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2.初恋(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沉默了一会儿, 白曦决定忽略这个话题。

    林随已经笑得扶着桌子直不起腰了。

    就今天大早上开始, 冷总就握着手机,每隔两分钟就看一次手机。

    甚至他还怀疑过, 自己的手机是不是把人家白曦的号码拉进黑名单了。

    当然, 就算是这样做的, 那也不是冷总干的,一定是林总嫉妒冷总拥有了小姑娘的电话号码, 偷偷下了黑手的。

    他都要笑死了, 抹着眼泪就看白曦很无语地看着冷展。

    见这两位又开始四目相对, 林随的目光转移到了白心的身上。

    他看了一眼白心对面气喘吁吁,俊秀的脸都扭曲了的男人, 挑了挑眉。

    就算是林随眼高于顶也不得不承认,胡白的确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这男人很斯文俊秀,因为经历得多,还带了一点富家公子没有的柔韧。他站在那里, 如果不是气急败坏,真的是一位很成功优雅的男人, 就算是已经三十多了, 可是却依旧带了几分曾经年少时的意气风发。

    林随觉得白心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在这个男人落魄的时候也愿意嫁给他。

    就凭这张脸, 也不亏了。

    垂了垂眼睛,林随笑了笑。

    “冒昧上门, 白总, 我和冷总打搅到你了么?”他对白心和气地问道, “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么?”

    他看见胡白那张白皙的脸上高高地红肿着,就觉得白心这性子十分可爱了。

    不然还抱着渣男哭啊?

    “谢谢林总,不过不必了。”白心礼貌地说道,顺便看向白曦的方向,招了招手,“小曦,过来姐这里。”

    冷展皱眉,有些不悦地看了白心一眼。

    这女人没良心的。

    冷氏和她起码两个合作案,可是竟然连叫他和白曦说句话都吝啬。

    “冷总,我先失陪了。”白曦倒是很想爽快地告诉这位冷总自己没给他打过电话,不过看在两个合作案,白曦觉得这真相什么的都是小事,赚钱才是最要紧的。

    不过她还是觉得这冷总是不是真的喜欢她姐,这拿着这个借口一定要来她家里跟她姐见一面,还是……迫不及待希望她姐离婚,所以才总是急三火四地想要得到她的电话反馈,得不到就非要来看一眼离婚大战进行到哪儿了?

    她不管怎样,都是有些感谢冷总对她家里的关心的。

    不会再有人,在她姐这样被男人背叛的时候,还愿意在背后提供支持。

    冷氏的合作案就是对她姐最好的支持了。

    就算白心和胡白离婚,公司人心惶惶,也或许会有人在这离婚官司里打一些小算盘,暗戳戳想要渔翁得利,可是只要有冷氏支持她姐,她姐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她抿了抿嘴角,还是小声说道,“我不知道您在等我的电话。那……以后我常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常打电话?”

    “会不会给冷总你添麻烦?”白曦小心翼翼地说道。

    “会。”冷展顿了顿,在白曦失望的目光里垂了垂眼睛说道,“每天不超过八小时就可以。”

    白曦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她的电话绝对超不过八小时!

    给冷总打电话,压力很大呀。

    “那……”

    “从今天开始。”冷总突然说道。

    “我们今天已经见到面了。”

    “从分开开始。”冷展冷着脸继续说道,目光落在杂志架上一瞬,突然顿了顿,抬眼居高临下地看着白曦问道,“为什么没有我?!”

    “哈?”

    “杂志,为什么没有我的封面?”

    “这您得问杂志社呀!”为什么没有冷总的封面了,白曦怎么知道?更何况商业精英那么多,这杂志封面不能叫冷总全包了吧?

    白曦觉得这冷总特别无情无耻无理取闹,忍耐了一下良心建议说,“要不冷总,你多做几个大单,到时候杂志社就又会注意你了。”她看见冷总还不满意,又想了想,想到这位冷总也就签名这点爱好了,本着拍马屁不要钱的敬业精神,试探地问道,“要不……我明天买几本您当封面的杂志?”

    “你很贪心。”男人勾了勾嘴角,有些平淡地说道。

    白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白曦:“怎么办?好想打他!”

    零零发幸灾乐祸:“手握合作案的才是爸爸。”

    白曦:“……你很开心么?”

    零零发统躯一震:“不,是我想管他叫爸爸。”

    这垃圾系统最近胆小又不大吭声,完全和从前判若两统,白曦哼了一声,决定暂且观察一下这垃圾系统。

    她笑容扭曲了一下说道,“那我不买了。”

    “合作案。”男人薄唇吐出三个字来。

    “您到底想怎样啊!”买杂志就是贪心,不买不给合作案,白曦简直想要痛哭流涕了。

    “明天来我办公室。”

    “签名还挑地方啊?”这冷总厉害了。

    冷展嗯了一声,垂头看着一脸震惊的小姑娘,“你来不来。”

    “来。我本来就准备每天给我姐送饭了,正好顺路。”

    冷总沉浸在自己被“顺路”的境遇里,沉默了。

    他不吭声了,白曦就飞快地回到姐姐的身边,看白心的手垂落在自己的身边,忙握住姐姐的手很关心地问道,“姐,你的手不疼了吧?”

