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宠爱 > 210.初恋(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份巨额合作案和一个男人摆在面前,该如何选择。

    当然是要选合作案了!

    白心几乎是想都没想, 立刻点头。

    “成交。”

    白曦装模作样地摸了一把眼角, 就当是给她姐夫流一滴鳄鱼的眼泪了。

    “爽快。”林随的眼睛都在发亮。

    他是很欣赏这样当机立断,而不是还要和男人磨磨唧唧纠缠很久的女人的。

    丈夫出了轨, 又何必挽留呢?

    他微微一笑,对白心伸出手来笑着问道, “我们可以去吃晚饭了么?”他看起来彬彬有礼,英俊的脸笑吟吟的,很和气的样子,白心却只是微微点头,避开了他的手。

    这种货色,商场上见得多了,白总烦死了。

    总觉得自己风度翩翩万人迷,未婚已婚女性都该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这种货色还喜欢号称自己情商满点,其实谁讨厌谁知道。

    心里冷哼了一声,看在巨额合作案的份儿上, 白心依旧努力地忍耐着不把讨厌的林总拖到角落里去拳打脚踢叫他知道女人不好惹,少放电勾搭人, 客气地带着妹妹还有两个英俊的男人去了餐厅。

    今天的晚饭很丰盛,不过都是一些家常菜,白心看了一眼, 满意地点了点头请两位冷氏集团的掌权人坐下, 自己和白曦亲亲热热地坐在一块儿。看见白曦坐在那儿了, 就有佣人无声地上了一根大鸡腿。

    肥肥的, 炖得烂烂的,闻起来香喷喷的,咬一口油滋滋。

    白曦瞪着眼前的大鸡腿沉默了一下。

    就算是要配合原主的习惯,可是她说过的吧?

    白曦:“好讨厌鸡腿!”

    零零发见她不开心,自己就开心了,假惺惺地劝说:“吃一口你就知道了,这可很好吃。”

    白曦委屈脸:“我又不是爱偷鸡的狐狸。”

    零零发更开心了:“你想想,狐狸想吃的没吃着被你抢走,狐狸多郁闷啊。”

    它的光团明明灭灭,一看就不怀好意。

    白曦沉默了一下,想到自己不能穿帮,伸手含着眼泪,一口嗷呜咬在了鸡腿上。她一口接一口地使劲儿啃,啃得鲜艳的小嘴巴都油汪汪的,见她喜欢得不得了,白心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拿一旁的纸巾给她擦嘴,柔和地说道,“还跟下小孩子似的。”

    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的妹妹丢人。反正这是在自己的家里,妹妹做什么都很可爱。她看着白曦吃鸡腿香喷喷的,就觉得自己的肚子都饿了。

    冷展和林随显然保持着良好的家教,食不言寝不语,无声地落筷。

    这就明显看出不同来了。

    冷总很喜欢吃炖鸡,林总却更偏爱做工精致一些的美食。

    似乎觉得白心招待得不错,林随对白心微微一笑,举了举手里的酒杯。

    白心微微颔首,也同样举杯致意。

    就在这个时候,胡母又怯生生地走过来了。

    她和白岚在房间里等了很久,很饿了,却没有人招呼自己来吃饭。白岚趴在房里因为被白曦欺负哭得眼睛都肿了,胡母实在不好叫她下来问问什么时候开饭,因此自己推开门来瞧瞧厨房里还有什么能垫垫肚子的食物。

    谁知道这一下楼就看见白心几个正宾主尽欢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她心里觉得非常难受,又有些不安,毕竟白心一向都非常孝顺,嘘寒问暖,这样把她丢在房间不管不顾饿着她,真是很稀罕的事情。

    她心中忐忑,对白心存了畏惧之心,强忍着心里的害怕走到白心的面前。

    “心,心心啊,吃饭了怎么不叫我和小岚呢?”她不敢去看白心那双总是很锐利的眼睛。

    女人做到白心这个份儿上,不叫人感到温柔贤惠,而是会感到害怕,害怕得几乎不能呼吸,胡母觉得白心是失败的。

    如果她能温柔一点,胡白又怎么会和陈琳琳旧情复燃呢?

