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7.初恋(十二)

217.初恋(十二)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展哥, 你怎么可以……”

    当着白心的面亲了白曦,冷展这是要上天啊。

    林随都觉得冷展要完。

    就白心那么宝贝妹妹的样子, 合作案都说不要就不要了, 冷展就敢这么下嘴, 这真是……

    没情商害死人的。

    林随急忙站起, 随时等待救援,并且绝不承认心里充满了嫉妒。

    冷展都亲上了,自己还在约饭的边缘打转呢。

    这进度一下子拉开了, 展哥也不知道拉兄弟一把。

    “你, 你怎么亲我。”白曦的眼睛瞪圆了, 可是一下子,又忍不住捧住自己一张红扑扑的小脸。

    “我,我也是初吻。”

    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可是一转头,眼睛里带着明亮的光。

    “初恋?”白心犹豫了一下,看着伸手就当着自己的面儿把白曦给揽进怀里的高大男人,想到这冷总的确一副没情商的样子, 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美女的。不然,怎么也游刃有余,就跟他身边的林总一样笑容风流还会约饭游刃有余了不是?她的心里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几分满意, 抬眼对冷展温和地说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么冷总, 小曦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

    “没了?”林随诧异地问道。

    不棒打鸳鸯一下么?

    他都觉得有些茫然了。

    “可以。”冷展平静地说道,又侧头,亲了亲白曦的脸,把她拉到一旁坐下了。

    “小曦是冷总的初恋的话,那我还是愿意叫他们尝试一下的。”白心对林随心平气和地说道。

    白曦窝在冷展的怀里,不知怎么,就忍不住去看冷展英俊又成熟的脸。

    “你可以大方看。”

    “哦。”

    “我是你的,你可以随意。亲吧。”冷总俯身,将自己的脸颊送到白曦的面前。

    穿着软软睡衣,露出一段修长颈子的黑发小美女一下子愣住了。

    “谁说我要亲你了?”

    “你的眼神很贪婪。”冷展一本正经地说道。

    迎着这张英俊的脸,白曦觉得亲一口完全不亏,哼哼唧唧表达了一下矜持,就扑上去亲了亲自己新出炉的初恋的英俊的脸。

    林随笑都笑不出来了,沉默地看着这两位的表演,沉吟了一下,诚恳地转头对白心认真地说道,“白总,你也是我的初恋。”

    他的嘴角带着一抹柔情与专注,白心微微一愣,美艳的脸上似笑非笑,看着林总微微颔首,之后垂头微笑说道,“我们继续看这份合作案?”谁会相信林总这看起来就多情又无情属性的男人是初恋呀,这么高的情商,明显是从女人身上历练出来的,还敢来骗她?

    不过白心犹豫了一下。

    她到底还是盛年,也并没有想过要为一个出轨的渣男守身如玉,以后还是有需求的。

    不过这年头儿男人们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就觉得,与其继续结婚没准遇到个王八蛋,不如一段开放式,随时可以抽身退步的关系来的安全。

    林随很合适。

    看起来并没有多少深情,可是嘴巴甜会说话,还身材不错,样貌不错,有钱,玩得开。

    唯一叫白心迟疑的,是林随是合作伙伴,一旦这段关系发生改变,或许影响她赚钱。

    所以,还是算了。

    男人哪里有钱重要。

    她有些遗憾林随这样的极品男人自己是没法儿吃一口尝尝了,此刻面容不变,继续和叹了一口气的林总一块儿研究开发案。白曦在一旁觉得自己听不懂,就专心地趴在冷展的耳边小声问道,“你不去一块儿讨论开发案么?”

    她只穿着一件软软的睡衣,里面当然不会再有任何的穿戴,柔软的,带着一点凸起的部位压在冷展修长的手臂上,冷展动了动,手臂下意识地磨蹭在她的青涩的柔软上。

    他垂了垂眼睛,侧头看了白曦一眼。

    黑发女孩子天真无邪地看着他。

    冷展摇了摇头。

    “我只负责大方向。”集团旗下的公司那么多,事必躬亲还不累死他啊?

