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6.初恋(十一)

216.初恋(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林总和冷总遭遇到人生巨大挫折的时候, 白曦还在一步三回头往后看。

    “怎么了?”白心看白曦对冷展依依不舍的样子,心里一凛, 垂头问道。

    “就是……其实冷总挺好的, 对咱们多照顾呀。”白曦和白心一块儿坐进车里, 扭了扭自己的小裙子小声说道, “姐,我觉得冷总挺好的。这人吧,就得看他得意时候的样子。你看冷总这么有钱, 可是他也没说仗着自己是大客户就对咱们有什么不礼貌, 还帮着咱们稳定公司, 这对咱们真的很用心了。”她漂亮的眼睛眨了眨,白心一愣就无奈地说道,“他的确是个很好的男人,只是他不大合适你。”

    “为什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你喜欢他?”司机开车在前面听不见,白心侧头,双手捧着妹妹的小脸儿笑着问道,“喜欢他什么?”

    “他帅呀!”白曦耿直地说道。

    白总就沉默地想了想冷总那张脸, 的确很帅,成熟英俊,气场强势,是会叫女孩子喜欢的类型。

    虽然她一向都紧张妹妹, 可是也不会压着妹妹随着自己的心意去决定感情, 而是想了想笑着点头, 又问道, “还有别的么?”

    如果妹妹真的喜欢冷展,她也不会非要反对,叫妹妹伤心。

    至于冷展会不会伤了妹妹的心……感情这样的事,不亲身去试一试,永远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合适自己。

    虽然白心遭受了情伤,还离婚被劈腿,可是她也不会很紧张地拘束着妹妹,叫她按着自己的思想去活。

    就算冷展王八蛋,可是白曦还有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可以依靠,也永远都不会有没有退路的那一天。

    因此,她觉得很好奇。

    白曦咬着自己的指尖儿想了想,眼睛一亮看着她姐说道,“他还有很多很多的合作案。”

    这么天真可爱的小东西,连说出的话都带着懵懂,白心无奈极了。

    “我是缺合作案的人么?不过,”见白曦又埋头苦想,白心无奈地把妹妹揽在怀里,叫她轻轻地窝在自己的心口轻声说道,“冷总的确是难得的商业精英,可是这样的男人,你看他事业有成,看他英俊成熟万众瞩目,也的确是会被人喜欢的样子,可是事业心重的男人虽然被人尊重,他忙起来的时候却总是不能陪着你照顾你。”

    她垂头亲了亲白心的眉心轻声问道,“找一个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子不好么?你现在是大学生,同学里没有喜欢的男生么?年轻青涩还单纯,又可以和你说到一块儿去。这些男孩子喜欢一个人,没有太多的利益,喜欢你就是真的喜欢你。到时候你们在一块儿,一定很幸福的。”

    “可是男孩子也会长大呀。冷总也有年少的时候呀。”白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他都三十多了。”

    “谁都会有三十多的一天。而且姐,就算他很忙碌,工作起来会忘记我,可是我也不是指靠着男人的爱天天在家里悲伤春秋的人。他忙,我可以陪着他,只要在喜欢的人身边,那就算每天就见一小时,也是幸福的。而且,谁说男孩子都很单纯呀。”

    白曦犹豫了一下就揉着自己的裙子小声说道,“就白岚现在的男朋友,是她的一个学长,也还年轻青涩着呢,可是我觉得就不怎么样。”

    她偷偷撇了撇嘴角。

    “你二姐谈恋爱了?”白心诧异地问道。

    “谈了,很久了,只是二姐不让我说。”

    “为什么?”

    “那男孩子家里穷,二姐担心你嫌弃他,怕你搅黄了。”

    “我怎么可能会用钱来衡量一个男孩子。”白心皱眉。

    她也是白手起家,自然知道什么叫莫欺少年穷。

    更何况,钱不应该是衡量感情的工具。

    她也已经足够有钱了,自然不在意自己妹妹喜欢的是有钱人还是穷光蛋,又怎么会因为这种家境问题就搅黄妹妹的恋爱。

    “我也觉得不可能。不过后来她哭的厉害,我懒得理她就答应了。”白岚整日里哭哭啼啼地和原主求她隐瞒,那道理一套一套的,都是小公主和穷小子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原主听得头疼,也懒得去管。

    更何况在她的心里明显亲近白心更胜于白岚,一想到在公司天天忙得连轴转的姐姐还要去关心白岚的恋爱问题就觉得不开心,白曦拉着白心的手轻声说道,“她都成年了,我为什么还要管闲事呢?”

    “那男孩子怎么样?”

    “那就跟你说的似的,很年轻,很好看,不过我不喜欢他。”

    “你觉得他不好?”