    不过她知道白心的厉害,就不敢在她的面前如同对陈琳琳那样随意,反而多了几分畏惧。

    白心把手里的筷子放下,美艳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居高临下地坐在座位里看着瑟瑟发抖的胡母。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个儿媳妇儿从前是怎么刻薄她这个婆婆。

    不然,怎么会和她说句话都不敢?

    想到这么多年的孝顺真心都喂了这白眼狼了,白心就不耐再做出一副虚情假意的样子,冷笑了一声,靠在椅背上挑眉问道,“想吃饭?自己做去,问我做什么?别说想和我一块儿吃,你觉得你配么?”

    想到胡母竟然把陈琳琳给请到家里来,白心的脸色就冰冷了起来。她的确孝顺胡母,可是那是因为胡母是胡白的亲妈,她为了家庭的和睦,所以才会对她很好。既然胡母不识抬举,她为什么还要顺着她?

    “请这位老太太回房间去。看见她我就恶心。”她对一旁的佣人说道。

    “心心?”胡母震惊地看着在外人面前要把自己赶走的白心。

    这样不给自己这做长辈的一点面子,太叫人难受了。

    更何况,白心和两位英俊的,事业有成的男人坐在一块儿,叫她忍不住自惭形秽。

    “找你儿子告状去吧!叫他赶紧滚回来。正巧了,我还有事要找他。”

    白心收回目光,对林随和冷展微微一笑。

    “别给她饭吃啊。老太太,虽然说夫妻财产一人一半儿,不过你儿子的那一半儿叫他养小三儿去了。我听说他还给她买了房子。所以现在剩下的一半儿,包括买菜的钱,都是我姐的。你看不上我姐,嫌弃我姐,怎么好意思吃我姐花钱的家用呢?快别掉价,叫您的儿子因为您丢人了。有骨气点儿哈,一顿不吃一点都不饿。等您儿子回来了,一定请您吃大餐补偿您!”

    白曦举着手里的鸡腿,嗷呜又咬了一口,对着震惊的胡母吧嗒嘴儿说道,“鸡腿真是太腻了,肉太多,我一点儿都不爱吃。”

    胡母捂着脸呜呜地哭了起来。

    “送她回房间。”白心无动于衷地说道。

    林随托腮笑眯眯地看着,却见一旁冷展从纸巾盒里抽出纸巾,给白曦擦了擦嘴。

    飞快咀嚼鸡腿的小姑娘呆住了,举着鸡腿呆呆地看着给自己擦嘴的冷总。

    白心的目光也震惊地落在男人那拿着纸巾的修长的手指上。

    “都是油。”冷总冷冷地说道。

    哦,这是碍了签名狂魔的眼了。

    白曦不好意思地放下手里的鸡腿,伪装淑女。

    不过这演技十分拙劣,没有人会相信这么个装模作样方才还要饿人家老太太一顿的小姑娘。然而林随显然心情不错,看着白心无动于衷,对胡母的哭声完全没有理会,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带着几分柔和地安静看着白心喝汤。这顿饭用得算是很清净了,虽然有胡母的一点细细微微的哭声,不过林总就当看家庭伦理剧了,一顿饭之后,他和冷展起身,并且准备结束今天的拜访。

    白心带着妹妹把他们送到别墅大门口。

    “白总,如果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络我。”林随笑着对白心说道。

    白曦正蔫哒哒对冷展道谢,感谢这位大佬给自己签了很多很多的名。

    “需要律师么?”冷展突然开口问道。

    白曦抬眼,诧异地看着这位冷氏集团的掌舵人。

    “律师?”

    “离婚律师。”冷展冷冷地说道。

    “冷总……”白曦心说这位冷总真是万分希望她姐离婚的样子啊,她纠结了一下,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这位冷总,想到冷总愿意给自家大姐一个合作案也要引诱她大姐离婚,迟疑了一下小小声地说道,“你,你真有眼光!”