    见白曦看着自己眼睛弯起来,扑面而来的一点害羞还有快乐,冷展忍不住又去亲了亲她的嘴唇。

    女孩子独有的甜蜜的气息环绕在他的唇齿之间。

    真是奇怪。

    每一次和她触碰,都会叫他沉迷其中,甚至都变得不像他自己。

    “以后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女朋友的。”白曦见冷展扶着自己的肩膀,一双眼睛变得更加暗沉,急忙凑过来蹭了蹭他的脸小声说道,“你是大集团的总裁,工作忙顾不上我,我都知道的。我不会抱怨你这些事……”

    她刚刚说了这句话,觉得自己很贴心很懂事,就见眼前英俊的男人平静地说道,“如果真的爱一个人,思念她想要和她在一起,无论多忙,男人总是能找到空闲的时间去见她。”

    白曦一双圆滚滚的眼睛看着他。

    “你不需要抱怨,因为我不可能会冷落你。”冷展轻声说道。

    就比如他很忙,可是无论如何,无论自己工作已经铺满了整个办公桌,却总是能耐心地和白曦讲两个小时的电话。

    哪怕结果是他需要用更多的时间来完成工作,一些加急的文件甚至要他耗费更快更多的精力也无所谓。

    因为他想念她,所以总是努力在工作和她之间找到平衡。

    白曦动了动自己的小身子,垂头有些羞涩地小声说道,“你,你会宠坏我的。”

    “初恋就是拿来宠的。”

    这种话,别说涉世未深就还是恋爱小菜鸟一只的白曦,就是白心在一旁偷听到他们的谈话,都觉得心里甜甜蜜蜜的。

    白心叹了一口气。

    真是小看了冷总了。

    顶着一张低情商的脸,竟然还能说出这样叫人心里欢喜的话。

    林随的脸色却有些微妙。

    他怎么不知道冷展这么会说话呢?

    真是对不起从前的那些被冷总怼走的各路美女了。

    曾经会对一个曼妙妩媚香风袅袅的大美人说出“你呛到我了”这种话的冷总,竟然也会说“初恋就是拿来宠的”这样的话。

    有这样的情商,何至于栽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呢?

    “反正,咱俩都是初恋,彼此探索,共同进步呗?”白曦也不知道恋爱除了亲亲还能做什么,垃圾零零发也没说给自己一份恋爱指南什么的,这叫没谈过恋爱的狸猫可怎么办啊。

    所幸冷总也是个新手,两个人都没经验,所以也显不出谁没情商来。她忍不住扑过去又亲了亲冷展的脸,因为白曦就觉得吧,这谈恋爱,可是亲密地腻在一块儿你亲亲我,我亲亲你,来的最开心了。

    她觉得自己谈了恋爱,一下子生活都变得阳光灿烂起来。

    从前胡白的那些破事儿在白曦的心里,也都完全不算什么了。

    反正胡白都已经被赶出家门,就算以后再有什么消息,都和白家姐妹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有冷氏在身后支撑,因此白心的公司只不过在最初经历了一系列微小的动荡之后就慢慢走回了正轨。白心是个对工作很拼命的人,白曦也同样是支持姐姐不要做什么回归家庭的贤妻良母,而是希望姐姐在自己的舞台上发亮。

    正巧白心因为冷氏的合作案,因此常驻冷氏,白曦去看望姐姐的时候,还能直接去冷展的办公室和自己的男朋友腻歪一下。现在冷氏所有人都知道,自家总是很傲慢的冷总找了一个小女朋友。

    真的很水嫩可爱的女孩子,如果不是白总亲自盖章,几乎就像个未成年。

    听说才二十岁,青涩天真,鲜嫩娇艳,神采飞扬。

    真是……自家总裁这口嫩草吃得一定心里爽啊。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某林姓总裁透露,冷总拿下了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就是因为一句话。

