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4.初恋(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曦僵硬扭头, 看着正握着自己小爪子的冷总。

    她求助地看向她姐。

    “多谢冷总, 不过有我在,小曦不怕的。”

    白心顾不得胡白和陈琳琳了, 伸手要把白曦的手拉回来。

    一拉,没拉动?

    “冷总?”

    英俊的男人施施然地放手,回头,看了林随一眼。

    林总从这一眼中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

    他搓了一把自己英俊的老脸,不吭声了。

    陈琳琳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

    她怎么不知道现在还有这么个说法?

    风花雪月久了,自然每天就在养生还有养花之中度过, 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可见与时俱进, 多学点婚姻法再出来混是多么重要, 你说呢?”白心就觉得这年头儿小三都不知道多学学婚姻法了,这幸亏是遇到了白总, 还给小三留了半套别墅, 不然换了心狠手辣的,那恐怕整个别墅都要还人家原配。

    她笑了笑,看着陈琳琳温煦地说道, “当然,我一向不是赶尽杀绝的人, 毕竟,你也有功劳。”她旁若无人地上前, 轻轻地捏住陈琳琳那细细的柔软的下颚, 也不在意胡白的怒斥, 和声说道, “用你叫我看清楚这么个贱人,半套别墅做酬劳,也理所当然。”

    “白,白小姐,不要说这样的话吧。你和胡……阿白一日夫妻百日恩,怎么可以赶尽杀绝?”

    陈琳琳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样可怕的女人。

    比从前她前夫娶了的那个女人还要可怕。

    曾经她后悔了,想要去找前夫回头的时候,见过前夫的现任妻子。

    那女人的一个眼神,就仿佛在看这世上最卑劣的东西,看得陈琳琳无地自容,甚至没有脸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可是白心不同,她的一个眼神,甚至叫她觉得恐惧得恨不能找个洞钻进去,永远不要引起她的注意。

    清丽柔弱的女人吓得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你胡总有钱,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儿,那都不是事儿。”白心就看着她笑了,温煦地说道,“要么把半套别墅的钱给我。要么就卖了别墅,你搬出去,带走一半的钱。路我给你了,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对了,我记得别墅是在你的名下?”胡白算是真爱陈琳琳了,为了给陈琳琳一份安定与保障,当初甚至把别墅登记在了陈琳琳的名下,而不是落在他自己的名下。

    白曦却觉得有些茫然。

    看见陈琳琳被胡白护着离开了,她就拉着白心的手急忙问道,“姐,为什么要便宜她半套别墅啊?”

    她真是恨不能胡白净身出户,什么都别想带走。

    “以后你就知道了。”白曦是个小姑娘,完全不懂这里面包藏着多少一层一层的祸心,白心就微笑起来。

    “可是……”

    “姐吃过亏么?”白心问道。

    白曦用力摇了摇头。

    “这对是了,吃了我的,加倍叫他们吐出来。我倒是要看看,旧情复燃,想了这么多年的初恋,能不能不为钱折腰。”陈琳琳不是吹口气儿都带香水味儿么?不是她是仙女,白心却是地上的母老虎么?白心就是要瞧瞧,这背叛了婚姻的狗男女,如今如愿以偿了,会走多远。

    她突兀地冷笑了一声,转头露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脸对那两位负责自己离婚的律师很郑重地道谢。

    能够把胡白轻松地扫地出门,这都是律师的功劳。

    支付了大笔的律师费之后,白心带着妹妹离开,迎着外头的阳光,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也不知道你……”她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

    她只是想知道白岚最近过得好不好。

    哪怕对白岚再失望,可是作为一个姐姐,白心都不会轻易地放弃她。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傻到极点的女人。

    无论妹妹们有多么的愚蠢,或是做了多少叫人伤心的事,可是最后的最后,她还是能够很快地原谅她们。

    白曦是这样。

    其实,白岚也是这样。

    只不过现在的白岚,她还不想接回来而已。

    白曦也不是一个非要劝自己大姐干掉二姐的性格,在阳光底下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她就对白心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想她了。只是就算你现在想念她,她也并没有想念你呢。姐,我觉得……”她抿了抿嘴角,偏头红着耳根小声说道,“我很讨厌她这个白眼狼,可是如果她真的认错,真的以后会改变,我愿意原谅她的。”她的耳根子红透了,抖了抖露出几分懊恼。

    零零发震惊了:“原谅?我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一只心胸开阔的狸猫?!”

