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1.初恋(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耳光响亮得叫白曦猛地捂住了脸。

    别看她姐弱女子一个,可是能在商场上和男人做对手的, 那都是女强人。

    这一巴掌比男人的巴掌也不差什么了。

    似乎要把自己的恼火都发泄在这一耳光上, 白曦看见她帅气的胡总白皙的脸颊都被打肿了。

    他捂着脸, 不敢置信地看着垂头吹了吹手指的白心。

    “你……”胡白只觉得自己嘴里都是血腥味儿,脸上火辣辣的疼,指着白心甚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没有想到白心竟然会突然给了自己一耳光。

    虽然昨天陈琳琳在他面前哭了一晚上, 伤心又可怜,叫他舍不得离开她,想要保护她,因此一整夜都没有回家。他也的确深爱着自己的初恋,也想要找到办法和白心离婚, 可是却并不是现在。

    整个公司目前都是白心在支撑, 并且如果现在离婚的话, 白心势必要拆分自己的公司,到时候整个公司就会陷入动荡, 衰落了也说不定。他也不可能和白心平分这么多年来夫妻积攒下来的巨额的家产。

    为了稳住白心,因此他今天大清早地就回来,想要隐瞒陈琳琳这件事。

    说起来, 胡白对自己的母亲还是有些埋怨的。

    明知道白心姐妹都不是好惹的, 也知道时机并不成熟,可是胡母却自作主张, 把陈琳琳给请到家里去。

    这虽然是一种接纳认同的态度, 可是陈琳琳却被白曦和白岚看见, 因此谈判, 叫陈琳琳在咖啡厅那么丢脸。

    想到心爱的人受到的创伤还有羞辱,胡白就恨不能扒了白曦的皮给爱人出气。

    可是他却还抱着一点渺茫的希望,希望白曦尚未将这件事告诉她姐姐。

    只要白曦不说,白岚也一定不会说,想要隐瞒白心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可以把公司从白心的手里完整地拿回来。

    想到这里,胡白迎着白心那双冰冷鄙夷的眼睛,心里顿时就冷了。

    “白心,你不要太过分了。”明显这是白曦告状。

    胡白气得半死,只恨白曦竟然是这么一个搬弄是非的死丫头,然而捂着自己肿痛的脸,他还是忍耐着说道,“我听说我妈前些天请我的同学来家里做客,白曦竟然还骂人家是小三羞辱人家,叫人家丢了脸,你不觉得这件事非常失礼么?我承认,琳琳和我从前的确谈过恋爱,可那都是过去的事,难道你认为我会为了琳琳背叛婚姻,和琳琳旧情复燃么?”

    他看着白心,露出几分正直的表情。

    “我妈只是心疼琳琳,不忍心她过得不好叫她来家里做客,可是我不明白,这点也碍你的眼了?我们多年夫妻,你在我的心里,是任何女人都无法取代的……白曦,你在做什么?!”

    胡白的脸突然冷了下来。

    白曦举着一只手机,光明正大地录制他的表演。

    “给你录下来,回头送给陈琳琳,叫她死了心,因为你心里根本就没她,何必叫她自作多情,还一心想要和你发展点儿什么呢?”白曦眨了眨眼睛,对脸色顿时一愣的胡白笑眯眯地说道,“当然,这不是你说的么,就是可怜人家。我觉得吧,口说无凭,你家琳琳不相信呀。显然你自己都说了,我姐是她取代不了的。这还不叫她明白,那以后她不得纠缠你么?”

    “你!”

    “舍不得呀?”白曦就挑眉问道。

    她还对白心怂恿说道,“姐你看!这一巴掌都是轻的,这种贱男,简直打成猪头都不够。”

    “没错。”白心看着机灵古怪的妹妹忍不住微笑起来。

    “白心,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给你看点有意思的。”白心手机冲着胡白,就播放了一下咖啡厅里的楚楚动人的女人的哭诉,那句句血泪,叫胡白的脸上露出几分恍惚与怜爱,如果不是顾虑白心还在眼前,胡白甚至都想要立刻离开家里去抱住自己命运多舛的爱人好好安慰。

    他失望地看着面前冷冷对着自己冷笑的美艳女人,只觉得她的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无情与强势的味道,那是永远都无法和陈琳琳的温柔善良相提并论的。

    他怎么会不遗憾?

    如果当年他有钱,陈琳琳怎么会哭着不情不愿地嫁给别人?

    如果当年他有钱,他和陈琳琳早就是一对最被人羡慕的恩爱夫妻,每一天都是幸福。

    现实的残酷分离了他们,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

    哪怕娶了能干的妻子,白心的确美艳逼人,什么都有了,可是胡白知道,那是不同的。

    初恋的恋人,就仿佛印在他心口的那一颗朱砂痣,叫他念念不忘,想起来就钻心地疼。

    他本以为自己的恋人会过得很幸福美满的生活,可是没有想到她所遇非人,嫁给了那样一个无耻的男人。

    他得到了他求而不得的珍宝,可是最后却弃之如敝屣,将她抛弃,转而和能够带给自家公司更多利益的门当户对的大小姐结婚。

    当他狼狈的恋人看见自己时眼底生出夺目璀璨的光彩,胡白就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忍耐压抑的思念和爱情。

    这儿多年的遗憾和思念,化作了执念和最美的感情,叫他恨不能好好保护她,疼爱她。

    那样柔软又依恋着他的恋人,眼前这个横眉立目的女人怎么能和他的恋人相比呢?

