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3.初恋(八)

213.初恋(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总都要被自家展哥给震惊了。

    都是一样的人儿, 竟然还有脸只说他?

    冷总自己就没啥好心眼儿。

    “不怀好意?”白曦抖了抖耳朵。

    “冷总随便说说。”糊弄小姑娘这种事, 林总最拿手了, 见白曦茫然地看着自己, 他英俊的脸挤出一个笑容来和气地说道,“是说我对胡白不怀好意。因为他太虚伪, 我觉得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见白曦的眼睛瞪圆了诧异地看着自己,林总拿出在商场上的职业精神疯狂骗人,瞪着眼睛说瞎话,对白曦继续问道,“不然你是不是觉得,看见了他, 就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好男人了?觉得男人都是这种货色?”

    “也没有啊。”好男人多得是, 不能以偏概全,胡白这种, 撑死了一颗老鼠屎搅乱一锅粥啊。

    白曦对男人还是充满信心的。

    她还想给姐姐找第二春呢。

    林总的嘴角僵硬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那你的心真是很光明啊。”他感慨了一下, 又笑眯眯地对白曦眨了眨眼睛。

    “我这是替天行道。”

    冷总冷眼,看着他在白家姐妹的面前献殷勤,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那这个务必谢谢你。”白曦顿时很感激地拱了拱手。

    她忍不住看着眼前变得空荡了很多的别墅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才是安静的家里应该有的样子。

    曾经……白心和胡白感情最好的时候,其实也很温馨, 那个时候她姐姐一心一意为了家里, 就算是很累, 可是姐姐说她觉得很幸福。

    可是为什么有钱了, 就改变了呢?

    还是胡白其实没有改变过……他本来就是那副样子。

    白曦看着白岚的行李同样被收拾好失魂落魄地被佣人拉出了别墅, 然后胡白气势汹汹地带着白岚和胡母走了,想到曾经白岚也和原主一样躲在姐姐的身后,在爸妈过世之后畏惧地看着这个世界,她突然觉得很伤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白岚变成了和原主不一样的人,她在外的时候总是会受到很多人的称赞和表扬,那是尖锐又有些娇纵的原主做不到的,被大家喜爱的样子。

    白曦突然问道:“白岚之后怎么样了?”

    这个世界的结尾,白心姐妹的结局她都知道,可是为什么没有白岚的?

    零零发漫不经心:“靠着她姐夫。她姐夫过什么日子,她就过什么日子呗。”

    白曦:“那她过得蛮好的啊。”可见,和小三也相处得很好吧。

    零零发:“求仁得仁而已。”

    白曦微微一愣,看着白岚跟着胡白离开的背影,抿了抿嘴角。

    或许,在白岚的心里,总是强势又有些严厉的姐姐,还有尖酸刻薄的妹妹,比不上疼爱自己的胡母还有对自己总是很好很好的姐夫的。

    这或许就是原主和白岚的不同,也叫她们在上一世的命运截然不同。

    原主为了姐姐成了那个样子,最后遭受到强烈的打击进而自杀,可是白岚却可以托庇在胡白的羽翼之下,过很好的生活。

    胡白上一世把白心都送到监狱去了,可见已经很有手段权势,白岚的生活会过得很不错啊。

    既然上辈子过得不错……那这辈子,就请过得坎坷一些,来换取上一世她舍弃了姐姐和妹妹的幸福吧。

    对白岚不再感兴趣,白曦还多谢了冷展和林随来家里撑腰。

    冷总顿时就祭出了资深离婚律师。只不过关于庞大的公司还有资产的分割,这其中涉及到无数人的利益还有很多的条条框框,白心为了这场离婚官司,也几乎精疲力尽。

    虽然这件事的确是胡白出轨,也的确有证据表明胡白在外包养小三,不过这些却只能道德上谴责胡白,而不能把它当做白心能够得到更多财产的依据。能够成为白心工具的,就是冷氏答应下来的和公司的合作案。

    巨大的利益才叫人心动,才能将整个公司的高层捆绑在白心的战车上一致对外。

    白心并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女子,在召开了会议之后只给了股东们两个选择。

    要么就叫胡白滚蛋,公司蒸蒸日上。

    要么就她退出公司,带走大部分的客户,还有和冷氏交好的机会。

    这怎么选择真是太简单不过,胡白黯然离职,并且从此不再涉及公司的职务。

    至于他手中握住的公司的股票,突然有一天他发现,公司的股价在飞快地下跌,不过短短半个月就跌到了谷底,并且被人反手在最底部的价位上持续地购买,可是却始终不能攀升回到从前的股价。

    他就知道,这明显是冷氏出马给自己的教训,叫自己要么握着这些不值钱了的股份,或许有朝一日白心金蝉脱壳,叫他抱着空壳公司的不值钱股票到死,要么就低价卖掉所有的股份,换取能够在这个时候获取的最多的钱。

    他不知该如何选择。

    白手起家,亲手将自己的公司折腾到上市,这其中也有他很大的心血。

    更何况,一旦股票全都出手,他就再无商场上的权势,就真的只剩下钱了。

    在这个时候白心发来律师信,要求离婚。

    胡白要求分割财产,可是这个时候才浑身发冷地发现,原来白心也从不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她扬手就抛出了胡白和陈琳琳那几段唱作俱佳的录像公布于众。

    这个时候,他厚颜无耻地要求平分财产,顿时叫他成为了各家的头条。

    和糟糠之妻共同打拼出成绩的优秀企业家,竟然在出轨之后,还要求和曾经同甘共苦的妻子要求平分财产,怎么那么无耻呢?