    “你是我初恋。”

    原来这年头儿,只要是初恋,那三十岁的老男人都可以找到对象儿了呢。

    一时之间,冷氏集团之中的一些精英分子,都想假冒自己没谈过恋爱,好赶紧找个对象结婚去了。

    就……也要漂亮天真的小美女。

    白曦也不知道自家冷总这样被深深地羡慕着,她抱着一个很精致的保温桶就上了冷氏的顶层。整个顶层都是冷总的办公区,大大的,外头的男秘书看见白曦抱着保温桶开开心心地走过来,急忙帮她推开冷展沉重奢华的办公室的大门,侧身叫白曦进去。他对未来很有可能……或许是必然会成为自家总裁夫人的白曦已经抱有了十二分的尊重,迎着白曦对自己的一个大大的笑容,礼貌地致意。

    “谢谢你,董秘书。”

    这青年看起来才二十五六,却已经能成为冷展的秘书,显然不容小觑。

    白曦觉得冷氏卧虎藏龙。

    前有酒店学霸专八服务生小哥,后又有这二十郎当就已经做总裁秘书的精英帅哥。

    “您太客气了白小姐。”董秘书觉得一束炙热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抬头,对上了自家总裁的一双暗潮汹涌的眼睛。

    董秘书:……

    他无声地,幽怨地,不动声色送了白曦进门,然后打开手机找到自己的隐藏通讯,开始和另一位饱经沧桑的秘书先生一块儿骂自家老板。

    年轻长得帅,竟然被老板防贼一样看管,简直不能忍!

    看在又涨薪水的份儿上,再忍耐一年的。

    对面林总的秘书同样十分憋闷。

    三十岁老男人的嫉妒心,简直到了给白总倒了一杯水都恨不能警惕地叫自己赶紧去蹲门口不要进来的程度。

    真是有毒。

    董秘书就同情了一下自己的小伙伴儿,觉得自己勉强还不算很惨。

    至少冷总吃到嘴了,不会看谁的眼神都像是在看情敌。

    白曦完全不知道自家男朋友差点儿逼疯一个高级秘书,她抱着保温桶就走到了冷展巨大的办公桌后面,坐在他的腿上把保温桶放在他的手里。

    冷展打开,看里面是温热的鸡汤,似乎还放了一些药材,亲了亲白曦粉嘟嘟的小嘴巴,舀了一匙汤先喂给白曦喝,见白曦不大喜欢药材的味道,就自己拿着慢条斯理地喝了。白曦趴在他面前的书桌上看着眼前很多很多的资料,一下子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胡白又开公司了?”这也太快了。

    白曦看见一个项目的投标人里,就有胡白的名字。

    “他在试探冷氏。”

    “试探?”

    “不过是个小的项目,他的公司在这个项目上的确有优势。如果冷氏愿意将这个项目交给他,那代表白心和冷氏之间关系也不是很亲密。”

    只要冷氏不偏心白心太过,那胡白就放心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白曦急忙问他。

    “我不会和他合作。”

    “是不是因为我和我姐啊?”白曦抱着他的脖子问道。

    “如果做生意还要叫自己喜欢的女人不开心,那这生意做的没意思。”冷展抱着这乖乖巧巧靠在自己怀里,伸出小爪子很坏地摸自己脸颊的女孩子平静地说道,“冷氏开得这样大,如果还要为了这么个男人犹豫要不要合作,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冷氏的势力是任何人都不能想象的,而且他手中握着冷氏的绝大部分股份,并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就算是要负责,胡白的这点优势,他也完全能从其他地方找平。

    “我也不喜欢一个会抛弃糟糠,品德败坏的男人。我不信任他。”

