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8.初恋(十三)

218.初恋(十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白的不悦溢于言表。

    陈琳琳也呆住了。

    她没有想到丈夫竟然会说出这样刻薄的话。

    不是怜惜她在家里照顾老人和白岚, 竟然是嫌弃她抱怨了?

    “不是的,阿白, 我, 我也有我的生活。我不能每天忙着做家务呀。”那不成了保姆么?清丽温柔的女人觉得这简直不像是曾经自己给他做一个小蛋糕都会心疼地握住她的手亲吻她指尖儿的那个爱人了。

    那个时候胡白是多么地疼爱她啊, 什么都不叫她做, 都有佣人在,他们只需要彼此依偎在一块儿,珍惜那难得的时光就好了呀。她踉跄地退后了一步, 垂着头有些委屈地说道, “而且, 你说过的,会好好对我。”

    “难道我对你不好么?”胡白有些烦躁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

    他在外已经很忙碌,真的不想在家里和陈琳琳争吵。

    陈琳琳是他心爱的女人,他也不愿意和她有什么纷争,因为这还是新婚呢。

    “我知道,现在咱们的环境是艰苦了一些。可是琳琳,你信我, 很快咱们就还会有很多的佣人,还会有更好的生活。”胡白是从吃苦吃过来的,对于眼前窘迫的境况当然知道这是正常的,任何一个公司在刚刚起步的时候, 都会耗费大量的精力和金钱, 可是这些都会在日后慢慢地赚回来。

    见陈琳琳柔弱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莫名地在心里生出几分失望, 却还是努力挤出一个柔和的表情来,拉着妻子坐在自己的怀里。

    “你也只不过是做做饭,洗洗衣服,还有整理一下大家的房间,这点小事难道还会做一天么?剩下的时间都是你的,你可以自己处理,多好。”

    想当初白心要忙公司的事,也时不时回家来整理家务。

    白心是个动作很爽利的女人,整理房间,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可是……”陈琳琳抿了抿嘴角。

    她突然发现,自己期待的胡太太的生活,并不如梦想里的那样好过。

    胡白把大部分的钱都投入到了公司里去,也不回来睡,整天忙忙碌碌的。

    想到自己好几天见不到丈夫,她的眼眶忍不住红了,含着几分眼泪低声说道,“我想你。”

    她的这份依恋,曾经是胡白最喜欢,也最心软的。

    她心心念念都是他,完全和白心不同。

    白心忙起来的时候,都记不住自己老公姓什么了。

    胡白的心里自然是熨帖的,然而想到自己繁忙,就微微颔首握紧了妻子的手轻声说道,“咱们已经结婚了,是合法夫妻,以后有很长的时间会一块儿度过。琳琳,我希望你懂事一点,在家里好好照顾我妈。你一向都温柔懂事,我知道你会做得很好。还有,最近咱们家里的经济是要差一些,你好好整理家用,一定不要叫我在外头还为家里担心。知道了么?”

    男主外女主内,这是曾经胡白最希望得到的生活。

    如今,他也希望陈琳琳能够满足他曾经的渴望。

    “可是家用不多,我……”

    “只要别短了我妈的,我们少吃一口也不算什么。”

    “可是妈说要每天吃燕窝呀。”陈琳琳急忙说道。

    胡白只给她一点钱做家用,这里花一花,那里花一花,什么都不够用了。

    她看见丈夫微微一愣,怔忡地看着自己,就急忙扶着丈夫的手臂低声问道,“阿白,能不能你也去和妈说,最近不要吃燕窝,把钱省下来好不好?开源节流,燕窝这么贵,而且我觉得妈吃了也不顶用,那也不是必需品,你说呢?”

    她正说得小心翼翼,却见胡白的脸上勃然变色,一把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推了出去,他霍然站起,笔挺的身姿立在她的面前,不敢置信地问道,“你知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陈琳琳竟然要克扣胡母的燕窝?

    “我妈吃口燕窝,你都不愿意?”

    “可是家用……”

    “家用还是我给的。琳琳,我的母亲不能用我的钱吃一点燕窝?”

