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1.初恋(十六)

221.初恋(十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喜欢的女孩子的挽留, 不留下的不是人。

    冷展大手握紧了白曦的,被她牵着回到了白家的别墅。

    白心正坐在客厅里,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托腮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见白曦牵着冷展进门, 她微微一愣, 继而露出几分无奈。

    “你啊。”她点了点白曦的小脑袋。

    “姐,我喜欢他。”白曦的眼睛亮晶晶的。

    喜欢一个人, 怎么可能不想得到他呢?

    不仅是男人,就算是女人, 也会在喜欢之后,想要拥有自己心爱的人的全部身心。

    她还正是年轻的时候, 白心看着妹妹那双明亮的眼睛, 什么阻拦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倒是相信凭冷展的为人,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白曦想要和她共度一生, 也绝对不会随随便便地和她在一块儿。

    “你看!”反正这是在家里了, 白曦还把自己的手递到姐姐的面前去,露出大大的笑容。

    细细白白的手指上,璀璨的钻戒明亮耀眼, 叫白心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你喜欢就好。”她作为家长,算是点头了。

    “谢谢你。”冷展平静地说道。

    “请你以后好好儿爱护她。”白心觉得其实这样也很好,冷展是白曦的初恋,这样最初的恋爱, 无疑是非常甜蜜并且真挚的。

    她欣慰也希望妹妹的爱情能够第一次就开花结果, 摸了摸妹妹的头柔和地说道, “你已经长大了,小曦,姐姐不会约束你什么,也不是一个老古板。不过,要做好一些防护,知道了么?”她迟疑了一下,就问白曦,“你有……”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在人家小情侣的面前讨论这个,是有点尴尬。

    “有的。我买了。”白曦飞快地说道。

    白心一愣,继而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妹妹是早有预谋,早就准备好了呀!

    可见想干坏事儿也很久了。

    零零发震惊了:“你不是说买来送给你姐和林总的么?!”

    白曦觉得零零发有点可怜:“你这都相信,是不是快要报废了?”这垃圾系统明显痴呆了好么?

    她吃饱了撑的买了给姐姐姐夫用啊?

    零零发:“是你对柜员这么说的呀!”

    白曦深深地叹气:“难道我还能说是我自己用么?”

    零零发深深地感到了欺骗,只觉得这垃圾狸猫从头到尾巴,都充满了欺骗和谎言的味道。

    白曦对这光团呸了一声,用纯洁的目光看着她姐。

    “行了,我知道了。”白心揉了揉自己的眼角,也觉得自家妹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黑了,看着妹妹开开心心把脚步微快的冷展往楼上拉扯,一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同情一些冷总。

    据她所知,冷总这也是初恋来的……这个……彼此都是初恋,除非天赋异禀,不然那体验肯定不怎么样的。她妹可别觉得跟小说上不一样嫌弃冷总。她觉得头疼极了,不过为了第二天去民政局,还是去早早睡了。到了第二天,白心清晨起床,看见冷展正端着一个放着早餐的盘子回白曦的屋里去。

    看他脸上带着几分餍足,白心就知道了。

    冷总大概真是天赋异禀了。

    “恭喜你今天结婚。”冷展对白心说道。

    她穿得很美,打扮得也很美,眼睛里充满了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幸福的光彩。

    “谢谢你。”白心对冷展道谢。

    “林家不会反对你们结婚。”

    “诶?”白心的眼睛微微张大,看着眼前穿着一件衬衫,带着几分严谨的英俊的男人。

    “林随不是一时兴致想要和你结婚。”见白心沉默地看着自己,冷展平静地托着餐盘说道,“他是在把林家一切都搞定之后才告诉你,他想要和你结婚。”

    白心就算再女强人,有钱又能干,可是她是离过婚的女人,这在林氏的某些人眼里,这样的女人可以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却未必是最好的结婚的人选。因为不论这段婚姻的过错方到底是谁,然而在世人的眼里,会叫丈夫离婚的女人,总是也有她的原因的。

    林随为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这是多么刻薄的说法?

    就仿佛离婚这种事,男人反倒清清白白,都是女人的过错了一样。

    不去谴责男人出轨无耻,却要从女人身上找原因。

    听起来就叫人厌恶。

    因此,当林氏有这种说法出来的时候,林随什么也没反驳,就告诉对方,有这种想法的,都是王八蛋。

    而且,对于这种傻瓜的意见,他完全不在意。

    要么从林氏滚蛋,眼不见心不烦也就不担心自家未来女主人是个二婚,你好我好大家好。

    要么就跪下恭恭敬敬喊白心主母大人,心里爱怎么想怎么想,露出一点……参考第一条。

    他完全没有以理服人的意思,粗暴直接,反倒叫林氏里的一切反对声都没有了。

    面对未来林氏继承人的强硬,大家也就都软了。

    “我不知道这些。”林随在她的面前总是笑嘻嘻的,而且每天恨不能十八个小时都陪在白心的身边,而且最近白心的确是和林氏有过接触,每一个都对她又热情又尊重,就仿佛是尊重未来的女主人一样,所以她本以为林氏非常开明,从没有想过,在她不知道的背后,还有林随为他们之间的未来无声无息地做出这么多。

