐姐一样满足了她对姐姐所有的期待与幻想的女人,竟然没有为她讨回公道,反而离她更远了一些。在这一刻,白岚觉得时间和空间都变得寂静冷凝,叫自己几乎窒息。

    “从我家里滚出去。”胡白压低了声音,抱着胡母对白岚冷冷地说道。

    他无法再容忍白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叫他看起来像是一个小丑。

    听见他要把自己赶出家门,白岚的眼睛瞪圆了。

    “小岚……说起来,你也离开家里很久了。你姐已经和阿白离婚,你也不好总是没名没分地住在咱们家里,你说是不是?”陈琳琳早就想张嘴叫白岚离开家里了,毕竟,她一想到自己当牛做马服侍的是白心的妹妹,就觉得心里难过极了。

    可是她从前担心胡白不同意,因此勉强忍耐。如今见胡白都已经开口,也顾不得别的了,拉着白岚的手柔柔地说道,“琳琳姐知道,你是因为和咱们亲近。可是你一个未婚女孩子住在咱们家里,这太不像话了。更何况……”

    她潋滟红肿的眼看着怔怔的白岚柔软地说道,“你姐夫现在在外面忙,很吃力的。实在供不起你一个大学生了。小岚,你一向都是善良又可爱的女孩子,不会那样不懂事,叫你姐夫负担这样重吧?你也大了,都已经成年了,你说是不是?”她柔软的话语依旧如同从前那样动听,可是白岚觉得自己都听错了,这怎么可能是琳琳姐会说出来的话呢?明明不久之前,他们还为了他们结婚一块儿开心地庆祝。

    “琳琳姐,你也要赶我走么?”白岚委屈地问道。

    “不是我要赶你走。而是……小岚,你都交男朋友了。如果你男朋友知道你竟然住在一个和自己没有关系的男人家里,会怎么想你呢?”

    陈琳琳的这句话,的确非常贴心。

    胡白也确实不是白岚的姐夫了。

    “他不会不相信我的。”白岚委屈又可怜地说道,“琳琳姐,我现在没有地方去。”

    她是真的没有地方回去了。

    白心和白曦的那个家,白岚根本就不想再回去。

    白心断了她的卡,无异于叫她去死,既然已经这样狠心,她为什么还要回去摇尾乞怜呢?

    “怎么会,大学生不是都住校的么?”陈琳琳也是上过大学的,当然知道大学生都住校,如同白岚这样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不爱去住寝室的才是少数,因此温柔地说道,“你也该和同学们多接触一点,学学他们打打工,自己养活自己,不是也很好么?”

    她握着白岚的手仿佛知心的姐姐,白岚茫然地看着她有些迟疑地问道,“那琳琳姐,大学的时候你也打过工么?”陈琳琳的家境也不大好,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钱和胡白分手。

    陈琳琳的脸色一僵,只拍了拍白岚的手轻声说道,“我去给你收拾行李。”

    在能够把白岚给赶走这件事上,陈琳琳表现出了极大行动力,几乎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她所有的衣服。

    甚至,她都顾不上和胡白之间的争执了。

    白岚一脸茫然地提着自己的行李箱站在别墅门口的时候,甚至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白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带着晕厥之后的胡母扬长而去。

    陈琳琳闭门在家,把她丢在了门外。

    直到很久之后,白岚才惊恐地发现,曾经爱护自己无比的姐夫,竟然真的不要她了。

    她的心里剧痛,只觉得被亲人抛弃,想要回头去拍别墅的门求陈琳琳不要赶自己走,可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求饶什么。她抱着行李箱蹲在地上呜呜地大哭,哭得不远处的几个别墅里都有人探出头来看热闹,在发现之前还和乐融融的这胡总一家闹得这样厉害,整个别墅区都觉得这一家四口的日子过得很丰富多彩的。

    倒是白岚痛哭了一回,只能抽噎着拉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别墅。

    她不愿意回去学校的寝室。

    因为她和寝室的同学们都并不十分熟悉,而且,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这件事,整个学校都清楚得很。

    如果她放下自己的身段去住寝室,不是正说明她的大小姐身份很虚么?

    她不能丢这个脸。

    不过幸亏她想到自己的男友已经毕业在学校外租了很漂亮的公寓,不由露出几分憧憬,决定投奔自己的男友。

    白曦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给她姐策划一个豪华的婚礼。

    虽然领了结婚证,不过婚礼仪式同样重要,她当然会很用心。

    林随是一心一意想要一个豪华婚礼的,天天追着白曦问筹备得怎么样了。

    他还提意见。

    “我觉得红玫瑰俗气了一点,你说香槟玫瑰怎么样?”