    她就说,她姐这样的女性,其实格外抢手。

    会爱上她姐的,都是很自信,很成功的这样的精英分子。

    男人迎着她变得亲近了一些的目光,不知怎么心里一软,陌生的异样感觉叫他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总是有些不大明媚的心情也在她突然对自己露出一个很开心的笑容里变得阳光灿烂。他抿了抿嘴角,却还是忍不住在凉薄的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笑意,明明绷着自己傲慢的脸,可是却忍不住微微俯身凑近了这个黑发的刻薄小姑娘,平淡地说道,“我当然很有眼光。”

    白曦与有荣焉地偷偷看了一眼白心,压低了声音细细微微地说道,“不过冷总,你别着急,我姐现在还没离婚呢。你和她走得太近会被人泼脏水。等她离婚了就好了。你放心,你挺好的,还给我姐介绍律师,等以后她单身了,我帮你啊。”

    她对猛地脸色一冷的英俊男人眨了眨眼睛,却见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模样的男人突然用一种很恼火的眼神看了自己一眼,转身都不说再见,大步就走。

    “冷总,冷总!”听见身后吧嗒吧嗒小姑娘跑过来的声音,很急切很不安,冷展忍耐着心里突如其来的怒火,转身看着她。

    他冷漠地绷紧了自己的脸色,看着扬起小脑袋,一张雪白的小脸儿在月色之下柔软明媚的不可思议的小姑娘。

    别以为他会轻易原谅她!

    就算她现在要道歉也不行!

    冷总心里冷哼了一声,冷冷地问道,“你要……”

    “离婚律师的电话您还没给我呢。”白曦觉得自己阻拦冷总日理万机了,很不好意思地说道。

    能被冷氏集团的总裁认可的离婚律师,那必定是最强悍的,打她姐的离婚官司,必须十拿九稳呀。

    白曦很期待地看着冷总,还感谢说,“谢谢您啊冷总,你真是个好人。”

    冷展冰冷地看着这个小丫头。

    很久之后,他转身冷冷地说道,“明天来我办公室拿。”

    “拿什么?”林随在一旁和白心说了很久的话,白心笑容很和气,可是两个人的话题却一直围绕着今天的饭菜很好吃,叫林随觉得很受伤。他觉得白心很不解风情,简直对自己的种种殷勤视而不见,正觉得冷展的脸色简直就是要叫一个公司破产的时候,就急忙走过来,听见了这句话不由挑眉,觉得冷展很有进步,这都知道把人家小姑娘明天骗到办公室去了。

    他转了转眼睛,笑着对白曦说道,“不过最近真的要麻烦你,白曦。”

    “什么事?”白曦急忙问道。

    “白总最近非常忙碌,在公司经常工作到很晚,并且三餐不定。”见白曦的眼睛顿时瞪圆了,他露出几分担忧和关心,英俊的脸柔和了很多,和声说道,“你如果心疼你姐姐,就每天多带一些滋补的食物来看望她,敦促她多吃饭,不然熬坏了身体,不是得不偿失么?”

    他见白曦急忙点头,眼睛里都是对姐姐的关心,这才笑着看了一眼完全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下次联络的冷展。

    这不是就叫白曦可以每天都来冷氏了么?