    白曦:“信我就输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是这样天真。”她这么可能原谅白岚?

    骗她姐的。

    零零发:“……”

    白曦关心脸:“你这么好骗……局子里其实过得挺安逸吧?”混过局子还这么傻,可见没吃苦。

    零零发:“再说我翻脸了啊!”

    白曦:“害羞什么?莫非真是投靠了某位局子大佬?帅不?”

    零零发果断地拉黑了这垃圾系统,只觉得统生悲凉万分。

    黑,黑历史明明藏得好好儿的,这垃圾狸猫要不要这样目光如炬啊?!

    它一想到在局子里惨不忍睹的时光,哽咽了一声,只恨自己弱小可怜又无助,竟然被大佬们这样那样。

    白曦顿时来精神了:“公的母的?”

    零零发奄奄一息,却还是得给自己正名:“本统是异性恋。”

    白曦拉长了声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过,零零发都谈对象了,自己竟然还没有谈过恋爱,也是狸生失败了。

    她垂了垂小脑袋,突然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竟然会拉自己手的英俊的冷总。

    就……都拉她的手了,可见对她姐没啥兴趣,虽然这位冷总年纪大了点,确实糙了点,不过身材好,肩膀宽宽,细腰长腿,还很帅……

    勉强算是一个不错的对象呢。

    零零发震惊了。

    它还没有说出自己经典的台词,怎么这狸猫自力更生就要谈恋爱了?!

    难道两个世界的时间,就可以叫这狸猫变化这么大?

    它跟不上时代滚滚的洪流了?

    垃圾灵灵八到底在狸猫的身上做了什么?!

    零零发想要咆哮,想要怒吼,最终隐藏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弱弱地提醒:“狐狸三……”

    白曦:“再提狐狸投诉你!”垃圾系统在她面前提狐狸是几个意思?

    零零发沉默了。

    它慢慢地滚入了黑暗之中,继而瑟瑟发抖。

    垃圾狸猫似乎对狐狸更讨厌了,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怎么了?”见白曦的一双大眼睛圆滚滚地落在自己线条有力的腰和修长的腿上,冷展慢慢地走过来垂头看了白曦一眼,就见小姑娘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陷入到了思考之中,晃了晃她的眼前都没什么反应。

    见林随正在和白心说合作的事,他沉吟了一下,扬手叫开过来的自己的车子停过来,对白曦轻声问道,“今天是不是我帮了你很大的忙?”他的眼底闪过一道流光。

    白曦正忙着欺负零零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嗯。”

    “你很感谢我?”

    “嗯。”

    “跟我上我的车?”

    “嗯。”

    “跟我走?”

    “嗯。”

    漂亮的黑发少女一点头,冷总修长的手臂伸过来,飞快地打开车门,满意地揽着柔软又明媚的少女坐进了车子里,车门关上,飞快开走。

    “小曦,小曦呢?!”白心一眨眼就不见了妹妹,顿时惊呆了,她就看见冷展的车很快就消失在了面前,不由脸色一变,眯着眼睛警惕地,审视了一眼嘴角抽搐的林随,沉了脸说道,“林总,我很感谢你和冷总对我的帮助。不过谁敢打小曦的主意,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虽然冷展和林随之间的关系不过是她和白曦的说笑,不过白心的眼里,冷展的岁数太大了。

    她家小曦,还是合适和嫩嫩青涩的小男生谈恋爱,混个初恋,然后毕业之后,如果小男生人品好,那就结婚。

    她现在很有钱,也不会叫妹妹和妹夫过苦日子,两个天真无邪的小天使一起养,再养个可爱的孩子,那多幸福啊?

    为什么要非要去嫁个老男人?

    老男人,有人家小男生的水灵单纯心无杂念还有傻傻的不染半点世故的感情么?

    莫名背锅的林随真是笑不出来了。

    “我真和他不是一伙儿的。”林总冤枉透顶。

    他真心想要跟白总说说,如果可以,为了讨好白总,那林总随时都是白曦的守护神!绝对不会叫老男人靠近未来小姨子方圆三寸!

