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20.初恋(十五)

220.初恋(十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这个被真诚感激了的时刻, 是应该说一声不客气, 应该的么?

    如果是绅士一点,那一定会和和气气地说一句“你喜欢就好”。

    不过胡总觉得自己还没有修炼成圣人。

    四面八方而来的嘲笑的目光还有窃窃私语, 还有眼前那个英俊高挑, 奢华体面的男人, 都叫胡白觉得自己在这一刻,被这样的目光伤害到了。

    那种居高临下的鄙夷。

    还有对自己似乎有眼无珠的嘲笑,简直叫胡总觉得心都要裂开了。

    “他怎么会在这里?”白心觉得此时此刻的感觉不错,因此勉力地容忍了林总的贼爪子。

    这家伙打从发誓为了结婚证而努力之后, 越发地得寸进尺了。

    这搭在自己腰间的手, 竟然还偷偷用指尖儿轻挠她的腰间。

    “我请他来的,得叫他见证一下咱们的感情是不是?”林随噗嗤一声笑了,垂头含情脉脉地说道。

    白总一下子就为了自己和林随有什么感情而迷茫了。

    “姐,怎么了?”白曦拉着冷展走过来了。

    此刻, 酒会之中大家的目光, 都有些羡慕地落在白家姐妹的身上。

    这才是人生赢家。

    姐妹两个把冷总和林总吃得死死的,看了很叫人嫉妒的好么?

    “哦,你也在啊。”白曦扫过脸色难看的胡白,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胡白的西装, 捂着嘴角若有所思地说道,“胡总,我记得这套西装……是你没离婚前买的吧?怎么啦?这都二婚了, 怎么还穿从前的西装呢?您太太那么温柔, 那么贤惠, 那么有审美,不给你买几套西装取代一下你曾经不怎么开心的回忆呀?胡总,那你的新太太都在家里做什么啊?连丈夫的西装都打理不好,审美还得靠前妻啊?”

    黑发女孩子嘴巴就很坏了。

    大家就又都知道了,这还是个脾气不怎么样的小姑娘。

    冷展在这个时候垂头,亲了亲白曦的发顶。

    哦……冷总就喜欢这一款的。

    “我是不是破坏你的酒会的气氛了?”白曦还仰头对冷展问道。

    “你开心就好。”冷展目光之中露出几分温和。

    围观的受邀嘉宾们都觉得受不了这两位的肉麻了。

    白心的嘴角微微挑起。

    “我,我没有……”陈琳琳哪里见过这样针锋相对的阵仗呢?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毕竟,胡白最近资金紧张,所以来不及叫她为他打理新的西装,才穿了从前的那些。

    她的心里也很不自在,因为胡白的身上到处都是白心的审美还有喜好留下的痕迹,她只是为了丈夫在勉强忍耐。可是在这个时候被白曦揭破,她的眼眶忍不住发红,声音也颤抖嘶哑起来,哽咽地说道,“我只是……”

    她想说胡白最近没钱,却看见胡白霍然垂头,警告地看了她一眼。

    “小三在我面前没有资格说话。”白曦笑嘻嘻地对她说道。

    陈琳琳脆弱的心灵简直要被这一句话给击碎了。

    在今天的酒会上,来来往往都是很有身份的人,以后也是她的往来对象。

    可是白曦一句“小三”,就叫她看见了很多人眼中的鄙夷。

    “我们,我们已经结婚了。”

    “结婚证现在谁还在乎呀。”白曦笑了笑,对含泪欲滴的清丽美人和气地说道,“反正胡总都离过一次婚了,以后你可要小心了,小三之后,谁知道有没有小四小五呢?”她这话就压低了声音,只有胡白和陈琳琳听见,陈琳琳只觉得心里剧痛,几乎无法承受白曦厌恶的眼神,还有那酒会之中传来的各种低低的嘲笑的声音。

    她本以为她才应该是胜利者,白心才是会被人嘲笑的那一个。

    毕竟,被人抢了老公,还被离婚,甚至老公很快就娶了初恋情人,这听起来多么的凄惨?

