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9.初恋(十四)

219.初恋(十四)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正在一旁和自家初恋卿卿我我, 简直要被林总吓死。

    她呆呆地趴在冷展的怀里,看着一脸严肃的林随。

    白心也嘴角抽搐了。

    “这个……”

    “我要结婚!”林随见白总的气势弱了, 眼睛微微一转,越发露出几分冷酷与严肃。

    白心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还是算了。”

    “为什么?你不是想睡我么?”林总顿时急了。

    “我觉得你人不错, 不过我是真的不想再结婚。”白心坦然地看着林随,笑了笑温声说道,“林总,你很好, 不过我们不合适结婚。你看见了, 我是一个喜欢打拼的女人, 永远不可能兼顾家里。”

    唯一的那一段里里外外操持一切却不觉得累, 只觉得满心欢喜的岁月,代表着的是她最青涩的一段过去,如今想来,白心都觉得可笑极了。那竟然那样任劳任怨,给胡家当牛做马, 还觉得甜甜蜜蜜的。

    可是如今……她已经不准备再这样了。

    她不会再和男人结婚, 然后因为不贤妻良母,就被男人嫌弃,被温柔体贴的女人取而代之,来代表她的失败。

    林随很好,可是这份爱, 又会到什么时候呢?

    不如潇洒一点, 也轻松一点, 或许,也叫自己转身不要那么难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露出几分疲倦。

    林随抿了抿嘴角,沉默地看着她。

    “我也不需要一个每天留在家里做贤妻良母的妻子。”他看着白心轻声说道,“我想要娶一个女人,是因为我喜欢她,希望她快乐,可以按着自己的快乐去生活,而不是拘束她,叫她改变。”

    他笑了笑,眼底多了几分认真,少了一贯的戏谑,一双眼睛郑重地看着微微一愣的白心轻声说道,“如果我一定要她成为另一个模样,那我何必去喜欢她,费心将她改变?直接去喜欢那些愿意留在家里的妻子不好么?”

    他喜欢的就是白心,每一处都喜欢得不得了。

    所以,她已经不需要改变。

    她现在的样子,就是他喜欢的样子。

    每一处,都是。

    “我想和你结婚,绝不要什么露水情缘。那是对我的感情的不尊重,所以我拒绝。”

    看见白心诧异地看着自己,林随扭头,英俊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其实我还要感谢胡总,不然我恐怕要很纠结。”他不想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因为无论用怎么样深情来装饰,破坏别人家庭都是不道德的。然而他又不知道该怎么不去喜欢她,叫他可以看见她的时候不要怦然心动。

    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关于理智和感情上的撕扯,还没等林总纠结完,白心就离了婚。他就觉得这肯定是上天的安排了,伸手,大着胆子握住了不吭声的白心的手。

    “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和你走到最后。”

    “我要想想。”白心皱眉说道。

    她倒是觉得林随难得没有口花花,很严肃认真,不过,对于婚姻,白心保持保留意见。

    白曦就坐在一旁,动了动嘴角。

    林总偷偷对他使眼色。

    “其实谈恋爱结婚也挺好的,这世界上好男人可多了,姓胡的才是颗老鼠屎。姐,你不能因为他,就觉得男人都不值得信任。我觉得再婚挺好的。”

    当然,再婚对象是谁就凭她姐的喜欢了,白曦对林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正想要说话,就听自己的手机响了。她愣了一下,看着上面闪动的是白岚的来电,犹豫了一下没有走开,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就听见里面传来白岚有些局促的声音。

    “小曦啊。”

    “什么事?”白曦不耐烦地问道。

    白岚犹豫了一下,把想要和她借钱的事说了。

    直到白岚说起学费,白曦脸上露出几分不耐烦。

    “白岚,你别骗我,咱俩一个大学的。”白曦虽然和白岚不同年级,不过一个大学什么时候收学费难道还不知道啊?她冷笑了一声说道,“前些天学校才从咱们的账户上扣款,那时候姐还没有停你的卡呢。你又是学费又是服装费一下子要两万块,当我是冤大头啊?!”

