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5.初恋(十)

215.初恋(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总这么多年精英范儿, 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小看过。

    他气得浑身发抖。

    忍不住看了垂头不吭声的妻子一眼,他勉强忍耐着心里的恼怒,对那个正在对自己礼貌微笑的服务生冷冷地说道, “先记在账上, 回头我给你打钱。”

    “账上?”服务生微笑脸。

    胡白一愣, 就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了公司, 自己的这些消费已经不能记在从前的公司账上了。

    他闭了闭眼,这才皱眉冷冷看着这似乎非要和自己争论一个明白的服务生,冷冷地说道,“我在你们饭店也是常客,难道不能延时付款?如果你们是这样做生意,那下次我不会再来你们饭店消费!”

    他带着几分威胁还有冷静, 可是服务生就看着这个已经被白总扫地出门本来就消费不起五星级饭店, 现在还来和他玩儿扣黑锅给自己挽尊的穷逼, 露出了一个更加礼貌恭敬的笑容。

    他无动于衷,胡白忍不住了。

    “难道你们不相信我?!”

    “抱歉,我们是冷氏旗下酒店。”服务生更加柔和地说道。

    胡白的目光顿时变了。

    这服务生摆明了是得了谁的吩咐, 刻意在这里为难他!

    不是冷展就是林随!

    这两个对他的妻子心怀不轨的男人, 竟然他刚刚离婚就迫不及待了。

    现在,还在逼迫他!

    “你们不怕遭报应么?!黑店!”

    “胡总, 不是我们酒店逼您来消费的。”服务生依旧很礼貌。

    作为五星级的顶级服务生, 他心里深深地怨念着。

    看来四位数的小费也是鸡飞蛋打了。

    看见他这样一副常规的笑容, 胡白几乎要背过气去。不过他是个有城府的人, 也不肯叫人在一旁都看自己的笑话, 伸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把价值昂贵的腕表抹下来,用力地拍在了桌子上看着那服务生冷笑。

    果然,这拿腕表来当餐费,那自己是真的没有小费了。服务生笑了笑,声音微微抬高,恭恭敬敬地说道,“既然胡总拿不出现钱,那我就给您开个后门儿,看看这块表能不能当做您的餐费。”

    他麻利地带着表走了,不大一会儿回来,表示四位可以走了。

    陈琳琳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这样难堪的时候。

    她坐在那里,看着自己一家四口因为饭前在酒店这些有钱人的面前丢尽了脸,眼眶都忍不住红了。

    白岚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握紧了手里已经不再有用的卡,只觉得心里突然慌张了起来。

    仿佛是一盆冷水泼得她透心凉。

    如果……以后她姐真的不给她钱了,那她的学费和生活费,还有很多其他的开销又怎么办呢?大概是愧疚忙于工作不能陪伴妹妹,也是因为家庭环境好了很多,所以,白心一向都不拘束妹妹花钱的。

    更何况在白心的眼中,穷养儿子富养女,对于白心来说是至理名言。她就希望用钱给妹妹堆出一个繁花似锦,叫妹妹们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以后才不会因为一点小恩小惠,就被轻易地骗走。

    她花钱很随意的,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很凶,可是每个月也是一笔巨额开销。

    现在白心不承担了,那她以后怎么办?

    是要靠姐夫,还是要自己打工赚钱?

    想到这两种情况,白岚觉得自己突然变得心里空落落的。

    “走吧。”胡白丢人丢大发了,更叫他恼火的是,那服务生的几句话,就叫这些总是在商场碰面的人觉得,他似乎是真的没钱落魄了。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

    因为在商场上行走,一定不能叫人觉得没有钱。

    没有钱,自然得不到信任,也得不到尊重。

    不知怎么,胡白忍不住四下看了一眼,就看见了很多八卦的眼睛,忍了忍,拉着自己的新婚妻子走了。

    他们才领了结婚证,胡白却还是想要给陈琳琳一场盛大的婚礼。不仅是想要叫陈琳琳感到幸福,也是拉拢一些商场上的人,一块儿聚一聚整理整理感情。然而显然他现在是没有这份心思了,甚至在心中恐惧,自己如果一旦婚礼盛大,会叫人觉得他打肿脸充胖子。

    这种郁闷叫他俊秀的脸都黑了,也没有留意酒店里的情况,带着家人一块儿走了。他前脚走出酒店,白曦后脚就趴在一张大玻璃墙前,看着胡白狼狈的样子哈哈直笑。

    她笑得就很幸灾乐祸了。

    真是没有想到,冷总请她吃顿饭,竟然就挑了和胡白一块儿的酒店。

    看见胡白四个人僵硬尴尬地坐在那里,她觉得特别开心。

    “那个小伙子有前途啊。”白曦就转身对同样来吃饭的白心说道,“姐,你不知道,刚才姓胡的脸都绿了。”

    “少理他。”白心对前夫完全没有兴趣。

    她倒是郁闷白岚竟然是那个要拿钱买单的人。

    如果她没有先见之明先断了白岚的卡,那岂不是要花她的钱去给这些贱人买单?