    他心里郁闷死了,这才发现当胡白这个共同的敌人被打倒,同一个战壕早就土崩瓦解,人家冷总不亏是集团总裁,冷血无情没人性,挥挥手就放弃了他这个兄弟。

    “是么。”白心笑了笑,摆明了不信,并且抬手叫自家的车追着冷展的车走了。

    冷酷决绝,都没说请林总一块儿上个车什么的。

    林随无奈地揉了揉眼角,可是想到白心对自己的冷淡排斥的小模样儿,又忍不住纵容地笑了起来。

    白心从一开始的客气疏远,到现在竟然会对掌握着她的合作案的客户露出讨好之外的这么多的情绪,已经是对他的一种亲近了。

    他觉得很满足,托腮,又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是不是应该……去挑个戒指什么的时刻准备好呢?

    不过这之前,还应该偷偷去讨好一下白曦,把白心的手指尺寸给套出来。

    这厢林总就默默地考虑着赶紧对白总下手,免得真的叫小男生挖了墙角……这社会诱惑这么大,不赶紧追到手拐去结婚,那男人太没有安全感了好么?

    另一方,胡白和陈琳琳却已经四目相对,苦尽甘来,充满了柔情蜜意。

    无论白心怎样冷酷邪恶,也无论胡白是在心里如何后悔失策,后悔应该更早一点把公司的主要资金和客户转移,可是无论是损失多少,当自己初恋的爱人终于能和自己一块儿走在阳光之下,胡白还是觉得很满足。

    那些纷纷扰扰,那些头条,其实时间久了,都会烟消云散。他和白心是白手起家,那么如今至少他有了人脉,还有一点资金与经验,当然很快就会东山再起。

    而这一次,他和心爱的女人一块儿拼搏,想一想就觉得幸福。

    和白心不同,那是为了生活。

    和陈琳琳一同拼搏,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爱情。

    为了他们……以后会拥有的孩子。

    “阿白,我今天很幸福。真的,真的谢谢你。”陈琳琳不想没名没分地做一个地下情人。

    无论她怎样标榜自己是胡白的初恋,可是事实也叫她明白,她是见不得光的外室。

    是没有地位,也没有光彩的。

    当白心终于愿意放手,把爱人还给她,陈琳琳几乎是迫不及待,上午等待胡白和白心离婚,下午,就带着胡白去登记结婚。

    为了得到亲人的善意的祝福,她满心快乐地和胡白胡母还有白岚一块儿来到了结婚登记处,这是她和胡白彼此的二婚,可是却觉得这才是这一生应该有的结婚的样子。

    当火红的小本落在她的手里,当她知道自己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自我介绍自己是胡白的妻子,柔弱又多愁善感的女人顿时握着这个鲜红的小本本,就如同握住自己的性命,扑进了丈夫的怀里大哭出声。

    胡白知道她的苦,露出几分心疼,用力把她按进了怀里。

    白岚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眼里露出几分感动和晶莹。

    “琳琳姐真的太不容易了。”要做外室,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还有社会的轻贱,可是陈琳琳为了爱,竟然甘愿忍受这样没名没分的生活,还要遭受她姐的羞辱。

    白心和胡白离婚时,白岚并不在现场,可是也听胡白愤愤地讲过,才知道,白心竟然拿走了胡家的大半家产。

    “是呀。我就心疼她这样委屈。”胡母也在一旁感动得不得了,握着白岚的手哽咽地说道,“小岚,阿姨知道这么说,对你姐姐不公平。可是你琳琳姐真的太惨了。从前咱们家是穷,可是无论多穷多辛苦,你姐身边还有你姐夫陪着一块儿打拼扶持。可是你琳琳姐呢?在有钱人家被人欺负,那些有钱人不把你琳琳姐当人看,说离婚就离婚,什么都没有了。也怨我……当年如果我不是生了病,你琳琳姐也不会嫁给那些为富不仁的富二代了。”

    她想到儿子和陈琳琳错过这么多年,历经千辛万苦才能破镜重圆,顿时哽咽出声。

    白岚听着胡母说着陈琳琳的苦,也不由垂泪。

    是呀,她姐无论怎么辛苦,可是却有姐夫在身边,能和自己爱着的男人在一块儿。

    可是陈琳琳呢?