    不上头条都对不住胡总的这血雨腥风的连续剧了。

    白曦躲在家里偷着乐,看着胡白每次一出门就被很多的话筒堵住,一脸焦头烂额,就笑得很开心。

    只是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女孩,就算报复也只有这样稚嫩的办法,白心打拼了这么多年,却更加知道如何保住自己的财产不叫胡白占便宜。所以,当离婚的时候,胡白就震惊地发现,除了在自己名下的那些已经不值钱了的股票,他竟然一无所有,并且,白心毫不客气地把所有的房产也收拢到了自己的名下。

    胡白想要反驳,可是却无法反驳,因为他也发现,律师每一条条款,都叫自己哑口无言。

    白心竟然这样厉害,是胡白没有想到的。

    他双手颤抖地拿着手里的离婚协议,抬头,几乎窒息地看着和笑嘻嘻的白曦坐在一块儿的白心。

    “你,你竟然这么狠!”

    “签字吧。”白心淡淡地说道。

    她对胡白无话可说。

    她看着眼前明明已经气急败坏,可是却努力维系从容姿态的俊秀的男人,不知当初自己究竟看上他什么。

    她想嫁给的丈夫,不需要有厚重的肩膀给她做依靠,可是却一定要和她拥有同样,想要守护家庭彼此忠诚的心。

    “别说你舍不得啊,你家小三这迫不及待等着转正呢。”

    白曦撇了撇嘴角。

    上一世,是胡白先出手诬陷白心和人有染,叫白心百口莫辩身败名裂,最后还觉得这些风声叫胡白颜面无存对不起他,因此白心在胡白提出离婚的时候,才会那样简单地答应离婚。

    至于这一世……就算胡白再想污蔑白心,也不会有人相信了。

    他只会被人看作是嫉恨妻子,想要往妻子身上泼脏水。

    毕竟,一个自己和狐狸精纠缠不清并且为了狐狸精对妻子百般指责的男人,是不值得被相信的。

    白曦觉得姐姐的名誉都被保住,连财产都只分给渣男一小点儿,心里满意极了。她今天穿得十分好看,本来就是年轻娇艳的女孩子,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小裙子,手上戴着亮晶晶的宝石手链儿,看起来生活得非常悠闲快活。

    她的眼睛里的光彩比外头的阳光还要明亮,此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胡白身边垂着头,有些不安,柔柔弱弱的清丽女人,突然笑了一下小声问道,“是不是很开心?初恋情人离婚了,你们终于能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呀。”

    陈琳琳竟然会陪着胡白里离婚,可见是真的急了。

    也是,转正就在眼前,几个小三能忍得住呢?

    “你想做什么?!”胡白警惕地护住了陈琳琳。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厌恶地看了白心一眼。

    “白心,就通过这个,我就知道和你离婚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白心这样狠心的,竟然还将财产和公司全都夺走的女人,这实在太可怕了。

    胡白都无法想象自己这么多年的枕边人竟然有这样狠毒的心肠。他觉得心中厌恶无比,曾经的那一点和白心在一块儿时留下的温情也全都不见,绷着脸飞快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抬手摔在了白心的面前冷冷地说道,“从此以后,白心,我不再欠你任何东西。”

    白心平静地伸手接过这份离婚协议书。

    她翻看了一下,笑了笑。

    “以后,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公司能够发展到如今的规模,也并不只是白心一个人的功劳。

    胡白同样在这其中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并且熟悉整个运作的流程还有客户。

    他有信心,自己重新组建公司和团队,很快就能够成为白心的对手。

    “白小姐,真的对不起。”就在这个时候,陈琳琳抱着胡白的手流着眼泪怯生生地探出头来说道,“请你原谅我。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真的很爱胡总……”

    “在你的心里,他不是你的阿白,而是胡总?”白心突然开口,看着这位第一次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从前,陈琳琳在她的心目中只是一张照片,是丈夫曾经的一段已经黯淡了的过去。

    可是现在她站在这里,白心却觉得可笑极了。

    自己竟然会输给这样的女人。

    她缓缓起身,浑身的气势还有美艳组合成了咄咄逼人的风情与美艳,举手投足都是风韵与自信,这样的自信还有傲气,是对面那个怯生生目光都不敢和她对视的女人完全比不上的。陈琳琳的确很柔弱美丽,可是那份美丽却从来比不上骄阳的热烈与美好。她在白心的美艳之下黯然失色,几乎一转眼就成了小透明。可是比白心更被人瞩目的,是她很会流眼泪。

    女人的眼泪,有的时候真的是武器。

    当陈琳琳流泪的时候,胡白只觉得自己的心中生出无比的保护欲。

    “你想做什么?!”他把柔软的女子护在怀里,感觉她依恋地抓紧了自己的衣襟,顿时心中生出无比的柔情,“你敢欺负她!”