    “我觉得他总是理所当然地花白岚的钱,出去吃饭都是白岚买单。我就跟白岚说过一次,说这人不好,总是花女朋友的钱。白岚还说我看不起穷人。她说了,那个男孩子家境不好,她却好得很,情侣之间怎么能计较那么多呢?还说我看不起人,是不对的。可是姐,我没有看不起穷人的意思。我也是从没钱过来的。我就是想,就算家境再不好,可是如果喜欢自己的恋人,也会哪怕只出一毛钱,也代表自己的心意。那小子一毛不拔,拿白岚当提款机呢。”

    原主就因为这样,还被白岚坚定地认为是个嫌贫爱富的人。

    原主脾气本来就不好,一片关心喂了狗,顿时就撒手不管了。

    反正是白岚吃亏,又不是她吃亏。

    “他是你二姐的学长?”

    “你别管了姐。你不是断了白岚的卡?你放心,考验真爱的时候到了,那小子我估计要分手,一劳永逸了。”

    从白岚的身上捞不着好处,那必须就得分手了。

    白曦的话叫白心觉得很有道理。

    更何况今天白岚干的破事儿真是叫白心心都凉了。

    竟然拿着她的卡,和胡白还有陈琳琳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儿吃大餐?

    白岚怎么不上天呢?

    她到底心里多了几分芥蒂,更何况白岚的男朋友只不过是个大学生,也没有胆子做什么坏事儿,因此也就放在一旁。

    到了第二天清晨,外头的天蒙蒙亮,空气湿润清新,还有小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叫。

    白曦整个人都埋进了自家的大床里,雪白雪白软绵绵的被子把她盖起来,只露出一颗小脑袋。

    此刻,电话响起。

    白曦眯着眼睛恍恍惚惚地去接,带着几分哀怨地问道,“谁啊?”这大清早的,正好儿是睡懒觉的时候,更何况今天没有胡白一家,这别墅里空气都清新了。

    白曦一夜睡得开开心心的,正做了一个特别好的梦,梦见自己扒了一狐狸的尾巴做围脖儿,把一条雪白雪白的狐狸尾巴围在自己的小脖子上正狂笑不已,这电话一下子就打碎了她的美梦,心情能好就奇了怪了。

    零零发突然问:“为什么是白狐?”

    白曦:“……这世上最讨厌的就是白狐!”

    零零发:“看来你很有故事。”

    白曦顿时冷笑了。

    她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小屁股,想到这不是自己的原身,没有尾巴,就冷冷地表示:“我和白狐不共戴天!”

    零零发沉默了一会儿:“其实白狐挺好的。”

    白曦愤愤:“那是你没见过白狐是多么的讨厌!”

    零零发:“白狐怎么你了?”

    白曦警惕脸:“我不告诉你!”

    零零发发出了深深的叹息。

    它默默地滚进了自己的小黑屋,觉得自己还不如去蹲局子。

    白曦觉得零零发大清早这一波莫名其妙,把手机夹在脖子里,又滚进了被子里。

    “是我。”电话里传来冷展的声音。

    白曦一下子张开了眼睛,震惊地看了看一旁的一个小闹钟,顿时痛哭流涕。

    “冷总,说好的每天中午给你打电话呢?!”她被冷总要求每天都得打电话,通话两小时,白曦本想要装死,可是如果她不打,那冷总的夺命连环call就一定来了。

    而且冷总会翻倍的,一旦是冷总主动打电话,那就四小时。迫于当初合作案的淫威,白曦没有骨气地从了。不过这明显今天还没有到时间,白曦看见闹钟上才七点,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小声央求,“我还没睡够呢。我想睡觉。”

    电话莫名地沉寂了一下。

    “你在引诱我?”冷总突然轻声问道。

    “哈?”白曦惊呆了。

    “我知道了。”冷总突然挂断了电话。

    白曦握着自己的手机陷入了沉思。

    难道她方才说了什么外星语言?

    还是冷总突然明白自己清晨打搅一个小可爱睡觉,是不对的,所以放弃通话了?

    她觉得冷总这还算是不错,美滋滋地钻进了被子里,在软软的,很大的公主床上滚了滚,开了一点窗子,觉得空气美好还带着一点清香,又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她迷迷糊糊想要睡一个回笼觉的时候,电话又响了。

    “冷总!”白曦见又是冷展的电话,顿时气哭了。

    “开门。”冷展的声音依旧冷冷的,却还带着一点似乎运动之后的急促的呼吸。

    白曦茫然地拿着电话不明所以,听见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她穿上软软的拖鞋踢踢踏踏去开门,门一下子打开,现出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

    他的身上还带着一点清晨的外面的凉凉清新的空气,站在那里垂头看着白曦。白曦茫然地举着电话抬头,正对上那张轮廓英俊的男人的脸。她下意识地挂断了电话,只觉得眼前这西装革履,穿得十分严谨的男人此刻发丝有点凌乱,胸口微微起伏,比之前多了一点鲜活的帅气。

    穿着睡衣的女孩子正愣神儿呢,就看见男人已经绕过她走进她的卧室,看了看大床,又看了看她。

    白曦嘴角抽搐了一下。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说需要我?”冷总微微挑眉,带着几分傲慢地说道,“我当然会来。”

    “需要你?”

    “你不是想要我陪你睡?”男人理直气壮地问道。

    白曦僵硬地看着这高大英俊的男人。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睡了?”