    她只觉得眼眶发热,不知为什么就想要落下眼泪。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落泪的女人,哪怕和胡白离婚,也没有掉一滴眼泪。

    “他不想叫你知道,只希望你每天都安稳快乐。我告诉你这些,也只是希望你明白,他是真心想要和你在一起。”

    冷展顿了顿,看见白心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眼眶微红,显然情绪很激动。

    “我和林随这些年的确有过一些传闻,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都不是真的。他看起来是个很多情的人,很喜欢说笑,不过一向和女人都保持距离。”摸了摸餐盘上的牛奶,感觉牛奶有些凉了,冷展皱了皱眉就对白心飞快地说道,“而且,日后林氏也不会对你有半点不恭敬。还有林随他爸妈……他爸妈是难得在一开始就支持林随娶你的人。你可以和他们好好相处。至于那些心理有想法的三姑六婆,指着你和林随吃饭,不敢对你不敬。”

    林父林母倒是难得开明的人。

    并没有白心是二婚而看不起她,觉得她不配成为林氏未来的女主人。

    而是觉得儿子的眼光不错。

    白心能干美貌倒是其次,叫林父林母喜欢的,是白心设立的那个慈善基金。

    她在自己有钱之后还在回馈着这个社会,并且帮助那些和她的曾经有着同样遭遇的孩子,愿意许这些孩子一个充满希望的人生。

    她做生意也很正直,并且手段非常光明,一向诚信。

    这样的女人,有资格嫁入任何一个豪门。

    不是她被豪门接纳。

    而是豪门因她而变得充满荣耀。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白心轻声问道。

    “小曦在意你,你在她的心里很重要。我不想叫她以后还为你担心。”冷展直白地看着白心淡淡地说道,“而且我也希望你能珍惜和林随的感情。他是一个真诚的人,你也是。未来的生活,或许并不会一帆风顺,你们之间也或许会存在误会。”这世上的诱惑太多,或许还有心机叵测的人会在他们夫妻之间制造误会。冷展看着白心郑重地说道,“无论发生什么,请你要和他面对面对质,不要因为有人挑唆,就怀疑他。”

    “你的意思是……”

    “豪门的争斗总是很多,你应该明白。”冷展淡淡地说道。

    “冷氏也是豪门,你能保护好小曦么?”白心突然问道。

    她并不在意自己,却只在意妹妹。

    冷展的目光多了几分温和。

    “没有人能敢冒着得罪我,被冷氏封杀的危险,去伤害我的婚姻。”

    当然,明显这是林总比较废柴的意思了。

    怎么就有人敢得罪林总呢?

    白心看这冷总不着痕迹地吹了一波自己,抽了抽嘴角,露出几分笑意。

    她点了点头,不知怎么心情放松了下来,眼底闪过夺目的光彩,转身出门去结婚去了。

    见她走了,冷展这才冷哼了一声,捧着餐盘回了卧室。

    软软的公主床上,白曦正把自己摊平,小声地叫疼。

    她真是没想到冷展竟然这么折腾人。

    都说了,彼此是彼此的初恋,可是怎么技术很不赖呢?

    “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啊?”叫冷展给自己揉着腰,白曦就趴在床上抱怨。

    她雪白细腻的背就在眼前,冷展的的大手压在她纤细柔软的纤腰上,目光暗沉了一下,之后默默地给她揉腰。

    是不是天赋异禀不知道,反正吃了还想吃倒是真心的。

    他俯身,将炙热的嘴唇压在她的雪背上,只觉得细腻柔软,带着女孩子独有的甜美的香气。

    他伸出舌尖儿轻轻地舔了一下。

    白曦顿时炸毛儿了,从他的手里一下子就滚到床角,腰也不疼了,抱着雪白的被单战战兢兢地看着他。

    她把被单搂在胸前,露出圆润洗白的肩膀还有一双纤细雪白的小腿,一双眼睛湿漉漉地惊慌张大,看起来可怜巴巴,叫人心里莫名地一热。

    冷总垂了垂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觉得时间还早。

    “都白天了!”看见他修长的大手轻轻地扣住了她纤细的脚踝,白曦只觉得一道电流从脚踝处直接通到了心里去,踢了踢自己的脚踝,却只觉得男人炙热的大手牢牢地束缚住她。

    “晨间运动,对你的身体好。”冷总一本正经地解开了自己的衬衫,微微用力,把闭着眼睛喊不要不要,却伸出一双柔软的手臂迫不及待缠过来的女孩子压在了被子里。

    女孩子,真是一种口是心非的存在。

    听着心爱的女孩子在自己耳边小小声地哼哼,冷总心里想。

    他再次把餐盘拿到白曦的面前的时候,牛奶和面包片都凉了。

    白曦觉得没啥,可是冷展却不愿意她吃没有热乎气的早餐。

    他想了想,还是又出去叫佣人给白曦热一热。

    现在冷总已经登堂入室,别墅里的佣人很听他的命令,很快就重新热好了早餐,给冷展拿回来。

    白曦靠在他的怀里吃早餐,拉着他的衬衫一角好奇地问道,“你和我姐都在外面说什么了?”