    胡白突然眯着眼睛审视地看着陈琳琳。

    他觉得眼前泪眼朦胧一下子就委屈起来的女人,看起来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温柔单纯。

    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是陈琳琳在嫌弃他妈?

    “还有,连你也是在吃我的钱。”忍耐着怒气,胡白现在深深地后悔竟然回了家,不然怎么可能会听到这样的抱怨。他都奇了怪了,从前他们没有结婚的时候,多么的甜蜜,陈琳琳是多么的善解人意,多么的孝顺他妈,甚至总是劝他要对老人家好一点。

    那样懂事,在他妈的面前乖乖巧巧,对他也好得不得了,可是怎么结婚之后,妻子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你给的家用太少了。”陈琳琳委屈地说道。

    她和胡白在一起之后,的确不怎么用胡白的钱。

    前夫给了她一笔为数不小的赡养费,她就用那笔钱在过日子。

    不仅是离婚之后,甚至在和前夫生活在一块儿的时候,她的零花钱也比现在多多了。

    前夫是对她很大方的,她本以为胡白总是心疼她不要他的钱,总是说以后会对她很好很好叫她心安理得地收他的钱,也会和前夫一样大方。

    “你嫌弃我给你钱少?”

    “以前的时候,我……”

    “你还想着你前夫?”胡白的脸已经铁青了,明显在死死压制自己的怒意。

    没有任何男人会愿意看见妻子对前夫念念不忘。

    那代表着一个女人潜意识地的看不起,觉得他比不上从前的男人。

    看着陈琳琳瑟缩了一下不敢吭声了,胡白本来想要说点什么,就看见胡母正瑟瑟缩缩地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她的腰间还围着一个小布裙,手上都是泡沫,脸色有些虚弱。

    看见胡白回来,胡母的眼眶一红,飞快地扫过了正伏在地上的陈琳琳,急忙走过来拉住胡白的手含着眼泪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吃饭了没有啊?叫琳琳给你热点饭吧?”她手上刺鼻的洗衣液的味道,叫胡白简直不敢置信。

    “妈,你在洗衣服?”

    打从和白心结婚之后,胡母就没有干过重活儿。

    白心把胡母当亲妈一样捧着,当然不会叫曾经有过大病的胡母去干那些粗活累活,因此家里穷的时候,白心做饭洗衣服整理房间,全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等有钱了,就有了佣人,胡母自然更成了一位颐养天年的老太太。

    可是多年之后,她竟然又开始干活儿了?

    胡母见儿子关心地握住自己的手,也觉得委屈极了。

    她甚至都没有想到过,自己喜欢得不得了,总是对她乖乖地叫伯母的陈琳琳,会叫她干活儿。

    天知道,当她蹲在好大的洗衣盆前的时候,心里究竟是怎么样的心情。

    “琳琳说,说你有几件衬衫和外套只能手洗的,你知道的,她的手是用来画画儿养花的,而且也娇嫩,也不好洗衣服伤了手。”

    胡母委屈极了。她虽然是个弱弱的性子,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吃过儿媳妇儿的苦,一向都养尊处优的。如今想起不久之前的好日子,佣人环绕,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胡母就忍不住失望地扫过了垂头不语的儿媳轻声说道,“而且阿白,咱们家最近很困难么?琳琳和我说了,燕窝不能吃了呀。”

    她并不觉得燕窝很美味。

    那玩意儿啥味儿没有,并不怎么好吃。

    可是胡母坚信吃燕窝是身份的象征,只有有钱人才可以吃到,并且会叫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健康。

    她的眼眶红了,觉得自己无比地委屈。

    “心心,心心再生气的时候,也没断了我的燕窝。”

    这一句话大概不过是胡母的一句抱怨,可是陈琳琳却猛地抬起了头。

    她对婆婆真的已经很好很好,平时从来都温柔乖巧顺着她,现在只不过是,只不过是想求婆婆帮自己一个忙,从前对自己很温柔的婆婆就变了脸,还在丈夫的面前告状。

    这是要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么?陈琳琳没有想到温柔慈爱的婆婆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急忙起身拉住胡白的衣袖含着眼泪哽咽说道,“不是的阿白。我只是太忙了。我要做一家人的三餐,还要去买菜,还要……”

    “够了!”胡白一把将妻子甩开,忍耐了很久,方才冷冷地说道,“琳琳,我对你很失望。”

    善良单纯,温柔贤惠的妻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嫌弃他,使唤他妈洗衣服,还觉得自己很委屈?