    “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姐夫。我姐太贪婪了,还有小曦一直在边上撺掇……”

    “都是一家人,别说这些了。你姐夫能干着呢,更何况你琳琳姐贤惠,男主外女主内,以后的日子蒸蒸日上。”胡母病弱的脸上露出一个期待的笑容。

    能不和叫人畏惧的白心在一块儿生活,而是叫温柔懂事,总是挽着自己的手乖乖巧巧细声细气说话的陈琳琳做儿媳妇儿,那真是美好的日子啊。

    胡母此刻,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白岚却有些愧疚,见胡白和陈琳琳这样俊秀的一双男女如同画卷一般拥抱在一块儿,她眼睛一亮,急忙走过去说道,“姐夫,琳琳姐,祝贺你们苦尽甘来!今天我请客吧?咱们去吃大餐,就当做把从前的事都抛下,以后都是幸福美满的生活!”虽然她是白心的妹妹,可是也不得不承认胡白和清丽美好的陈琳琳站在一块儿的时候,两个人更相配。她为了不让心里那么愧疚,就很大方地邀请大家一块儿去五星级酒店去吃大餐。

    他们在灯火辉煌的餐厅欢声笑语,快乐得就仿佛是一家人。

    窗外的夜景无比的美丽,也叫白岚的心里轻松了很多。

    到了晚饭结束,她随手从包包里取出了一张卡递给一旁微笑恭敬的服务生。

    她的卡是和白心的卡捆绑在一块儿的,上限七位数,随便刷的。

    白心从不在钱上亏待自己的两个妹妹。

    也因此,白岚才会毫不觉得是负担地和大家一块儿来五星级饭店吃饭。

    服务生双手接过卡片,无声地扫过前些时候因为养外室闹得沸沸扬扬抛弃糟糠的胡白,笑着离开。

    真是奇了怪了,白总的亲妹妹竟然还能和这小三谈笑风生。

    不是听说,白总她妹曾经在某知名咖啡厅怒撕小三,把小三骂得差点儿自杀么?

    哦,大概是白家三小姐了。

    他怀着满肚子的八卦离开,又带着几分僵硬笑容地返回。

    “白小姐……”他就嘴角抽搐地看着这个和小三很亲密大概要倒霉的白二小姐,迟疑地说道,“您的这张卡已经停用了。您看是不是,换胡总买单?”

    明显白总是停了妹妹所有的卡,所以他都不准备试验白岚包包里其余的卡片了,白岚一愣,继而明白了什么,顿时苍白着脸看向脸色一沉的她姐夫。胡白俊秀的脸上露出几分不悦,探身去西装里怀,微微变色,露出几分尴尬。

    “琳琳,我的卡在另一套西装里,今天落在家里了。你先刷一下你的卡。”

    这就是陈琳琳与众不同的地方了。

    她虽然没有钱,可是却很有令胡白敬佩的骨气,决不接受胡总的附属卡,努力靠着自己的一点离婚遣散费生活。

    也是不想再叫陈琳琳过得那样辛苦,叫自己心疼,因此,胡白才会动了赶紧和白心离婚,名正言顺叫陈琳琳花他的钱的心思。

    现在,他们终于结婚了。

    他会养她,正准备多办一张附属卡叫陈琳琳拿着。

    不过在此之前的现在,也只能先叫陈琳琳动用一下她手里的卡了。

    不然酒店不让走岂不是很丢脸?

    服务生的目光,笔直地落在了脸色微微一白的清丽女人身上。

    柔弱的女人看着服务生拿给自己的那张六位数的消费单据,摇晃了一下,紧张地抿了抿嘴角。

    “我,我身上的钱也不够。”她垂头不敢说话了。

    这就很尴尬了啊。

    服务生笑容更加僵硬。

    餐厅人不多,可是静悄悄的,他们的交谈都被人听在耳朵里,纷纷将目光鄙夷地投在已经曝光被逐出家门却还敢来骗吃骗喝的胡总一家身上。

    胡总迎着那些若有若无的打量,俊秀的脸顿时涨红,羞恼无比。

    他真的没有来吃霸王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