    “电话里。你那么想和我睡,难道你忘了?”西装革履的男人慢慢地走到了穿着软软睡衣的黑发女孩子面前。

    “冷总我跟你讲,幸亏我已经成年了,不然我觉得八十个合作案也保不住你进局子。”

    白曦反手关上了卧室的门,义正言辞地说道。

    冷展沉默地看了看被关得紧紧的房门,又看了看一脸正直还有单纯的小姑娘,懂了,解开了自己的西装外套丢到一旁的椅子里,只穿着单薄的衬衫看着白曦。

    白曦就欣赏了一下冷总这令人很满意的身材。

    别看都已经三十多了,可是看起来保养得很好,没有小肚子!

    她的心里一下子就生出了一点开心来,本来就觉得冷总这么帅很合适当恋爱对象,更何况冷总这么会脑补,谈恋爱也省心不是?她咳了一声,就走过去很干脆地拉住了冷展的手仰头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姐不会管我和谁谈恋爱的,只是我有话得提前说明哈。我姐是我最重要的人,如果你想和我谈恋爱,就一定请尊重她,并且以后,我就算和你谈恋爱,你也不能叫我和我姐疏远,知道了么?”

    “嗯。”冷展知道白曦对白心的感情。

    为了她姐都敢手撕小三了,想必冷总在这姑娘心目中的位置远远赶不上白总。

    虽然心里默默地嫉妒,不过冷总不说。

    商场上都讲究不动声色,循序渐进,试探之后慢慢侵蚀,最后完全占据领地。

    “然后你要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不可以劈腿,不可以和别的女人搞暧昧,不可以做叫我伤心的事。”

    “嗯。”冷总再次点头。

    “那你是我的初恋……”

    黑发小女生突然露出了一点羞涩的表情,捏住了冷展的衬衫衣摆,红着脸说道,“我,我觉得我亏了。你有没有白月光啥的,先告诉我。”

    冷展都三十多了,白曦觉得吧,这冷总不可能感情零空白,她也知道纯洁美好的初恋不仅会令女人怀念一生,也会成为很多很多男人心口上抹不去的美好的回忆。就跟胡白似的,哪怕陈琳琳并没有白心好看,也没有白心为家庭做出的那么多的牺牲,可是就凭借自己是初恋,就能硬生生毁掉了胡白和白心多年的婚姻。

    在陈琳琳出现之前,谁不觉得胡白和白心是美满恩爱的一对呢?

    更何况,陈琳琳固然很坏,破坏别人家庭,可是罪魁祸首,却是对曾经的感情念念不忘的男人。

    白曦可不希望以后自己也遇到劈腿渣男。

    她仰头专注地看着冷展。

    如果冷展说自己没有白月光,只不过是谈过恋爱也就算了。可是如果有白月光,那就拜拜。

    “没有。”

    白曦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你也是我的初恋。”

    白曦眼睛瞪圆,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家这位冷总。

    “你,你说啥?”

    她是他的初恋?

    不能够吧?

    冷总都三十多了!

    当然,三十多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多不胜数,可是冷总又帅又有钱,这简直是钻石王老五,应该有很多大美人觊觎吧?

    “我,我年纪小,可你也不能骗我!”白曦一张漂亮的脸维持着震惊的样子。

    “我没有骗你。”冷总伸手摸了摸她的耳朵,轻声说道,“我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女人。除了你。”

    他的目光专注,内敛之下又带着几分灼热,白曦被他摸了一下,只觉得耳根子发热,目光扫过他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的两颗纽扣后的漂亮的胸口的线条,又怂了。

    她觉得自己在这房间里待着肯定得出事儿,慌慌张张地退后了一步,却觉得眼前的男人的目光如影随形,卧室里的气温都高了。

    飞快地扑到了卧室的门口,白曦一下子打开卧房的门头也不敢回地往外跑,急慌慌地跑到了楼下的别墅客厅里,就看见她姐已经穿着十分典雅的职业女装和笑眯眯的林随坐在一块儿谈论之后合作案的开发事宜。

    林总也是心里苦,白总那是油盐不进,怎么讨好追求都被当成耳边风,因此,他竟然想不出别的招儿了,哪怕合作案已经不大好使,他还是苦逼地夹着大量的资料上门。

    “白总,我觉得这个合作案应该……咱们先去吃……”个饭?

    正想苦逼地约一个不知能不能约到的午饭,林总就看见白曦扑出来了。

    她的身后,还跟着脸色平静沉稳的高大的冷总。

    林随很同情他展哥。

    如果说白心还有合作案这么一个弱点,那白曦这么一个刚上大学被姐姐护得死死的小姑娘,简直完全没有半点弱点。

    怎么追啊。

    都说五十步笑百步,林总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不是最苦逼的一个,脸上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和他展哥相比,林总感到了情商碾压的快感和满足……

    “姐!”漂亮的女孩子跑到仰头看着自己露出询问姿态的大姐的面前,眼睛瞪圆了。

    “冷总说我是他初恋!”

    她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睛明亮,冷展无声地走到她的身边,突然俯身侧头,薄唇轻轻地压在了女孩子柔软的嘴唇上。

    “我的初吻。”

    林总的笑容僵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