    她隐约听得见白心和冷展在交谈什么,却听不清楚内容。冷展顿了顿,把自己的话和白曦说了。白曦不由好奇地问道,“那我呢?你娶了我,冷氏不会有人说闲话么?”比如她并不是那样优秀。毕竟,豪门淑女多得是,都是有美丽又有才华,大多都名校毕业并且什么都很优雅的完美的女孩子。

    白曦不得不承认,那些女孩子都很优秀。

    “不会。”

    白曦一下子就相信了他,又问他,“你家里呢?”

    “也不会。”

    白曦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她回身抱着自己的恋人,把自己的小脸儿都埋进他的怀里去。

    “我现在真的很想早点毕业,然后和你结婚。”

    这句话对于冷展来说,是最美好的情话。

    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事,莫过于自己心爱的人,愿意许给自己婚姻。

    “要不你跳级?”冷总问道。

    一颗四级死活过不去的小学渣默默地闭上了嘴。

    “大,大学,不,不学上四年还叫大学么?”她顽强地问道。

    那一副心虚的小模样儿,顿时就叫冷总微笑起来。

    他的大手覆盖在白曦运动之后格外娇艳红润的小脸上,摩挲了一下。

    “吃饱了?”他声音嘶哑地问道。

    白曦显然没想到冷总包藏祸心,单纯又天真地点了点头。

    “我陪你洗个澡?”

    白曦就震惊地被一双大手拦腰抱起,塞进了自己浴室的大大的浴缸里。

    她洗澡可以,可是为什么冷总也泡在浴缸里?

    直到林随和白心都回来了,才看见一脸菜色的白曦和一副道貌岸然商场冷淡精英脸的冷展一块儿从楼上下来。

    黑发女孩子吧嗒吧嗒跑到姐姐的面前,委屈得恨不能掉眼泪。

    她真的是小看了……三十岁的老男人了。

    “这就是结婚证啊。”白曦看着白心和林随的结婚证,觉得很开心,眨了眨眼睛带着几分小坏地说道,“那我们去庆祝吧?我请客!吃大餐!”

    这姑娘还记恨白岚拿白心的卡去刷胡白和陈琳琳的好事,非要也弄也一样儿的。

    白心为妹妹这小心眼儿简直哭笑不得,无奈地摇了摇头,却由着妹妹。

    他们还是在之前的五星级酒店,还是曾经微笑的服务生小哥。

    不过拿了结婚证的男人就是不一样,林总谈笑风生,除了揽着新婚妻子的手用力了一点,完全没有把俊秀又年轻的男孩子放在心上。

    白心无奈地看着紧张自己紧张得不得了的丈夫,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她成为林随的妻子,当然没有人敢有半点反对,很短时间就已经在林氏也刷出了属于自己的威望,而不是仅仅是一个少夫人的名声。

    因为婚姻幸福,所以白心的气色也很好,早就把烦心事都忘在脑后。

    只是她不愁了,陈琳琳却愁得很。

    她此刻就一脸焦头烂额地看着胡母正捂着自己的心口,虚虚弱弱地站在一旁哭哭啼啼。

    “琳琳啊,妈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可是。妈一向都喜欢你,没有对不起你的吧?阿白也没有对不起你吧?你这样做,真是太叫妈伤心了!”

    胡母也觉得自己委屈又难受。曾经白心做她的儿媳妇儿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用想不用做,一切都好好儿的就捧到她的面前来,她本以为陈琳琳更加温柔懂事,还更喜欢陈琳琳一点,可是今天陈琳琳就叫胡母简直惊呆了。

    这栋别墅是胡白之前买的,因此也是在富人区。

    今天富人区来了一对儿小夫妻来看朋友,她正扒着窗台往外看热闹,就看见陈琳琳竟然往人家面前去了。

    她不知道说了什么,当场就被那位年轻夫妻后面的一个上了年纪的佣人给打了一耳光。

    “不要脸!”那佣人的声音在安静的别墅区炸响,就没有听不见的。

    “我没有……”陈琳琳的脸颊还是红肿的,眼眶发红哽咽地说道,“只是,他是我的前夫……”

    “又是前夫,又是初恋,琳琳,你的心里到底还有多少人呀?”当初陈琳琳非要和胡白在一块儿的时候,就说胡白是她的初恋,感情深刻不能忘记。

    可是如今又冒出一个前夫……似乎陈琳琳也不能忘记的样子。

    “我只是想,想一日夫妻百日恩……”

    这话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胡母呆呆地想了一会儿,突然就想到了。

    陈琳琳从前是这么和她说她和胡白之间的感情的。

    “我和阿白之间的感情那么多年,永永远远都不能忘记。”

    简直这两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更何况,陈琳琳到底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还叫人家打了一耳光,还指着她的鼻子骂了半个小时?

    胡母单纯的脑子里想不清楚,也不懂。

    可是今天好不容易从公司回家一趟的胡总,在面对富人区各家别墅里出门的那些人指指点点和议论,隐蔽看向自己的同情的目光的时候……

    他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