    林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林总么?你好,我是胡白。”虽然公司的合作案一直都是白心在跟进,可是在商场来往上,胡白和林随有过几面之缘,当然也知道他是冷氏集团总裁冷展身边最信任的兄弟和臂膀,如今在冷氏担任副总裁不说,本身家中还拥有一家规模很大的集团企业。

    只不过不知为什么林随和家里有些不愉快,因此没有留在家族企业做事。不过林随据说是独生子,以后的家业也都会落在他的手上,他虽然一向随性,有的时候不给人家留面子,不过也没有人敢得罪林随。

    得罪林随,就相当于得罪了冷氏和他所在的林家。

    “家里闹剧,叫林总看笑话了。”

    “这可不是闹剧,”林随笑着对胡白说道,“这是连续剧。一连演了两天,胡总?多谢你,叫我大开眼界。”

    胡白一愣,继而脸腾地就红了。

    林随这样肆无忌惮地讽刺他,傻子才听不出来。

    更何况这位林总虽然是在笑,可是那高高在上的鄙夷和嘲讽,简直完全没有掩饰啊。

    “林总真是喜欢开玩笑。”胡白一向是个能屈能伸的男人,见林随明显看不起自己,却依旧忍耐了片刻缓缓地说道,“不过大概林总先入为主。”

    他知道或许林随知道了什么,目光扫过正对自己龇牙杀气腾腾的白曦,就继续说道,“我妻子和我之间有一些夫妻矛盾,也不知是怎么了,她一向不信任我,以为我在外面沾花惹草,把我的私人时间掌握得非常紧绷,叫我甚至和别的女人有些往来都不允许……”

    “我觉得不可能。”林随笑眯眯地站在白心的身边说道。

    “什么不可能?”

    “胡总,恕我直言,白总天天忙工作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有时间看管你的私人时间?如果这么空闲,那你的母亲,也不会把你真爱都请到家里来,她却最后一个知道。”

    “林总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那天我也在咖啡厅。”林随挑眉问道,“所以,我说这是连续剧,你还有什么问题么?”

    胡白顿时不吭声了,脸色忽青忽白,没有想到林随竟然从一开始就看见了。

    “就算是这样……”他气急败坏地还想说什么,眼角的余光,却看见冷展慢慢地走了过来。

    面对这位冷氏集团的总裁,胡白就不敢如同对待林随一样随意,却看见这高大英俊的男人缓缓走到白曦的身后,一只修长的手压在了白曦的肩膀上仿佛支撑住了这个有些诧异的女孩子,有些不耐地对林随说道,“和他没有什么好说,回去出个通知,集团任何涉及这人的业务,全都中止。”

    “冷总,你怎么可以这么做!”这岂不是要把胡白赶尽杀绝?

    更何况……

    “我们之间的合作案刚刚进行,你怎么可以毁约?!”

    “我出得起违约金。”冷展看都不屑看这男人一眼,冷冷地说道,“冷氏不会和道德败坏的人有任何生意往来。妻子都能背叛,你的底线太低,未必以后不会背叛合作伙伴。如果你们的公司还有你的存在,合作案就不会继续。”

    他沉默了片刻,一双眼睛鄙夷地看着突然急促呼吸的俊秀男人平淡地说道,“甚至,我还会叫你们公司破产。”不破不立,反正公司破产之后,只要白心还在,换个公司叫白心重新组建,合作案依旧能够继续。

    不过公司破产之后胡总会什么下场,那就不是冷总会考虑的事情了。

    如果说一开始还不知道这两个男人是为了什么来到家里,那胡白在经历了连番刺激之后,猛地看向抱臂站在一旁冷眼看来的白心。

    冷氏这两个男人,竟然是来给白心撑腰的。

    他们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会这样帮助白心?

    想到这里,胡白的脸都扭曲了。

    “白心,你是不是早就想和我离婚?”他几乎无法忍耐,那一刻都觉得自己的头上一定绿成了草原!

    哪怕冷展并没有多看白心一眼,只是正垂头似乎在低声问眉开眼笑的白曦不知道什么问题,可是胡白是不相信这世上还有活雷锋的。如果白心真的和这两个男人没有什么,那为什么他们两个甚至一定要把合作案交给白心,而不是公司里的其他人?心里窝火,胡白气得眼前发黑。

    他和陈琳琳在一起,并不是完全没有负罪感,只不过是爱情来得太汹涌,叫他努力将心底的愧疚压住。

    可是现在,他觉得自己还愧疚什么?

    白心早就背叛了他了!

    更叫胡白气得要死的是,白心出轨的这两个男人,比他还帅,比他更有钱。

    所以,她才会非要闹离婚是吧?

    “心心,你是不是真的做了对不起阿白的事?”胡母也被冷展和林随两个人对白心的维护也刺激到了。更何况这两个男人连续两天都来拜访,这明显是不正常的。

    她一想到昨天他们坐在一块儿说笑,那样亲密,就觉得心都疼了,用很失望的泪眼看着白心哽咽地说道,“阿白,阿白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你要这样伤害阿白?心心啊,婚姻想要好好的,是多么不容易的事,可是你为什么不珍惜呢?这世上谁还会和阿白一样对你好啊!除了阿白,谁会真的愿意娶你做妻子?你不要被人骗了啊!”