    见白岚还想要求自己,白曦就不客气地说道,“去问你的好姐夫要钱去呗?你多喜欢他呀,他对你多好呀,就是被逐出家门都带着你。你都见证他的爱情了,他不给你两万块,也说不过去呀!”

    “小曦,小曦你怎么能这么对我说话?”

    “人话!再来找我,我就不客气了。”白曦翻了一个白眼儿,挂断了电话。

    白心正在一旁安静地听着。

    “她怎么会问你借钱?”

    “不知道。大概要给她男朋友买衣服,就敢问我要两万块。我身上的衣服加一块儿,也没有两万块。个败家男人!”

    白曦愤愤不平。

    叫她说,花两万块去买西装的,都是在耍流氓。

    冷总和林总同时坐立不安了。

    “你很勤俭持家。”许久之后,穿着两万块起码还得加个零儿的冷总干巴巴地说道。

    “会过日子的女人永远都是最美的。”白曦得意洋洋地说道。

    林总闷笑了一声,因为心上人只想睡自己却不愿意领结婚证的郁闷都淡去了一些。

    “对,你最好看。”冷总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话题。

    这要是这姑娘突然问一句“你的西装多少钱”那就坏了。

    冷总可从来都不会欺骗自家初恋小美女的。

    三十岁了,又败家,又粗糙,这样没有半点优点,会不会被甩掉?

    冷总面无表情地想着,沉默着,继而垂头,吻住了自家小恋人柔软甜美的嘴唇。

    他努力地伸出舌尖儿在她的唇齿之间描画,就希望这姑娘赶紧把西装有多贵给忘了。

    白心揉了揉眼角,看着一脸心虚的冷总,又垂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同样两万块还得多个零儿的漂亮衣服。

    “我……这衣服也贵。”她大概就是个败家女人了,正有些自责自己很败家,却没有想到正竖着耳朵脸色红红扶着男人手臂亲亲的白曦突然转过头来,一张娇艳的小脸儿艳若桃花,眼睛里雾蒙蒙的都是水汽,还在有些喘息地说道,“女人的衣服贵就对了!做女人的,都得对自己好一点,穿得漂漂亮亮的,再贵的衣服,只要穿着好看,穿得开心,那都是值得的,对么?”

    她眼睛亮晶晶,眼角泛起了一抹娇艳的红色,看着冷展。

    冷总立刻点头。

    “你永远都是这样有道理。”

    林随就在一旁撑住额头,陷入了人生的深刻思索之中。

    他觉得自己似乎输给了他展哥。

    “小曦这张嘴最甜了。”白心并没有把白岚借钱的事放在心上。

    毕竟,白岚虽然一心一意想要给自己的恋人花钱,可是只要她没有钱,又拿什么去花呢?

    这一刻,白心突然发现自己的确是个冤大头。

    不仅养着胡白这王八蛋一家,养着胡白的小三,还养着她妹的男朋友?

    虽然她的确想过要白曦去谈一场干干净净的恋爱,找到一个善良真诚的男孩子,然后她愿意一块儿养,不过显然,这其中必然不包括白岚男朋友这样儿的。

    心里感到几分厌烦,白心就不愿再想白岚的这些闲事,然而终于可以完全把心思都花在了工作里。

    冷氏和白心的合作正在稳步地进展。

    白心一向都很会在工作上拼命,不过这一次,有林随陪着她工作,甚至还抢了白曦的活儿天天敦促白心吃饭休息,白心虽然工作依旧忙碌,可是却并没有如同从前一样辛苦。她和林随在短时间里的相处,到底还是多了几分暧昧和亲近。不过林总显然可算知道白总这心里对自己是有那种不肯负责的想法了,努力勾引,坚决不肯叫她吃到,免得吃到了就拔X无情。