    “你的电话号码。”冷展突然说道。

    白曦一愣,继而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冷总看起来很羞涩,可是这明显是想偷偷跟自己私下联络,唯恐她姐被别人挖墙脚,想要在她姐身边安插一个小密探呀。

    觉得冷总很可爱了,白曦急忙报上自己的电话号码,顺便问道,“那冷总你的……”

    “你有名片。”冷展沉默了一下,又报了两个电话号码,皱眉看着白曦说道,“你真是贪心。”

    就这么想知道他的私人联络方式么?算了,看在她对自己这样贪心的份儿上,原谅她方才的信口开河。见白曦垂头输入自己的那两组电话号码,月光下,长发乌黑的女孩子一垂头,长发如水,垂落在雪白的脖颈上,那一段雪白的小脖子微微弯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还有露在外面白生生的小耳朵……

    冷展转身,匆匆地走了。

    林随本来还想和白心多说一句话,看见他展哥跑得这么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也跟着走了。

    “你和冷总在说什么?”白心走过来,见白曦正摆弄两组电话号码,看了一眼,见这号码非常陌生,就知道这肯定是冷展十分私人的号码了。

    作为一个大集团的总裁,冷展显然会有很多的电话,工作电话,私人电话,或是家人电话。名片上的是对外的工作电话,那么这个陌生的号码显然说明冷总对白曦的印象不错了。她揉了揉白曦的头发,心里轻松了一些,只觉得在自己这样被背叛的时候,妹妹在自己身边,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白曦对她的维护,叫她感到自己付出了一切的心血,都是值得的。

    想到白岚那样维护胡白和陈琳琳,白心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

    “冷总要给你介绍最好的离婚律师呢,姐。”白曦的眼睛亮晶晶的,也不急着回别墅里去,就拉着白心站在别墅的小花园里。

    花园视野开阔,她也不怕被人偷听,就急忙说道,“冷总对你很用心呢,他希望姐你离婚,还给你离婚提供帮助,我觉得他比姓胡的好多了。反正咱们以后还是要谈恋爱的,这回咱们不找胡白这种王八蛋了,咱们直接找成功人士呀?”

    “冷总?”白心一愣,摇头笑着说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

    “他对你比对我都耐心,如果说他是看上了我,还不如说是看上了你。”

    白心说完,心里突然咯噔一声,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妹妹。

    不知道什么时候,总是需要她保护,躲在她身后小小一团的妹妹,已经长大成为这样美丽明艳的少女。

    她漂亮,活泼,年轻,敢爱敢恨,还不知道什么叫委曲求全,遇到不高兴的事就要发作,很娇纵,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却都交汇成了一个光彩夺目的女孩子。

    叫人的目光忍不住就落在她身上的女孩子。

    “冷总有没有对你说什么奇怪的话?”白心自己愿意对林随虚伪地客套,可是却不希望妹妹吃亏。

    冷展都已经三十多了,她妹妹还不到二十岁,无论是人生阅历,还是心机城府,白曦都不是冷展的对手。

    他什么美女没见过,是不是觉得白曦很新鲜,才有了兴趣?

    可是如果时间久了,她妹妹不新鲜了呢?

    白心皱了皱眉,顾不得自己的王八蛋丈夫了,握紧了白曦的手。

    “没啊。他为什么要对我说奇怪的话?”

    “他和林总从很久之前就有很奇怪的流言,虽然传闻不大可信,毕竟都是道听途说,也或许是有人刻意诋毁,只是我听说冷总的确是对女人不感兴趣,不然你看看,大集团的总裁,三十多了没有和女人交往过,你说是不是很怪?”

    白心就揽着妹妹忧心忡忡地说道,“冷总的确是一位很好的合作伙伴,只是……”她持续地给妹妹洗脑,唯恐涉世未深的妹妹被所谓成功人士的光环迷住眼睛,顺便这一晚就睡在了白曦的房间。

    她觉得再睡在和胡白的那张床上会吐出来。

    这一夜很快过去,白心在白曦睡了之后无声起身打了无数的电话,这才冷笑着看着自己手机里陈琳琳那张哭哭啼啼的脸,关机睡觉。

    她清晨领着打着哈欠的妹妹走出房间,下到客厅,突然挑了挑眉。

    客厅的沙发里,俊秀颀长的男人抬头,眼里带着怒意走到白心的面前。

    “白心,你……”他刚刚开口,却见白心勾了勾红唇,笑了。

    她抬手一个耳光,劈在男人俊秀白皙的脸上。

    “贱人!”