    她就差说林随和冷展对白心是随便玩玩了。

    白曦诧异了,“老太太,你还有个儿子么?”

    “什么?!”胡母不知道白曦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说的这阿白,我和我姐都不认识呀。”和胡白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

    “爱怎么想怎么想,垃圾。”白心没想到胡白这样卑劣,竟然把自己看成那样无耻的女人,觉得自己一点舍不得都没有了。

    她拍了拍手,就见楼上的佣人已经拖着几个大大的行李箱来到楼下,有身强力壮的佣人就提着行李箱出门丢到了别墅的大门外。

    “滚吧。”白心冷静地说道。

    “白心你……”

    “拖出去。”

    佣人们也不是傻的。

    白心和胡白翻了脸,按理说都会偏向男主人,可是女主人这样彪悍,更何况明显是有大佬在撑腰,男主人明显是不能翻身了,谁还会向着胡白说话。

    胡白才要扑过来和白心同归于尽,就被两个佣人用力扣住了脖子,倒拖着往外拖走,两条修长的腿在奋力踢动,却无济于事。

    胡母已经被白心的雷霆手段吓得双腿发软,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她就是一个很单纯的,一直靠着儿子儿媳妇儿过日子的软弱老太太,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

    “这个也拖走。”白心更恶心的就是胡母。

    她对胡母那样孝顺,恨不能把她当亲妈,什么都是最好的,就算是最穷的时候也没有委屈过胡母半点,胡母还曾经感慨说她就像是她的女儿。

    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摆着一副无辜可怜的样子,却把恶心事儿都干了,还要反过来指着她不善良?

    既然做好事都被人嫌弃,那索性当个坏人。

    “姐,你在做什么!”就在胡母被两个佣人给拖着往外走,吓得直哭,可怜得瑟瑟发抖的时候,就见白岚从房间里冲出来了。她明显眼睛还红肿着,显然是哭了一整晚,看见眼前这惊心动魄的一幕,简直惊呆了。

    她没有想到姐姐会是这样冷酷无情的人,就算是家里有矛盾,就算姐夫做错了,可是为什么不能用温柔的感情包容姐夫,把姐夫的心重新拉回来呢?还有胡母,年纪那么大了,却这样没有尊严地被拖在地上,哭着求饶,可是她姐却无动于衷。

    白岚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苍白了。

    “你给我闭嘴!”白心厉声喝道。

    这声音非常严厉冰冷,正看热闹的白曦都吓了一跳,回头呆呆地看着她姐。

    “你吓到白曦了。”冷展不悦地说道。

    白心没有时间跟冷总废话,抬眼,看着二楼一下子愣住了,捂着胸口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白岚。

    “姐,你凶我?”

    “爱过过,不爱过也滚!”白心冷冷地说道。

    白岚的眼睛猛地张大了,本来哭得跟桃子一样的眼睛里,越发流出了泪水。

    “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那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白岚,你明知道我的心里你和小曦才是宝贝,也明知道只有你们两个才会叫我难受,明知道我会容忍你爱护你,所以才有恃无恐是不是?今天我告诉你,从前我爱护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可是如果你不和我一条心,不把我当亲姐姐,白岚,我也不会把你当亲妹妹!把你的眼泪都给我憋回去!再叫我看见听见你惹我生气,你就和他们一起滚。”

    “这,这可不是我挑拨的呀。”白曦急忙对白岚说道。

    不过她觉得白岚都是活该就是了。

    “和小曦没有关系。白岚,你已经成年,我只是你姐,没有一辈子容忍你维护你的义务。所以,如果你觉得我狠毒,不善良,咄咄逼人,那你可以离开我的家,自己生活。”

    “到时候我不会碍你的眼。”白心带着几分嘲讽地说道。

    白岚不敢相信这是一向疼爱自己的姐姐会说的话,用力摇头,泪眼朦胧。

    “姐,你变了。钱就那么好么?叫你变成这样,一点人情味都没有了?”

    “给她收拾行李。”

    见白岚依旧是这么一副样子,白心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与痛苦,却还是冷静地对一旁的佣人说道。

    她现在在家里是一言堂,那佣人急忙带着人冲进了白岚的房间,给白岚整理行李。

    白心无声地踉跄了一下,脸色苍白,显然白岚的不知好歹也伤得她不轻。

    林随无声地扶住她的手臂,低声说道,“只有经历过艰难与挫折,才能叫她明白谁才是真正爱护她的亲人。”

    “谢谢你。我明白。”白心轻声说道。

    林随笑了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客气什么,都是应该的。”

    这话好怪的,白曦忍不住皱了皱小细眉,歪头小声问道,“为什么是应该的?”

    “不怀好意。”冷总偏头压低声音冷哼。

    林随:……

    同一个战壕里奋战的兄弟,相煎何太急啊展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