    “你都知道了?”稳住白心的计划已经行不通,胡白已经不准备继续虚情假意了。

    他和白心白手起家,虽然白心的能力更强,可是他也绝对不是吃软饭的,此刻俊秀的脸一片冷凝,沉默了片刻,就坦然地说道,“没错,我和琳琳的确在一起了。白心,你还是不明白什么叫爱情。虽然我们结了婚,可是我每一天都在想念她,哪怕我身边睡着的是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这是我的真心话。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无所谓。可是琳琳已经是我的女人,我希望你承认她。”

    他知道白心对家庭的看重,因此,哪怕白心方才动怒,可是他也有信心,白心大概率不会离婚。

    不仅是因为他们的感情,更是因为白心是个理智的女人,一定也不愿意进行财产分割。

    一旦财产分割,公司就会发生巨大的变动,到时候公司的客户或许对公司会产生不信任,因此造成公司的巨大的损失。

    公司是白心用心血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胡白就不相信……

    “离婚吧。”白心冷冷地说道。

    胡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你说什么?!”白心怎么舍得她的丈夫,舍得家里的公司的巨大损失?!

    胡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离婚吧。我和贱人过不下去,找你的白月光去。”白心顿了顿,看着一副被自己震惊到了的样子的胡白,笑了笑,带着几分鄙夷地说道,“当年我竟然会看上你,也是我自己瞎了眼,谁也不怪。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你是这种货色,我为什么还要和你往下过,看你和狐狸精在我的面前惺惺作态?胡白,你想多了,你在我的心里根本没有那么重要。至于陈琳琳……既然她要,那就收好,以后别后悔。”

    “白心,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我就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样子!”

    白心强势,所以习惯自说自话,习惯了压制别人,叫胡白觉得很累。

    他承认妻子的优秀,可是她却和自己心目中会柔软地依偎在自己怀里,为了一朵鲜花的美都会忍不住幸福地微笑的诗情画意的女孩子,完全不一样。

    胡白更不喜欢白心这样不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样子。

    她总是忽略他,可是别忘记,他是个需要女人抚慰关怀的男人!

    “我也讨厌你虚情假意的样子。”白心沉默了很久,方才平静地说道,“胡白,就算是离婚,可是这么多年的事,我们也要说清楚。”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和自己生活了很多年的男人,冰冷地说道,“我从不亏欠你任何事。当初你妈病得要死,我每天在外打三份工,也要把她送到最好的医院去治病。你是个男人,在外工作很累,我给你做好吃的,可是自己吃冷水就馒头。就这么把你妈的病给治好。咱们刚刚创业,每天二十四小时连轴转,我叫你回家休息,我自己睡在公司的地板上,就为了省点时间继续工作。你清高,是大学生,商场的事儿你看不惯,都是我出面,给人赔笑说小话,把订单拉回来,然后叫人管你叫胡总。你说……”

    她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腹,忍耐着说道,“你说我们刚刚创业,没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叫我不要怀孕,我同意了。咱们有钱了,你说公司不能少了我,你一个人撑不住,求我再晚一些时间要孩子,我也同意了。其实你不是不想要孩子,是你有钱了,心里活泛了,想要别人的孩子,是不是?”她嗤笑了一声,上前拍了拍胡白俊秀却狼狈的脸,轻声说道,“现在我要感谢你了。我很庆幸,没有给你这种贱人生孩子,叫这个孩子看见自己父亲这么无耻的嘴脸。”

    她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的遗憾,退后了一步。

    “离婚协议我会很快发到你的手上,还有,公司有我大半的心血,我不会和你平分,希望你自己识趣。”

    “你这是什么意思!”胡白顿时大怒。

    “我姐是想跟你说,”白曦顿时就知道白心的意思了,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对胡白快乐地说道,“刚才你对小三的表白都被我录下来了,不想当网红身败名裂,就只好破财啦。胡总。”

    她眨了眨眼睛笑了,“反正你还有自己心爱的初恋情人呢,失去一点钱也不亏,说好了你们是真爱,艰难险阻也不能阻止你们在一块儿呢?你可别跟我姐争家产啊,不然就算法律不能惩罚出轨男,不过你和小三的这两段感人至深的表白一上网……你懂的,现在的网友们嫉恶如仇,你可小心点儿别叫人往你家门上泼红油漆。”

    胡白简直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姐妹!