    可是白心此刻,因为林随在她的身边鞍前马后,却更加耀眼矜贵,高高在上。

    “好了,不要说了。”胡白心烦意乱,觉得气闷无比。

    他在这一刻多么希望陈琳琳伶牙俐齿,至少也能够反驳白曦,叫自己看起来体面一些。

    可是她连吵架都赶不上白曦,被白曦这样羞辱。

    诗情画意有什么用?

    “林总,那祝贺你。虽然我和白心没有缘分,可是我还是希望她能够过得很好。”胡白勉强撑起了一个非常有风度的笑容,将只知道掉眼泪看起来叫人笑话的陈琳琳给拉到身后去,见林随勾了勾嘴角戏谑地看着自己,平静地说道,“对于白心,我无法说得更多。只是也希望彼此都能够幸福平安。就算是分手,也可以做朋友。”他到底在商场上纵横多年,这点虚伪还是有的。

    “心心可不会和你做朋友。”林随就笑了。

    他看见胡白用力张大了眼睛,挑眉,笑着问道,“你配么?”

    “什么?!”

    “胡总,小曦从前有一句话,我觉得很合适。”林随顿了顿,对胡白温煦地抬了抬下颚,点了点陈琳琳的方向,“你也就配这样儿的。”

    他的眼底带着几分冰冷,轻声说道,“而且,没有人能够在伤害到她之后,还当做没有事情发生。胡总,”他猛地拔高了声音,居高临下地看着震惊无比的胡白冷冷地说道,“冷氏集团我管不着,可是我所在的林氏会全面拒绝你的公司。当然,我做生意,并不在意合作伙伴是不是品德败坏。不过……只有心心,谁伤害过她,我就永远都不会和他有任何往来,你懂了么?”

    他就不说什么光明正大的“人品不好不能合作”,就直接告诉胡白,他伤害过白心,所以人家就拒绝合作了。

    白心一愣,忍不住微微抬头,看着林随的侧脸。

    那张脸褪去了几分嬉笑,变得严肃冰冷,却叫白心的嘴角慢慢勾起了一个笑容来。

    “爱上我了没有?”林随突然从嘴角挤出细细的声音。

    “有点了。”白心含着笑意说道。

    林总觉得通往民政局的光辉大道已经走了一半儿了。

    他的眼睛微微一转,又挠了挠白心的腰间。

    “是不是更想睡我了?”

    “没错。”白心笑着说道。

    “明天早上民政局见?”林总大喜

    白天民政局,晚上直接就可以一块儿回家了呀!

    “我觉得我姐突然变得特别肉麻。”白曦就看见自家大姐装模作样地垂头思索,把林总给急的……都顾不得面前的胡白了,就趴在冷展的耳边踮脚小声说道,“不过林总真的很会抓住机会。你看看,就这么一件事,就叫我姐真的感动了。”

    她能够看得出白心眼底的动容,自然也看得出白心心里已经是愿意结婚了。所以,她就多了几分小羡慕。冷展垂头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儿,抬头看向胡白的方向。

    “冷氏也不会和你合作。”

    胡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冷展。

    “冷总,我们的策划案是有竞争力的。”

    “我知道,不过我早就对你说过,我不会和一个品德败坏,毫无诚信的人合作。更何况,你连我的未婚妻都不尊重,我无法看出你会尊重我。”

    未婚妻?

    什么未婚妻?

    连白曦都惊呆了好么?

    白曦仰头嘴角抽搐地看着她家初恋。

    林随也觉得他展哥太过分了。

    连这都要争?