    “快别在我面前演戏,瞧着头疼。我欺负她做什么?只不过捡了一个我不要的,用腻味了的,人到三十人老珠黄了的男人,胡白,你早就不是什么校园王子了,回去看看你的脸,不水灵了。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

    白心的这些话吧,叫白曦觉得特别有道理,这就算是要争风吃醋,也得是为了真正水水灵灵的校园王子是不是?她飞快地点头,还认真地说道,“姐你说的对!你看看他,脸皮都糙了,都是大叔了,还觉得自己特别帅呢。”

    冷总:……

    林总:……

    两个同样三十多岁的大叔同时摸了摸脸,陷入了人生的思索之中。

    原来男人过了三十岁就……不值钱了啊。

    林随心情十分复杂,靠在一旁压低了声音对冷展很担心地说道,“哥,你说我是不是之前太自信了?”

    他觉得白心对于自己来说,简直没有一个地方不叫自己喜欢,因此蔫儿坏,趁着人家家庭变故暗戳戳出人出力出律师总算是把这婚给搅和黄了,就等着今天出了律师事务所,回头就赶紧追求自己的心上人抱得美人归。

    当然,他觉得自己的条件不错,如果追求白心的话,白心怎么会不同意呢?

    可是现实太残酷了,叫林总一下子就从美梦里醒过来了。

    他可别玩儿命把人家的墙角给挖了,后头被水灵灵的狐狸精们截了胡!

    这世道缺什么都不缺水灵灵的小男生啊。

    纯情的,真诚的漂亮男孩子,用小鹿一样纯洁湿漉漉的眼神看一眼,那女人的心里还能记得谁啊?

    “活该。”冷展平静地说道。

    林随就沉默了。

    说的就像是他哥心里不着急似的。

    他展哥比他还大了一岁半呢。

    “我和你不一样。”冷展侧头看了林随一眼。

    “怎么不一样了?”

    “你和白心每天通话至少两个小时么?”

    林随脸上一贯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看着面前的他哥摇了摇头。

    “我能。”冷展冷笑说道。

    他每天至少和白曦通话两个小时,这样的感情,是林随能比得上的么?

    就算三十岁了,可是他的三十岁,是林随无法相比的。

    林随感受到来自冷展的鄙夷的目光,心里很受伤了。

    胡白的心里也很受伤了。

    只要是个男人,就受不了这样的鄙视还有看不起。

    “白心,你一向牙尖嘴利,我倒是要看看,你以后会再遇到什么男人!”他一只手气得发抖地揽着陈琳琳的肩膀,陈琳琳却已经泪眼朦胧了。她捂着自己的眼睛哽咽地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

    她抱着胡白的手流泪央求,“不要和白小姐吵架,本来就是我们对不起她。可是白小姐,你不会明白我们的感情,我们是,是初恋……就算和别人结婚多少次,可是我们也永远都忘不了彼此的。”

    她看似忏悔,可是却全是在炫耀。

    炫耀就算白心曾经嫁给胡白,可是在胡白的心里,她这个妻子永远都一文不值。

    白曦霍然就拍案站起来了。

    白心轻轻地将手压在她的肩膀上。

    “姐!”

    “没事儿,既然是初恋,那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百年好合。”

    白心握住妹妹的手,冷展的目光一下子就停在了姐妹交握的手上。

    他慢慢地站起来,走到白曦的身边,眉目傲然地扫过胡白和一愣,继而流着眼泪对白心道谢的陈琳琳。

    “白小姐,谢谢你,谢谢你体谅我们,把他还给我。”

    “不客气。这世上除了钱和妹妹,男人对我来说一文不值。你要就拿去。不过陈小姐……”

    白心顿了顿,对抬头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清丽柔弱女人勾起了一个美艳的笑容。

    “男人可以给你,可是钱不行。我记得你现在住的那套小别墅是胡白买的,这是夫妻共同财产,有我一半。要么给钱,要么搬走,不然我们上法院。”

    白心说得很平和。

    清丽柔弱的女人却看着她惊呆了。

    “共,公共财产?”她磕磕绊绊地问,又脸色惨白地看向同样勃然变色的胡白。

    “对。所以我忘了和你说,做小三有风险,很有可能人财两空的。”白心耐心说道。

    白曦一双眼睛雀跃地看着自家大姐,觉得自己开心得浑身发抖。

    这个时候,一只灼热的大手握住了她微微激动颤抖的小手。

    她一愣转头,就对上了冷总一双深沉的眼睛。

    “别怕,我在。”他紧了紧自己的大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