    他就拿着自己那一张脸外加常年健身充满魅力的身材来引诱白心。

    顺便警惕地围绕在白总的周围,努力排斥每一个对自己有威胁的帅哥和鲜嫩的小男生。

    白心就觉得林总很拼了。

    连白曦都觉得林总真的……再不拿下她姐,那真的命里缺她姐,就别抱怨了。

    “你说,我姐会不会和林总结婚呀?”今天冷氏开了一场很盛大的酒会。

    巨大宽阔,灯火辉煌的会场里都是冷氏的关系网,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白曦穿着一件漂亮的,反正不想问价钱一看就很贵的小礼服,第一次陪着冷展正式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她无疑是非常受到瞩目的。

    冷氏集团的总裁已经三十多了,可是这么多年,却没有承认过任何一个女人,也没有叫任何一个女人站在他的身边。

    也正是因为这份冷漠,才会叫冷展和林随之间的被沸沸扬扬传出一些绯闻来。

    不过现在,当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出现在冷总的身边,大家就知道,从前觉得冷总不喜欢女人的,都错了。

    冷总就喜欢白家三小姐这样儿的。

    “会。”冷展修长的手臂微微搭在白曦的肩膀上,看似维护,实则画地为牢警告那些今天跟着长辈来酒会的各家年轻帅气的小公子们,这小姑娘有主儿了,少打她的算盘。

    不过看见那些帅气又年轻的青年们站在远处,充满了活力和神采,冷总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莫名的警惕,之后,俯身,薄唇覆盖在自家小恋人白生生的耳朵尖儿旁冷静地说道,“那个穿蓝西装的……”

    白曦不由自主看向远处那个穿着蓝西装,在那漂亮的颜色之下越发白皙俊俏,仿若明珠生辉的不知名的青年。

    “他的这套西装三十万,很败家。”

    白曦脸上的笑容都凝固了一下。

    “哦。”

    “那个穿黑西装的,手工定制,袖扣都是蓝宝石。”冷总继续淡淡地说道。

    白曦垂头不吭声了。

    “太浪费了。不过我觉得穿在你的身上,哪怕三十万,也特别值得。”

    冷展一愣,垂头看着白曦说不出话来。

    白曦仰头,逆着璀璨的灯火对他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别人花钱,我都觉得是败家。可是无论你穿了多贵的衣服,我都觉得值得,觉得那是应该的。我喜欢看你穿昂贵的,能体现你的身份和地位的衣服。花多少钱我都不心疼,反而觉得很高兴。”白曦觉得这是在酒会里,不好卿卿我我的,因此只不过是仰头笑了一下就收回了目光。反倒是冷展,突然用力地收住了她的肩膀,低低地喘息了两声,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想睡我?”

    白曦就:……

    现在的总裁都这么直白了么?

    零零发:“不吝啬觉得他花多少钱都无所谓,你们很真爱了。”

    白曦:“冷总自己赚的钱,当然自己随便花。”

    零零发被这个残酷的回答给刺激了一下,差点儿都不相信爱情了。

    零零发:“难道没有更温情一点的回答么亲?!”

    白曦慢吞吞:“不过如果是我赚钱养家,我还是愿意给他花钱的。你不觉得他穿三十万的西装,真的很帅么?”

    零零发默默忍耐着这一波冷吹。

    它觉得自己年轻而真诚的心灵,都因为这垃圾狸猫七零八落了。

    白曦补充:“我确实想睡他。”

    零零发呜咽了一声,似乎想到了什么光团走炸开滚远了。

    白曦就觉得就算是蹲了局子涨了见识,可是这届系统还是不怎么行。

    她感慨了一下系统届统才凋零,继续慢吞吞地仰头看着自家英俊成熟的恋人。

    冷展正专注地看着她。

    “为什么发呆?”