    好吧,他还不是白心的未婚夫,这一波输了。可是明显论起结婚,他比冷展一定会更早啊。

    “也行,我是你的未婚妻。”白曦觉得冷展拒绝胡白的样子帅气极了,耸了耸肩膀,一副拿冷总没有办法的样子,其实心里开心得不得了。

    围观众人就觉得胡总似乎是……很像是被一遍遍在身上刷取经验的小怪,冷总和林总疯狂地利用他来刷满了各自恋人的好感值。

    这么想,胡总的确惨了点儿。

    “虽然冷总这样说,可是我还是希望日后冷总能够改变今天的态度。”胡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几分黯淡。他之所以能够做出对冷氏更有利的策划案来,就是因为为了能够拿到和冷氏的合作,因此压缩了自己的全部的利益。

    可是就算这样都行不通的话,他就真的无法再让出更多的条件。一旦被冷氏拒绝,他就知道,在这酒会之中和冷氏有合作关系的公司,都不会再和他有什么往来。

    本以为冷氏酒会邀请他是为了缓和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有友谊。

    可是如今看来,冷展和林随竟然是为了把他拉到众人面前,明确地,昭告天下一样叫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对自己公司的态度。

    胡白的双手发颤。

    他已经在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还有几个年薪很高,从从前公司带出来的精英。

    每个月公司的周转都不小,如果没有进项,那只会坐吃山空。

    他闭了闭眼睛,觉得心里有些惶恐。

    “阿白,咱们走吧。”陈琳琳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拉着胡白害怕地说道。

    她怯生生的样子,总是叫人怜惜的,可是胡白此刻看着她只会流眼泪,却觉得心里厌烦无比。

    但凡陈琳琳能有半点精明厉害,能够拉拢一些太太夫人还有其他公司的人情,他也不会这样束手无策。

    曾经忙碌公司的事,都有白心跟他一块儿分担。

    可是如今,哪怕面临绝境,他的妻子却只知道哭哭哭,完全想不到为他承担一点。

    莫名的,山穷水尽一般的胡白,下意识地就看向了白心的方向。

    他的记忆里,白心是不大喜欢掉眼泪的,哪怕在刚刚开始创业,受尽白眼委屈又欺辱的时候,白心也依旧挺直了自己的后背,然后奋力地拼搏。

    那个时候,他是多么的轻松,因为夫妻总是共进退的。

    可是如今的妻子,除了抱怨家用太少,不能每天看书花花闲情逸致,还不能为他在交际圈里交际往来,还有什么用呢?

    胡白觉得疲惫无比。

    他踉跄了一下,深深地看了白心一眼,又回头轻描淡写地看了如今的妻子一眼。

    陈琳琳被这一个眼神看得浑身发冷。

    那是一个很嫌弃,很不满意的目光。

    曾经……丈夫柔情蜜意地抱着自己抱怨着妻子的冷淡还有强势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眼神。

    她的丈夫,她的爱人,这是……嫌弃她了?

    “阿白?”她觉得很可怕,更可怕的是此刻围绕在白心身边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目光。

    那明显是觉得她很低贱不要脸,还嘲笑她上位了也上不得台面的目光,叫她瑟瑟发抖。

    在她的眼里自认为是美好的爱情,可是在别人的眼里就是那么的低劣无耻。

    “该告诉你的,我已经都说了。”林随看着胡白和声说道,“请胡总你过来,就是为了叫你知道日后不要再浪费心思在和冷氏与林氏的合作上。现在,这个酒会并不欢迎你,请你体面一些离开,你说呢?”他勾了勾嘴角,看见白心微微点头,顿时眼睛里露出明亮的光彩。这是一种无法压抑的喜悦,几乎叫他在胡白转身的时候就忍不住兴奋地问道,“你答应和我结婚了?!”