    “什么意思啊姐夫?”白曦双目无神,觉得自己太亏了。

    这又不是自己的婚礼,为什么要她怎么拼?

    “红色太艳俗,而且烂大街了。”林随笑了笑,对白曦的疲惫就当没看见,反正折腾白曦他也不心疼,摆出一副很无耻的嘴脸对白曦笑眯眯地说道,“香槟玫瑰的颜色很柔和美丽,而且寓意也不错——我只钟情你一人。这就是我对你姐的心情了。”他肉麻兮兮的,白曦转身抱着正靠在一旁翻看集团的一些最近的计划书的冷展一脸震惊问道,“你还研究了玫瑰花啊?”

    “马马虎虎吧。”林随笑眯眯地说道。

    “够了。”谁的心肝儿谁心疼,冷展觉得忍不了了,伸手抱着白曦,对林随抬了抬下颚,“你这么有研究,婚礼策划的事都归你。”

    “展哥?”

    “出去,记得关门。”冷展不理他,抱起了哀叫了一声的白曦,往里屋的卧房去了。

    他这样冷酷无情,林随叫了两声,这才失望地抱着自己的婚礼计划书离开。

    见他可算走了,白曦就感慨了一下。

    “我看出来了,我姐夫真的是很急着结婚了。”

    “我也急。”冷展亲了亲她的嘴唇。

    “咱们急什么,没结婚也什么都可以做的。”

    见她这么一副油滑的小模样儿,冷展眯了眯眼睛突然问道,“四级有把握了么?”

    白曦满腔热情都被冷水泼得一干二净,哼哼唧唧,挂在冷展的肩膀上撒娇。

    “太难了,真的是太难了。”

    英俊的男人眼底多了几分笑意,反手护着白曦不要从自己的身上滚下来。

    他正抱着白曦听她在耳边撒娇,白曦就又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在闪动。

    看见又是白岚,白曦简直要无奈了。

    “喂!如果你要借钱,我就挂电话了!”

    “……小曦,我被赶出来了。”白岚正在去男朋友家的路上,委屈可怜无比,听见白曦冷笑了一声就怯生生地问道,“你真的不能借我一点钱么?”

    “要钱自己去打工,你都多大了,还问妹妹要钱啊?”白曦翻了一个白眼,露出几分冷酷来,突然又挑眉问道,“你被赶出来了?”

    多么可笑,喜欢胡白跟胡白就仿佛亲兄妹一样的白岚,上一世依附胡白度过了富足一生的白岚,竟然被胡白给赶出了门去。这真是太叫白曦高兴了,顿时幸灾乐祸地问道,“怎么,你琳琳姐,你胡阿姨没挽留你一下呀?你姐夫也太无情无耻无理取闹了。”

    她眉飞色舞,坐在冷展修长的腿上踢动自己白生生的小脚,美滋滋的问道,“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快说出来叫我开心一下!”

    白岚被妹妹的冷酷还有无情给惊呆了。

    “你,你还有没有人性?”她都这么惨了,白曦竟然还在嘲笑她。

    “没人性,怎么了?”白曦就挑眉满不在乎地问道。

    她的头发乌黑如同乌木,眼睛里闪动着夺目的光彩,就算是气人,在冷展的眼里也可爱无比。

    他忍不住探身,去亲吻恋人的小脖子,顺着她细腻的皮肤向下,一双手沿着她腰间的曲线摩挲,很快就起了兴致。

    卧室们早就被别有用心的冷总给锁上了,他懒得理会白岚在电话里的叽叽歪歪,轻轻地将恋人放倒在雪白柔软的被子里,看见娇艳的小恋人柔软地躺在身下,他只觉得血脉灼热,浑身坚硬得发疼,飞快的解开纽扣就要……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从手机里传来,正沉浸在男人的细细的亲吻里努力不要哼哼的白曦顿时小心肝儿都哆嗦了一下。

    英俊的男人热血都凉了,脸色冰冷,心有余悸地怒视电话。

    “你们在做什么?!”正在这个时候电话里传来白岚痛哭的声音,“你怎么可以背叛我?!”

    她握着和白曦通话的手机,提着行李箱打开男友家的门,却看见自己软磨硬泡才从胡白手里要来钱租的高档公寓里,自己的恋人却和另一个陌生的女生纠缠在一块儿。

    缠绵悱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