    白曦这次才是震惊地瞪圆了眼睛。

    她和零零发一向都光速对话,就算是有一瞬间思绪会断开,可是却绝不会引来别人的察觉。

    “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在发呆啊?”白曦茫然地问道。

    “因为你那一刻眼睛里没有我。”冷展伸手,轻轻地点了点白曦的额头。

    他安静地看入了此刻白曦漂亮漆黑的大眼睛里。

    那里清晰地浮现出一个英俊成熟的男人,可是他知道在方才那一瞬间,那影子消失,空茫得一无所有,漠无人气。

    冷展想到刚刚白曦一瞬间的冷漠,心里莫名的疼了一下。

    尖锐又叫他恐慌。

    “多想我一点。”他突然有一种无力强硬起来的感觉。

    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这段爱情里,并不是所有人心目中他才是做主导的那一个。

    真正引动着他们感情的,其实是白曦才对。

    更患得患失的,竟然是他。

    他很畏惧白曦在那个时候变得没有半点人气,反而多了几分人偶一般空洞的眼神。

    这种感觉莫名地熟悉,仿佛曾经……他在什么地方也曾经经历过同样的眼神。

    “小曦,我爱你。”他轻声说道。

    “我也爱你。”白曦觉得冷展的表情很严肃的样子,急忙欢欢喜喜地回应。

    她觉得这一刻自己的心里甜蜜极了,又有一点小扭捏,还不好意思地问道,“你都爱我什么呀?”

    她拼命地抖了抖耳朵。

    “你的一切我都爱。”冷展还是没有忍住,垂头,薄唇吻了吻她的眼睛,轻声说道,“我本以为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子。”

    白曦的性格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或者说,那个时候在咖啡厅里看见白曦气势汹汹地教训陈琳琳,他觉得这样的女孩为了维护姐姐有点难得,可是也仅仅是这个程度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怦然心动?

    仿佛是……她笑嘻嘻地骄傲地仰着胜利的小脑袋走过自己的身边。

    他莫名地想要留下她。

    “哦,那太巧了,我也没想到我竟然会谈恋爱。”

    白曦这话很真诚了。

    因为她确实没有想过会在这个世界谈恋爱。

    不过,能和冷展谈恋爱,她觉得很满足,并不觉得后悔。

    他们两个本就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当看到冷展几乎无法忍耐自己的喜爱,眼底变得温柔缱绻,还垂头亲吻白曦的眼睛,一些看见冷总开了窍有了一点别的想法的人,就断掉了主意。

    明显看起来,冷总更紧张这份感情一些。

    这副宝贝紧张得不得了的样子叫人觉得很熟悉,就跟糟糠之妻唯恐老公迷失在花花世界里了一样。

    不过这酒会的确奢华热闹,也的确有人也会战战兢兢,觉得自己和这个奢侈又纸醉金迷的世界格格不入。

    陈琳琳挽着胡白的手,也是在自己和前夫离婚之后第一次出现在酒会上。

    她很紧张,甚至不知道应酬的时候,应该和那些夫人小姐的都说些什么。

    她只是一步不肯离开地陪着胡白到处和人寒暄,看着胡白把自己的骄傲放下,笑容满面,看起来和市侩的商人没有什么不同。

    酒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胡白正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和客户寒暄争取订单,就看见远远的,穿着一件成熟气质的礼服的白心站在不远处。

    她高挑美艳,礼服精致华美,衬托得腰身纤细,明艳照人。

    就算美女如云,可是她的气质和自信,也叫她变得不一样。

    胡白下意识地挽着陈琳琳走过去,想要讽刺她。

    再成功的女强人又怎样?还不是被丈夫抛弃,如今成了失婚妇女?

    他的脸上带着几分恶意,就在此刻,修长有力的手臂,见缝插针,决不放弃任何机会地揽住了眯起眼睛的白心的纤腰。

    林随揽着白心,对胡总微微一笑。

    “胡总,好久不见。”他热情地对脸色骤变的胡白笑了,任由酒会里各种含义不明的目光汇聚在自己的身上。

    “感谢你离婚,给我追求白总的机会。”

    “你真是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