    “我再和你说一遍,我给的家用,我希望都花在我妈的身上。琳琳,你不要说你很委屈。你在家里又不需要出去工作,每天做三顿饭,洗个衣服能累死你么?白心当初忙着公司的事,也没有说叫家里使唤我妈的。琳琳,我们刚结婚,你的这些话,我只当做没听见,不过,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看见陈琳琳一下子捂着脸在一旁哭了起来,胡白只觉得自己的头被哭得疼极了。

    他最近正为了生意焦头烂额,可是陈琳琳一点都不体谅他,总是还给他添负担。

    他都快记不起曾经那个总是抚慰他心灵的那个美好的女人了。

    结婚才多久?

    “我妈的燕窝不能断,还有,家里的三餐质量我也不希望会下降,洗衣服这种事,你别使唤我妈。你的手就那么娇贵?你也懂事一点行不行?”

    胡白觉得烦心极了,还有什么心情和家里人一块儿吃饭,转身就要走。

    “阿白,你留下来陪陪我吧。”陈琳琳觉得每天独守空房很寂寞,急忙央求道。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很忙?”她还想恩爱缠绵的事儿?胡白都觉得头上一头包。

    “没心情。你在家呆着吧。”他怒气冲冲地就往外走。

    正走到门口就见白岚开门进来,见了胡白,眼睛一亮。

    “姐夫你回来了?”她穿了一件很漂亮的裙子,看起来就像是个温柔娴静的小公主,白心虽然把她从家里赶出去,可是衣裳却并没有克扣,都给她带出来了。

    只不过白岚的脸色也有些憔悴,她看见胡白就仿佛见到了救星一样,急忙走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问道,“姐夫,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就是……下学期的学费,一万块。我姐不肯替我交了。”她一向都很亲近胡白这个俊秀斯文的姐夫的,从前也常常得到胡白给自己的零用钱,因此要钱理所当然。

    “什么学费这么贵?”陈琳琳听了,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琳琳姐,现在学费都是这样的呀。”白岚茫然地看着她。

    “一万块,这也太多了。”陈琳琳轻声说道。

    胡白给她的家用都没有一万块。更何况,白岚是白心的妹妹,白心不肯交学费了,为什么要叫胡白这个外人来交呢?

    胡白的目光却若有所思地看住了白岚。

    他看着天真温柔地看着自己的白岚,心里暗道一声失策。

    之前只希望叫白心痛苦,也为了昭显白心已经众叛亲离,因此,他把白岚接到了家里。

    可是现在白心真的对白岚不管不服,难道他要一直养着白岚么?

    如果白岚真的已经不会得到白心的原谅,那她也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他沉默了片刻,方才对白岚温和地说道,“最近公司周转不开,你再等一等,过几天我把钱给你。”他已经不准备拿钱给白岚了,毕竟这对自己毫无好处。白岚却依旧没有察觉他的冷淡,闻言点了点头,又迟疑了一下,就小声问道,“姐夫,还有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万块?”她红着脸颊,在陈琳琳惨白的脸色里小声说道,“我男朋友今年大学毕业了。你知道的,他要找工作去面试,就需要很正式的服装,所以……”

    她一向都刷白心的附属卡给恋人买衣服的。

    可是附属卡被断掉,她没有钱了,然而现在却是恋人最需要钱的时候。

    陈琳琳已经摇摇欲坠。

    这怎么左一个一万块右一个一万块啊?