    一餐花十多万,就算是在五星级酒店,这也算是高消费了,这群王八蛋显然是来庆祝的。

    拿她的钱庆祝跟她分了手,然后开启第二春啊?

    如果真的是这样,白岚简直叫白心失望透顶。

    她美艳的脸上不动声色,正举着酒杯低低地和微笑的林随撞了一下,代表日后的合作能够更加顺利,顺便对冷展微微颔首。

    今天白天冷展拉着白曦就跑,她就不说什么了,毕竟,看在冷展只不过是把白曦拉到了冷氏也没有动手动脚,可见冷总还是有分寸的。

    想到这里,白心下意识地看了白曦一眼。

    她就剩下这么一个乖巧的妹妹,可万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

    “冷总。”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之后,服务生就恭敬地把腕表拿了进来。

    能在五星级酒店服务的,当然是很秀气年轻的小帅哥,白曦看他很年轻,仪态非常从容,想到他在胡白面前不卑不亢却把胡白气得半死,就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问道,“我觉得你看起来素质很好生呢,怎么在酒店当服务生了?”这小帅哥非常俊秀,穿着黑色的燕尾服,风姿翩翩,非常好看了。

    “在冷氏旗下,所有的后进人员大多都从底层做起。白小姐。”服务生一笑,露出几分柔和。

    “那你是大学生么?”白曦好奇地问道。

    服务生见她感兴趣,本着小公主惹不起的态度,和气地报了一个非常有名的重点大学。

    勉勉强强才搭上大学顺风车的小学渣顿时遭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那你一定过四级了吧?”在小学渣们的心里,四级就已经是他们心目中念念不忘,堪比白月光的存在了。

    就都……求而不得,辗转反侧呀。

    “专八。”服务生继续微笑,心说也不知道小公主这几个问题完了,给不给小费。

    白曦的眼睛都瞪圆了。

    冷总沉默地放下了手里的酒杯,抬头,看着这个很精英,明显是进入高层目光因此才会放在底层培训叫他掌握每一个岗位知识的小帅哥。

    水灵灵,鲜嫩嫩,年轻帅气,还是个被人崇拜的学霸。

    学霸怎么了?

    学霸上过金融杂志,给粉丝签过名么!?

    林随本来郁闷白天被冷总无情无义拆伙儿扣黑锅,造成自己被白心如此警惕,看见此刻冷展冰冷的脸,突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他本来就是一个无所顾忌的人,修长的手撑着自己的侧脸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看见冷展吃瘪,他当然会很开心了。

    “这么说,是个人才啊。哪年毕业的?家是本市的么?”白心就来了兴趣了,她倒是很欣赏这样的年轻人,年轻有活力,却并不莽撞愚蠢,而是行事非常妥帖,并且能够圆满地完成上层的意思,实在叫人心动。

    不说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合适白曦,白心一向不会乱点鸳鸯谱,只不过公司最近动荡,胡白滚蛋了,可秦桧还有三个好帮手呢,更何况在公司扎根那么多年的胡白。

    胡白带走了几个精英,虽然公司不至于伤筋动骨,却也希望人才的补充。

    这小伙子就很不错啊。

    白心的目光带着几分欣赏地落在这把燕尾服穿得格外笔挺优美的黑发服务生身上。

    林总突然笑不出来了,和他哥重新站在一块儿,脸色有些发绿地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服务生小哥。

    所以说……外面的诱惑是多么的大……一不小心,这些年轻轻的男孩子们就冒出来了。

    “今年刚毕业。”服务生额头冒汗了。

    白总姐妹目光简直有毒。

    “有没有考虑过跳槽?”

    “我爱我的酒店。”服务生继续顽强微笑。

    林总觉得这小子勉强还有点前途。

    “这样啊……我倒是觉得你很好。”白心叹了一口气,对一旁冷冷侧目看着自己的英俊男人笑着说道,“冷总,你别见怪,谁叫你旗下的员工都是这样优秀。”她顿了顿就对这个可爱的男孩子微微颔首笑着说道,“快去忙吧。我耽误你工作,真是不好意思。”她这样和气,那服务生一愣,只觉得传闻中强势果敢的女强人竟然对人这样和气,不由露出几分感动来。

    不过看见林总扫过自己的威胁目光,小帅哥不感动了,转身就翩翩离开。

    “你的公司很缺人么?”林随松了一口气,这才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胡白带走了几个骨干,不过也不算什么,人才谁会嫌多呢?”白心如今手掌公司,已经接替胡白成为公司的掌舵人,她倒是很喜欢大权在握的感觉,不过想到胡白,垂了垂眼睛平静地说道,“他想要东山再起,恐怕会和我竞争同样的领域。不过,我也不会怕他。”

    白心甚至希望胡白和自己竞争,然后被自己打得落花流水被她踩在脚底下再也不能翻身。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签字离婚时,当笔尖从离婚协议书上抬起,慢慢卷起这份协议书的时候,心中生出无法压抑的恨意。

    莫名其妙,可是却几乎恨得恨不能把胡白千刀万剐的感觉。

    这是一种叫白心都不明白从何而来的恨意,可是她却觉得,那本就是她心中存在的。

    似乎是……那个男人曾经伤害了自己最珍贵的珍宝,叫她几乎失去了人生的希望。

    也是因为这样,她才会对陈琳琳名下的那栋别墅都斤斤计较,给他们布下那样的一个大坑。

    本来,她就是想叫陈琳琳痛快从别墅滚蛋的。

    可是当恨意升起,她却变了主意,给了陈琳琳更多的选择,也是会叫胡白更加痛苦的道路。

    她却觉得还不够。

    “不够什么?”