    “冷氏的态度,对不会有很多人观望?”白曦突然问道。

    “当然。”冷氏是庞然大物,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人能和冷氏抗衡。

    一旦被冷氏排斥,那胡白少说也凉了一多半了。

    白曦得到肯定的回答,顿时就弯起了自己的眼睛。

    “那就好。知道他日子就要过不下去,我就能好好儿过日子了。”她小心眼极了,完全没有劝冷展得饶人处且饶人意思,叫她说,渣男就得把他一脚踩死,叫他一辈子都不能翻身才好呢。

    她轻飘飘地抱着冷展的脖子眨眼睛开心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好最好的人了。”她吧嗒一声亲在了男人线条分明的侧脸上,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可说的?初恋么,就得多亲才能出感情。

    冷总毫不客气地把保温桶往一旁一放,把白曦压在了自己面前的红木办公桌上。

    两位初恋显然柔情蜜意。

    可是另一对初恋却有些艰难了。

    胡白好不容易重新组建了公司,并且将公司的人马都拉起来,里里外外忙碌了很久很久,已经筋疲力尽。

    他和白心离婚的时候的确分到了一些钱,并且在不久之前将手里那些不值钱的公司股份全部抛卖用于资金周转。

    只是在他卖掉股票的第二天,公司已经在底部横盘很久的股价突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嗖地一下子就上去了,连续多日保持飞快的上涨,很快就恢复到了从前的股价。

    胡白气得呕血,可是也知道,这明显是冷氏联合白心给自己一个教训。

    如果自己不卖掉股票,那股价依旧不会上涨。

    他心里愤怒,也知道这一回自己损失巨大,可是手中的钱也的确不少,他将这些钱全都投入了新公司的组建上。

    只是这样忙碌,特别是新公司在刚刚起步阶段当然会举步维艰,并且非常繁忙,压力也巨大,胡白已经很多天没有回家。

    说来好笑,他新婚这么久,可是和陈琳琳见面亲热的时间,还赶不上从前他们偷偷摸摸的时候。

    只是这一天,胡白在将自己的公司资料传到冷氏,心中忐忑之外,又接到了陈琳琳的电话。

    见到是陈琳琳的电话号码,胡白沉默了片刻,揉了揉眉心才接通了。

    他觉得自己现在很累。

    甚至他觉得很奇怪。

    当初……和白心一块儿组建公司,也是从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也这样疲惫过么?

    似乎并没有。

    因为那个时候,仿佛白心就像是永远都不会感到疲惫一样,将大部分的繁重都背在身上。

    可是现在,却没有人和自己分担了。

    胡白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然而对于陈琳琳,他还是爱着她的,因此在陈琳琳求他回家来和家里人聚一聚的时候,还是温柔地答应了。

    他也知道最近自己难免忽略了妻子,可是他们之间有那样的感情,一天两天的分离,其实也不算什么吧?

    “阿白。”

    陈琳琳在别墅里等了很久了,看见俊秀却多了几分疲倦的胡白回家,急忙跑过去给他脱掉外套,关心地问道,“公司还是很忙么?”见胡白微微点头,她顿了顿才小声说道,“阿白,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懂,不能帮你什么,只能在家里帮你照顾妈。”

    见胡白看着自己微笑起来,满意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清丽温柔的女人眼睛微微一亮,急忙继续说道,“阿白,咱们还是把从前的佣人请回来吧?照顾妈和小岚两个人,我一个人……很吃力。”

    胡白的资金全都投入到了公司,因此就不想浪费钱再叫佣人留在家里。

    反正陈琳琳不去上班,男主外女主内,有了她照顾胡母和白岚,还需要什么佣人?

    更何况当年的白心……在艰难的时候就算忙着工作,也把家里都照顾得很好。

    “吃力?你又不上班,照顾我妈还会吃力?”

    胡白本带着几分笑意的脸上,慢慢露出几分不悦。

    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两个人是要正经过日子的,能不能不要这样任性?

    怎么突然变得这样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