    她急忙阻拦说道,“小岚,咱们家现在真的没有钱。你姐夫在创业啊,他哪里还有钱?你不是还抱怨家里的饭菜都不怎么好?就是因为没钱了要省着花。一万块真的太多了,而且,那个男孩子自己难道没有钱么?为什么要花你的钱?这不是很过分么?”她一心一意想要为胡白省钱,可是白岚的眼睛却震惊地睁大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竟然突然变得这样市侩,一万块都和自己斤斤计较的琳琳姐。

    诗情画意的琳琳姐把钱放在嘴边,真的变得很庸俗,变得和她只知道钱不知道感情的大姐一样了。

    “琳琳姐,我以为只有你会明白我的心情!”白岚用失望的目光看着陈琳琳。

    “恋人之间,难道还要分得那么细么?我和他之间也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为什么你要计较是谁花的钱?琳琳姐,我觉得你好俗气。我的条件好一点,他没钱一点又怎么了呢?我们相爱,难道这不是最重要的么?琳琳姐,你也是爱过人的呀。”

    “可他既然没钱,就不要买这样贵的东西。”

    白岚突然之间觉得眼前的女人好陌生。

    她的嘴里斤斤计较,变得又刻薄又唠叨。

    就算她姐再不好,再庸俗市侩,可是也没有为了一万块就在她耳边念叨不停的。

    “琳琳姐,你是不是看不起穷人?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穷小子就不能有爱情了么?琳琳姐你也是从穷的时候过来的呀,那时候你和姐夫多好啊,甜甜蜜蜜,为什么现在却不理解我了呢?还是你现在有钱了,就看不上别人没有钱?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你变得俗气了。”白岚在陈琳琳难看的脸色里,不再多说什么,顾虑了她的心情,只是微微鞠躬,然后飞快地跑过她僵硬的身体,跑回了房间。

    清丽纤细的女人猛地捂住了自己颤抖的嘴。

    她觉得自己无比地艰难,似乎一切都变得光陆离奇了起来。

    她心里难受,想要叫丈夫安慰一下自己,却见胡白已经头也不回匆匆地赶回公司去了。

    她再转头,却看见胡母已经目光瑟缩地解开了自己的布裙,递给陈琳琳小声说道,“琳琳,麻烦你了。还有几件外套,你快给阿白洗洗干净吧。”

    她看见陈琳琳呆滞地握着布裙站在门口,急忙转身回去厨房把儿媳做好的饭菜热热吃了,之后就叹息了一声不仅没有燕窝,连饭菜的味道也不如从前那样好吃,颤颤巍巍地回了房间里去,也并没有多去管自己的儿媳洗衣服洗了整整一夜。

    就算是从前白心洗衣服的时候,她也从来都不会多管多看的。

    陈琳琳洗了一夜的衣服,瘫坐在地上,看着自己泡得发白的手,也呜呜地哭了起来。

    她没有想到,和初恋结婚之后,曾经幸福甜蜜的时光,也随着那张结婚证烟消云散。

    不过显然这份悲戚不能叫人感觉到。

    领了一张离婚证的白心,正揉着眉头,听着今天举着一簇娇艳的红玫瑰给自己念情诗的林总舌灿烂花。

    她觉得头疼极了。

    林总也觉得郁闷极了

    一旁冷总正和白曦一块儿亲亲热热地坐在一块儿亲嘴巴亲额头的,可是为什么白总却无动于衷啊?

    醒醒!

    外头春天都来了!

    “林总,我有一个建议。”白心沉默了片刻,突然开口,在林随期待的目光里笑了笑温煦地说道,“我们可以试着住在一起。”

    “同居?!”林随的眼睛骤然明亮起来。

    “不是……是有时间,我会过去你的住所。”这暗示就很明显了,显然白总要的是一段开放式关系,她和声说道,“你情我愿,彼此轻松,我也不会约束你。合则来不合则散,林总,你并不吃亏,直到你结婚前,我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友谊,你觉得呢?”成年人了,办点儿成年人的事儿也无所谓,反正男未婚女未嫁的……

    “你不和我结婚?!”林随脸色顿时一沉。

    “……当然。我不会因为这种关系纠缠你……”

    “那我不同意!”英俊的男人啪地把玫瑰往桌面上一拍,冷着脸说道,“不结婚,别想和我上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