    白心和白曦,这两个女人简直就是这世上最邪恶的存在。

    女性都是善良美好的,可是这姐妹两个的恶毒和贪婪,简直叫胡白前所未见。

    他的心里只觉得后悔无比。

    早知道白心竟然是这么阴毒,有心机,对自己的丈夫无情无义的女人,他当年怎么会和她结婚!

    “白心,你一定要做得这么绝么?”胡白不得不承认,他竟然的确被白曦威胁到了。

    他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因为年轻创业白手起家,也登上过金融杂志的封面。

    如果白曦真的把他和陈琳琳的这一段段录像给放到网上去……他就要从神坛跌落。

    想到那样的事,胡白努力闭了闭眼睛。

    “我昨晚已经叫人开始整理公司的一切资产,并且命人监管。胡白,不要想从公司转移资产,不然我会联合股东告你非法转移资金。”白心冰冷地看着这个男人,她从前当然爱过他,可是当知道胡白出轨的那一刻,一切的爱烟消云散,她甚至都懒得去恨他,只觉得胡白真是可笑极了。

    一个男人看不清楚的事,白心其实都看在眼里。所谓的初恋情人,那段最单纯美好的爱情与恋人……如果真的这么相爱,又怎么会不愿相濡以沫,哪怕生活过得再艰难也要彼此扶持走下去?

    陈琳琳放开胡白的手,就代表她已经放弃这段感情。

    显然要把吐出去的东西吃回去,这么恶心,也就这两个蠢货才受得了。

    拍了拍自己的裙摆,白心就傲然地抬了抬自己的下颚,露出几分高傲与凛然。

    “现在,从我的别墅滚出去。”

    白曦都惊呆了。

    她转头看着动作很利索,这一晚上之后就要把渣男扫地出门的大姐。

    “不是咱们离开这儿啊?”白曦小声问道。

    “你读书读昏头了?”白心点了点白曦,挑眉决定教教妹妹,以后可不能说这种傻话,太善良了岂不是要吃亏?

    “这么大的房子难道不是财产啊?怎么可能留给贱人。”

    白曦恍然大悟,露出几分受教之后的表情。

    见妹妹一点就透,白心就笑了。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胡白没想到白心竟然这么狠。

    他当然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住,可是如果从这间代表着他们夫妻地位的别墅里被狼狈地赶走,那也太丢脸了。

    “带着你妈滚蛋。”白心牵着自己的妹妹走到一旁悠然地坐下,叫几个俯首帖耳的佣人给自己端早餐,显然,收拾一个出轨的丈夫在白总的心里不算什么伤筋动骨的大动作。

    她甚至迫不及待要把丈夫扫地出门,好迎接冷氏的巨额合作案。

    白曦也觉得肚子咕咕叫,趴在姐姐的肩膀上冲着胡白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炫耀笑脸。

    只要白心狠得下心,并且手里还握着公司的大权,就算是胡白,也不可能和上辈子一样欺负她们姐妹了。

    成功人士胡总,就应陈琳琳的希望,还给她好了。

    “心心啊。”胡母已经和白岚躲在一旁听了夫妻争执很久了,打从白心劈手给了胡白一耳光,就把胡母吓得差点儿厥过去。

    她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和白心夫妻反目,白心对儿子这样无情无义,不由在一旁锤着心口哭着说道,“做人不能这样没有良心啊!这么多年,妈对你不好么?阿白对你不好么?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无义啊!”她觉得直到今日,才见到儿媳的真面目。

    她昨天被儿媳欺负,连晚饭都没有吃到,如果不是白岚偷偷去厨房拿了一些蛋糕,甚至今天都出不来房门了。

    她觉得白心很可怕。

    冷血,无情,为了钱甚至没有半点夫妻感情。

    白心充耳不闻,伸手给白曦倒了一杯温牛奶,给她抹果酱。

    “姐你先吃。”白曦没有看见白岚的身影,还疑惑了一下。

    不过白岚不在眼前碍眼,白曦还是很高兴的,她先把面包片推给白心。

    姐妹俩为了谁先吃一口早餐还推让了一下,很温馨的感觉,显然和不远处胡白母子两个的鬼哭狼嚎完全不同。

    “白心,你这么狠毒,会遭报应的!”胡白看见佣人们竟然敢去给自己收拾行李,顿时冷着脸大怒。

    他正指着白心恨不能叫这个可怕的妻子不得好死,就听见别墅的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佣人急忙去开门,不大一会儿,走进来两个英俊的,西装革履的男人。

    白曦撇了一眼差点儿吐奶,转头急急忙忙去看杂志架。

    签名狂魔又来了,赶紧收杂志啊!

    看见杂志架上已经没有冷总做封面人物,白曦刚放下心,却看见英俊成熟的男人已经大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冷总?”白曦觉得冷总的目光很刺眼。

    英俊的男人抬手把自己的手机放在桌上。

    “我的手机出了问题,接不到你打给我的电话。”他微微抬了抬下颚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白曦:……

    她有事打给冷总过么?

    冷总他是不是还没睡醒?

    梦里什么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