    林随的疑惑,顿时叫白心一惊,掩住自己的嘴唇。

    “没什么。”

    “白心,你现在已经离婚,所以……我可以畅所欲言,也不算是破坏你的家庭。所以我愿意对你说实话,我很喜欢你。”

    林随觉得自己不能再慢慢儿来了,单刀直入,见白心微微皱眉看着自己,英俊的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探身,修长的手臂搭在白心的椅背上带着几分潇洒与柔情地说道,“我希望我能够在你需要的时候站在你的身边,也希望你在需要有人陪伴或是帮助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到我的存在。”

    “对不起,可是我刚刚离婚……”

    “我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当然,接受与不接受,都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不需要你勉强和我在一起。”林随笑得格外深情款款,看着欲言又止的白心柔声说道,“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和你无关。白心,你只需要接受我的追求就好,不需要勉强。当然,我承认你提出离婚的时候,我乐见其成,可是这不代表你的品行有任何瑕疵,也不代表你背叛了你的婚姻,因为喜欢你,都是我一个人的事。”

    “你想多了。”白心干巴巴地说道。

    这么一段感人肺腑的表白,白心心里没有触动。

    怎么这么像是从苦情剧里扒下来的。

    还“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

    电视剧都不这么演了好么?

    莫非这看起来笑嘻嘻的林总是想套路她?

    白心一下子警惕了。

    遭遇过一个渣男之后,白总就对男人们更加防备警惕,并且看谁都像是心怀叵测,花花肠子。

    林总这种似乎嘴甜如蜜的,面对表白游刃有余的高情商商场精英,更应该上黑名单。

    “林总你的好意我已经明白,不过比起爱情,我更希望得到你的友谊。”

    白曦就在一旁看着她姐干净利落地拒绝了一个很优秀的林总。

    都说了,她姐这样的优秀女人,一向不缺少市场,这不,刚离婚,后脚林总就表白。

    早知道叫姓胡的晚点儿走,叫他亲眼看看,他不屑一顾的前妻,离婚之后的追求者都比他档次高了一个银河系!

    “真好呀。”她小声羡慕地说道。

    “好什么?”冷展正安静地看着她,突然开口问道。

    “如果我也能成为我姐那样优秀的女人,以后也会有人这样喜欢我。我很羡慕啊。”白曦却觉得自己大概不能到达白心那样的成就。

    她姐虽然早年辍学,可是却一直都努力充实自己,凭借自学还有后期的一系列的各种商学院的课程,慢慢地靠着一股韧劲儿把自己充实成了最优秀完美的女性。她是白曦心中的憧憬,又是她觉得永远都要仰望的女神,因此小小声地说道,“我都觉得我可笨了。”

    “你不笨。”冷展看着她低声安慰。

    他第一次这样安慰人,因此干巴巴的,在白曦眼巴巴的目光里勉强想了想,就认真地说道,“你会骂第三者,会给你姐姐撑腰说话,会明辨是非,拥有这样的品质的女孩子,已经非常优秀。”

    他觉得做学霸固然是非常优秀的人,可是就算没有优秀的成绩,白曦也同样拥有美好的品格。

    没有人是一无是处的,每一个人的身上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闪光点,并且被人看到。

    冷总都觉得白曦的身上闪闪发光,都是小亮点。

    对了,她还会找自己签名……

    这是冷总最满意的美德了。

    白曦简直就是感动地看着眼前这英俊的男人。

    “冷总,谢谢你……”她的眼睛明亮起来,觉得冷总真是好人,不由露出几分亲近。

    白心刚摆脱林随,就看见妹妹叫冷总给哄得找不着北,沉默了一下,摸了摸妹妹的头。

    “咱们该回家了。”

    “还有一道甜品没有上。”冷展突然抬手压住了白曦放在桌上的手背,抬眼对白心挽留。

    “不用了,家里也有很好吃的蛋糕。”白心笑着拒绝。

    “留下来。一个合作案!”冷总薄唇之中突然吐出一个叫白曦很熟悉的名词。

    白心沉默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

    合作案能比得上她妹么?

    个老男人还想骗嫩草吃,不要脸……

    她带着妹妹扬长而去,留下了面面相觑,彼此目光都带了几分震惊的冷总和林总。

    合作案……

    竟然不好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