    胡白转身的脸色陡然苍白,不敢置信地回头去看白心。

    美艳自信的女人挑眉,看着林随笑了,点头说道,“答应了。”

    胡白俊秀的脸微微扭曲,说不清此刻,看着被众人围绕在中间开始贺喜的那对男女,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

    不仅是愤怒,还有……似乎真的失去了什么,他以后无论怎样,都无法挽回回头的后悔。

    “请你嫁给我!”林随突然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天鹅绒小盒子,打开,里面是璀璨华美的一枚很漂亮的钻戒。

    “这都是我的功劳。”这戒指的尺寸,还是白曦告诉林总的呢。

    白曦趴在冷展的手臂上,去看林随已经单膝跪地,不由感慨地说道,“真是随身携带呀。”

    随时都能求婚,林总也是拼了。

    “套路而已。”冷展鄙夷地看着林随跪在白心的面前,抬高了手里的盒子。

    白心矜持地伸出修长的手,林随小心翼翼地扶着她的手,颤巍巍将那枚钻石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

    当白心接受了他的戒指,这一刻,林总才真正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份稳定了。

    “谢谢你,心心。”他起身拥抱自己的未婚妻。

    一旁,已经有一些凑热闹的年轻人要求亲一亲什么的了。

    胡白的脸色苍白,眼前发黑,努力勉强稳住了,看着白心的红唇吻在林随的嘴边,英俊的男人热情奔放地转头吻住她,动了动嘴角,竟然觉得心口疼得厉害。

    曾经,那都是属于他的……

    “阿白,咱们走吧。”胡白对白心的关注,叫陈琳琳觉得心里痛苦死了。

    她想不到丈夫竟然还其实对前妻念念不忘。

    是不是就因为还想着白心,所以……他才会把白岚留在家里,还叫她去侍候白岚?

    陈琳琳突然不寒而栗,几乎是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胡白的心里,还有他曾经不屑一顾的前妻的位置。

    白心把白岚摆在她的家里,就是一种示威,是叫她知道,哪怕她离婚了,可是白家的影子却在胡白面前无处不在。

    她竟然还要给白心的妹妹当保姆?!

    清丽柔弱的女人几乎不能呼吸,几乎是逃难一样,用自己从未有过的力气,把胡白从辉煌明亮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酒会上拉了出来。

    落荒而逃。

    白曦一边儿看着白心和林随在众人之间被祝贺,一边看着陈琳琳拉着脚步踉跄的胡白走了。

    她觉得这一天自己满足得不得了。

    “谢谢你,我很开心。”她仰头看着冷展,又忍不住去看姐姐,“我姐姐也很开心。”

    “那你也愿意嫁给我么?”

    “我还上学呢。”

    “先订婚?”

    白曦突然警惕了。

    “你不是也带着钻戒吧?”她急忙说道,“我可不抢我姐的风头啊!”

    冷展并不觉得失望,俯身,在围拢在白心和林随的众人身后,从怀里取出了钻戒。

    很漂亮璀璨,光华流转。

    “你方才已经承认是我的未婚妻,这枚戒指,你戴上就好。”他看着白曦轻声说道,“庆祝订婚这种风头让给他们。不过,我们结婚的时候,会是最盛大的婚礼。”就叫林随得意一下,不然最近这兄弟都不大有精神干活儿了。

    迎着他的目光,白曦一愣,继而伸出自己白白嫩嫩的小爪子。

    “好呀,我愿意。”她觉得指尖儿一点冰凉,一枚钻戒,就落在她的手指上。

    冷展露出几分满意,握紧了她的手,亲吻她的额头,虔诚而温柔。

    白曦觉得很甜蜜,又觉得很快乐。

    这份快乐,就延续到了冷展和林随送她们姐妹回家。

    林随磨磨蹭蹭地再三和白心约好明天去民政局,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冷展犹豫了一下,看着跟在自己身后恋恋不舍送自己回去的白曦突然问道,“你还想睡我么?”

    白曦逆着月光,呆呆地看着犹豫着,露出一个吃亏表情的冷总。

    “我可以先不要结婚证。”

    白曦觉得难得竟然会有不要结婚证就愿意给她暖被窝的男人了。

    看看林总,那小气巴拉的,明明都订婚了,戒指都戴上了,都很担心白总睡过不认,大晚上的都走了。

    “我会负责的!”

    漂亮的黑发女孩儿竖着自己的小手,义正言辞地发誓,拉住了自家未婚夫的手。

    “就……别回去了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